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香港三級片是如何走向消亡的?

李麗珍

文:我是老徐

前幾年,王晶準備開拍一部電影,找上港姐袁嘉敏做女主角。

  袁嘉敏

  沒想到試鏡的時候,王晶告訴袁嘉敏要脫光了才能試鏡。

因為這是一部三級片。

  於是袁嘉敏二話不說,將自己脫到只剩一條內褲。

  後來,袁嘉敏回憶這件事,她說王晶的要求很高,他想找一個很自然的女演員,自然要看身材是否勻稱,由頭到尾膚色是否一致,他不希望女演員只有一對大胸。

  試鏡的結果盡如人意,袁嘉敏成功入選,成為這部「輕情色喜劇片」的主演之一。

  這部電影就是《鴨王》

  全裸試鏡,並不是王晶的專利。許多導演在拍攝三級片時,都會要求女演員在試鏡時要有不同程度的裸露。

  用他們的話來說,只有當女演員「坦誠相對」的時候,才可以知道對方的真實身材,並且知道對方對於裸露戲份、激情表演的接受程度。

1    風月片往事

  上世紀90年代,一個年輕的男學生走在油麻地鬧哄哄的大街上,一抬眼,印著兩個全裸女人的電影海報就映入眼簾,男學生不由得怒從心頭起。

  一個電話打到了影視處的投訴熱線。

  那個年代是香港三級電影蓬勃發展的年代,尤其以其中的色情三級電影最為泛濫。

  林林總總的色情廣告隨處可見,色情刊物更是鋪滿了路邊的小攤。

  著名的《玉蒲團之偷情寶鑑》

當時香港街頭的三級片海報,可說是特有的一道「風景線」。

  而這一切,都要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西方掀起的「性解放」運動說起,這一潮流轟轟烈烈地展開後,情色電影也開始在熒幕上春潮泛濫。

