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葬禮上安排脫衣舞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葬禮
文丨阿純

外有黑人抬棺,內有墳頭蹦迪

一般來說,「墳頭蹦迪」這四個字是用來罵人的。主要表達的是看到仇人吃癟後,揚眉吐氣,心花怒放,喜不自勝的愉悅心情。

但是在我國農村葬禮上,墳頭蹦迪卻是一種現實描述。因為它真實的活躍在農村的葬禮流程中,不管誰家老人去世了,都要請人來蹦上一蹦,甚至成了每年村頭的保留節目。

在我們村,葬禮常規流程是這樣的 —— 先通知親朋好友,在家裡放上遺像、貢品、花圈。小輩們戴孝七天守靈,期間會有人來弔唁。等儀式都走的差不多了,出殯下葬的前一晚,重頭戲來了,會冒出一個不知哪來的歌舞團給村裡人唱歌。最後下葬,吃散夥飯,結束。

不僅是墳頭蹦迪,婚喪嫁娶,升官高中,添丁生子,凡是需要衝人氣KPI的,都能蹦。而完成這一使命的「專業團隊」就是散落在國內各地的農村舞蹈團。

對於我來說,「農村舞蹈團」可以說是每個村裡「神祕人」一般的存在,平時半年見不到一次。但每次到了需要他們的時候,就會憑空在村口空地上出現一個裝著廉價霓虹燈和大屏幕的卡車。

隨後一群濃妝豔抹穿著短褲的姐姐阿姨出現,在舞台上機械地扭動自己的身體。音樂既嘈雜又震耳,土地都隨著音樂震動。

中間不時會有一個男人上來說點葷段子,或者兩個上了年紀的演員唱一段聽不懂發音的戲曲。

中年男性自帶馬扎坐成一排有說有笑。還有一些小孩子在「觀眾席」裡跑來跑去,當然我也是長大之後才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小孩子能看的東西。

而地攤兒「舞蹈團」的魅力,還不僅僅是神祕和土,更主要的是他們「野」。墳頭蹦迪已經是常見保留項目了,說學逗唱,啤酒澆頭,雜技劈叉,唱戲嗩吶,也是他們的拿手節目,簡直就是一個低配馬戲團。

有的舞團更是拚命,自帶道具,兩個穿單衣的演員騎著鋼管旋轉跳躍。更有些舞團與當地民風融合,將二人轉也加入了表演項目。

當然,真正的歌舞團怎麼會止步於表演雜技?葬禮自殘才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在15年的一些錄像中,還能看到幾位男演員穿著短褲,在葬禮上用改錐刺破臉,小刀拉肚皮。看一眼身後觀眾的衣著,就算不是凜冬也應該是深秋。這都快趕得上特技演員的工作難度了,隔著屏幕我都替演員害怕。

其實稍作搜索就能發現,每年都有因聚眾表演淫穢歌舞被判刑的新聞,葬禮歌舞團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做到了年年都有,屢禁不止。

葬禮跳舞——台灣走在時尚第一線

而在眾多墳頭蹦迪的事件裡,最常出大新聞,也最為引人轟動的,莫過於寶島台灣。

2016年台灣嘉義縣前議長去世後,他的兒子請來了上百台轎車為他送行,還有50花車當街遊行,每輛車上都有一個三點式美女在熱舞。

此等排場不僅驚動了當地的群眾,連國外網友都嘖嘖稱奇。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jpg

這是什麼概念?換到大陸,那就是某西南小縣城的前縣長去世,他兒子不僅違規在當地大張旗鼓操辦白事,搞得全球皆知,還涉嫌組織聚眾淫穢表演,對我國的國際形象造成巨大損傷,後果十分嚴重。

來這麼一遭,估計他爹就算在地底下,也少不了紀委一頓追查。

公職人員尚且如此,黑老大就更不用說了,台南市陳建文出殯的時候,兩萬「幫派弟兄」為他送行,還有幾隊穿著高開叉黑色旗袍的美女送行。此等排場也算得上是,羨煞旁人了。

誰是台灣最早在葬禮上請脫衣女郎的人早已不可考,有一部專門拍攝台灣葬禮脫衣舞習俗的紀錄片《為死者跳舞》中表述,葬禮跳脫衣舞的習俗應該最早來自於台灣南部的一個縣城。

最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一個年輕人為父親辦葬禮,想到父親生前最好「這一口」。為了讓老人家走的開心,於是就請了幾個脫衣舞娘來送老人一程,沒想到效果還不錯,於是被人效仿,遂成一種當地風俗。

在台灣,不僅是葬禮會請人跳舞,甚至在民間廟會,祭祀活動,政治選舉中也會請電子花車,唱戲遊行脫衣舞一氣呵成,最後也隨著改革開放傳入了大陸。

脫衣舞似乎成了萬金油,不管什麼場合都可以搭配。

請的樂隊越「給力」,台下的看客就越多,說明死者在當地的聲望就越高,葬禮跳舞,說到底是個面子問題。

至於「跳舞的理由」,民眾的智慧也是無窮的。

老人生前喜歡看,低級的神明喜歡看,陰間的小鬼喜歡看。生前不敢看的事情,死了都能看了。一句話總結就是,你們陰間人喜歡看這些東西,和我們陽間人有什麼關係呢?

新概念葬禮,死者安心,活人放心

跳脫衣舞的理由各有各的迷惑,即便是老人生前喜歡看,也沒有見孝子在老人生前滿足他,哪有非等到死後才「追跳」呢?

在電影《喜喪》中,一位老人有六個孩子,卻無人贍養,最後用老鼠藥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電影的結尾,她的葬禮上,一個女人在台上搔首弄姿,稱為「喜喪」。

葬禮、婚禮和酒桌,似乎成了中國可以堂而皇之搞黃色的三個場合。其中,低俗婚鬧已經超越葬禮脫衣舞,變成每年必上新聞的保留節目了。

想到這裡,我不忘給在老家的親戚打了個電話。問他們為什麼農村將葬禮脫衣舞當作一種習俗,他們是這麼回答我的——

「以前都是請人唱戲,現在年輕人都不愛看戲了,只能搞些美女來跳舞,這樣才顯得有人氣。」

「唱歌跳舞都是要的,至於跳不跳脫衣舞要看主家的意思,主家沒吩咐那就是脫,主家說了不搞這些,那他們唱完就走了。價格會有差別,3000-8000不等。」

現在打開短視頻平台,發現還有不少歌舞團都開設了帳號,分享自己的表演片段。不少鄉間歌舞團還是傳統的家族經營模式,公公吹嗩吶、婆婆吹笙,兒子吹笛子、兒媳彈電子琴。

令我震驚的,除了他們的歌單終於更新到了《江南style》以外,如今他們在表演中也加入了情景劇,一位演員扮演母親和歌手上演了一出浪子回頭,思鄉心切的劇情。

只有在一些個人帳號上,還能看到葬禮歌舞團在農村的繁華。舞蹈,歌曲,戲曲,小品,一應俱全。

紀錄片《為死者跳舞》中,台灣一位專職電子花車舞女的小姐姐說,在外人看來,他們的工作很卑微,而在歌手自己看來,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光榮的工作。

因為外人無法理解他們,只看得到在舞台上舞女穿的很少,而忽視他們在台下的付出。

我並不確定是不是所有的從業者都是這樣的想法,也沒有人能規定葬禮只能有一種形式。只是覺得,如果農村歌舞團能拋開搞黃色的部分,或許這也是一種樸素版的「鼓盆而歌」吧。

如果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請在我的葬禮上放一首周杰倫的《千里之外》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