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阻止關曉彤改面相,未來5年她就要擺脫刻薄成為美貌頂樑柱了!

最近某音上有一個名叫#80歲的你#的特效很火,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

▲上圖為特效后

其實像這樣的一鍵變老的特效在以前也不是沒有過,但這回叔在評論區看到了一個比較有趣的現象,值得延伸一下跟大家聊聊。

有一部分人突然發現,自己經由特效后形成的年老面相與當下的面相有著巨大不同。不知道為啥,自己80歲的臉會看起來那麼惡毒刻薄且陌生。

▲「講真,看著很害怕,感覺老了后的臉會在路邊用傘把勾我腿把我絆倒」

特效里最高贊妹子的評論里,也有好多人在說「80歲的她一看就不好惹」,但妹子明特效前還挺可愛的,不會有負面面相產生。

▲抖音用戶:菲哥一張嘴

放在男明星們身上,年老后的這種面相的改變對比也很明顯。

下圖中,林俊傑、溫兆倫、賈乃亮三位男藝人特效后的面相左至右依次變成:可愛樂觀的老頭、和善開明的老頭,和招人煩的老頭。

這好像可以成為一個小預警,也許我們的面相會隨著年齡增長做出巨大改變。有人越老越能掩蓋曾經的戾氣變得慈眉善目,有人儘管年輕時長了一張討人喜歡的臉,但卻會越活變得面色陰鬱不好相與。

叔一直跟大家聊抗老,聊如何儘可能地減緩歲月在我們臉上刻下痕迹的速度;也跟大家聊過面相,聊如何立即讓自己當下的面相變得更討喜,更受歡迎。可我忽然覺得此時此刻,我們也可以跳出當下,聊聊未來。

不管我們用多少手段去阻止,我們總得去面對自己衰老的那一天。那既然如此,我們能否從年輕時期就成功預判我們老去后的相貌呢?或者,我們是否可以從當下就做出準備,去減少自己未來會走向刁鑽刻薄面相的可能性呢?

預判條件一:硬體和習慣

談面相的改變,我們原生的硬體條件和表情習慣一定是第一個能為我們提供參考的。在這之中,能對面相起到根本性改變,也是最不可逆的,一定是骨骼的衰老變化。

叔認為,自身骨骼更寬鈍重的人,年老后的面相會更好看一些。

骨相上的主要變化有眉骨、眼眶骨和下頜骨。

林青霞就屬於骨骼相對更寬鈍的典型。和陳德容相比,她的面部骨骼量感明顯要更大,鼻骨、顴骨要更寬,下頜骨骨骼輪廓更清晰,眉毛在眉骨支撐下呈現上揚趨勢,所以她年輕的時候,身上的英氣要比女性的嬌媚氣質多。

▲陳德容鼻背骨尖細

但是衰老后,林青霞的眉弓變平,眼眶骨凹陷,逐漸拉平了年輕時略顯強勢的眉毛走勢,眉眼間距變近;原先骨量重,顯英氣的下頜骨也被吸收,使得她面部輪廓更流暢,就算皮相上有明顯的衰老特徵,也毫不影響她往慈愛和藹富太太的面相上發展。

相反,年輕時眉骨平直,骨量輕的陳德容,年齡大了之後不僅掛不住肉不抗老,她尖細的鼻骨,凸出的顴弓,和下陷的眼眶也隨著膠原蛋白流失后變得越來越明顯,流露出一種精於算計的面相,透著一股狠勁兒。

年輕時面相親和,像朵脆弱小白花一樣的董潔,年紀大了之後也是因為骨量太過纖細而變得面相刻薄。

▲眼眶骨眉骨下陷,還會看起來凸嘴

骨骼是天生的,也是略難改正的一環,如果我們發現自己的骨骼有可能走向刻薄面相,那該如何調整呢?

叔認為,可以從表情習慣問題入手做彌補。

同樣一張臉,爭強、野心這種情緒放在年輕的五官上,也許不會對面相有太大的影響,但放在年老的五官中,就會被無限放大。叔把影視作品里的幾個典型的惡毒老太太形象放出來大家就知道了。(此處聊戲內面相,無關演員)

比如,《甄嬛傳》靜白師太,硬體上尖細的鼻骨和薄嘴巴本身就容易顯刻薄,戲里還常以算計的眼神和神態出現,所以讓面相變得更加不好。

而同一個演員同一張臉,如果排除了算計和野心情緒,常以積極的神態出現,原本硬體上的問題也並不會影響她轉變成一個好面相的人。

樊勝美媽媽,臉上寫滿了一切人都虧欠她,少了她便宜的情緒,所以演員嘴唇常常習慣性下撇,眉間皺緊,眉間紋和法令紋深重,面相也非常刻薄糟糕。

但如果克制臉上的負面情緒,就算面部依舊有皺紋出現,也只會是慈祥和藹既視感,不再是惡毒婦人的面貌。

情緒表露在臉上所帶來的正向影響,可以彌補骨骼不足帶來的刻薄感,也可以儘早地阻止未來面相的負走向。

預判條件二:基因的影響

除了硬體上的預判,我們也許還能有第二種預判方法,去看家族中同性長輩的樣貌面相。

其實很多人都已經發現了這一點,因為叔在那個80歲特效的評論區看到大多網友都會說,自己透過80歲的自己的臉,彷彿看到了媽媽、姥姥、奶奶的樣子。

我們常常發現,就算年輕時期大家和父母相像的比例各不一樣,會有女兒像爸、兒子像媽等狀態;可一旦年紀增大,這種和異性長輩的相似之處就會慢慢減弱,和同性長輩的聯繫就會越來越緊密,女孩會越來越像媽媽姥姥,男孩會越來越像爸爸爺爺。

