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神奇动物3》来了,德普凉了?

德普
時光撰稿人 | 菲林
我的喜怒哀樂,都在電影裡。

昨晚《神奇動物3》公布片名及檔期,演員表裡理所當然地沒有了德普的姓名。

巧的是昨天德普本人出現在正在進行的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來領取終身成就獎),抨擊好萊塢的「取消文化」,即公眾人物因為「問題」言論或行為,從而被輿論集體抵制的現象。

前段時間,58歲的德普接受採訪,稱自己主演的新片《水俁病》無法在美國公映,他懷疑自己被好萊塢抵制了。

這個說法,似乎也到本片導演安德魯·萊維塔斯的肯定。不久前,他隱晦表示,片方米高梅確實打算「雪藏」這部電影。

當時刷到這個新聞時,時光君唏噓不已,昔日的好萊塢一線大咖,如何淪落到這步田地?

德普不斷反轉的離婚官司,對事業帶來哪些影嚮?

等紛擾退去,他還能東山再起嗎?

今天,時光君將帶著這些疑問,來回溯這顆巨星的起起落落。

在曝出離婚事件之前,約翰尼·德普可是好萊塢當紅炸子雞。

他曾以4800萬美元的收入,躋身福布斯全球十大最高收入男演員第5位

其主演的電影,更是曾創下單部全球票房破10億的記錄。

票房靈藥,曾一度是德普的嚮亮標簽。

這不僅是因為他極具野性魅力的外表,更得益於他是一個演技實力派。

事業前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沉甸甸的硬貨,比如,跟蒂姆·伯頓合作的經典《剪刀手愛德華》。

他飾演了一個生活被摧毀,繼而複仇黑化的怪咖。

片中,悽美孤獨的眼神和神經質般的表演風格,為德普帶來奧斯卡和金球獎的影帝提名。

再比如,跟馬克·福斯特合作的《尋找夢幻島》。

他也可以改頭換面,飾演像孩子一樣頑皮的作家,用溫暖、俏皮的表演方式,還原「彼得·潘與夢幻島」的創作經历。

該片又為他帶來奧斯卡和金球獎雙料影帝的提名。

以及令他聲名大噪的《加勒比海盜》系列。

影片上映後,無數觀眾被他飾演的海盜船長傑克迷倒,可以說,這個角色完美融合了德普身上風趣迷人、桀驁不馴的特質。

該系列一共5部,全球票房突破數十億美元,在商業層面大獲成功。

而傑克·斯伯洛,此後也成為他最經典的銀幕形象之一。

德普大火的那幾年,好萊塢毫不吝嗇地給予他鮮花和掌聲。

看看當時,《滾石》雜志是怎麼誇他的:

