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隱藏在藝術史裡不為人知的祕密

藝術史

達芬奇、倫勃朗、戈雅和卡拉瓦喬的繪畫

通常被認為是曠世傑作

如今

利用科學技術和數碼圖像,

我們已經可以

非侵入的方式探測藝術作品了

於是

從揭開藝術家的真實情感的畫作底層色

到隱藏的細節和圈內笑話

科技迅速地改變了觀看藝術的方式

我們收集了18個迷人又具有突破性的發現

揭示了那些隱藏在藝術史和視覺世界幕布之下

那些不為人知的

祕密

《蒙娜麗莎》

  在所有流行的經典名畫中,《蒙娜麗莎》無可爭辯當選人們最熟知的作品。她迷人又神祕的笑容使她成為了藝術世界中的明星。而關於蒙娜麗莎的真實身份,人們爭論了數世紀。大多數人認為她的原型是一位佛羅倫斯商人的妻子麗莎·格拉迪尼。

但最近的一項發現可能會打破之前的觀點,因為在《蒙娜麗莎》背後,又發現了兩個別的肖像。其中一個被認為才是真正的麗莎。帕斯卡·科特,發現並修複這兩個圖像的法國科學家說這一發現有可能將打破很多傳說,讓人們重新審視達芬奇的這幅巨作。

然而其他历史學者並不贊成他的觀點。他們認為《蒙娜麗莎》背後的女人只是表現了達芬奇最終繪畫風格的形成過程中一種創造性的處理手法。至今,盧浮宮方面還沒有對此事作出公開評價。

《抱銀鼠的女人》

  達芬奇的畫作《抱銀鼠的女人》,在最終完成之前曾被修改過兩次。法國工程師科特發現,達芬奇改變了畫中女人前臂的位置,並且只在第三個版本的繪畫中才加入了標志性的銀鼠。

  運用圖層放大法,科特把強烈的光線投射到繪畫之上,並且用一種多鏡頭相機測量其反應。圖層放大法賦予可以將繪畫如洋蔥一般撥開,去掉表面以觀察不同圖層之中以及背後發生了甚麼。結果顯示,藝術大師達芬奇,在創作中偶爾也需要返工一次,或兩次。

《著海軍服的老人》

  根據宏觀X熒光射線的分析,發現有一幅女士肖像畫,隱藏在倫勃朗具有380年历史的《著海軍服的老人》之下。先前使用的紅外線方法還不夠強烈,沒有照射出底層圖像。學者解釋這是由於倫勃朗在這幅「隱藏的」畫作中使用了與最終作品相同的顏料。

《鋸木匠》

  在紅外線複印反射下,讓·佛朗米索·米勒的作品《鋸木匠》上面的一個人物左肩上方赫然出現了一個人頭肖像。經過進一步的評估和掃描,隱藏畫像的其他部分也浮出了水面。那是法國著名彫像共和國中女神彫像。

  這一發現後來也被米勒傳記的作者阿爾弗雷德·森希爾證實,他說這這幅畫最初是為了參賽而創造的,不幸的是沒能贏得比賽。所以後來米勒又在上面畫上了新的圖案,而他之所以這麼做僅僅是為了省錢。掃描還發現了這些隱藏圖畫中一些別的細節,比如一些部分有褶皺,破損以及黑色的破洞。這些很可能是後來重新調整畫布造成的。

《麥琪的禮物》

  《三博士朝聖》(又稱”《麥琪的禮拜》”)曾被質疑達·芬奇所畫。在2002年,意大利工程師毛裡佐·塞拉奇尼通過紅外線多譜成像技術驚奇的發現,畫面上點染的褐色及橘黃色部分並非達·芬奇的手筆,而是一個不知名的畫家在他完成草圖20年之後進行的”狗尾續貂”,完全不符合達·芬奇畫作的技巧和質量。

  不僅如此,這個畫家在給達·芬奇的草圖填色時,對原作進行了故意篡改:馬頭還在,但騎士消失了,幾個匍匐在地上的人–大概是屍體–取代了他的位置,而原本在忙著修複神廟的人也被塗抹掉了。塞拉奇尼說:”幾乎可以肯定,僧侶們不想看到在聖母瑪利亞附近幾英寸的地方發生流血沖突。”他猜測,達·芬奇原本的思路是用流血沖突和重建中的神廟來象徵戰爭與和平,而大象的出現則展示了一種異國情調。

《維斯塔的獻祭》

戈雅在《維斯塔的獻祭》上的簽名被科學家們用太赫茲輻射所發現。盡管這幅具有240年历史的作品並不具備一份真實的作者文檔,這幅畫卻標志了戈雅繪畫生涯的轉折點。在2013年的五月,科學家們在巴塞羅那大學將太赫茲波反彈到作品上,並在圖層下面的右下角發現了隱藏了數世紀的簽名。

《酒神巴克斯》

  通過紅外線技術,科學家們發現了一個卡拉瓦喬的小型自畫像,隱藏在《酒神巴克斯》的肖像畫中。1922年,就有猜測認為有另外一幅畫潛匿於這幅畫中。當時,有人說這是儲存不當所導致的結果,而且科技的缺乏意味著這種爭論立即終止。

