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派最會氣到人發狂,荒唐丁蟹,逗比鳩摩智,都是戲精

反派

不知道從何時起,令人恨得牙痒痒的反派角色越來越少,而讓人又愛又恨的角色就更為稀缺。說到反派,香港影視奉獻了不少經典人物,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寒而慄。

這些令人氣到發狂的反派們真是「壞」出圈,「壞」成了經典,像最著名的「四大惡人」成奎安、何家駒、黃光亮和李兆基,都不用再多說。

不能不提的,是《大時代》里的丁蟹。這部20多年前的TVB劇,不管是人物刻畫,還是劇情節奏,演員演技,放到現在來看都依然值得稱道。

最神奇的地方是,他讓香港的股市產生「丁蟹效應」,每當電視台播出飾演「丁蟹」的演員——鄭少秋的電視劇,股市就會下跌,這個現象持續了十幾年,簡直是玄學,大家恨他恨到錢都不賺了。

用「丁蟹報仇,點到即止,丁蟹報恩,家破人亡」這句話,來描述丁蟹最好不過。

這個人物的矛盾點是,他自認為自己是最正義的,一直在做對的事,只不過是做好事時把人害到家破人亡,卻自認跟他無關,都是別人的錯。

來看他的思維邏輯:當他因為爭執把好兄弟方進新殺了后,因為方家兒女指證他殺人,丁蟹兒子們恐嚇他們改口供,丁蟹先是怒罵兒子們不忠義,但得知自己因此會坐牢后,態度馬上轉變。

當他得知方家依然指證他的時候,他開始感嘆自己對方家孩子那麼好,他們死也要指證我,我還阻止兒子去恐嚇,真是人善被人欺……丁蟹,一位能把律師搞到沒脾氣的角色,壞而不自知不自覺,已經壞到聖母境界了。

和丁蟹一樣瘋的還有丁有康,這個角色有多神經呢?他撞死人要哥哥頂罪,為了甩掉女友這個拖累,把她從行駛的火車上推了下去,甚至他的養母、侄子、朋友都可以被他殘忍殺害。他是未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類型,誰對他構成障礙就殺掉誰,他也被稱作「港劇第一惡人」。

而丁有康性格的釀成是因為對貧窮有深刻的童年陰影,以及哥哥一味溺愛,導致他長大后對名利有近乎偏執的渴望。據說劇集在播出期間,飾演者溫兆倫走在街上,都會被人扔雞蛋和爛菜葉。可見丁有康有多遭人恨!

有些反派,則已經超越令人憎惡的程度,提起他甚至有點害怕。

唐立言,TVB劇史上最令人恐怖的角色,來自劇集《與敵同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為銷毀犯罪證據殺死張承希繼父,再嫁禍給張承希。為了吞併養父遺產又設計讓奶奶死不瞑目。還有女主被唐立言囚禁,逃走時被發現,唐立言追著拿棍棒打斷她的腿。

這個角色的恐怖在於,唐立言在做這些事時,沒有掙扎和痛苦,而是面無表情地完成。似乎在做很正常的事。並且郭晉安的演技非常精湛,將唐立言骨子裡的陰冷詮釋了出來。

結尾時,他在黑暗的環境下對著鏡頭陰冷一笑,說自己會回來報仇,堪稱童年陰影。

不能不提的,還有《陀槍師姐》系列的名反派,鮑國平——或者說,翁文成。

他平素是個聽話老實的小男人,大家都覺得他人畜無害,是個小白兔,但TVB編劇真的很愛精神分裂梗,他由於從小被媽媽打罵,內心陰影特別深,因此分裂出一個自我保護、專殺女人的邪惡人格翁文成,代替他復仇女性。

一秒變臉的神演技,還有無比嚇人的面具,把三元害得要多慘有多慘,孩子死了一個,自己還失身,那個眼神,那個獰笑,太不寒而慄了,綠葉演員駱達華真的把這個角色演出了可憐可恨可惡,小時候晚上看劇都不敢關燈,分分鐘嚇哭我,是最成功的反派之一。

當然,也有一種反派,身上自帶悲劇魅力。《無間道2》里的倪永孝這個角色,對於香港電影來說,都是極具爭議和精彩的人物。這個角色是吳鎮宇飾演,也是他本人事業上的精彩高光。

倪永孝,看起來是陰狠毒辣的斯文敗類。在家族最危機時刻回歸,憑藉一己之力幹掉四個大佬。他還殘忍殺害身邊的卧底、在警察車裡放置炸藥、蓄意炸死別人等等,可他壞事做盡,為的不是自己,而是身上背負的家族責任。

電影最後,當倪永孝得知家人被綁后的不甘、擔心,以及對自己無可奈何的無助自責,再到死前最後一份力氣都想儘力保全弟弟的責任,被吳鎮宇演繹得令人心碎。

明明是反派,卻讓人理解他那份無可奈何,演技足以寫入華語影史經典了。

另一位則是《新警察故事》里的阿祖,片子中他連同夥伴,策劃了一連串針對警察的獵殺行動。

他所追求的,不是錢,而是獵殺遊戲的快感和刺激。有一幕是阿祖把被打重傷的幾個警察吊著,要求成龍玩單對單的玩命遊戲,組裝槍械,輸了就摔死警察,把全片情緒推到最高。

而阿祖之所以這麼恨警察,動機來源於他總警司父親從小的家暴,以及常年將他當罪犯一樣看待,導致他走向心理病態。影片最後,阿祖摘下面具,穿著乾淨的白襯衫黑西裝,被子彈打中后,他似哭死笑地倒下。在那一刻,令人心疼。

而這一位反派,有點特別。雖然他在劇里惹人厭煩,但仔細一品,憨得有點可愛。那就是1997年TVB版《天龍八部》的鳩摩智。

這個角色非常喜歡裝X,又十分醉心於武功,所以他挑戰大理天龍寺,捉走段譽,獨闖少林寺,肆意羞辱少林寺。

他做了所有反派一樣的事,不擇手段要達到自己目的。但他和他們的根本區別在: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濫殺過一個人。主要也是因為,他只是想武功較量,也想要在江湖有美名。

有一幕特別好笑,鳩摩智特別自信地說:「世上能打贏貧僧的不超過5人」,不巧的是,這5個人剛巧全遇上了,一次次地輸到懷疑人生;鳩摩智還靠表情包和經典語錄出圈,小時候不知道他怎麼這麼逗比。

比如嘟嘴又惡狠狠地說:「沒我鳩摩智算什麼英雄大會」,像個負氣的小孩;還有最經典的「哈哈、哈哈,少林寺原來是藏污納垢之所,啊呸。」配上不屑又嫌棄的表情和動作,堪稱經典。

以及每次動手打架前,鳩摩智的禮貌儀式給得滿滿的,動不動雙手合十,謙虛模樣,還會說「閣下武功不但了得,胸襟更是寬大,貧僧今天總算有幸一睹喬大俠風采。」這種檯面話,打起來就變成瘋魔樣。

從反派里我們能發現,所有扭曲的性格大多都是後天形成的,家庭教育、安全感缺失、所遭受到的經歷和環境等等,長大后才明白,這個世界上不是非黑即白,那些中間不明的灰色地帶,希望所有人都能不再迷路。

而演繹這些反派,無疑是演技的重要證明,不失為一條出圈的好路。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