他的表演總是充滿了詭異,但又兼具柔和、堅毅、真誠和優雅的質感。他的聲音清澈、語調抑揚頓挫,而他的臉又近乎完美的英俊,兼具男孩和男人的雙重魅力。」

《加勒比海盜》之後的幾年,德普的事業一直順風順水。

除了演電影之外,還組樂隊出專輯、拍導演處女作,誰也沒想到,後來他的人生會因為一起離婚官司,變得一蹶不振。

轉折發生在2016年,妻子艾梅伯·希爾德指控丈夫德普,家暴自己。

她口中的家暴行為,包括不限於:嗑藥、喝醉後打傷眼睛、撕頭髮,把能砸的東西都砸了,家裡一片狼藉。

同時艾梅伯·希爾德提供了數張疑似遭受家暴的照片,輿論因此站在了她這邊。

期間,英媒《太陽報》又公開發表文章,直接稱德普為「打老婆的男人」,給二人的緊張關系添了一把火。

一時間,德普從無可挑剔的男神,突然變成媒體口中的「家暴渣男」。

對於艾梅伯·希爾德的指控,德普全然反對。

他不僅與前妻打起離婚官司,還將《太陽報》以「誹謗罪」告上法庭,打官司的日子裡,雙方陸續爆出更多極其抓馬、不堪的扯皮細節。

起初,輿論一邊倒,全都力挺前妻。

後來,事態又出現驚人反轉,比八點檔劇情還狗血。

德普拿到警方的視頻證據,怒斥艾梅伯·希爾德婚內出軌,故意制造家暴假象裝無辜,嘴裡沒有一句實話。

此事一出,群眾一片嘩然,不知應該信誰。

由此,整件事變成了複雜的羅生門

後來,雖然離婚官司以庭外和解結束,但由這件事引發的家暴口水仗,卻依然沒有消停。

今年3月,法官駁回德普上訴《太陽報》的請求,認為他確實存在家暴行為。但與此同時,其前妻涉嫌捏造家暴證據的傳聞,也疑點重重。

究竟誰對誰錯,讓人稀裡糊塗,真相越來越撲朔迷離

可以肯定的是,二人的糾紛還沒有完,誰也沒有放過彼此。

據外媒最新消息,8月中旬,德普將對前妻艾梅伯·希爾德提起5000萬美元的誹謗訴訟,法官已經批準這起上訴請求。

看來,這場紛爭之旅,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關於二人的家暴事件,無法一錘定音。

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家暴口水仗打嚮之後,德普的事業受到了重創。

2018年,由他參演的《神奇動物:格林德沃之罪》在上映前,就遭到外媒批評以及觀眾自發抵制。

當時,原著作者J·K羅琳曾公然力挺德普,說他是家暴受害者,結果導致自己遭到網暴。

後來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華納兄弟因為輿論壓力,將德普從系列續集《神奇動物3》劇組開除。

寧願全額支付他1600萬美元的片酬,也不願讓他再參與拍攝,可見德普的名譽已經稀碎。

而原本由德普出演的林德沃一角,也改為「拔叔」麥斯·米科爾森火速救場

被華納開除後,德普的事業更是一路下滑,迪士尼重啓《加勒比海盜》系列,不打算找他。

早就談好的新劇《哈裡·胡迪尼》,也沒了下文。

由他參演的電影《謊言之城》,宣布取消全球發行,最後只在意大利少量發行。

原本說好今年在美國公映的電影《水俁病》,也被片方雪藏。

雖然期間還出演了幾部「小片」,但對於大眾來說,他的銀幕形象,已經定格在2018年上映的《神奇動物在哪裡》裡。

德普認為,《水俁病》取消全美上映,是因為自己被好萊塢聯合抵制。

抵制的一大原因,是家暴醜聞,但另一方面德普吸毒、不敬業的相關作為,估計也讓同行積怨已深。

於是,昔日的一線大咖、影帝候選人,一夜間成為片方躲之不及的對象,這太像一部好萊塢電影了。

德普遭遇的危機,不止事業層面,離婚官司之後,他遭受的打擊還包括親人離世、合作夥伴鬧掰、以及債務纏身

他的人生可以說,受到360度重創。

2018年,他在《滾石》雜志採訪中,道出自己的生活慘狀。

在前妻向法院提出離婚的第三天,德普母親就去世了。沒多久,摯友搖滾歌手湯姆·佩蒂也因病死去。德普身邊連個能說知心話的人,都沒了。

因為過於信任他人以及放縱生活,他又出現了財務問題。以至於,他被前管理公司上訴,拖欠4200萬美元

自此,德普開始變得消極、酗酒、抑鬱。

好友佩內洛普·克魯茲擔心他的精神狀態,說他試圖自己在餐館拔牙。

除此之外,還有網友說他在音樂節表演時,出現胡言亂語的情況,整個人暴瘦如柴。

或許只有等家暴口水仗的完整真相浮出水面,只有當公眾看清這起鬧劇的本質和根源,德普才有回溫的可能。

具體要等到甚麼時候?

前段時間,德普在採訪中表態:「我正在向著我需要的方向前進,為了讓事實重見天日。」

那一天可能遲早會到來,但他也再回不去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