  作為當時亞洲影視業的巨頭,香港電影自然也緊隨其後,玩起了「脫衣秀」,於是便有了邵氏電影的風月片。

圖片

當年的邵氏電影,張徹拍武俠片,脫男性衣服;李翰祥拍風月片,剝女性衣服。

  香港風月片誕生於香港實行電影分級制度之前,因當時這一類片子都多以古代風月韻事為內容,習慣上人們將其稱之為風月片。

  其中,以邵氏電影的導演李翰祥的風月片最具代表性。事實上,李翰祥拍電影從來志不在其中的風月橋段,更在意其中展現的世情百態和歷史淵源。

  他自己都說:「我拍的那些喜劇呀,風月片呀,完全是為了賣錢。」

李翰祥所拍電影中,不得不提起引領了風月片浪潮的電影——《大軍閥》。

  《大軍閥》劇照

  1971年,出走臺灣的李翰祥鎩羽而歸,返回香港,想重返邵氏。《大軍閥》便是他與許冠文合作,想要向大老闆邵逸夫證明自己的票房號召力尚存的作品。

  《大軍閥》果然叫邵逸夫賺了個盆滿缽滿,也開啟了邵氏乃至於整個香港電影的風月片浪潮。

  當時有時間有金錢去電影院消遣的,無非是所謂的中產階級,自然熒屏上的女郎形象也以生活於中產階級,衣食無憂的「寂寞少婦」為主。

  在《大軍閥》中,初上熒幕的胡錦盡顯狐媚風騷,將一個風流又風騷的寡婦形象塑造得入木三分。

  胡錦

  胡錦生於江西,長於臺灣,母親馬驪珠是有名的梨園子弟,自然的胡錦也女承母業,一直跟著母親學唱戲,從小就很有登臺的經驗。

  在遇上李翰祥之前,胡錦只是電視臺的一個小角色,偶爾也唱唱京劇。

  認識李翰祥之後,她跟隨李翰祥從臺灣到香港,之後就在《大軍閥》中飾演風騷寡婦一舉成名。

  丈夫死後不甘寂寞的她選擇找人偷情,被小叔子撞見之後立馬反過來污衊是小叔子對自己見色起意,想要姦辱自己。

  一張甜美流暢的鵝蛋臉,一雙嫵媚風流的妙目,目如點漆,唇邊一點美人痣更為她添了幾分媚態,眼波流轉間,箇中情愫已經像鉤子一樣勾住了萬千觀眾的心。

  在大軍閥之後,胡錦又一連演了多部李翰祥執導的風月片——《風流韻事》《軍閥趣史》和《金瓶雙豔》,可謂是當時邵氏的當家豔星。

  《金瓶雙豔》中的胡錦

  儘管胡錦拍了不少風月片,但是從來沒有在戲中真正裸露過,一應裸露戲份都是由裸替完成。

  和胡錦不同,《大軍閥》的另外一個女演員一上來就貢獻了一段全裸戲份,她就是狄娜。

  關於狄娜的全裸出演,最後也演變成一段羅生門。狄娜聲稱是李翰祥哄騙自己,迫於無奈才拍下的;而李翰祥則稱狄娜主動找自己要求拍這部戲的,事先也看過劇本了。

  《大軍閥》中的狄娜

  不管這件事真相如何,《大軍閥》之所以可以在當年拿下那麼高的票房,固然少不了李翰祥和許冠文的功勞,但是最重要的還是狄娜在電影中的驚豔一脫。

  就在大眾以為能繼續在熒幕上一觀美人胴體的時候,狄娜卻在拍完手頭的片約後就宣布息影,並且此後再也不拍脫戲。

2    雙葉稱霸

  倘若說七十年代邵氏的風月片講的是「寂寞少婦」的故事,那麼八十年代的風月片更多的是抒發「春閨少女」的春情。

  當時香港經濟愈發繁榮,電影院也不是某個人群特有的消遣了,自然就要迎合更多人的口味。

迎合的範圍廣了,選擇的範圍就小了。

  為了直接地吸引觀眾,上圍就成了挑選女演員最便捷的方法。

  於是八十年代最負盛名的雙葉——葉子楣和葉玉卿登上了歷史舞臺,不同於狄娜、胡錦、邵音音那樣有著圓圓臉蛋、性感白潤的少婦形象,她們都楚腰纖細卻波濤洶湧,襯上一張巴掌大的小臉,顯得分外誘人。

  風月片剛露苗頭的時候,葉子楣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妹妹,一人坐在課室裡,心思卻飛到沒邊了。

  葉子楣

  中學畢業之後,她乾脆就不讀書了。之後她兜兜轉轉,考進了亞洲電視第三期演員訓練班,成為了一個藝員。

  葉子楣雖有大本錢,但在亞視期間無非也只是跑跑龍套而已,並沒有得到重用。

  而這時,香港電影等級制度也應運而生,1988年香港頒布了新的法律——香港法例第392章《電影檢查條例》。

  由這開始,香港開始實行電影分級制度,這也意味著將有更多的三級片正式登上電影舞臺。

葉子楣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憑著出色的本錢,沒多久,她就搭檔胡慧中、吳君如、惠英紅等人出演了嘉禾電影《神勇飛虎霸王花》,此後「波霸」之名便不脛而走。

  關於這個綽號的來源,有一說是當時葉子楣有一次在賭船上拍戲,恰好那場戲她穿了一身極搶眼的紅色比基尼泳衣,好身材顯露無遺。

  一個工作人員見狀,有意朝她喊了一句:「哇,好大波!」一時間所有人的註意力都被這句話叫得集中在葉子楣身上,媒體的閃光燈也閃個不停。

  第二天,「波霸」的稱號就和葉子媚的玲瓏身姿一起呈現在香港各大娛樂報刊上。

  為了好好地保障自己的本錢,葉子楣還特意在美國為自己的胸買了兩百萬的保險,是香港有史以來第一單「人體保險」。

  儘管在《霸王花》中靠身材博了關註,但是真正叫葉子楣聲名鵲起的電影,還是蔡瀾監製的《聊齋豔潭》。

  在《聊齋豔譚》之後,葉子楣又趁熱打鐵追拍了多部三級片,奠定了自己「三級片皇後」的地位。

  雖然葉子楣的角色多以她的胸為賣點,但是她出道多年來,從來沒有真正的露點演出。和胡錦一樣,她在電影裡的暴露戲份都是由裸替幫忙完成了。

  對於大眾只關註她的胸,其實她也有過苦惱。她自覺自己的臉也不差,可是每次拍戲,導演都只會讓她衣服的領口低一點再低一點,甚至直接在胸口剪個洞。

  和葉子楣相似,葉玉卿也擁有一副好身材,不過她比葉子楣相比更豁得出去。眼見自己選完亞洲小姐也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出頭,她乾脆把心一橫,給一個週刊拍了露點照當封面,成為當時當之無愧的話題女郎,風頭無兩。

