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幫熱巴磨皮美顏,楊洋「失去」了他的指甲蓋…

有人發現,迪麗熱巴在《你是我的榮耀》里好像是有單獨打光。

和鄭合惠子同屏出現時,她的臉要格外的亮和白。

這是同一個場景

和吳倩分開的兩個打光差距也蠻大的,熱巴幾乎是全劇保持著一個極致的冷白皮色調,但本身也不算黑的吳倩卻變成了黑黃皮。

有網友說,可以從迪麗熱巴的瞳孔中看到,別人都是一個反光板,可她眼中的光源反射點有兩個。

叔認為這種操作其實已經見怪不怪了,電視劇給女主,尤其是流量明星單獨打光,同時配角就降低一些標準,早就屬於圈內常規操作。

讓人忍不了的是這劇中暴露出的另一個問題:都2021了,電視劇把濾鏡開到十級模糊這個問題還沒有任何改善。

濾鏡有時大到都能磨沒男主角楊洋的指甲蓋兒。

有時獨自柔光濾鏡開大渾身冒著金光,和同框的人格格不入。

這不是個例,隔壁糊到地心的《玉樓春》,說是極致仿古的高級服化道,可是衣服紋路清晰,臉卻磨的連鼻子輪廓都看不清了,沒有紋路和自然起伏的臉搭配高度做舊的色調,看著非常詭異。

隨著科技的進步,設備的先進,我們的電視劇拍的倒是越來越不清晰了。

現在你要是想在電視里找到一個能如下圖這種最大程度還原真實世界,能看到臉上的自然光澤也能看到抬頭紋唇紋的電視劇,那真是太難了。

您已進入「濾鏡內卷」時代

一直有個說法,為什麼電影臉比電視臉更好看?是因為在大熒幕的極致放大比例下,電影演員臉上的任何瑕疵都會變得清晰可見,對電影演員「臉」的標準也會比電視演員更高。

同時因為時長問題,電影導演要在1個半小時的時間內完整講述故事,不能浪費任何一個鏡頭,對美的呈現也要更加用功且高效。

幫助演員遮掩瑕疵,最多可以用燈光布景去拯救骨相問題。比如《妖貓傳》張榕容那動用了燈籠光、蠟燭光,LED光,dedolight光才塑造出的驚艷鏡頭。

而至於膚色如何,皮膚狀況如何,這些都是演員自己要做的功課,是她們在被「選中」前就該做好的準備。

但到了電視劇流量演員身上,這事就大不一樣了。從接戲的節奏和質量上看,她們接戲的本身訴求就是獲利和維持流量。一些漫長的、維持美貌狀態的必修課,遠沒有把工作統一交給後期來得「高效」。

「別整沒用的,維持一模一樣的建模美就完了。」

誰不知道開大的濾鏡和磨皮會讓效果失真,讓戲不好,但比起露出一些細微的瑕疵去賭出一個「演技派」,她們更害怕自己無法呈現出更直觀的美貌。

所以最後變成了,一個人開了冷白皮濾鏡、就有無數人開始進行高p操作,一個片方因畫面唯美被表揚,就有無數片方也走起了捷徑。

有些本來演技夠用,在同齡人中屬於狀態不錯的女演員,也會因為磨皮太大,看不出情緒影響了發揮。

私以為,在某種程度上,國產劇濾鏡≈填充沒做好。

濾鏡泛濫,偶爾還會出現一些好笑的情況:因為工程量大,調色師不得不節省時間統一下手,連帶著本該有皺紋的角色都年輕似十八。

叔認為,2010至今,我們算正式進入了「濾鏡時代」。

無論主流的顏色審美如何變化,是阿寶色還是莫蘭迪色,但單一平整的磨皮審美永遠不變。

從前我們能在劇中看見多少自然的真實的日光色的光影,

如今就能看見多少冷白的,在室外都極度無血色的「高級感色調」。

從前我們還能在劇中看見主角的鬍渣,哭泣時紅紅的眼瞼,

如今卻連眼淚都看不清楚。

同時,因為濾鏡效果太過深入人心,有關冷白色和柔光的審美內卷也已經開始。

部分女明星不得不開始在其他場合也維持這種超強磨皮質感。(據說還有別家女星出高價聘她的化妝師,也要做這種磨皮妝。)

