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兒女》中劉星家有多富?

家有兒女

許多年以後,面對酷暑高溫,我依然能記得劉星帶我見識世面的那個下午,他說: 「你傻呀,有哈根達斯還吃甚麼中國破冰棍!」

1

從此,我知道世界上有兩種雪糕,一種叫哈根達斯,一種叫其他牌子。

無論哪種雪糕,劉星在 2004 年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家有兒女》裡的生活足夠小康。

但對於像我這樣的普通人來說,當時完全達不到,現在依然難以望其項背。

01

據一些網友推測,他們一家五口,住在西四環的 「北京印象」,四室兩廳兩衞,大戶型,200 平米左右。

劉星、小雨的臥室擺滿了各色玩具,小雪的房間配置了獨立沙發與書櫃,夫妻的主臥帶著衞生間……

這樣的房子在當時怎麼也得 60 萬起步。

相比之下,2004 年北京平均工資都不到 2400 元,即使是貸款買房的首付(假設是 30%),一般夫妻不吃不喝,好多年才能湊足。

如今房子網上報價 1700 多萬,一般夫妻不吃不喝,幹上百年才能湊足。

換言之,越來越買不起。

第二部的時候,正值北京炒房熱,劉梅投資買房,新房買在北四環,如今也是千萬元級別。

其實無論哪個時代,能在首都坐擁兩套大房的夫妻,絕不是普通家庭。

有了寬敞明亮的空間,劉梅才能在開放式廚房裡展現手藝,大夥兒才能享受頓頓五六個菜的夥食。

你看,中餐上油燜大蝦、紅燒帶魚、小雞燉蘑菇層出不窮,經常不重樣。西餐上面包、吐司、雞蛋、果醬、牛奶管夠,註重營養搭配。

在那個許多人想吃飽的年月裡,他們已經講究吃得好了。

而且還不是心血來潮。

日常慶祝,來開瓶香檳,來只大閘蟹。渴了累了,找找家裡的果汁,補充維生素。

能吃多少,就有多少。

因為他們買了冰箱,冰箱被塞得滿滿的,堪比哆啦 A 夢的 「四次元空間口袋」,保障他們的飲食一如既往的好。

如果膩了,那就換換口味唄。

榴蓮,他們想吃,每周都能吃上。金拱門,他們想吃,每天都能當零食吃。

然而,即使十七年後的今天,很多年輕人依然舍不得每頓都去品嘗 30 元起步的 「開封菜」。

更別說許多年前,當時劉星一家的標準就超乎常人。

某次,劉梅出差到國外,給夏東海 2000 塊錢生活費,讓他負責家用,沒想到提前幾天就花完了。

算下來,相當於人均每天花費 100 元。

這個標準放在今天,依然令人羨慕。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 年人均食品煙酒消費支出 6397 元,也就是說人均每天吃喝不到 20 元。