  直到最近,科學家們才能夠利用紅外線反射發現了一幅卡拉瓦喬滑稽的自畫像,浸沒在巴克斯的酒水裡。我們已經在幻想這樣電影片花:「親愛的,我把巴洛克大師縮小了。」

《藍色房間》

  年輕時的畢加索手頭很緊,住在巴黎,一幅畫經常是畫一個開頭就扔在那,又在同一塊畫布上開始畫另一幅,這個習慣後來一直保持著。畢加索的名畫《藍色房間》,繪於1901年,系畢加索在巴黎工作時期的早期作品。擁有者一直懷疑畫作的下面隱藏著別的東西。

  90年代,X光技術首先發現了一個糢糊的圖像潛伏在這個陰鬱朦朧的繪畫表面之下。

2008年,美國華盛頓菲利普藏館研究人員覺察到,畫中所描繪的裸女沐浴形象存在著異樣的筆觸,出於懷疑和好奇,利用紅外線成像技術掃描該畫作,結果意外地發現了一幅「畫中畫」。當把畫作順時針轉90度垂直觀看時,一名蓄胡子的男子赫然出現,只見他系著領帶,右手戴上三只戒指托著腮,似乎在沉思。

  時隔多年,美國一家藝術收藏館才第一次向外界透露這一驚人祕密。由此也引發出一連串疑問。比如:畫中這名神祕男子究竟何方神聖,畢加索當年為何要在舊畫作上繪新畫? 如今,運用熒光光譜學,研究團隊正在致力於研究細化色素,以通過數字手段重塑作品完整的顏色。

  專家已經否定了「畫中畫」男子是作者自畫像的可能。有猜測認為,他可能是巴黎藝術品商人維拉爾。維拉爾曾於1901年主辦過畢加索的首次畫展。

據推斷,畢加索當年可能靈感乍現,手上又沒有新的畫布,只得匆匆在原畫上繪出新作,於是造就了該幅「畫中畫」。

《熨衣服的女人》

  被視為畢加索「藍色時期」的代表作《熨衣服的女人》的下面,就藏著另一幅上下顛倒的影子畫作—一位蓄須男子的3/4身長肖像畫,1989年,研究人員借助一臺紅外線攝影機首次看到了它的面目。但是「畫中畫」的這個男子是誰,數十年來藝術研究界一直爭議不斷,或許這將成為永久之謎。

《老吉他手》

  《老吉他手》是畢加索在1903年創作,畫中一個老邁窮困的吉他手,低沉、枯槁的面容,如枯枝般的手指,手腳盤坐在地上,這些都反映了當時底層人群的困苦艱難。而所畫老吉他手是畢加索的親密朋友,因自殺生亡。

  而在此畫底層又存在三個形象,分別是婦女、孩子、小牛。有人對此做過詳細地分析,認為此畫從一開始返工率就很高,圖中女子為懺悔的女子,但後來由於女子臉部和坐姿問題,此畫被丟棄。

《牧場花地和玫瑰靜物》

  梵高名為《牧場花地和玫瑰靜物》的畫作在被發現前,已經在荷蘭一家博物館懸掛了30多年,它一度被認為是出自另一位藝術家之手。因為這塊畫布太大,內容太雜亂,而且該畫的簽名位於與眾不同的位置–畫布的右上角,這與梵高的一貫風格不符。但是到了2012年,藝術史學家通過新X光掃描技術檢查畫布,已經證實這幅油畫是這位荷蘭印象派藝術家的作品。

  花草下方覆蓋的靜物是兩名摔跤手的肖像,據推測是這名藝術家厭倦了先前的畫作,於是在它上面畫了其他東西。基於對當時梵高在比利時一所藝術院校學習的了解,研究人員認為此畫是他的作品。

5年前科學家也曾對畫在100厘米長80厘米寬的一張畫布上的這幅油畫進行X光掃描,但當時僅發現糢糊的摔跤手圖案。最新的X光掃描顯示出摔跤手更多的細節,還有畫的筆觸和顏料使用。這些都把矛頭指向了梵高。

《一塊綠草地》

  2008年,代夫特工業大學的一個研究小組發現一個神祕的女士肖像隱藏在梵高的《一塊綠草地》裡。根據美國國家公共電臺報道,這個小組的發現證實了許多藝術史學家們的猜想——那就是《一塊綠草地》下面藏著某些東西。

《席凡寧根海灘》

這幅描繪席凡寧根海灘景色的畫作是由亨德裡克·萬·雅培於1641年創作的,而後在1873年被捐贈給菲茨威廉博物館。畫面描繪了一片冬日寧靜的海灘,畫面上的人們無緣由的聚集在一起。雖然看上去讓人覺得很莫名其妙,但也還算正常。直到有一天,一個學生管理員被派去清理這幅畫上泛黃的部分,才發現了藏身在這幅畫中的祕密。

