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錯過陳沖,69歲仍單身,林青霞為多看他幾眼,陪他打一夜麻將

1988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前所未有的出現了兩張「華人面孔」。

一個是,曾因主演《小花》出名的陳沖,另一個是,把《末代皇帝》裡的溥儀演得連西方人都叫好的尊龍。

關於尊龍,有太多值得大書特書的故事。

比如他早年闖蕩好萊塢的經歷,比如他與《末代皇帝》的機緣巧合,以及和《霸王別姬》擦肩而過的遺憾。

他也是不少女神心目中的完美男神,像女神林青霞,就曾為了多看幾眼尊龍,不顧第二天一大早還要拍戲,陪尊龍打了一宿麻將。

尊龍,這位圍繞了太多神祕色彩的「影壇傳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關於尊龍,他有「三個身分」。

01、

第一個身分,現實中的程蝶衣。

乍聽起來有點兒矯情,但用這個詞概括他的早年經歷,的確再精準不過。

很多人只看到尊龍的風光,受到多少人的愛慕和追捧,但很少有人關心尊龍成名前,經歷過種種難以想像的跌宕遭遇。

當年拍《霸王別姬》,尊龍看到「程蝶衣」這一角色的第一反應是,「這不就是我的自傳嗎?」

《霸王別姬》裡,從小在妓院長大的小豆子,被身為妓女的母親送入戲班子,經歷了無數個日夜的苦練,終於成了享譽京城的名角程蝶衣。

從香港出生成長的尊龍,也經歷了與程蝶衣非常相似的命運軌跡。

出生後不久,尊龍就被遺棄了一家醫院門口,親生父母留給他的,只有裝著他的一個小竹筐。

沒過多久,這個嗷嗷大哭的瘦弱嬰孩被一個身體殘疾的女人領養回家,但養母的家庭條件並不好,母子倆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而且不像很多電影拍的那樣,孤苦伶仃的養母與養子苦中作樂,彼此相依為命;相反,養母多次想把尊龍丟棄。

有一回出門,養母都已經把尊龍丟在了人堆裡,馬上就可以一走了之。

但最後,養母還是沒有狠下心,她又轉回去把不知所措的小尊龍拉了回來,把他帶回那個破舊不堪的家裡。

儘管在尊龍的童年裡,養母扮演的角色往往是一個「冰冷」的監護者,對他總是冷言冷語缺乏關愛,但尊龍並不恨養母。

她畢竟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給了自己一個能稱之為「家」的地方。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尊龍10歲,養母實在是無力供他讀書,便把他送到了不需要花錢的戲班子學唱戲。

每天都是天蒙蒙亮,他和其他小夥伴就要起床練功,差不多到晚上10點左右,一天的訓練才宣告結束,此時他早已累癱在地。

不只是「台下十年功」的苦心磨礪,心理上所遭受的孤獨和落寞更讓人痛苦。

由於長了一張混血的面孔,再加上尊龍又不善言談,常常引來同伴們的嘲諷和欺侮。

在那樣一個封閉式的大環境裡,受到欺負後的尊龍沒有人可以傾訴,他就把所有話都憋在心裡,實在忍不了就上去打一架。

童年和少年時的這些經歷,淬鍊出了其孤獨而又堅毅的性格,而這些在經過時間的沉澱後,又被尊龍融入進他的表演中。

正如《末代皇帝》裡,一生坎坷的末代皇帝溥儀,眉宇間透著的幾分落寞與無奈,不正是尊龍自我的情感流露嗎?

02、

第2個身分,被奧斯卡3次拒之門外的「無冕影帝」。

先是憑藉《龍年》提名金球獎最佳男配角,之後的《末代皇帝》又為他爭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能在金球獎這一僅次於奧斯卡的重要獎項得到兩次提名,對於演員來說已經是非常高的成就。

