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的「腿」好看嗎

桂綸鎂

文:萬樂

  「桂綸鎂的腿好看嗎?」

  這不是來自男性視角的惡臭發問,而是對桂綸鎂的新片《腿》的真實疑惑。

  不過相比「桂綸鎂」,顯然影片「甜蜜生活」的標籤更讓人為之一振。

  何謂甜蜜生活?一家台灣的電影公司,其靈感或許來自於費里尼的同名電影。

  公司全稱為「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負責人是鍾孟宏。

  鍾孟宏,近年台灣電影最受矚目的電影人之一,從某種意義講,甚至可以拿掉之一。

  甜蜜生活,說白了就是鍾孟宏自己的公司,起初只有他自己的作品,如《醫生》、《停車》、《第四張畫》、《失魂》。

  近些年開始陸續和新銳導演合作,如和黃信堯合作的《大佛普拉斯》、《同學麥娜絲》,和黃榮昇合作的《小美》以及這部與張耀升合作的《腿》。

  甜蜜生活出品的電影都有十分直觀的特點,片尾一定會有「再會」,每部片子的攝影也均是中島長雄。

  有興趣的影迷朋友可以去搜索下「中島長雄」這個名字,蠻有趣的,這裡不做贅述。

  同一公司、同一攝影,乃至每一個相熟的演員,陳以文、納豆、劉冠廷等等。

  因此,甜蜜生活系作品,幾乎被賦予了同樣的影像質感。

  聊回《腿》。

  這是張耀升第一次當導演,此前他是一位小說家,因為有著電影夢,所以成為了一名編劇,第一部編劇長片作品是陳玉勛合作的《健忘村》,最出名的編劇作品則是搭上鍾孟宏導演後,兩人共同合作於2019年橫掃華語影壇的《陽光普照》。

  《陽光普照》劇照

  這次《腿》的故事,靈感源自張耀升母親的真實經歷,他的父親在截肢二十多天後不幸離世,母親一心只想將丈夫的斷腿找回。

  起點是「母親」但故事卻不是,因為張耀升本人是十分反感將自己的往事呈現在觀眾面前,他覺得大眾憑什麼要看到你的往事,誰在乎你張耀升的過去。

  那麼《腿》究竟是一部怎樣的電影?

  其實從海報上,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左邊的「月」與右邊的「退」顯然是兩種不同的字體,右邊的「退」不陌生,與甜蜜生活風的「再會」是同一字體,左邊的「月」則是一種新字體。

  鍾孟宏參與了本片的編劇,是本片的攝影,又是本片的製片,但導演畢竟是張耀升。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影片的一半是熟悉的鐘孟宏,另一半則是張耀升自己的東西。

  影片的敘事方式為正倒敘齊頭並進,正敘是女主角桂綸鎂的視角,倒敘則是男主角楊祐寧的視角。

  一個生人,一個死者。

  沒錯,死者。影片開場沒過多久就宣告了楊祐寧扮演的男主角鄭子漢的死亡。

  患病需要截肢,醫生的原話是「留腿不留命,留命不留腿」,沒曾想最後選擇不留腿,命也沒留下,桂綸鎂扮演的愛人錢鈺盈為了取回丈夫被截肢的腿,開始了一場「尋腿歷險記」。

  片子看完後,整體的感受是兩個字:好玩

  情節好玩,故事更好玩。

  片中大量的無厘頭式台詞、橋段,讓人夢回「周氏無厘頭喜劇」。

  比如錢鈺盈在醫院尋求解決辦法卻被院方報警說她鬧事,警察來之後,她在警察面前哭訴表示自己的遭遇,警察表示很同情,並為她出頭斥責院方要有同理心!最後用手銬帶走了她。

  又比如帶走她之後,到門口解開手銬,與同事念叨著「離開案發地點,她自行脫困,我們追捕莫及」並且假裝旁若無人與同事探討該如何取回斷肢。末了還特意當著錢鈺盈的面與同事說,「這件事,我只有跟你講過,沒有其他人聽到」。

  亮點來了,納豆突然冒了出來表示「我聽到了」,留下尷尬的警察「你哪位啊」「我開救護車的」。

  還比如鄭子漢逃避追債躲在鄉下旅館,被對方尋上門來堵在樓下眼看就要上來了,大難臨頭之際還一定要把洗了一半的褲子穿在身上,非但如此,還要繼續再擰一擰外套的水也披在身上。

  諸如此類無厘頭式類橋段影片還有很多,那樣熟悉、親切的笑點,讓人很難不喜歡。

  當然,情節好玩只能作為添頭,故事好玩才是本片真正的亮點。

  故事由人物組成,先看一個配角,醫院院長。

  為什麼錢鈺盈要費盡心思找鄭子漢被截肢下來的腿?因為斷肢被醫院搞丟了。

  醫院各部門踢皮球,讓錢鈺盈心力憔悴。

  此時院長出現了,他慈眉善目說出的話讓人如沐春風,並且提出方案,用木頭雕刻「義肢」當做鄭子漢的斷肢。

  木頭是原本要做觀音的,師傅是山上頂級的雕刻師,只需看過3D檔案就可在腦海中還原出事物原本的模樣。

  錢鈺盈答應了,等到斷肢做好那天,有意思的地方來了。

  院長對這做好的木雕義肢是那樣喜愛,「這要不是要裝在你老公的大體上,我真想擱在這邊大概藝術品。」

  結果當錢鈺盈突然醒悟過來,即使那麼像也不是我先生本來的腿,她要反悔時,院長瞬間變臉,讓人大呼過癮。

  「你在發什麼神經啊?我用了一塊上好的木頭,雕了你老公的臭腳,你現在不要了?是怎麼樣?要我放在這個辦公室好看?以後別人來,問說哎呀好漂亮啊,這誰的腳啊,我要怎麼回答?」