這種內卷式審美不斷繼續,美妝博主們開始進行教學傳播,美妝產品也會重點強調「瞬間磨皮」「瞬間濾鏡」的效果,形成一個洗腦閉環。

極端審美的瘋狂傳播后,如今有很多人甚至根本無法接受「真實皮膚」,對「好皮膚」的定義完全模糊。

逃離濾鏡時代,請保留一份紋理感

掩蓋瑕疵,用磨皮和濾鏡遮掩瑕疵,其實是一種能短暫呈現好膚質、呈現美的途徑。但叔以為,真正的好皮膚或者美,其實更需要一份瑕疵中的“紋理感”,我們急需對它重新定義。

真實且足夠讓人產生美的念頭的皮膚質感,建立在符合認知的「健康」基礎上,它不是糊成一片的色塊,它有毛孔,有紋理,能呼吸,能看出肌肉走向。

劉亦菲在演王語嫣的時候還有浮粉,但卻格外的有靈氣,眼中有情緒。

為她加上濾鏡抹去浮粉后雖然依舊很美,但沒有原圖靈動了,像建模假人。

美且真實的本質是,我們要允許自己成為「人」,允許自己的臉因情緒產生紋路,有淚痕,讓膚色被陽光照耀成不夠顯白的金黃色。

因這樣誕生的美才會是獨一無二的,是與眾不同的,而不是套上統一的面具,塑造著一樣的假人。

五官清淡的關曉彤在《影》里明明能貢獻出圈神圖。

但加上強烈的濾鏡后,她反而看不清楚五官形態,要麼太土味,要麼過於老氣。

佟麗婭骨相好,本身能抗住高清鏡頭,唯一的問題五官走勢偏寡淡,她反而更需要飽和度高的顏色和微表情去幫她添彩。

結果在電視劇里,無差別濾鏡蓋住了她做表情會產生的自然紋路,統一的冷色系色調蓋住了她的色彩,最後面露憔悴毫無光芒。

有時,微弱的且真實的「瑕疵」反而比統一的濾鏡更能修飾美貌。

大臉女孩在模糊了輪廓,增白了面部之後,臉更像是是一張大白餅,反而在暴露了細紋路和暗沉陰影之後,這張臉才能更立體,更能出現生動的表情和靈氣。

濾鏡高p未必有她日常的樣子好看

其實,國產劇的「統一式」審美變革很大程度受韓流影響。

韓式打光和韓式濾鏡深切地長在韓式國民審美的痛點上,要白,要柔和無稜角,要夠「女性化」。

早些年韓劇濾鏡也不這樣

可這未必就適合我們。舒適的中式審美,更追求勻凈、真實,無過分的討巧。

那些柔光和磨皮,更像是古典油畫效果。

模特本身就是面部光影效果更重的歐式面孔,搭配不那麼清晰的柔光線條和濃重的色彩,也能凸顯出深邃的眼眸,塑造浪漫。

而中式審美、古畫本身出現的畫布紋理感,似乎與色彩不夠鮮明、顏面不夠立體的情況更適配。

那是不用濃墨重彩也能讓紙面上的人物栩栩如生的靈氣和寧靜,是色調與質感統一的獨一無二的和諧。

我們真的希望國產劇能用更變通的方式,去打光,去呈現出更符合角色的美感,而不是用一刀切的方式去製造一個又一個假人。

我們希望,這些本屬於我們的,能被我們詮釋的質感美,從此以後不會再被掩埋在朦朧又模糊的濾鏡下。

因為美的迷人之處在於,它是多樣的,是千變萬化的。

來源:新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