更不用說在80年代,對排斥亞洲演員的好萊塢主流圈子來說,這種成績無疑難於登天,但尊龍卻做到了。

從底層的洗碗工到國際巨星,為了走到這一步,尊龍付出了十幾年的時間。

早在18歲,尊龍只身前往洛杉磯闖蕩,在餐館裡刷盤子、洗碗,距離「演員」似乎遙不可及。

但尊龍心裡關於表演的夢始終沒有熄滅,他一邊打工賺錢,一邊考取了美國戲劇藝術學院,開始朝著演員的道路一步步邁進。

事實證明,尊龍的確有表演的天分,沒幾年的時間,他就拿到了美國話劇界的最高獎。

沒有背景,沒有出身,不是白人,在這樣的條件下能在美國表演圈子站穩腳跟,可想而知有多難。

與此同時,他也在嘗試進入電影界,1976年的《金剛》是他的大銀幕首秀,不到一分鐘的出場,是他進入好萊塢的敲門磚。

此後的近十年,他在不少電影裡跑過龍套,直至《龍年》裡的黑幫大哥,才讓尊龍真的是熬出了頭,開始進入主流視野。

如今,大多數觀眾所記住的,還是尊龍此後主演的兩部作品。

第一部,正是在奧斯卡大放異彩、被奉為影史經典的《末代皇帝》。

導演貝托魯奇因為《龍年》認識了尊龍,他發現尊龍那股傲慢、高雅,又流露著幾分孤獨的氣質,恰恰是「末代皇帝」所需要的。

尊龍沒有辜負導演厚望,他抓住了溥儀這一角色的性格特質,將其進行了精準而又細膩的表達。

比如坐在寶座上,毅然剪斷辮子的溥儀,眼神中閃爍的喜悅、興奮和果決,都是在試圖掙脫紫禁城的「囚困」。

到後來成為「戰犯」的溥儀,在決定自殺時的一臉淡定、頹喪和絕望,讓人看到了「哀默之心大於死」的淒涼。

第二部,是相對不那麼出名的《蝴蝶君》。

本片在當時也算得上好萊塢的大製作:怪才導演柯南伯格執導,主演之一是奧斯卡影帝傑瑞米·艾恩斯,陣容十分強大。

但對尊龍來說,吸引他的不只是強大的陣容,更是影片中他所飾演的角色。

尊龍飾演的宋麗玲,是一個「雌雄同體」的京劇名伶。

嬌媚、性感、渾身上下散發著誘人的魅惑力,尊龍一出場就十分驚豔,徹底顛覆以往形象。

在某種程度上,《蝴蝶君》算是彌補了尊龍沒能出演「程蝶衣」的遺憾。

無論是宋麗玲還是溥儀,他們都帶有難以掩蓋的高貴氣質,都帶有似乎命中注定的悲劇性,都是歷史中的一個縮影。

他們既是不同的劇中人,也滲透了幾分尊龍現實中的影子。

尊龍以自己的方式賦予了不同特質的角色靈魂,俘獲了無數西方觀眾的心。

很多人都說,尊龍在《末代皇帝》裡的表演,給10個奧斯卡都不過分。

但事實卻是,奧斯卡連大門都不允許他邁進,從《龍年》、《末代皇帝》到《蝴蝶君》,無論多麼精妙的表演,奧斯卡都選擇無視。

即便如此,尊龍的成就和高度,都稱得上當之無愧的「華人之光」。

03、

第3個身分,錯過了陳沖的「貴族」。

1990年,美國《人物》雜誌將尊龍選為「全球最美的50人之一」,他是唯一上榜的華人。

稜角分明的臉型,濃眉大眼的面孔,這樣一張臉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都足以迷倒萬千。

尤其是骨子裡那種溫文爾雅的貴族氣質,是尊龍最迷人的地方。

除了前面提到的林青霞,王祖賢也是尊龍的迷妹之一。

在尊龍面前,氣質高冷的王祖賢也變成了乖乖女,只懂得靦腆地微笑,不知該說什麼。

照理說,像尊龍這樣的人,感情生活應當十分絢麗多彩,但翻開尊龍的感情薄,關於他的愛情故事卻少之甚少。

我們只知道,在剛到美國打拚的那段時間,尊龍和他的大學同學尼娜,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

但除此之外,關於尊龍的愛情,皮哥只知道他和陳沖之間令人遺憾的「擦肩而過」。

《末代皇帝》裡,他是溥儀,她是婉容,他和她有甜蜜的開頭,卻沒有美好的結局。

現實裡,陳沖也曾讓尊龍為之心動,但曾在孤獨中徘徊許久的他,最終還是沒能表明心意,沒能讓這段愛情發生。

後來在提到和陳沖的往事,尊龍也只是說,也許是我不夠好吧,只能讓她跑掉。

這樣的一句話,讓人看到這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男神,深藏內心的脆弱和無助。

如今,69歲的尊龍隱居在溫哥華,仍然保持著單身,身邊只有一條狗相伴。

或許在很多人看來,什麼都擁有過的尊龍,如今卻落得孤家寡人的地步,實在可惜。

但皮哥覺得,這樣的生活對早已無欲無求的尊龍來說,大概才是最好的選擇!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阿志

来源:皮皮電影(ppdianying)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