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憶舊錄 上世紀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那些女子樂隊後來如何了?

香港女子樂隊

  上世紀90年代的女子組合Face to Face成員之一,吳少芳(Jodi)因癌症過世,享年55歲。

  

  ▲港媒頭條報道,很意外,還有這麼多人還記得她

  有點意外,更多的是唏噓。

  曾經有個習慣,午夜睡不著的時候,就會去找一些老歌來聽,有一段時間喜歡打撈記憶裡的一些快要被遺忘掉的碎片,很想聽聽他們的歌,然後知道他們的近況。

  Face to Face就是其中之一。

  

  ▲對於我來說,Face to Face是港樂史上不能忘記的一個章節

  今天還知道她們的人,絕大部分已經步入中年了吧,但昨天消息一出來,新浪娛樂以及一些大號居然也寫到了她們,還是頗有點意外。

  因為女子樂隊在商業社會香港本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時候,香港突然掀起了一陣樂隊熱潮。

  許多年輕人深受歐美日搖滾風潮影響,一方面又不滿於當時香港流行樂壇儘是改編引進外國歌曲的現狀,開始組起樂隊,開始了原創本地音樂。

  如達明、小島樂隊、浮世繪樂隊、Blue Jeans、太極、Beyond、Raidas等等,皆是這段樂隊潮的代表。

  

  ▲朱耀偉:香港流行樂隊組合研究(1984-1990)

  一開始,這些樂隊多半是地下樂隊,反潮流、反世俗,吸納歐西美日當時先鋒的音樂思潮之外,也對香港這個地方的現實、歷史有不少的反思。

  後來,隨著香港樂壇開始繁榮鼎盛,這些地下樂隊被主流商業唱片公司慧眼看中,被簽約包裝,搖身一變,從地下出走到地上,走進了主流視野。

  大家熟知的Beyond、達明就是成功的例子。儘管如此,出身草根、在地下成長,即便他們開始替主流唱片公司出碟,但歌曲裡仍帶有濃重的社會批判意識。

  總之,8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末期,香港經歷一段色彩斑斕、可歌可泣的樂隊年代。

  隨著太極、達明、Beyond這種以男性為主的樂隊取得商業成功,80年代後期,做唱片生意的,又將目光投向女子組合。

  Face to Face便是在這種背景下應運而生。

  

  80年代末,香港唱片行業達到黃金高峰,商業運作已經很成熟,形成了很多套路了。

  和上述那些男子樂隊組合多半是「自發性」、即出道前已經形成組合不同,女子組合們,都是由商業運作,臨時配對組建的。

  和Face to Face並稱為90年代初三大女子組合的Echo、夢劇院,莫不如此。

  

  ▲90年代初,香港三大女子樂隊:Echo、夢劇院、Face to Face

  Face to Face的吳少芳和蔡慧玲(Connie)都是1989年因為參加新秀歌唱比賽而認識,兩人都沒進決賽,卻被經理人李進(後來也是鄭秀文、黎明的經理人)慧眼挖掘,組成樂隊而進入樂壇。

  

  既然女子樂隊組合是因應潮流而起,隨著商業潮退,女子組合便會被拋棄。

  進入90年代,女子組合紛紛解散,成員們或單飛成為獨立歌手,或乾脆退出樂壇改行從事其他行業。

  吳少芳的經歷,可謂是見證著香港女子樂隊的興起和衰落,太有代表性了。

  其實自小喜歡唱歌跳舞的吳少芳,因為視梅豔芳為偶像,1988年就參加新秀歌唱比賽。

  

  ▲吳少芳出道初期參加歌唱比賽入圈,期間有機會與梅豔芳吃飯,並得到梅豔芳賞識。

  那一年金獎是模仿張國榮而打動評委的譚耀文,獲獎後簽約華星唱片獲得力捧,但成績平平。其後要到2000年靠電視劇才再度翻紅;

  

  銀獎叫何國星,獲獎後星途並沒有一片看好,後來去了TVB做配音員;

  當年的銅獎是鄭秀文,參賽時只有15歲,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成為了天后。

  

  和同屆的參賽者鄭伊健一樣,吳少芳沒有獲得任何獎項。當時還在酒店業任職的她被主持人鄭丹瑞問到為參賽,吳少芳的答案讓人記憶深刻:「參加比賽不只是為了獎金,是為了興趣和學到東西。」

  

  ▲1988年,參加第七屆新秀歌唱比賽的吳少芳

  1989年,吳少芳再度參加歌唱比賽,認識了蔡慧玲。同樣地,兩人並沒有獲得名次,卻被李進挖掘,組成Face to Face出道。

  Face to Face在1990年出了第一張同名大碟,裡面的歌曲《一些》讓她們初嘗走紅的滋味。

  

  這首歌作曲是剛剛出道的倫永亮,這奠定了Face to Face歌曲的基本風格:大都會城市感,加上兩位女生優雅、斯文的女聲,走出了與當時男子組合苦大仇深、粗獷聲線不同的風格。

  Face to Face獲得了1990年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獎和商業電台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金獎,可謂是春風得意、前途一片光芒。

  隔了一年1991年,Face to Face第二張大碟《情迷Milano》讓她們真正一炮而紅、街知巷聞。

  同名歌曲《情迷Milano》延續了Face to Face的城市情歌路線,而且這次走出了香港、「出了外景」,去到了米蘭。

 