北京居民的數據是 8374 元,也只夠他們幾個人吃喝一個月的。

說白了,全國大城市裡的大多數人至今過不上劉星一家 2004 年的生活。

更別說,他們那時候就有 3 臺彩色電視機,3 部座機,3 臺電腦,各種游戲機。

更別說,兩夫妻在商超的促銷活動中花掉了 8000 多元,還挺開心,因為買到了便宜好貨。

因為 2004 年左右,一輛 17 萬的車,對他們來說不貴,一點兒都不貴。

這些邏輯完全顛覆一般人的價格經驗。

或許,只能往好了說,《家有兒女》裡的消費行為幫助重塑中國人的審美觀念。

畢竟很多人從這部劇裡知道香奈兒五號、資生堂、紀梵希讓女人更好地疼愛自己,很多人知道 Tommy Hilfiger、Ralph Lauren 讓男人顯得不油膩……

從此,阿迪、耐克只是街貨,匡威、斐樂不過路牌,只要一千多元。

《小時代》看了都得沉默。

《瘋狂的石頭》聽了必要流淚,找到知己一般流熱淚,它們一起證明 「耐基」 很平民,可以平民到出了照相機呢。

當然劉星不能在物質上裹足不前,他有了更多精神層面上的追求。

有一次,為了表達對好哥們情誼的看重,劉星籌錢給好哥們買生日禮物。

他想把自己八百、千元的鞋子賣掉,賣給收二手家電的師傅,但吆喝來吆喝去沒人想要,價格低到三五十他都願意出。

他要向自己第一個靈魂摯友傾其所有,而不管轉賣價格如何。

貴不貴只是數字,豪爽才是品格。

為了進一步表達自己的闊達,其實是虛榮心,他常常將沒穿幾天鞋子送人了,然後再向父母買新款。

循環往複。

最後據網友統計,劉星起碼穿過 12 雙鞋,總價破萬。

這些鞋子,即使是當代年輕人,也無法做到經常去買。

而劉星、小雪、小雨能做到對金錢沒甚麼概念,無非是因為家底殷實。

有了好家底,自然可以想買就買,甚麼都可以不貴。

02

這個家底就是父母有錢。

夏東海是知名導演、編劇,一次稿費就能給劉梅買鑽戒,一個劇本就能在市場上賣 20 萬元。

劉梅是北京三甲醫院護士長,經常飛國內國外參加培訓會,隨便拿一次獎金就是 1000 塊。

不少網友預計兩人月工資合計超過 10 萬元了,步入絕對高收入家庭的行列,所以才買得起兩套房,還得起兩套房的貸款。

像這樣年收入超百萬的家庭,在全國也不到 1%,當然被胡潤認為只是 「中級財富自由」。

不止有錢,他倆還有學历。

網友分析:

(身為護士長的劉梅)關鍵在那個年代從學校經過系統學習出來的,那個年代無論大學、大專、中專、高職等一切可以學習的地方,都不亞於現在的 985。

夏東海則是海歸精英身份的作家,那麼他倆妥妥都是高素質人才。

實際上,看似清閑的夏東海兼職工作很多,他化名劉新建,發揮筆桿頭的作用,做起了前省長趙立春的大祕書,仕途很順,還被安排到漢東油氣集團當老總。

揮揮手帶動 7 個億的項目,自身存款收入也是 無以計數。

不過最後侯亮平們發現 他侵吞挪用了國有資產,抓了他。

即使如此,關鍵時刻,我們的 「夏東海」 同志還能激昂地背誦:「一個幽靈…… 在歐洲游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

頗有知識分子舞文弄墨的姿態。

但 「劉星」 一下子沒有了零花錢,他不得不把 「夏東海」 救出來,救出來後繼續啃老,於是他決定去做臥底。

「劉星」 成功打入牢裡,擺平各種勢力,很好地保護了家裡的礦 —— 父親 「夏東海」。

只待有朝一日父子倆出去,東山再起,繼續大手大腳花錢。

當然這是笑語和杜撰,是《人民的名義》和《餘罪》的夢幻聯動,聯動得到了許多人的肯定,無非是因為夏東海真的很能賺錢和養家。

其實,擁有硬實力的不止夏東海,不止劉梅,還有親友圈子。

小雪的爺爺,退休的體育老師,在北京有自己的房。

為了讓劉星學游泳,變強壯,給劉星買個泳褲,阿達雷斯牌,250 元。

劉星的外婆,退休的會計,在北京也有自己的房。

為了幫助孩子 「憶苦思甜」,從北四環搭車到郊區,花了 120 元去挖野菜,想做野菜炒火腿腸。

年紀大的老人尚能如此表現關愛,年輕一輩的親戚則更可能顯顯本事。

夏東海的前妻、小雪的媽媽瑪麗,富豪,留美多年,思想開放。

一會兒宣傳把孩子們送到國外讀書,去環球旅行,一會兒送孩子行動電話、項鏈、高檔化妝品、哈根達斯……

用行動實現自己吹的疼愛孩子的牛。

劉星姥姥有個姊妹,東北開廠,來北京做客,見面就送禮。

不是一萬二歐元的衣服,就是四五斤的長白山人參,還揚言請大夥兒去全國最奢華的酒店之一 —— 北京飯店吃飯。

由於豪爽的架勢太猛烈,直接把花百元挖野菜的姥姥嚇到了,姥姥含蓄地說:「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你送的這麼貴重)。」