  畫面上的海平面附近出現了一處和船帆形狀很相似的圖案。隨著進一步的清理,管理人員又在圖中發現了一只擱淺的鯨魚。而之前的「帆「其實就是鯨魚的魚鰭。然而這幅畫最初被移交到菲茨威廉博物館時,畫面上並沒有這只鯨魚。

經過分析得知,遮住鯨魚的顏料大概是18到19世紀被畫家加上去的。專家還認為這只鯨之所以被隱藏起來,是由於那時候的人們認為死去的動物出現在畫作上很令人反感,又或者是因為去掉這只鯨之後,這幅畫會賣的更好。

《擦粉的女人》

  為了挽回尊嚴,喬治·修拉有意地將他備受爭議的畫作《擦粉的女人》中的一部分進行了遮蓋。這幅畫刻畫了一位正在化妝的女人,而她的原型正是修拉的情婦瑪德琳·克諾布洛赫。畫面背景是一間細節清晰的房間,裡面陳列著幾件擺設。其中牆上掛著一面鏡子,鏡子裡面是桌子上的一瓶花,修拉正是用這個將自己掩蓋在了鏡子之下。

  經過現代技術檢驗,事實證明修拉確實為了遮住自己在鏡子裡的投影後來加上了這束花。展示這幅畫之前,據說修拉曾詢問過一位朋友對這幅畫的看法。由於朋友對這段不正當關系並不知情,所以評論這幅畫中的頭像在整間房裡顯得很滑稽,所以之後修拉決定遮住他的頭像以免這段不正當關系被發現。

《唐·拉蒙》

技術人員在掃描佛朗西斯科·德·戈雅的《唐·拉蒙》時,在唐·拉蒙肖像的下層發現了另一個穿著制服畫到一半的男人。這個隱藏肖像的面部不是很完整所以無法斷定其身份。但這並沒有阻止人們一探究竟。

  這身制服上的裝飾物只有約瑟夫·波拿馬的騎士團裡最高級別的人物才有資格使用。約瑟夫·波拿馬曾被他的兄弟拿破侖·波拿馬任命為西班牙國王。历史上,只有只有約瑟夫和其他15位將軍有資格穿這種樣式的制服,對於畫中人到底是他們中的哪一位,專家們沒做進一步探尋。

約瑟夫·波拿馬在位時間為1808年到1813年,之後他被趕出西班牙,而戈雅則仍然是新國王的宮廷畫師。戈雅之所以遮蓋住本來的畫像是因為在新政權下,為舊統治階級作畫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伊莎貝拉·德·美第奇肖像畫》

在專家們對《伊莎貝拉·德·美第奇肖像畫》的真偽提出質疑後,來自匹茲堡卡內基博物館的一位管理員就開始對這副描繪16世紀意大利名門貴婦的名畫做了一次仔細的檢測。最終這幅畫拜托了贗品的嫌疑,但博物館的專家們卻被另一個真相震驚到了。

  透過這幅開裂油畫的表面,他們發現了美第奇的真實面龐藏身在下面。很明顯,這幅畫在19世紀進行了一次大整容,使畫上的這位貴婦看起來年輕漂亮了不少。很多個世紀以來,被畫糊弄了的人們都認為美第奇長的就是那副糢樣。這幅畫原來描繪的美第奇比表層上樣子的成熟一些,臉上帶有皺紋,一雙手又大又缺乏吸引力,19世紀時,一位畫作修複師對她進行了美化。

專家確定這幅隱藏在下層的面容就是美第奇真實的容貌,他們還相信畫家對這幅進行「整形」的原因就是為了使它看來更加漂亮,更受歡迎。

《X夫人》

  1884年,約翰·辛格·薩金特的《X夫人》

《X夫人》在第一次展出時飽受爭議,並且遭到了許多參觀者和當時的藝術評論家的反對。這幅畫在當時人們的眼裡是非常不得體的,因為畫中的淑女身穿黑色禮服,一根肩帶從她的右肩滑落下來,這被認為是帶有有暗示的內容。

畫中的女子名叫皮埃爾·戈特雷奧,曾從新奧爾良移居法國,是巴黎上層社會名媛。為此蒙羞的家族最終要求展覽撤掉了這幅畫。由於害怕這幅畫被戈特雷奧家族奪走甚至摧毀,薩金特決定做出改動,將掉落的肩帶放回合適的位置。

至今,《X夫人》一直陳列在發現這一祕密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中。

《窗子裡的女人》

和《X夫人》一樣,帕爾馬·韋基奧的《窗子裡的女人》也是為了符合當時社會性和道德標準而做出的改變。

  研究人員本以為中間的一層有問題,後來才發現不是問題,只不過是用來遮蓋最初的畫像。根據複原結果,這幅畫上其實是一個有著濃密金發的女人。她的下巴形狀經過了調整,乳頭也被遮住了。她的眼睛,本應該是這幅肖像上最傳神的部位,也被改動了。經過變動,畫裡的人物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在原來的形象中,這個女人擁有豐滿的胸部,她依靠在窗邊,看著遠方,這個場景暗示著她的身份可能是一個妓女。這也解釋了為甚麼這幅畫僅僅因為她出現在畫面裡就不被接受,不得不做出改變。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