  葉玉卿

  在此之後,她迅速接拍了「激情三部曲」——《情不自禁》《我為卿狂》和《卿本佳人》,如願以償地打響了自己的名號。

見名號已經打響,葉玉卿隨即宣布,自己再也不拍三級片了。

  雖然葉玉卿決意「封衫」不再脫,但是香江還有很多亟待出頭的女星,其中如陳寶蓮、周弘、翁虹等人便緊隨葉玉卿的步伐,選擇了一脫搏出位,一起打造三級情色片大繁華。

3   赤裸的誘惑

有肯脫的美人,自然還要有會拍的導演。

  在李翰祥之後,拍三級劇情最出名的導演便是王晶,他對女演員的鑑賞能力極佳,稱得上是香港三級片背後的無冕之王。

圖片

  王晶所監製的《慈禧的祕密生活》

  和幾年前的雙葉又有所不同,王晶鏡頭下的性感女星裸露更少。不再單純強調女星的妖嬈身姿,而是更多地發覺她們的個性魅力,以恰到好處的性感雜糅純真,眼波及處,又多幾分誘惑,箇中翹楚當屬邱淑貞。

  1987年,邱淑貞參選香港小姐,本來是當年奪冠的大熱門,沒想到中途被同場的候選佳麗黃鶯爆料曾經整容,她怒而退出。

  那時大眾還以為她就此與娛樂圈無緣,不料她的好日子還在後頭。

  早在她參選香港小姐時,王晶已經開始留意她了。之後,王晶更是為她量身打造一部三級片,將其捧成全港男人的慾望。

  這部電影就是《赤裸羔羊》。

  性感嬌俏的女殺手,一雙黑色長靴,一條緊身短裙,加上一頭微卷的長髮,明明風情萬種,卻手持槍火平添了一份誘人的危險,邱淑貞為三級片帶來了不一樣的性感。

  有人笑稱,那些年每個錄像廳一定有一張《赤裸羔羊》被人有借無還。

  但是娛樂圈的美人層出不窮,很快地,就有新的慾望女郎頂上邱淑貞的位置,而且一來就是兩個姝色佳人。

舒淇和李麗珍。

  李麗珍進娛樂圈實屬誤打誤撞,年少時的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影視這一行業,一心想著當一個空姐,不但可以世界各地到處飛,還充滿了神祕感。

然而無心插柳柳成蔭。

  因為身高不夠的她被航空公司拒絕,眼見著空姐夢不成,沒想到糢特的副業反而發展得愈發有聲有色起來,廣告不斷不說,更有大導演麥當雄親自找上門來邀約她擔任自己的女配角。

  李麗珍

  就這樣,李麗珍正式踏入演藝圈。演了幾部電影之後,她就被黃百鳴的新藝城簽下,和袁潔瑩、陳加玲、羅美薇等人組成「開心少女組」,成為當時的青春偶像。

  但是隨著年齡漸長,清純玉女形象總是緊緊地束縛住李麗珍,叫她始終無法擺脫,獲得事業上的突破。

  看著邱淑貞等人靠著「三級路線」一舉成名,李麗珍不免也有所意動。

  於是接連出演兩套三級片《蜜桃成熟時》和《愛的精靈》。其中《蜜桃成熟時》更是狂攬一千二百多萬票房,要知道同一年李連傑的《黃飛鴻之鐵雞鬥蜈蚣》也斬獲一千八百多萬票房,可見三級片市場之大。

  不久後,李麗珍拍完第三部三級片《不扣鈕的女孩》便放話不再拍三級片,之後就轉而進軍歌壇。

然而再鏗鏘有力的誓言都敵不過金錢的魔力。

  1996年,王晶以400萬的高價誠邀李麗珍再拍三級片《玉蒲團之玉女心經》。

  這一年李麗珍已經快三十歲了,但是看起來仍如出道時一般青春靚麗,只不過多了幾分惑人的性感,無怪商人本性的王晶甘心大出血砸錢,甚至捨棄心頭愛邱淑貞,轉而高價邀約李麗珍。

