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年代迷人女郎,不比賣弄性感更酷麼

張曼玉

複古 ” 這個詞兒已經說好久了,終於也輪到複古咱們中國老百姓自己的時尚。

最近愛看一位叫做壺提提的博主,她的視頻可太有意思了,看著她用老式 DV 機記錄日常複古穿搭,真的好像一秒就回到童年。


圖來源於壺提提的微博

其實一整個 2021 年,無論是短視頻還是時裝博主,都在回歸 Y2K 千禧時尚,低腰褲、辣妹短上衣,但是好像好少有人再往前看 10 年。

上世紀 90 年代,正是我們父母年輕的時候。別說,壺提提視頻裡的彩色西服套裝裙,從媽媽的老照片裡真看到過一樣的。

那種彩色和現在流行的低飽和度的薄荷綠、嬰兒粉都不一樣,是一種直白又樸實的彩,一種欣欣向榮的喜慶。

其實早幾年就有的是博主在複古這種 ” 爸爸媽媽時尚 “,但誰都沒壺提提這麼到點子上。

她不只是把老衣服從爸媽衣櫥裡拎了出來。她最精妙的地方還是把那個時代的 ” 氛圍 ” 還原了。


服裝是死板的,但是上世紀 90 年代的精氣神兒可是鮮活的。

關鍵中的關鍵,還得把頭髮好好支稜著。茂盛的毛發永遠是生命力的來源,2021 年的美少女們講究高顱頂,1991 年的女孩兒們也愛把頭髮吹得蓬松如棉花糖球。

一看到壺提提做頭髮的那個發廊,你就知道,這次是玩真的了,這位發廊阿姨可是真的經歷過大街小巷都是大背頭、大哥大的年代。

賈樟柯 /《江湖兒女》裡的九十年代的士高餐廳

真複古 · 中國式 90 年代,可不得去街巷發廊做個發型,出發去文化宮約會,完了再去霓虹霹靂舞廳喝一杯。

沒有人永遠年輕,但是所有人都年輕過,咱們爸媽的文娛活動也酷著呢。

蛤蟆鏡、喇叭褲、大音嚮,翻翻家裡的舊相冊,說不定還會驚喜地發現長輩當年比你自己還敢穿衣服。

如果用三個字來形容上世紀 90 年代年輕人的穿搭,還得是 ” 野生感 “。

看多了精細到額前發絲的純欲風,或者是指甲都得透著珠光粉的名媛風,再看上世紀 90 年代女郎們的街拍,真像是吸了一大口山間清冽舒爽的空氣。

都有點忘記了大大方方、直來直往的性感有多賞心悅目了。

上世紀 90 年代的上海街頭,女孩兒們穿著吊帶連身裙,放到今天來看都是有點大膽露膚的。

都說時髦需要堆積、拼貼、曡加,但是還有甚麼比勇敢而年輕的身體更時髦?

這可是上世紀 90 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滿地,女孩兒終於能從藍色、黑色、灰色的工裝衣褲中蛻變出來,穿上時髦而盡顯曲線的衣裳,來迎接新千年。

初嘗的自由總是最甜美,上世紀 90 年代夏日的露臍裝也因此格外熱辣。

就像咱們現在刷社交網路一樣,那會兒的時尚資訊也是如排山倒海般從搖滾磁帶、香港電影、掛歷海報上溢出來,大夥兒都渴望著最新鮮、最有生命力的漂亮衣服,來彌補那股被塵封多年的 ” 靚勁兒 “。

