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噓!《老友記》男主多年酗酒毒癮抑鬱,從帥氣金童變邋遢大爺… 

馬修
 

最近,《老友記》裡錢德勒的扮演者馬修Matthew Perry一反多年來的低調,頻頻出現在新聞頭條。

一方面當然是因為萬眾期待的《老友記》重聚,「錢德勒」這個角色作為六人組中的一員,時隔多年仍然是所有人心目中不可替代的「小錢錢」。

他能重新站在熟悉的公寓、熟悉的人中間,劇迷們喜大普奔。

但另一個讓他最近關註度變高的原因就不那麼美妙了,當地時間6月1日,《人物》雜志獨家報道, 51歲的馬修取消了訂婚,和他29歲的未婚妻莫莉·赫維茨分手了。

他在一份聲明裡說,「有時候事情就是會失敗,而這就是其中之一。」

馬修和未婚妻從2018年開始約會,中間短暫分過一次手,但複合後感情依然很好,並於2020年11月訂婚。

訂婚消息傳出時,馬修接受採訪時還說,「我決定訂婚。幸運的是,我碰巧在這個時候在和這個星球上最偉大的女人約會。」

無論是粉絲還是吃瓜群眾,都覺得他們肯定會結婚,但誰知還沒到一年,就等到了他們分手的消息。

馬修幾十年來一直與藥癮抗爭,極大地損傷了健康,現在又和未婚妻分手,感情不順,粉絲對他方方面面的擔心都更深了。

從《老友記》裡那個風趣幽默的小錢錢到現實生活中大紅大紫的馬修派瑞,戲裡戲外的他似乎總是在好玩逗趣的背後,藏著自己的陰影。

《老友記》是全世界無數人的青春和回憶,對於看著這部劇長大的人們來說,直到現在都還是會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刷劇。

所以劇裡的這六個人對觀眾來說,他們更像是永遠停留在那寶貴十年裡的好朋友。

永遠年輕、永遠熱忱,永遠和身邊的朋友、愛人在一起。

很多人都喜歡《老友記》裡「錢德勒」這個角色,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如此。

他是最好的朋友,可以一直不求回報地支持著喬伊看起來毫無前途的演藝事業。

不僅總是陪伴在他身邊,而且還會幫他付賬,甚麼表演課程、口音教練…哪怕再不靠譜的機會,只要喬伊想去,他總會無條件支持。

他也是最好的丈夫,盡管因為原生家庭,他對於承諾和親密關系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恐懼,但他對莫妮卡的愛克服了這一切。

劇中的錢德勒無論作為朋友、還是作為愛人都無可挑剔,但他最吸引人的,還是他鮮明的個人特質。

他有著尷尬但討人喜歡的幽默特質,喜歡取笑自己的朋友們,把開玩笑當成自己的一項終身事業。

這種「有趣」與其說是他的性格,倒不如說是一種應對機制,就像菲比那個心理醫生前男友所說的:

他有親密關系方面的問題,在用「幽默和人保持距離」,而這些基本上都來源於他的原生家庭。

從外表來看,錢德勒實在是一個有為青年,具體表現為家世很好,本人能力也不錯,從事著一份大家都不太清楚幹甚麼的工作,但薪酬很高。

但從內心來講,他一直害怕與人建立親密聯繫。原生家庭給他留下的陰影太大了,父母在他青春期前離婚,父親是喜歡追著小帥哥跑的跨性別人士,母親是個大尺度美女作家。

在一個混亂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對他的影嚮是終生的,還好他遇到了朋友們,也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所愛,才慢慢被治愈。

