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逼瘋媽媽殺死奶奶,他還不到十歲

維拉•法米加
以前有幾句老話說得好,叫做 ”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 ”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 ” 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 “。

盡管這幾句話會被年輕人認為這是老舊過時的思想,

但就算放到現代社會,父母在大家小時候設下的一些規定也會在無形中影嚮著我們長大成人。

而今天小妹要講的這個故事,同樣是要在一個家庭裡制定一個全新的規則。

只不過主角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 —

約書亞

Joshua

電影提名了第 60 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的金豹獎。 

在影片裡飾演母親的演員,相信愛看靈異片的小夥伴們一定不陌生。

維拉•法米加。

她是溫子仁 ” 招魂宇宙 ” 中的重要一員,即驅魔師沃倫夫婦裡的洛琳。

不僅如此,《孤兒怨》《源代碼》《穿條紋睡衣的男孩》《在雲端》等歐美經典電影裡也有她的身影。 

說回《約書亞》本身,其實是影片中兒子的名字。

用角色名作為電影名這很常見,但不常見的是約書亞這個人物的設定。

可以這麼說,影視劇中普遍都用年齡與心智的反差來為孩童制造沖突感。

最經典的莫過於《孤兒怨》中的惡魔蘿莉(巧的是維拉 • 法米加在裡面也出演了媽媽)。

在勾引養父失敗後她哭花了臉,黑色眼影和睫毛膏順著眼淚流下來的畫面給小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但約書亞在這份沖突感之外,借用網友的長評開頭那就是:

這既不是一部亂倫電影,也不是甚麼惡魔之子的恐怖片,不是關於嫉妒和怨恨,更不是討論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跟社會都毫無關系。

在電影的前十幾分鐘,處處透露著溫暖幸福,好像跟其他的歐美家庭片沒有甚麼兩樣。 

生活在曼哈頓的一對夫妻,布拉德與艾比,兩人迎來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莉莉。

親朋好友都來祝福,一時間家裡其樂融融。 

只有兒子約書亞一直陰沉著臉。

而接下來的劇情,絕對能夠顛覆你的認知。

隨著莉莉的出生,家中開始怪事頻發。

約書亞在聚會上嘔吐,在學校的演奏會上暈倒。 

最離奇的,是莉莉止不住地哭鬧。

父母為了嬰兒的安全,一般都會買上兩個類似對講機的機器。

一個放在嬰兒的房間,一個放在自己的身邊。

這樣孩子稍微發出一點動靜,父母就能夠聽到。 

但問題就出現在這。

從此無數個夜晚,機器裡莉莉的哭聲就沒停下來過。

布拉德和艾比再也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只能一次次將莉莉抱在懷裡哄睡著。

更糟糕的是,艾比患有嚴重的遺傳性家族精神病病史。 

約書亞曾翻出了多年前的錄像帶觀看。

電視上,因為約書亞的哭鬧艾比也是痛苦無奈,還沖著布拉德摔東西。

最後的畫面是艾比拿著攝像機對著鏡子一邊哭泣一邊喃喃自語 ” 我很好 “。

在莉莉哭聲的折磨下,艾比沒能抗住導致病情複發。 

她每天都和布拉德爭吵,甚至自殘。

某天深夜她下樓喝水,被約書亞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手中的玻璃杯也碎了一地。

玻璃碎片紮進了艾比的腳,艾比卻面無表情,還將鮮血塗在了腿上。

種種跡象表明,艾比已經在神經衰弱的邊緣。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徹底將艾比推向了失控的深淵。

那是約書亞邀請她一起玩捉迷藏。

等到艾比數完數再睜開眼,卻找不到約書亞,躺在搖籃的莉莉也不見了。 

再次受刺激的她在昏過去前給布拉德打了通電話,等到布拉德趕回家扶著艾比走下樓,卻發現約書亞正在陪著莉莉。

艾比瘋了一樣向約書亞大喊大叫,家裡人沒辦法,只好將艾比送進了精神病院。

等到布拉德一個人再看錄像帶時,卻看見了驚悚的一幕: 

原來故意將莉莉弄哭的,就是約書亞!

布拉德百思不得其解,約書亞到底想幹甚麼?

為了保護莉莉的安全,布拉德只好像防賊一樣防著約書亞,不讓他靠近莉莉半步。 

到了這,《約書亞》並不是簡單在講的” 擔心弟弟妹妹的出生會搶了父母對自己寵愛 “的老套。

導演傳遞給觀眾一個更值得思考的角度,即:

大多數父母對孩子只是浮於表面的愛,他們壓根不想去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關鍵是,約書亞並不是一般的小孩啊。 

他年僅 9 歲,就被學校裡的老師誇為天才,還希望他跳級。

約書亞的怪異點在於,他不止一次地對父母說過:

你們不需要愛我。

而從布拉德和艾比這對失職的父母就可以看出,約書亞連愛的結晶都算不上。 

艾比在明知自己有精神病史,並且生約書亞就無法掌控情緒和生活時,還要生下莉莉,這是對孩子和自己的不負責。

布拉德也沒靠譜到哪去,約書亞明明不喜歡運動還帶著他踢足球,知道艾比生下莉莉後帶著約書亞就闖紅燈,在公司整天吹牛還勾搭女同事。

約書亞,或者說大多數孩子在父母眼裡是甚麼呢。 

是汽車裡搖頭晃腦的小擺件,需要被人逗養在籠子的金絲雀,用手捏出各種形狀的泥娃娃。

好在約書亞這個過於清醒的天才及時做出了反擊。

是的,《約書亞》最細思極恐的地方在於:

他並不是要獲得父母的關心,而是他根本不需要父母的愛。

他想要的理想生活,就只有懂他的舅舅和他愛的妹妹。

舅舅會陪著他一起彈鋼琴,而不是在聚會上大家都不讓他彈以免影嚮莉莉睡覺。 

這也就是小妹為何說,是由一個孩子重建這個家的秩序。

父母和奶奶,皆是約書亞通往理想天國的絆腳石。

換句話說,約書亞腦袋裡的想法是十分簡單粗暴的,就是 ” 擋我者死 “。

他怕家裡生活多年的狗狗會傷害到妹妹,就將狗狗弄死。 

他癡迷木乃伊制作,就把學校裡的倉鼠殺死做成幹屍。

在搞定了媽媽,將有狂熱宗教信仰的奶奶從高處推了下後,只剩下爸爸沒有解決。

在心理醫生和他見面時,約書亞交出了一張只有被虐待的孩子才會作出的畫。 

在公共場所,約書亞將爸爸當成小醜一樣耍,說出了 ” 沒人愛我 “。

布拉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發瘋般暴打約書亞,最後被警局拘留。

約書亞終於如願以償,結局和舅舅生活在一起。 

他幻想著多年以後,與莉莉的關系就如同舅舅和媽媽的關系那樣好。

很多時刻,我們不是按照自己的意願長大的,個性的稜角都被父母親手磨成了圓溜溜的鵝卵石。

但在磨平前,他們似乎忘記了自己也有做小孩時渴望被愛的瞬間。

如同約書亞在彈琴時唱出的疑惑: 

” 你知道他們從來不必愛我,但不知道為何他們總想要拯救我?太遺憾了,他們應該救救他們自己 “

來源:電影雜志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