最有代表性的可能是掛歷和時裝雜志封面吧。在紙質媒體的黃金年代,最鮮活、最好看的女孩兒們都在掛歷裡,是大家都會去糢仿的對象。

那會兒的女孩可真漂亮,她們的臉上才沒有欲拒還迎、欲擒故縱的淑女嬌羞,更多的是發自心底的快活。

她們炫燿著腰部柔軟的曲線、豐盛如綢緞的黑發、大腿微顫如果凍的贅肉,笑容裡多的是 ” 咱可漂亮著呢 ” 的狡黠和得意。

也很難想象 30 年後,主流審美居然只剩下一幅幅單薄如紙張的脆弱少女。

上世紀 90 年代的美人們,多種多樣,有梨子、蘋果、水蜜桃,也不需要用美圖軟體修飾掉小肚子。

所謂 ” 野生美女 “,就得有這股怡然自得的舒展勁兒。

據媽媽說,上世紀 90 年代最火的還屬港片。其實不用媽媽說啦,看那時候的掛歷和雜志就超級明顯了。

除了經典港女的大卷發,掛歷女郎的妝面也是平整如羊絨的啞光,強調毛發感:濃而黑的眉毛、淺棕如霧的眼影,搭配淺咖色或者正紅的唇膏。

這樣的妝容嬌俏但又充滿攻擊性,像極了港片裡的蛇蠍美人,充滿了上世紀的舊氣息。

上世紀 90 年代的女郎都有一種淩厲感,不講究白、嫩、糯,只有滿滿當當的想成為 ” 大美女 ” 的野心。

當今少女和女人的邊界越發糢糊,連面部的骨骼感也成為需要修飾的贅餘,圓潤無骨的臉孔才夠 ” 幼態 “,眼神自然也要無辜,有水光濕漉。

確實,少女的美是獨一無二的,但上世紀姐姐們的美也同樣有勁。

小女孩的美是因天真而可喜可愛,大美女們的美則是來自生命力的旺盛。

上世紀 90 年代的大美女們,毫不遮掩自己的瑕疵,凹陷的眼窩、微微曬紅的古銅色小腿,都沒關系,因為美麗是不講細則的。

美麗是一種自內而外的信念,當一個女人為自己的身體驕傲時,她的美才會具有感染力。

其實,看那時候紅極一時的香港雜志《號外》,女明星們個個明豔動人,酷得好有上世紀 90 年代的骨氣。她們和那個時代的其他年輕人一起,定義了一種野蠻生長的美麗。

張曼玉攏共拍過 7 次《號外》的封面,1990 年的那張格外 ” 她 “。

手持煙,牛仔衫,整個臉的骨骼都明暗鋒利。真正的美人壓根不需要活在柔光濾鏡裡,愈粗糲才愈有力。

那時的張曼玉,就已經有了蘇麗珍的影子,是那種骨子裡的輕佻和熱烈。

其實,張曼玉如果按照當下的審美來看,既沒有狹窄精巧的骨相,也沒有溫潤柔美的皮相。

她的臉更像是一種情緒的容器,在一半的光影裡嗔怒,而在另一半裡則很天真。鏡頭就喜歡這樣有脾氣的臉。

上世紀 90 年代的王菲也夠精彩。

初到香港的王靖雯被笑作 ” 北姑 “, 但她一貫冷面,就這樣一路自顧自火成天後。

那些年,她的《號外》封面,也是清冷疏離,很有外星美人的氣質。

最喜歡她那張抹著藍色眼影的半側影,色調是上世紀 90 年代特有的飽和綺麗。

但王菲畢竟是王菲,即使在極度的暖和紅簇擁下,也透著幽藍的半透明感。

有一種說法叫 future nostalgia,來自未來的鄉愁,很適用於王菲這張亦人亦仙的面孔。

感恩《號外》, 記錄下了上世紀最迷人的女性剪影。

所謂 ” 野生感 “,其實也從未局限於濃眉大眼爆炸頭,王菲的冷、林青霞的硬、張曼玉的颯,都是深深紮在土壤裡才能長出來的有力漂亮。

其實,一直都覺得上世紀 90 年代的 ” 中式 ” 複古是有精氣神的,那種氣不光是女明星,更是普通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帶了複古時代的濾鏡,總覺得那時候的時尚,因為規則不多,反而更大膽,更可愛。

畢竟,時裝是永遠在變的,漂亮的衣服每分鐘都被擺上貨架。不會變的只有上世紀 90 年代女郎們的舒展快活,無論甚麼時候看,都同樣新鮮。

來源:新周刊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