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腦洞,藏在最小的藝術裡?

微縮攝影

你想過換一個角度看日常生活嗎?

比如想像我們身邊其實有一個小人國的世界?

對於藝術家來說,最不缺少的就是發現的眼睛。

世界各國的藝術家們創造了各式各樣的迷你世界,有些一定會讓你眼前一亮。

藝術家們,建造了小人國?

日本微縮攝影家田中達也非常擅長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加上獨特的創意,變成讓人看到會心一笑的作品。

從2011年起,田中一直保持著自己名為《Miniature Calendar》的微日記創作,創作了超過2500個立體模型。

田中達也說,這個系列的日曆照片,最有趣之處在於用幽默的角度,將人們已熟知的事物連結、延伸,跳出既有的框架。

在新冠疫情期間,他緊跟時事,利用口罩、衛生紙等材料推出了 #Enjoy Home、#Stay Home系列作品。

利用口罩的褶皺做出海浪的高低,場景極富動態

將毛巾上自帶的紋理當作滑雪的軌跡

他擅於從生活場景中汲取靈感。

書頁成了五彩的雨線,像是進入了一個小小的童話世界

集成電路板上的插秧

意大利糕點師Matteo Stucchi篤信「甜點的外觀和它的味道一樣重要,」

於是打造了一個個令人食指大動的甜點小世界。

加拿大藝術家Curtis Talwst Santiago將一個個小世界放進戒指盒中。

他的創作起源於多年前在一個巴黎的街邊小販手中拿到一個破舊的戒指盒,小販想要看Talwst能創作出什麼作品,因而開啟了他的戒指盒創作生涯。

Talwst用來創作的戒指盒除了自購外,還包括熱心的粉絲們。

粉絲們將舊戒指盒寄給他,Talwst則通過戒指盒想像粉絲們的生活樣貌,當你打開這一方小小的盒子,彷彿就打開了一個人的人生。

裡面有蒼勁壯闊的西部牛仔風、夢幻可愛的童話森林風,還有不少頗具爭議的社會議題。

這些盒子一旦打開就無法再關上,也象徵著發生過的事情無法再重來。

在他的《Infinity Series》系列裡,還加入了鄉村和社會災難元素,創作的「平台」還延伸到古董珠寶盒,甚至在盒內加入水充當海景,難度更加升級。

在作品《Deluge》中,一艘載滿難民的船隻在險像環生的海浪中掙扎前行

Santiago把自己對社會的反思裝進盒子裡,使得每個不同的小盒子都有了無與倫比的重量。

小世界也有的精緻生活?

看了這麼多各式各樣的「小人」,他們的食物和房子是什麼樣呢?

在他們的世界裡,是不是也有動物朋友們呢?

南非藝術家Ross Symons本來是一位工作穩定、朝九晚五的網站工程師,但是由於從小到大對於摺紙藝術的喜愛, 這位理工男在2014年開始在ins上進行名為《A 365 day origami Instagram project》的系列作品。

不到兩年時間便有了10萬粉絲,之後他辭掉了原本的工作,成為一名全職的摺紙藝術創作者。

Ross非常熱愛日本的傳統摺紙藝術。

他的另一個《Miniature Gami》系列,運用了生活中的小物件,將他的袖珍摺紙成品們巧妙融入設計的場景中,創作出很多可愛的作品。(請自行腦補櫻花妹誇張的「卡哇伊~」)