▲大小S現在越來越趨於媽媽的長相

這跟遺傳基因有關,也和我們在家庭中受到同性長輩行為方式影響而表現在臉上的面相特徵也有關係。

從遺傳基因的角度上,除了常見的雙眼皮等顯性遺傳特徵,缺點型特徵的遺傳會比優點特徵遺傳在後代臉上表現的更為矚目,也會在年老或者狀態不好時顯現得更清晰。

此處不得不提剛拍畢業照的關曉彤了,她在此之前就會被說越發胖越像媽媽。

昨天她畢業照的生圖狀態被嘲不如素人,浮腫臉垮,主要扣分的也是這個和媽媽一模一樣的下巴和木偶紋。

而在關曉彤小時候,甚至再大一點的青春期,都不會和媽媽有這種相似程度。

李嘉欣也是這個問題,遺傳媽媽的長中庭,在小時候還沒有完全展現。

但年老后,她就變得和媽媽的面相更相像,下圖李嘉欣和上圖的李嘉欣媽媽的面相已經開始無限靠近了。

但在這一部分,叔認為遺傳因素對面相的相似程度只能起到40%的作用,剩下六成還是靠行為方式上的言傳身教來影響。兩個人相處時間越久,處事邏輯和行為方式都會趨同,表現情緒的方式也會逐漸靠近,所以會看起來相像,夫妻相就是這個原理。

但相比夫妻,同族同性長輩對孩子的影響會更深遠,因為我們對倫理的認知就是在一直告訴我們,他們對我們來說才更具有權威性和可模仿性。

侯佩岑不僅和媽媽林月雲共用一張臉,連面相都完全一樣。娘倆每每出現都是一副「人生如戲我好drama你們快來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身上啊!!!」的樣子。

劉詩詩的長相不說和媽媽有多相像,但是人淡如菊的面相卻和媽媽一模一樣。

如果從這個方向理解,那是不是言傳身教下對面相的改變甚至可以蓋過血緣呢?還真沒準。

小瀋陽用80歲特效之後的效果怎麼看怎麼像趙本山。

德雲社全體像于謙。(誤)

也許從這一條預判條件上看,想確定清楚我們未來的面相如何,好與壞善,可以先從對我們言傳身教的同性長輩的面相上做判斷,然後再去結合本身的硬體特徵,去做相應的改善。

預判衰老,面對衰老

預判衰老這件事,似乎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做的事。

不知道大家剛剛有沒有注意過叔放出來的一條評論截圖,那個網友提到「好多女生懼怕衰老」。

我們似乎可以提前為我們的未來做上一切打算,其中包括各種還沒一定的事。比如提前考慮十年後會做什麼,在哪買房,怎麼養老。

但我們對於衰老這件必須會到來的事,反而避之不談,像對死亡一樣忌諱,一樣恐懼。

擁有大多數人夢想中美貌的周迅,會因為害怕衰老,整天痛哭。

曾有調查顯示,中國人是12個樣本國家裡最怕老的人群之一。我們恐懼衰老會帶來的一切影響,比如失去魅力,比如陷入孤獨,比如失去經濟來源,又或者成為他人的負擔。在這些痛苦裡,面相的變化似乎顯得格外微不足道。

而事實是,這些害怕與痛苦,又恰恰在影響我們的臉,表露在我們的臉上。

因為恐懼失去魅力,所以變得對美追求極端;因為恐懼陷入孤獨,所以不分時間地點場合的想要獲得愛人、親人的陪伴;因為害怕失去經濟來源,所以逐漸唯利是圖,有時候還貪起了小便宜;因為害怕成為他人的負擔,所以變得脆弱敏感,戰戰兢兢。

可這些東西的得與失,真的會被衰老所左右嗎?他們可能只會讓我們的衰老變得越來越快,甚至越過皮囊,蔓延至心靈。

而那些無所畏懼的人,就算有皺紋冒出,也依舊是積極的洒脫的,甚至會成為標杆,讓你覺得「等我老了,也要變得像她一樣。」

可至少,我們得先像她們一樣從核心處做改變,從敢於預判衰老、面對衰老這件事做起。

你還害怕衰老嗎?又或者,你有感受到你身邊的父母長輩正活在衰老所帶來的「失去魅力、陷入孤獨」的痛苦裡嗎?

請你告訴自己,或者告訴他們,「衰老不值得恐懼,也許我們唯一該恐懼的,也只有因為衰老而造成的一切後悔和來不及。」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