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到肉,槍槍爆頭,這片殺瘋了!

小人物

要問起過去十年最驚豔的動作爽片,表妹必須提名《疾速追殺》。

槍槍爆頭的殺人戲碼,搭配乾淨利落的動作設計,出其不意的工具選擇,以及基努 · 里維斯那張不老帥氣的臉龐。

約翰 · 威克,最強殺神,名副其實。

眼瞅著第四部製作遙遙無期,廣大動作戲愛好者們也急了。

群眾的呼聲足夠響,擼起袖子咱說干就干。

這不,《疾速追殺》的編劇 + 特效動作公司強強聯手,用兩年時間打造了一部全新的動作爽片。

僅用 1600 萬美元的低成本,做出了堪稱今年最佳的動作佳餚。

爛番茄觀眾評分高達 94%,豆瓣開分後評分從 7.9 升至 8.0(能上 8 分的動作片著實不多)。

你要的酣暢淋漓場面戲,它有,而且夠過癮:

人肉盾牌,爆頭槍擊

小刀對槍械,反殺夠刺激

一狙爆三頭,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不多說,今天表妹就帶你來看看這部 ” 爽到沒朋友 ” 的新片。

《小人物》

Nobody

2021.3.26 美國

男主哈奇(鮑勃 · 奧登科克 飾演),一個過著一成不變生活的中年大叔。

每天都是機械式的運轉:早上做早飯倒垃圾,坐公交去上班,面對讓人頭疼的帳目直嘆氣。

有次家中進了劫匪,他都不敢跟人硬碰硬。

看著兒子跟劫匪打作一團,他也只是喊兒子放人走。

要錢可以,保命第一。

這幅唯唯諾諾慫蛋嘴臉,兒子直接罵了句 WTF。

如此平庸之輩,身邊人也不怎麼待見他。

妻子跟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錯過了垃圾車。

兒子要完成一篇採訪作業,找了遠親叔叔也不願找自己老爸。

就連隔壁鄰居都在嘲諷哈奇,說如果劫匪選擇了他家,他學的功夫就能派上用場。

但就這麼個平平無奇的屌絲大叔,身上卻有著一些讓人 ” 聞風喪膽 ” 的祕密。

有個女黑客受命調查哈奇的身分,卻發現 FBI 普通系統里根本就看不到哈奇的檔案。

而當找到哈奇的檔案時,卻只有滿頁的黑線和一張張可怕的屍體照片。

最後查完資料後女黑客直接走人,連錢都不要了。

一個可怕的神級人物就這麼忍辱負重的過著 ” 普通人 ” 的生活。

在被生活一次次羞辱之後,哈奇終於忍無可忍,大開殺戒。

一幫喝醉酒的小混混上了公交,四處挑釁。

哈奇對著這幫混混,用最低調的語氣說出了最霸氣的話:” 老子要弄殘你們。”

剩下的,和正義沒什麼關係,完全就是暴力的發洩:

誰知這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竟然惹來大禍。

他殺的這幫混混裡,有個人是俄羅斯黑幫大佬的弟弟。

接下來的劇情就不必多說……

曾經,江湖上有許多禁忌,比如:

基諾 · 里維斯的狗(《John Wick》系列)

連姆 · 尼森的女兒(《颶風營救》系列)

丹澤爾 · 華盛頓的朋友(《伸冤人》系列)

還有傑森 · 斯坦森的快遞(《玩命快遞》系列)