愛上你Miano 夢在浪漫街道 啖著Cappucino擁抱你 愛上你Miano 夢幻獨自編造 但願夢內傾慕只有你

  

  30多年後你再聽這首歌,沒有一絲過時的感覺。

  米蘭的街道,飄香的咖啡,夢幻中傾慕的人,這一切都令人嚮往。

  

  80年代後期的港樂,要麼是改編日本歌曲、日式的快節奏,要麼是Beyond《大地》《歲月無聲》這樣的帶著民族風、反思歷史的沉重之作,要麼就是葉倩文《祝福》、陳慧嫻《夜機》這樣的離愁別緒之作。

  《情迷Milano》延續了林憶蓮起始於1988年的《都市觸覺》三部曲的「都市City Pop」,塑造了中產的享樂主義風格。

  

  ▲林憶蓮的《都市觸覺》三部曲是最早的華語City Pop

  在經歷過80年代末的巨大風暴之後,這些歌曲幾乎不帶一絲傷感,著眼的只有現在與未來。

  

  可惜的是,Face to Face巔峰即結局。

  1992年,在一次演出途中,吳少芳遇上嚴重的車禍。

  

  頸椎嚴重受損,四肢癱瘓,住進了深切治療部。

  沒人能想像吳少芳在這段日子裡經過了什麼,治療的過程太過於殘酷和痛苦。

  曾經一度,吳少芳的家人都要放棄治療了,吳少芳的姐姐哭著對昏迷的她說:「阿芳,要不要我幫你拔了喉管?」

  吳少芳不能言語,只能睜大眼睛作出口型回應,表示她還沒有放棄。

  

  經過差不多18個月的治療,吳少芳才康復出院,只是失去了下肢,從此過上了另一段人生旅程。

  不算1992年的精選大碟,Face to Face只出了兩張碟,便無疾而終。

  另一個樂隊成員蔡慧玲很講義氣,在吳少芳出事後,隨即也退出了樂壇,從此不再唱歌。

  

  而且時至今日,Face to Face其實一直未宣告解散,蔡慧玲知道吳少芳很喜歡唱歌,所以一直等著她回來。

  只是,蔡慧玲一直等不到了,Face to Face永遠停留在1992年。

  

  其實20多年來,遭遇車禍後康復出院的吳少芳一直以樂觀積極的形象鼓舞人心。

  2016年,有媒體採訪吳少芳,被問到是如何撐過這23年的每個晝夜的,吳少芳說:

  「你要學會與身體的麻痹做朋友。」

  30年來,吳少芳仍然堅持每天作曲、唱歌,不時去探訪病友,她形容這些日子過得「很充實、很幸福」。

  

  吳少芳的故事感動了很多港人。

  2019年,鄭秀文開演唱會,特意把這位同屆的師妹請上台合唱《默契》,鄭秀文說,她是「生命的鬥士。」

  30年後,吳少芳終於圓了她的紅館夢。在台上,吳少芳說:「謝謝你,完滿了我的紅館夢,希望我的表現不會讓你丟臉。」

  

  

  

  回想起來,1992年,是「四大天王」偶像潮全盛時期,也是香港女子組合進入衰落是時期。

  與Face to Face並稱為香港三大女子組合的「夢劇院」1991年出完新曲加精選的專輯後便宣告解散,兩位成員劉文娟、李敏各有際遇。

  

  ▲夢劇院的劉文娟(左)與李敏(右)

  劉文娟後來單飛發展,有「港版酒井法子之稱」,曾經出過三張大碟,1990年代中期加入TVB成為主持人主持過《城市追憶》始為大眾認識,1996年嫁給加拿大商人並移居當地至今,失去音訊。

  

  李敏被稱為香港才女,活躍至今,《喜劇之王》《葉問:終極一戰》《雛妓》《選老頂》《拆彈專家》(1、2集)《翠絲》都是出自她的手筆,真的很厲害。

  

  ▲李敏如今是香港的一線編劇

  而1989年成軍的Echo的兩位並不好過。

  

  Echo 1991年解散,區海倫轉型成為TVB的主持人,並不算太成功,後來嫁給了商人,如今相夫教子,幸福美滿,也算是修到正果。

  

  ▲區海倫如今是幸福的少奶奶

  Echo的另一位成員李蕙敏在樂隊解散後作獨立發展,一度是90年代港樂女星的代表人物。

  

  90年代中,李蕙敏在黃偉文的協助下,連續以極具爭議性的《你沒有好結果》《未忘人》以別具一格的「歹毒」曲風而紅極一時。

  1997年李蕙敏因為遭遇合約糾紛事業滑坡,隨後她有意轉型到時尚,但成績也就平平。

  

  

  2013年她嫁給了一位老外,兩人還收養了一名孩子,過上了幸福生活,算是得到完滿的結局。

  

  ▲李惠敏與丈夫

  香港女子樂隊的熱潮,要到2000年後,隨著Twins、Cookies、HotCha、at17等才一度復興。

  但這些樂隊的成員也紛紛意外橫出,至今再難有續。

  還是很懷念90年代初的香港女子樂隊風潮,她們就像是兩個時代(1989-1997)之間,偶爾迸發的光芒。

  溫柔,優雅,美好,再不可追。

  彷彿是一個時代的象徵。

  本文轉自公眾號:奇遇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