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性感的國產片,終於要來了

第一爐香

千呼萬喚始出來。

第一爐香》,終於要上映了。

這部電影自開拍至今,一直備受矚目。

畢竟,它出自華語第一女導演——許鞍華

這是她繼電影《傾城之戀》《半生緣》,舞臺劇《金鎖記》之後。

第四次改編張愛玲的作品。

早在去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上,該片就大放異彩。 

原定今年夏天上映,可夏天結束了,卻不見蹤影。

終於在這個秋天,定檔 10 月 22 日。

毋庸置疑,它將是今年華語影壇的話題之作

上映之前,魚叔忍不住先聊聊它——

《第一爐香》

《沉香屑 · 第一爐香》是張愛玲的早期作品,篇幅僅僅 3 萬多字。 

作為張愛玲的成名作,奠定了她蒼涼、悲愴的作品基調。

講述的是這樣一個故事:

1930 年代末期,少女葛薇龍從上海來到殖民地香港讀書。

被花花公子喬琪喬吸引,又被姑媽當作斂財工具,最後一步一步走向墮落。

滿篇情愛、欲念的故事,張揚著人性的曲折與時代的撕扯。

故事裡的男男女女,糅合了張愛玲對人間世情的深刻體悟。 

他們脫胎於當時的時代,卻又攜帶著複雜、恆久的人性。

他們被裹挾在動蕩的時代洪流中,在外界的審視、自身的困頓之中,無法從容生活。

女主葛薇龍的迷惘是顯而易見的。

她本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卻一腳踏入物質的泥潭中,忘了初心。

後來,遇到了喬琪喬,又飛蛾撲火般追逐一段錯誤的愛情。

慢慢讓步了底線,迷失了自我,最終淪為姑媽交易場上的犧牲品。

相比之下,男主喬琪喬的悲劇是一條暗線。 

表面上,他落拓不羈,處處留情,卻對誰都不做承諾。

後來又聽信了薇龍姑媽的詭計,自甘墮落的同時,也與姑媽合力將薇龍推入了無底深淵。

但他又很難以「渣男」一言概之。 

喬琪喬這一人物形象,是充滿矛盾性和複雜性的。

正如導演許鞍華對他的理解:

「是混血,在殖民地長大,內心有一種類似複雜性的,也因為混血身份比華人受到更多的歧視,心理也更複雜。」

從某種程度上看,喬琪喬其實也和薇龍一樣,受困於種種因素,難以掌控自己的人生。

他的情感矛盾源自於他的邊緣者身份。

一方面,他是中葡混血。

書中曾借姑媽之口輕衊地稱他為「雜種」,意味著他的正常身份不被承認。

另一方面,他是家中的私生子。 

雖然家門顯赫,但母親是個從良的妓女,也是個失了寵的姨太太。

因此,他不被父親寵愛,也分不到多少家產。

不被外界接納的他,選擇了一種自毀式的生活方式。

他完全放棄了讀書和工作,墮入聲色場,在性和物質中麻痹自我,漸漸離真實的自我越來越遠。

這樣一個充滿張力的人物形象,對扮演者彭於晏來說,非常具有挑戰性。

選角公布之初,就曾招來大量質疑聲。

有人質疑外形,覺得彭於晏的身型不適合演一個陰鬱貴公子;

有人質疑氣質,認為他的積極陽光和喬琪喬的薄情浪蕩相去甚遠。

在人們的印象中,彭於晏就是那個陽光大男孩。 

從沒有人把他和張愛玲筆下的角色聯繫到一起。

過去的角色形象,和外界洶湧的質疑,化作了一個「繭」。

讓彭於晏本人也一度覺得難以勝任。

猶豫了很久,最後在許鞍華的多次勸說後,他才接下了這個角色。

畢竟,一個專業的演員,本就不應被外界定義。 

既然選擇接下這個角色,便是選擇打破邊界。

扮演喬琪喬的過程,就是試著去走進另一個世界的過程。

喬琪喬的世界,放浪形骸,紙醉金迷。 

但內心深處,他像是一只「無腳鳥」,總處在不安定的身份焦慮之中。

只能借助酒色,來掩蓋內心的脆弱。

他與電影裡四位女性的情事,便折射出了他在情感上的彷徨不決。

身價不菲的梁太太,給了喬琪喬金錢的靠山。

梁太太的家僕,睨兒和睇睇,給了喬琪喬掌控一切的快感。 

而葛薇龍,無疑是喬琪喬生命中最特殊的一個女人。 

她愛他愛到癡迷。

而這讓風流老練的喬琪喬,產生了幾分糾結。

一方面,他在聲色場裡穿梭了太久,早已習慣明碼標價的情感關系。

他能從葛薇龍那裡得到穩定的經濟來源,所以才選擇和她結婚。

另一方面,面對葛薇龍對他的一往情深,他也流露過懷疑和愧疚

但原生家庭的缺愛、主流社會的排擠,日積月累地纏繞成繭。 

讓他的整個人生被矛盾所包圍。

他渴望被愛,但當愛情靠近時,又退縮。

他渴望被認可,但外界質疑和自我懷疑令他止步不前。

假如他能掙脫困擾於心的否定聲,擺脫自甘墮落的日子。

坦坦蕩蕩地與葛薇龍相愛,可能會有不同的故事走向。

當然,那也就不是張愛玲的故事了。

最終,喬琪喬在梁太太的蠱惑下,終於徹底迷失了自我。

作為扮演者,彭於晏試圖理解喬琪喬身上的掙紮感和矛盾性—— 

作為張愛玲筆下最具吸引力的男主。

他為何如此薄情,又為何如此惹人愛憐?

預告片似乎能讓我們瞥見一絲答案。 

當喬琪喬對著葛薇龍,以葡萄牙語念出「愛是燃燒而看不見的火」這首詩時。

他的神情裡,既有純真、愛意的乍現,更有輕佻的欲念浮動。

但異域的語言,也強化著他邊緣人的身份,再三撕毀著他的真心。

就像被困住的繭,埋伏在黑暗、虛浮的世界。

其實,在與葛薇龍結婚前,他完全有機會去改變現狀。

但終究他還是覺得身不由己。

他不是被別人困住,而是被自己困住了。

很多時候,這種身不由己,其實缺的只是一股破繭而出的勇氣。 

在這一點上,喬琪喬和彭於晏其實是相似的。

對喬琪喬來說,「繭」是家庭的否定和自我身份的認同。

對彭於晏來說,「繭」是觀眾的質疑和固有形象的阻礙。

令他們一度裹足不前的,是外界的否定和自我的懷疑。

不同的是,喬琪喬的命運已成定局,無法更改。 

而對彭於晏來說,從最初的猶疑不定,到完成這一角色,已經是一次破繭。

這場突破自我的心路历程,被彭於晏帶到了一部短片當中。

片中,他獨自被禁錮在一間玻璃房內。

四面八方湧來尖銳的聲音:

「你不適合!」

「差距太大!」

「失望 ……」

洶湧的否定話語,如同纏繞心底的絲線,織成了無形的繭。 

令人動彈不得。

但,彭於晏選擇邁出書中人未曾邁出的那一步。

表現究竟如何,還要等電影公映再見分曉。

也許,他離最理想的演員,還有一段距離。

畢竟成長是無法一蹴而就的,是一個需要層層蛻變的過程。

最重要的是,先勇敢地從外界的質疑與否定聲中走出來。

只有掙脫束縛自己的繭,才有化蝶的希望。

來源:獨立魚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