粉紅豬的環保豬圈

被豆苗包圍的小熊貓

尤達大師的念力磁場

住在美國洛杉磯的藝術家Jedediah Corwyn Voltz將家中常見的室內盆栽做成了一棟棟與眾不同的精緻小樹屋。

Voltz擁有十年以上的電影道具製作經驗,並且成功將這些技巧運用到這些彷彿是螞蟻搭建出來的建築中。

樹屋採用木造建築和布料裝飾,加上精緻的家具和各有特色的石頭造景,遠離世俗的愜意生活空間得以呈現。

除了內部裝飾,Voltz也很注意空間布局——房屋不一定嵌在植物之間,他還會利用植物與房屋的空間差創造另一番意境。

日本微型藝術家Kiyomi將玻璃罐、銀器等縮小放入模型中,創造出細膩精巧的生活場景。

他從不糾結於製作完美無缺的物品,而是打造有些陳舊的玻璃罐、有些失去光澤的銀器,或者忘了關住抽屜的柜子等。

這些小心思使得他的作品更加有生活氣息,說是真的被「小人國」的居民們使用了也不會懷疑。

為了讓大家感受到實際的尺寸,他還刻意把成品與正常尺寸的家具放在一起,兩個世界疊在一起,更加耐人尋味。

越南有一家名叫Su Ami的手工藝品商店,它的店主不是一個人,而是五位家庭成員。

其中最小的成員只有10歲,而店名正來源於這位喜愛動物和電影的小女孩。

Su Ami的招牌商品是毛線袖珍玩偶。手工藝者們運用鮮豔的毛線和高超的手藝,創作了一系列讓人大呼可愛的萌物。

你知道刺繡還能做成食物嗎?

日本藝術家Ipnot由祖母帶領進入刺繡的世界,又深深著迷於法國結。

於是她花了很長時間精進手藝,她創作的刺繡食物說是「嘆為觀止」一定不過分。

為了完成這些作品,Ipnot總共動用了將近500種不同顏色的繡線,作品的完成度之高,與真的食物相比也不遜色吧。

奇妙材料,超大腦洞!

生活中的一些我們司空見慣的材料,在藝術家的手裡卻能發揮出意外的效果來。

從事珠寶行業11年的 英國珠寶商Tom Lynall某天異想天開,在鉛筆的筆尖上雕出一顆心。

後來居然越來越沉迷於筆尖雕刻的世界,於是開發了另一份厲害的副業—— 筆尖雕刻師。

比如下面這件作品,Lynall的工具只有普通的手工刀和改良過的大頭針。

他將筆尖挖空,雕出房屋和樹林,裝上LED燈,營造出晚上月光迷濛的夢幻效果,最終花費了25個小時,終於完成了這個躲在筆尖中的小小村莊。

對於初學者,Lynall也鼓勵說失手時千萬不要生氣,一旦跨越這道障礙,隨之而來的就是滿滿的成就感了。

俄羅斯藝術家Salavat Fidai的父母都是美術教師,他本人卻成為了一名律師。

2014年時突然被公司裁員,但是畢竟繼承了父母的天賦,他用多出來的時間研究微型藝術雕刻與彩繪,進而成為全職藝術家。

《星際大戰》主要角色

巴黎埃菲爾鐵塔

古羅馬競技場

馬雕像

除了鉛筆外,南瓜子和火柴盒也是他的創作工具,從經典名畫到流行文化,不足方寸的「畫布」上填滿了他精巧的技藝。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星空》

《紅色葡萄園》

《加歇醫生》

《夜晚露天咖啡廳》

藝術家Ken To則喜歡創作金屬絲線盆栽,不僅尺寸迷你,細節也完全經得起考驗。

盆栽的外形全都效仿傳統的日式盆栽,以姿態優美又耐寒長壽的松柏為最大特色。

它們的尺寸也各不相同,最大的盆栽不過半個手掌大小,而最小的竟然可以放在指尖上。

松柏的形態、材質各異。

閃亮的金屬絲全靠藝術家的巧手扭成,給人貴氣十足的感覺。

美國科羅拉多藝術家Heidi Annalise是位自學成才的藝術家,他在2015年辭掉工作,回到家鄉科羅拉多州,他以薄荷糖盒為載體,在上面畫下一幅幅風景畫。

Annalise用薄荷糖盒的蓋子做畫布,盒底則鋪上一層調色紙,當成調色盤用。

原來的薄荷糖變成了五彩繽紛的顏料,作為成品的見證,打開盒子便彷彿回到了那時作畫的心境。

在繪畫的時候琢磨著那些可能會被人忽略的細節,能夠幫助自己沉浸在栩栩如生的回憶中。

坐在山坡上,研究著山的陰影的顏色,對 Annalise來說已經成為冥想的一種形式,雖然可能會被風吹、被蚊子咬,但是迷失在這個小小的世界確是令人沉醉的。

從這些作品中也確實能感受到自然的魅力,或許這些真的沉迷於自然的人,總是更加能受到靈感的青睞吧。

多了一雙眼睛,一切都生動起來了

來源:印客美學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