現在又多了一個,至於是什麼,就留給大家在這部片子裡尋找,不劇透了。

整部影片的動作設計是簡單粗暴、利落連貫。

剪輯足夠犀利,提高了電影的觀賞性和娛樂性。

雖為無腦動作片,卻也充滿許多值得細細品味的精華。

本片由俄羅斯導演伊利亞 · 奈舒勒執導。

他曾憑藉處女作《硬核亨利》一鳴驚人,打進好萊塢。

看過這片的觀眾想必都忘不了第一視角模式下那些驚人的動作畫面。

《硬核亨利》

精準的槍槍爆頭、高空攀爬後的失重下墜、巷戰的緊張和飆車的快感,彷彿在玩真人 CS。

《硬核亨利》

當擅長血腥暴力 R 級的戰鬥民族鬼才導演遇上追求質感的《疾速追殺》動作團隊,《小人物》的動作戲層次感更是展現無遺。

他們將現代動作電影中常用的快速剪切和傳統動作電影的粗曠紮實,讓暴力感始終貫穿全片。

就拿開頭的一場巴士打鬥來說,絕對是今年表妹看過的最有設計感的動作戲。

首先巴士這個場景有一定的空間限制。

狹小空間中的打鬥也對鏡頭切換要求極高。

導演選擇用近景鏡頭渲染打戲的臨場感,而不是突出動作的華麗感。/strong>

在既定範圍內,人物之間的打鬥多以貼身肉搏為主。

這拳拳到肉的狠勁,有一種 ”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的絕望感。

打鬥不能光靠拳頭,也要靠腦子。

哈奇用上了手邊能找到的工具來打趴對手。

例如用書包帶鎖喉後掛在巴士把手上,讓對方即刻窒息。

抽起被打爛的扶手,像用棒球棍一樣攻擊對手。

用窗戶邊的繩子制服對手。

體現了哈奇的凶狠和機警,讓觀眾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痛感。

但最重要的是,讓觀眾看到哈奇對暴力的沉迷。

這一場巴士戲不過是開胃小菜,隨後和俄羅斯黑幫的激戰才是重頭大戲。

哈奇殺瘋了,導演也玩脫了。

這個玩脫非貶義,而是包裹在血腥暴力之外的遊刃有餘的張力。

銀行裡,哈奇以一敵百,手持搶劫如入無人之境。

子彈橫飛血肉模糊,鈔票染血漫天飛舞,像一幅精緻的畫作。

慢鏡頭的調動搭配懷舊金曲的表達手法,讓原本血腥的故事多了份優雅。

他把槍戰做成了一場華麗的秀,璀璨奪目也肆意妄為,格調高雅也嗜血癲狂。

哈奇單刀赴會和黑幫大佬對峙的場景也夠犀利。

他被槍指著頭,面露不屑中也隱藏著躁動不安。

隨後的一對一談判,如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最後他在黑幫眾人的注視下快速離開酒吧,以及他上車後的恐懼焦慮。

恐懼是因為不可預知的黑幫大戰,焦慮是來自身分的曝光是否會對家人造成更大的影響。

一氣呵成的一場戲讓人感受到箭在弦上的張力感。

文戲武戲的中和也讓電影處在平衡點上。

比起約翰 · 威克的無情殺戮,哈奇的打戲更注重一種自然感。

雖不華麗還有些慢吞,但這樣貼身的原始性攻擊更符合哈奇的人設:

瘦弱之人講究策略,方寸間將對手斬於馬下。

為了演好這部作品,鮑勃 · 奧登科克更是苦練兩年,接受最頂尖的特技動作團隊的嚴苛訓練。

幕後特輯

還主動提出拒絕替身,一定要親自出演每一場打戲。

拳擊踢腿過肩摔,肉搏武術近身戰,體能訓練少不了。

導演看到如此拚命的演員都直呼:” 他真的可以去做特技動作演員了。”

幕後特輯

正片

本片在內容上雖和《疾速追殺》有些相似:神祕強者復仇記,動作戲酸爽過癮。

但在人物刻畫上還是選擇不走尋常路,用自己的路子跟觀眾打招呼。

約翰 · 威客作為殺神,一張嚴肅臉從頭冷到尾,你若殺我狗我必取你首。

這廂的哈奇卻像個癲神,雖為正派,卻是 ” 反英雄 ” 的存在(anti-hero)

他是一個矛盾的角色:是不受待見、唯唯諾諾的父親,卻也是有著神祕背景的 “Nobody”。

他渴望普通的生活,卻又受盡生活的羞辱。

他和 John Wick 一樣,是許多普通人腦海中才敢有的一個放蕩不羈的 ” 夢 ” ——幻想著可以恣意地給生活以最痛快的反擊。

但哈奇和 John 還不一樣,John 並不喜歡暴力,哈奇卻對暴力上癮。

海報設計也很有意思,約翰 · 威克是被槍指頭,而哈奇是被拳頭暴揍

哈奇雖然癲狂,卻也充滿人味。

一場血雨腥風後,哈奇見到一隻貓咪,剛剛還大開殺戒的哈奇此時小心翼翼地把貓抱在懷裡。

一面暴戾,一面溫柔。

不禁讓人想到隔壁愛狗如命的約翰 · 威克。

真正的高手都是用殘暴的外殼來保護某些柔軟的東西。

約翰帶狗,哈奇配貓。

當然,不得不提的還有演員鮑勃的親身經歷,是完成這部作品的最後一塊拼圖。

鮑勃的家曾經被劫匪入侵過兩次,正好這兩次他的太太和小孩都在家中。

身為父親的他選擇了沉默,乖乖將家中的值錢東西交給了劫匪,這給他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創傷。

他認為只有什麼都不做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但他也經常回想,是不是應該採取更積極主動的反擊來保護家人。

他幻想自己可以身手不凡擊倒盜賊,也幻想如果這件事落在了警員家中,他們會怎麼做。

陰影遭遇加天馬行空,讓他萌生了創作一部與這相關的電影的念頭。

這樣的復仇爽戲不單單是鮑勃作為父親的一種滿足感。

其實也是許多在日常生活中被人欺負後不敢言說的 ” 無名之輩 ” 們的內心憧憬。

忍無可忍的欺壓或許會點燃更強烈的暴力慾望。

到那時,曾經霸凌欺負過你的人才會知道,什麼叫做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 Hello Kitty?

這也是這部電影在刺激的武戲之外,想要傳遞給觀眾的一個信息:

Nobody 也可以是 Somebody。

” 你低估的那個小人物,或許是讓人恐懼的致命武器。”

作為《風騷律師》的劇迷,表妹看到鮑勃 · 奧登科克如此拚命的演出,著實倍感驚喜意外。

這部好劇最終季即將和觀眾見面,鮑勃也要和 Saul 律師說句再見。

不知告別律師身分的鮑勃有沒有興趣跟隔壁《疾速追殺》的基努 · 里維斯來一個雙雄對決呢?

創作團隊們,動作片的財富密碼已經給你們想好了,抓緊安排上吧!

來源:影探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