  單李麗珍一個人當然不足以令《玉女心經》聲名大噪,電影的另一位女主角正是初出茅廬的舒淇。

  當時舒淇隻身奔赴香港,想在香港娛樂圈掙個前程出來。

沒想到最後還是要走上「脫星」的路。

  《玉蒲團》系列三級片可謂是香港三級片中最負盛名的一個系列,《玉女心經》上映之後,無數人找上王晶,想和舒淇吃個飯,其中不乏黑社會人士。

圖片

  旁人看到舒淇的性感,王晶卻從中品出點不一樣的東西,在以賣肉為主的情色三級片裡,王晶卻生生看出了舒淇的演技。

  他覺得如果繼續叫舒淇當一個「脫星」,未免暴殄天物,於是他嘗試叫舒淇轉型,而這也是舒淇所期望的。

她想將脫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回來。

  之後她出演了爾冬升的《色情男女》,在裡面本色出演了一個三級片豔星,借角色之口講述了豔星的不易。

  也許從王晶叫舒淇轉型的時候,冥冥中就註定了香港三級片的輝煌,即將成為歷史。

4    牀戲也有散場時

  2007年,在香港經營戲院的盧元生終於下定決心,將經營了十五年的香港三級影院鼻祖——太子戲院關閉。

  而由他經手的另外一家油麻地的戲院,早就在十幾年前關門大吉。

  太子戲院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業,當時亦正值香港三級片最紅火的時候。

  全盛時候,小小一個香港地就有超過40家三級戲院,從紅磡到旺角,從灣仔到銅鑼灣,幾乎是每隔一個地鐵站的距離就有一家三級戲院。

  區別於普通的電影院,三級戲院只播放三級片,任憑其他電影多賣座,三級戲院播放的永遠都是當年的那些「經典」。

  於是隨著三級片的沒落,三級影院也只能跟著退出歷史舞臺。

一切都是必然。

  電影市場從來都是什麼火拍什麼。一部《英雄本色》火了,便冒出來一大堆小馬哥;一部《賭神》火了,就冒出來賭俠、賭聖、賭後;一部《殭屍先生》火了,就有無數茅山道士出沒……

數量一上去,質量自然就下降了。

  早些年的風月片無論劇情、角色都為上乘,李翰祥在拍風月片時極為考究,甚至戲中不少道具都動用了真的古董,用心可見一斑。

  但是不是每個人背後都站了邵逸夫這樣的大老闆,更多的投資商只是看中了這個市場,想要撈一把錢就走。

  劇情和製作的粗製濫造只是三級片沒落的其中一大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演員的流失。

  儘管三級片可以幫助演員一脫成名,但是並不是每個演員都可以承受其帶來的影響。

  拍攝了《滿清十大酷刑》的翁虹就因拍三級片和家人反目,她的父母因為接受不了女兒拍三級片,一怒之下登報發表聲明要和她斷絕親子關係;

  翁虹

  被舒淇當做脫星轉型的偶像葉玉卿也曾因為昔日拍攝的三級片被婆婆誤會,差點斷送自己的婚姻。

  甚至在多年之後,她想復出拍戲,對戲的男演員還私下和導演抱怨:「葉玉卿是著名的豔星,我要是和她一起拍有親熱鏡頭的片子,我女朋友一定會以為我們假戲真做,弄不好會和我分手」。

  葉玉卿

就算是男演員,也難以避免拍三級片的影響。

  拍攝了《玉蒲團之偷情寶鑑》的吳啟華就曾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想拍三級片,是去到片場才發現自己要拍的電影是三級片,當場他就打算不拍走人,結果製片商告訴他:「不拍也可以,賠償兩千萬就行。」

  吳啟華和葉子楣

  吳啟華那麼多年的片酬加起來都沒有這個數,怎麼賠得起,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咬牙拍了這部戲。

  拍完《偷情寶鑑》吳啟華一度對當演員失去了興趣,想過就此息影,轉行做生意。他回憶拍戲的時候,試過被導演喝罵:「啟華!大力些去抓葉子楣的胸!」

  外人羨慕他在戲裡可以和葉子楣這樣的尤物有親密接觸,殊不知拍戲的時候,十多個工作人員圍著他,半點旖旎風情都沒有不止,簡直感覺自己不被當成人看。

  被稱為「風月片教父」的徐錦江也曾因為拍攝三級片,長時間地奔波於各個劇組,以至於「失去自我,找不到自己」,最終患上抑鬱癥。

  徐錦江

  最嚴重的時候,他曾經在深夜站到窗臺,望著漆黑一片的夜色喃喃自語,險些一躍而下。

  幸好,他的妻子及時地將他拽了回去。

5

  香港佐敦官湧街30號,有一個不到十平方米的鋪面,一簾之隔,裡面是只有103個座位的小型放映廳。

  2011年春節過後不久,這裡成了不少人的「朝聖」之地。因為這家戲院還有另外一個稱號——香港最後一家三級影院。

  這一年的春節剛過不久,官湧戲院就宣布因無力承擔漲價80%的租金,將在三月底結業。

  戲院內的觀眾老人居多

  有些「老影迷」還記得,這裡最經典的一句話不是某部電影的臺詞,而是一位售票小姐對一位高齡觀眾說的:「阿伯你行不行啊,好刺激的喔!」

  現在這句話也隨著官湧戲院的關閉,一起湮滅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正如那些年的三級片和脫衣女郎,以及看片時的坐立難安。

來源:是叫老徐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