  過癮在金士傑的演技,太精采。

  前面一句精采,後面一句精髓。

  「大姐,以前我們開診所的時候,一定會掛上一個懸壺濟世的匾額,表示我們是仁心仁術,可是現在我們開醫院哦,沒有匾額了,你知道我們牆後面是什麼嗎?是一組堅強的法律團隊。」

  百姓如何和組織機構斗?胳膊怎麼擰得過大腿?

  不僅是醫院,包括片中出現過的警察、賭場、法拍來的屋子、辦理的假身分證,處處都體現著對社會機構乃至政府的調侃。

  原本「尋腿」這樣獨特的故事,在經過這些眾人熟知的地方後,也變得讓觀眾能夠產生情感共鳴起來。

  再看男主,他代表了一批男人。

  表面看上去陽光、帥氣、浪漫,談戀愛是個十足的好男友,但卻不能結婚。

  看看鄭子漢,他本事不大,但也沒有什麼壞心眼,去賭場也是為了賺更多錢讓錢鈺盈過上好日子。

  賭贏了就迫不及待帶錢鈺盈去豪華餐廳大吃一頓,又想著再贏些,卻倒欠了一大堆賭債。

  看法拍屋好像很划算,盲目接手,碰上房癩子還要靠老婆出馬替他擦屁股。

  他尷尬地說出「我們好像神鵰俠侶哦」時,錢鈺盈回他那句「男的被斷手,女的被強姦,你真的有看過這本書嗎」簡直精闢。

  他終究是個男人,之後還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被當場抓包,嘟囔出的那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實在是妙極。

  將一個男人偷情被發現後的窩囊、自責、後悔展現的淋漓盡致。

  別誤會,他自責的一定是,「哎!怎麼這麼不小心,竟然被發現了」。

  但男人向來是愛欲分明的動物,雖然沒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但我相信他心底還是念著錢鈺盈的。

  也因此,他後來冒著不治骨癌的生命風險,只為買一份癌症保險,受益人寫錢鈺盈。

  接著聊聊錢鈺盈。

  用一句話形容她,她是一個好人,只是沒有什麼好報。

  長得像桂綸鎂,舞跳得好,家裡有錢,為人處世更是八面玲瓏。

  將鄭子漢從賭場救回,她家不僅為他還600萬賭債,還為兩人出錢開舞蹈室,掙了一點錢被鄭子漢拿去買法拍屋卻遇上房賴子,最終還得靠錢鈺盈出面擺平。

  這樣的女性,放在現實中,不知得被「田園女拳」扣上多少「婚驢」的帽子。

  這還沒完,鄭子漢還出軌了。好嘛,齊活了。

  縱然如此,錢鈺盈還是願意在鄭子漢死後為了找回他的斷肢去大鬧醫院,去隻身一人在醫院地下二層的冷庫裡,各式各樣的殘肢斷臂中翻找屬於鄭子漢的斷腿,去截停卡車,去偽裝政府人員······

  全劇最大的BUG點出現了,也是最不能讓人信服的一點。

  錢鈺盈憑什麼這麼死心塌地?

  必然不是因為肉慾,因為錢鈺盈曾經講黃色笑話暗示鄭子漢他也無動於衷。

  所以只能是因為愛情, 但片中一點也沒有展現錢鈺盈出對鄭子漢的愛,哪怕一件事、一個細節,也沒有。

  就連在鄭子漢的葬禮上,錢鈺盈的自語也難以解答這個問題,「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承諾過我什麼,我愛你,是因為我就是愛你這個人。」

  看不到錢鈺盈對鄭子漢的愛,使得人物驅動力近乎於零,她所做的一切都不合邏輯難以理解,包括尋腿在內的一系列事都顯得有些假,立不住。

  或許吧,我們在《腿》中看到了對公權機關的戲謔,對荒誕人生的結構,我們也會為它精心設計的台詞、橋段所捧腹,但全片最大的甚至是致命的BUG如此突出,也實在讓人有些遺憾。

  看得出,張耀升是個直男導演,參與編劇的鐘孟宏從過往作品看也的確不擅講述男歡女愛,所以倒也理解。

  當鄭子漢誤信小診所以為自己是骨癌,偽造 資料投了幾千萬的癌症保險,瞞了三個月到保險生效期,推進醫院即將截肢時,全片的高潮出現了。

  「醫生怎麼說?骨癌嗎?」

  「當然不是,跟癌症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得不夸一句,那一瞬間人物內心的崩塌被楊祐寧演繹地太好,同時也將整部影片的荒誕推向極致。

  總的來說,《腿》還是一部值得一看的,蠻有趣的電影。

  最後,我們再回到最初的那個問題。

  「桂綸鎂的腿好看嗎?」

  「還蠻不錯」。

  來源: 電影爬蟲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