現實中的馬修也是錢德勒同款的敏感幽默,很多時候,角色身上展現出來的好玩特質都是演員馬修所賦予的。

但就像小錢錢永遠被原生家庭影嚮、缺乏安全感一樣,現實中的馬修也有根植於自己人生中的問題。

可能很少人知道,1969年出生的馬修其實是加拿大裔,他的身世跟錢德勒有點像。

父母在他一歲生日之前就離婚了,後來他的母親再婚,他就跟隨著母親在渥太華長大

15歲時,他從渥太華搬到了洛杉磯追求表演,這一點倒是很像為了演藝事業不顧一切的喬伊。

從演藝學校畢業之後,馬修就陸續參演了不少喜劇,但幾乎都是反嚮平平。

也許是這一系列的失敗,也許是因為沒錢,年輕的馬修太渴望成功了,他太想一夜爆紅,火速成名。

「我耳朵裡都冒蒸氣了,我太想出名了。」

「你想要關註,你想要錢,想要餐廳裡最好的座位。」

「我非常非常需要錢。」

直到他獲得一部叫做《六人行》試播劇的試鏡機會,這部劇後來被稱為《老友記》。

後來大家也知道了,《老友記》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成功到幾乎創造了历史,馬修和他的合作演員們都成了世界聞名的明星。

他想要的一切,仿佛一眨眼就擁有了,無論是錢還是名氣…

第一季時,六位演員的片酬為每集22500美元,到第三季時漲到了7.5萬美元,最終在第九和第十季時達到了令人咂舌的每集100萬美元。

夢寐以求的聲望也隨之而來。

「我從24歲到34歲都在拍《老友記》。我那時候整個是被包圍在名聲的白熾火燄裡。我們六個人幾乎隨時隨處可見。」

這些都是他一直想要的,像美夢一樣的好生活。

「當這些事發生時,在一段時間裡就好像迪士尼樂園一樣。對我來說,它持續了大概有八個月的時間,就那種『我成功了,我太興奮了,這個世界對我來說不存在任何問題了』的感覺。

然後你會意識到,它並不能完成甚麼,並且肯定不能填補你生活當中的任何空虛。」

甚麼都得到了,但生活中的問題不會因此而迎刃而解,尤其是心裡的問題。

他選擇用酒精來填補這些空虛,對酒精的依賴漸漸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從局外人的角度來看,我似乎擁有了一切。其實那是一段非常孤獨的時光,因為我一直在酗酒。」

1997年,在一次水上摩托事故後,醫生給他開了維柯丁 (止痛藥),這成了他藥物成癮問題的開始,自此之後,他開始完全依賴止痛藥。

「在這方面出問題並不是我的本意。但打從一開始,我就喜歡它 (維柯丁)帶給我的感覺,我想要得到更多。」

那段時間,他白天以錢德勒的身份講笑話,工作之餘,情況卻在變得越來越糟糕。

藥物對他的影嚮極大地影嚮了身體,他瘦了將近20斤。

「我當時失控了,非常不健康。」

左為老友記第三季,右為第六季

伴隨著極致黑暗的酒精和藥物成癮,他整個人的心理狀態也差得一塌糊塗,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癥。

1997年,他第一次去了康複中心,這種康複中心一般都是幫助吸毒或酗酒者進行康複治療,他在那兒待了28天,但效果並沒有很好。

2000年5月,他因為胰腺炎被送進了醫院,而酒精濫用是引發胰腺炎的原因之一。

盡管知道再喝、再嗑下去,可能會連命都沒了,但馬修已經失控了,入院也不能為他敲嚮警鐘。

出院那天,他就開著他的保時捷撞進了一所房子,還好那所房子當時沒人。

最關鍵的是,他那時體內並沒有酒精或藥物,所以…他當時已經到了即使清醒、也在失控的程度。

2001年他整個人的狀態都到了最低點,每天大口大口地灌伏特加,工作時整個人都是極端宿醉的狀態,完全沒法正常工作。「我工作的時候,又困又在發抖。」

甚至在一次採訪裡,他承認自己對於《老友記》的第三季到第六季這三年「已經不記得了。」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在某一天迎來了轉折。當時他在達拉斯的一家酒店房間裡,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我戒酒戒藥不是因為我想戒,而是因為我擔心自己第二天可能就會死去。」

