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不能說的祕密之音樂工業

筆者是個80後(85前),在正需要大量接受流行文化的青春期時,市場上的選擇主要有國內的流行文化(毛寧,那英早期等等),港臺的流行樂(小虎隊,周華健等等)以及逐漸引進的美國流行文化(Michael Jackson鼎盛時期等等)。真正著迷的還是美國,MJ的專輯,舞蹈,MV以及舞臺效果,全方位的處在當時娛樂產業的領導者地位。當時迷美國pop文化迷得不行,在前網路時代,主要靠盜版VCD,當時幾乎收集全了市面上的各種關於MJ的視頻資料。年輕時的著迷導致後來在2009年MJ要全球巡演的時候,非常興奮計劃著去搶票,慶幸自己能見到偶像,但後來的事情。。。很吃驚但也接受了這個「意外」的去世。

這裡我們不是想討論MJ,而是整個好萊塢的流行文化,我現在已經過了追星的年齡,早已不再緊追美劇、關心榜單,甚至當紅藝人的名字都叫不上來幾個,但身在美國社會,日常偶爾難免看到一些流行樂的資訊,比如MV,專輯宣傳封面,頒獎會等等。哪怕是這些不經意的一瞥也給我非常強烈的感覺:現在好萊塢的這幫人道德底線怎麼會這麼低,在面向大眾的展示渠道(比如大街的廣告牌)裡鋪天蓋地的各種半裸、全裸,性暗示、明示,同性戀,性別糢糊等等。好吧,商人嘛,Sex Sells。也許只是這幫無良商人做得有點過,不過就是為了賺錢嘛。

對於好萊塢的來說,如此出位博人眼球,真的就只是為了賺錢嗎?……也許不是那麼簡單。我們通過三篇文章,看看現在的好萊塢的音樂和電影現在到底是甚麼樣子的,他們的各種秀到底是在傳達給大眾甚麼資訊。

第一篇,我們看看好萊塢一個主流的音樂頒獎禮,當晚的直播超過1千萬人觀看,主要受眾是10來歲的年輕人(teenage),而且這也是個主流事件,在頒獎典禮之前之後都會有大量的新聞報道和曝光。而就是這樣主流到你打開電視肯定就會看到相關報道的頒獎禮上,他們給大眾準備了一套甚麼樣的大餐呢?我們一起來看看。

2015年 MTV Video Music Awards (VMA):跳吧,我的木偶,跳吧

1. 開場大戲

 

2015年VMA頒獎禮是一場典型的好萊塢似的『儀式』:音樂工業木偶們做著他們的主人告訴做的事情。 該秀的主持人,麥莉 賽勒斯 (Miley Cyrus),是這個行業的一個終極產品,貓仔奴隸(好萊塢的一個暗隱的項目 Kitten Slave Programming):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形象和想法。

 

VMA的開場序是一個非常燒腦的動畫,畫風詭異,但清楚地展示了這場秀的真正主旨:無關音樂,而是要給我們舉行一場儀式。VMA的開幕展示的是這些年來發生的一些象徵性和儀式性的事件,包括布蘭妮 斯皮爾斯和麥當娜之間的吻。 這種吻在撒旦祭祀儀式中是一個規定動作:代表一種「流體」從一個軀體運動到另一個軀體,代表了在儀式期間的能量轉移。

 

接下來繼續是關於貓仔奴隸:麥莉 賽勒斯甚至騎著一只小貓出來。為了強調她的洗腦奴隸的身份,她的頭彈開,然後一堆廢話從她的身體蹦出來。

這個開場為整臺秀設定了一個主題:一場光明會(Illuminati) 的洗腦奴隸們(MK Slave)的狂歡。

2. Miley Cyrus:Beta貓仔奴隸 (Beta Kitten Slave)

如上所述,這場秀主要是要展示貓在努力Miley Cyrus,就好像她的主人想向世界展示他們可以逼迫這個奴隸low到甚麼程度。

在展會開始的時候,Miley說:

『我今天很興奮,我的家人都在現場。』

 

相機然後切到她的父親比利。他今晚必須坐在那裡,看著他的女兒做一堆如何low的喪失人格的表演。哥哥和妹妹也在那裡。

僅僅在幾年前,在2011年,比利還公然反對好萊塢對麥莉的控制,他甚至說過他的家人「正在被撒旦攻擊」。 比利 雷說:

『我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大家都做過。 但當你看到這些發生在你的女兒的時候,你的感覺不一樣,』他解釋說。 『我想要救她。 這畢竟是我的女兒』
『而且』,比利雷補充說,『這些操縱者們更關心麥莉的錢,而不是她的安全和事業,甚至有些時候他們會對她做讓我害怕的事情』。
回顧麥莉通過『Hannah Montana』這個迪士尼的節目迅速成名的過程,比利說:『這個秀毀了我的家人。 我現在就告訴你 – 該死的秀毀了我的家人,』比利承認他希望他們當初沒有去做迪斯尼的那個節目。
對於那些質疑比利把自己女兒變成賺錢機器的質疑,他回應說:
『我從來沒有從麥莉身上賺過一分錢,』他說。 『的確有很多人從她身上賺錢。 我很自豪地說,至今我從來沒有在我女兒身上賺一分錢。』
他說,有股邪惡的力量在起作用。
他的家人,比利認為,現在已經被撒旦給毀了。
『毫無疑問,』他堅持說。 『這點毫無疑問。』
— 比利 賽勒跟GQ雜志的訪談:『我家是人在受撒旦的攻擊』

幾年後,比利從當初指責操縱麥莉的行業的「邪惡力量」,甚至擔心麥莉可能會像其他行業奴隸(即邁克爾 傑克遜)的下場,到現在坐在VMA的現場為他的MK奴隸女兒而捧場。他屈服了。

知道麥莉的家庭就坐在觀眾席裡,其實會導致觀看接下來的秀更讓人痛苦。

 

在觀眾看見她的父親後不久,麥莉出來穿著這樣的衣服。想一下,甚麼父親願意看到這一幕。

與VMA中的其它環節一樣,這種『引起觀眾不適』的情況不是巧合。 病態的,扭曲的好萊塢音樂行業就是想要公開地顯示它正在對比利的孩子做甚麼,或者說潛臺詞是能對所有的國家的孩子造成甚麼樣的影嚮:在舞臺上的麥莉,這個在我們目睹著成長過程的迪斯尼童星,把她變成好萊塢的奴隸,讓她的父親在臺下觀看整場『匯報演出』 -這就是這個行業試圖在告訴我們的:『這是我們正在做的對年輕人,你甚麼都不能做的』。

 

在VMA開始之前,麥莉在Instagram的上發布了關於主持VMA的照片 — 全裸,並刻意的遮住一只眼睛(光明會 Illuminati 的標志),她(或者她的主人)在告訴我們,這個就是個受控制的貓仔奴隸。

說到Instagram,在VMA期間有個小表演環節,是關於兩個西裝男命令麥莉她應該在她的Instagram帳戶上發布甚麼照片。 想到麥莉一直在她的帳戶發布效忠光明會的照片,我刻意斷定肯定有幕後的人告訴她在賬戶上傳甚麼照片。

 

在這個表演環節,其中一個男人向她展示了她的自拍照:她有一只眼睛被特意隱藏。

在整個展會中,麥莉不斷強調她完全不受限制,她做事沒有邊界,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們在其他場合也確實看到麥莉有多麼『不知廉恥』,這通常也是Beta Kitten奴隸的一個主要特徵。她說:

『你知道我的,我會做任何事。 沒人比我更瘋。』

這場VMA秀與其說是一場頒獎晚會,不如說是向大家宣傳麥莉的Beta Kitten地位。

在另一個表演環節,米莉被問做過的最瘋狂的事情是甚麼。

麥莉講了一個漫長的故事,但整個描述過程幾乎都被消聲,她似乎正在描述怪異的一次和一群人的性經历。最後,她很明顯是在舔地板(自己腦補她講的是甚麼)。這個動作也是貓仔奴隸的的規定動作。

然後我們看到麥莉穿得像這樣,幾乎全裸,戴著衣服遮蔽眼睛的眼鏡,提醒我們MK奴隸們完全無視對他們自己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她拿著一個酥皮點心和另外一個人給的藥物,也就是說,她自己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身體和靈魂。

後來,鏡頭展現的麥莉全裸地躲在幕布後面。然後她被塞給了一個麥克風,因為要讓她講解些甚麼,但突然鏡頭切換開了了,因為她的胸部露出了。然後我們聽到麥莉說:『我的XX露出來了?不好意思。』

為甚麼麥莉在這個時候要赤身裸體? 為甚麼塞給她麥克風? 為甚麼這時候攝像機要跟拍她? 她為甚麼不能有幾分鐘的尊嚴? 都是因為她是今晚的貓仔主角。

3. Nicki Minaj

然後,我們看到的環節是非常無厘頭的Nicki Minaj的事端。 雖然看起來讓人震驚但這的確就是這臺秀的劇本,讓一個貓仔(尼克)去攻擊另一個(麥莉)。

首先是Nicki的MV『Anaconda』獲得最佳音樂獎項,(這首歌也完全就是個Beta Kitten的主題的歌曲)。 當她上臺授獎時,她身後的屏幕顯示Nicki騎著一只小貓。

接下來就是Nicki的無厘頭的演講。你聽她的獲獎感言,你會發現一些奇怪的東西。 她說話的語氣像個老鴇:

『我的女孩們在哪裡拿錢?』。

然後,好像一個開關打開一樣,她轉換成加州女孩口音,低聲說道:

『謝謝你們,這太棒了。 這可能聽起來有點意外,但你知道我想感謝誰? 我的牧師』

Nicki然後再次切換,變成地痞口音,謾罵麥莉是一個婊子,諸如此類。

鏡頭轉向麥莉,她看起來很生氣,顯然被Nicki的無端指責惹毛了。她胸口上的兩只眼睛暗示這是一個MK (Mind Control) 設定。

Miley說,雖然她沒有在VMA獲過獎,但她仍然對VMA有影嚮。 然後身後的大屏上就出現了她事業的『巔峰一刻』(這個可是近幾年娛樂界標志性的圖像,想想大街小巷隨處可見這個圖案,社會風氣low到甚麼程度)。

根據麥莉,她對VMA的影嚮是因為她成為美國 NO.1 貓仔奴隸。

MTV想把這一時刻打造成標志性的。這個團出現在整場秀的多個場合。

4. 性別混淆

回顧一下這兩年娛樂圈的『大事』,許多都是跟混淆性別相關。比如布魯斯 詹納(Bruce Jenner,就是那個NBA差點死在妓女牀上的奧多姆大叔的女朋友的親戚)的變性的大新聞吸引整個社會的註意很長一段時間。這其實背後有很強的推動力,『他們』想讓大眾混淆性別。同樣,在這場VMA的秀,麥莉的壓軸表演也證明了這一點。

表演是由一群不知名的人開始的,他們都是變性人。其中一個人說「我們選擇登臺是因為有不少年輕人還有偏見,他們監視我們,敵視我們。(沒錯,你們弱勢群體,總是受害者)

然後麥莉登臺演唱(一首糟透了的歌曲)。她身上和周圍環繞著無數的Illuminati的萬能眼(All-Seeing Eyes,1美元背後也有這個眼睛,他們的影嚮超過你的想象)。

她的歌曲結束後,說:

『為甚麼他們把d * ck放在p * ssy? F * ck you。』(編者:只能呵呵了,要不然放哪呢?』

麥莉,作為臺上上唯一的一個女性(看看周圍那些人的打扮,其實都是大老爺們),最後做出了這個不可描述的動作。整場秀就是要扭曲性別,顛倒人性。

秀的大結局的時候,我們又一次看到了麥莉是貓仔奴隸的提示。

Miley宣布她的新專輯上線。 專輯的名稱? 《麥莉·賽勒斯和她死了寵物》。

這是一個相當暗黑的名字,特別是考慮到,麥莉去年的寵物狗死了之後非常的難過。在思想控制(MK,Kitten Slaving)領域,這是一種常見的技術:給奴隸們一個寵物照顧,然後殺死寵物,給他們造成極大心理創傷,然後思想跟現實出現脫離。

總之,這場秀的目的就是要大力宣傳麥莉這個好萊塢精心培養的貓仔奴隸。

5. 其他的木偶

VMA上還有其他人共同來宣傳好萊塢光明會(Illuminati)的陰暗的目的。

紅毯環節,AMBer rose和她的朋友們穿著髒字衣服(婊子,基佬,脫衣舞女等等)示人,是在給這場秀定下基調。

布萊尼(Britney),另外一個著名的貓仔奴隸,給了一段進行了非常機械化的演講。

比伯,另外一個男性貓仔奴隸,表演結束後哭了幾秒鐘。

當比伯在舞臺上哭泣時,麥莉脫下她的夾克,搖擺她的臀部,告訴他:

『Justin,當你到合法年齡的時候打電話給我。』

換句話說,她把他當作一個未成年的性玩具。。。就像她的主任對她一樣。這兩個行業奴隸的互動還挺有意思的。

行業毀了過去才華橫溢的侃爺(Kanye)。成為卡戴珊老公後,他幾乎就沒再正常過。

Kanye的登臺演講,說得很慢,很長時間,很沒有意義的演講,直到最後,他說,他想成為美國總統。

侃爺最後說一句話,很好地點名這個頒獎典禮的真正的目的。

『這個舞臺,明天將完全不同。 這個舞臺將會消失。 今晚之後,舞臺沒了,但它對人們的影嚮仍然存在。』

6. 結論

2015年的VMA是一場行業的慶祝盛宴。 這個行業不是關於音樂,創新或是藝術。 這個行業是為了向全世界展示『他們』控制他們木偶的能力。更重要的是,這個行業搶占了公眾的註意力,而讓那些真正的藝術家,那些能讓世界更美好的藝術家被埋沒。好萊塢的音樂產業,不斷地在把消極的,扭曲的,『有毒的』文化灌輸到年輕一代的腦海裡。他們就是要把年輕人轉變成像麥莉一樣的怪獸,同時父母們無能為力,就像比利一樣只能坐在臺下看著這一切。

雖然比利顯然失去了他的女兒到她的處理程序,我們沒有人需要看到同樣的命運發生在我們或我們的孩子。

全文轉自:

本文原創。轉載請註明Res_Dog的投資部落格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