那一天,長久以來被酒精和藥物糟蹋的身體發出了瀕死的威脅,馬修終於驚醒,打電話給父母尋求幫助。

他飛回洛杉磯,父母帶他去了另一個康複中心,他在那裡待了兩個半月,認識到「沒有酒精和藥物也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此後馬修便一直保持清醒,但2011年他又重返康複中心,表示是為了繼續自己的康複生活。

看似這麼多年來他都一直清醒,但實際上,酗酒和藥物對他身體的影嚮已經是永久性的了。

多次進出醫院,而且經常被拍到形容憔悴的樣子,再想起記憶中那個永遠幽默風趣的小錢錢,讓人總是感慨萬千。

常年嚴重的酗酒和藥物上癮,不止摧毀了他的身體,對他的人生也有很大的負面影嚮。

這一次他和未婚妻分手,不是他第一次感情失敗,事實上,作為好萊塢爆火的明星,馬修和很多知名女星都談過戀愛,但沒有一個真正長久。

比如茱莉亞羅伯茨,1995年她在客串《老友記》時,和馬修一見鐘情。

兩人在劇中就是一對好笑的戀人,茱莉亞飾演的蘇西和錢德勒是老同學,但錢德勒沒有想起來,他曾經在學校裡捉弄過蘇西。

蘇西為了報當年之仇,假裝和錢德勒談戀愛,讓他只穿著女士內褲光溜溜地留在了廁所裡,狠狠地報複了回去。

也許是這一對之間的火花過於熱烈,兩人在現實中也產生了化學反應,不過可惜,他們只約會了一年就分手了。

之後馬修的戀情基本上就更短暫了,可能是因為藥物和酒精在他生活裡的占比更大了。

《海灘救護隊》裡的Yasmine bleeth,《老友記》劇情裡,錢德勒對這位女神暗戀了很多年,沒想到現實中兩人居然在一起過。

女演員Neve Campbell,這是妥妥的因戲生情,馬修和她合作了電影《三人探戈》,但等電影上映的時候,戀情就結束了。

之後,還有女明星Maeve Quinlan,

Heather Graham,

《吉爾莫女孩》的演員Lauren Graham,

Rachel Dunn,

其中很多都是短暫約會,最長的一段可能就是跟參演《賤女孩》的女演員Lizzy Caplan在一起的時候了。

馬修和她在一起六年的時間,一直試圖將這段關系遠離聚光燈,長久地保持下去,但最後還是分手了。

直到最近29歲的未婚妻莫莉,馬修的感情通往的結局都是一樣的。

上周就有報道稱,莫莉推遲了他們的婚禮,因為他在兩人短暫分手期間「和其他女人調情」。

而且不是普通的調情,前段時間一個20歲的女孩曝光了自己和馬修在某名人約會app上的調情內容。

當時女孩只有19歲,而馬修50歲。

這個約會app有著嚴格的隱私政策,但女孩將這件事爆出來,主要想揭露好萊塢的老男人是如何在約會app上對年輕女孩「占便宜」的。

在兩人的視頻聊天裡,當時50歲的馬修曾笑著問她,「我和你爸爸一樣老嗎?」

女孩說,雖然馬修的問題沒有一個是關於性的,但她還是感覺到不舒服,尤其是因為她已經著重說過自己只有19歲。

這件約會app醜聞引發了很大爭論,一方面很多人認為約會應用上的老男明星都很「讓人毛骨悚然」,但女孩發布私人資訊也遭到了非常多的反對。

現在看來,這件事也一定程度上影嚮到了馬修的訂婚,因為有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說,在醜聞之後,他的未婚妻莫莉「想先喘口氣。」

不管背後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已經年過半百的馬修似乎都已經離記憶裡那個可愛的小錢錢越來越遠了。

當然,演員不能和角色混為一談,但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的「朋友」在酒精和藥物的腐蝕下不僅摧殘了身體,還影嚮了整個人生,很難不令人唏噓。

source:

https://people.com/tv/matthew-perry-ends-engagement-molly-hurwitz/

Everything the ‘Friends’ Cast Has Said About Matthew Perry’s Struggles

https://www.biography.com/news/matthew-perry-addiction-friends

來源:英國報姐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