臉上笑開了花。

還有表姑菲菲,她的姥爺是清朝的朝廷命官。還有表叔周正,前足球明星,現圖書公司 CEO……

親友圈子非富即貴,能在關鍵時刻給劉梅一家幫上忙,讓本就富裕的一家子錦上添花,擁有更紮實的人脈資源。

這些往往也不是普通人一輩子所能努力達到的。

03

有了財富的保障,有了親友圈子的支持,劉梅和夏東海可以更好施展他們的教育手段。

小雨要學鋼琴,劉梅花了兩萬塊錢,買了鋼琴。

沒想到小雨三分鐘熱度,白白讓鋼琴招了一層灰。

為了不浪費,劉梅拿著擀面杖逼迫劉星,不學也得學,也許這次真的是舍不得 2 萬元。

其實劉梅沒少疼兒子劉星。

給劉星請的家教,一個鐘頭要 40 元;

為劉星轉學,花了 2 萬元贊助費,那時候普通學校一學期學費才幾百;

讓劉星買橡皮,開口 10 元一個,最後給了 5 元,至今普通人的橡皮都很難超過一兩元。

除了學業上的,只要是有利於劉星全面發展的項目,全家都用物質行動支持著。

他一會想練網球時,一會兒又去折騰跆拳道、棒球、拳擊、滑板、畫畫、魔術等興趣愛好時,劉梅與夏東海就是買買買,讓他體驗甚麼叫素質教育。

一副 1000 元的網球拍也支持,可謂地地道道的 「愛的供養」。

背後依然是家庭實力的展現。

就像韓劇裡《天空之城》說的,孩子的綜合素質有時候是靠 「父母的經濟實力和情報能力決定的」。

一句話,教育原來也在啃老,素質教育原來 「素質」 在了家長身上。

家長不僅提供物質基礎的保障,還要給予情感上的關懷和尊重。

當準備出席家長會時,夏東海無比驕傲地說: 「我們家劉星不再是單親孩子了,他有一個新爸爸,那個人就是我。」

作為繼父,他也不一味迎合劉星。

而是選擇在他犯錯的時候,引導孩子自己去解決問題,正視錯誤,吸取經驗教訓:

「我對你這種敢於直面錯誤,敢於承認錯誤的勇氣有點敬佩啊,不愧是咱們家的第二條男子漢啊!「

自己做錯了,則鄭重其事地向孩子們道歉,踐行 「素質教育也素質在家長」 的理念。

在這些層面上,家長尊重孩子,理解孩子,保護孩子的效果遠遠超過一般家庭。

畢竟夏東海是高級知識分子,海歸精英,兒童劇導演,《京城少年》雜志總編,人脈廣闊,有著不少兒童教育的科學知識和經驗,

能用言行讓孩子們在成長中感受更多舒適、自由、感動和溫暖。

生活水平的軟實力可見一斑。

04

所以說,我們普通人在硬實力上達不到劉星家的生活水平,在軟實力上也難以望其項背。

有人問,相對平等和接地氣的《武林外傳》裡的生活,我們能達到嗎?

也難。

畢竟郭芙蓉她爹是京城四大神捕的師傅;白展堂他娘是六扇門的辦事人員;呂輕侯是秀才,有祖產;李大嘴他姑父是知縣……

一個個的身份皆為各種 「二代」。

《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裡呢?

也難。

畢竟 1995 年在上海擁有獨棟別墅,父親職業是工程師的孩子,如今也很可能是一個精英了。

更早的《我愛我家》裡呢?

也難。

畢竟北二環四室二廳一衞的賈府,1993 年就已經用上了品牌冰箱,可以隨意吃八喜冰淇淋,用上了一萬元的天價電腦。

別洩氣。

這些作品並非不接地氣,實際上還很能打動人,作為經历了時代檢驗的高分神作,一直激勵人們更好地成長和生活。

所以,我們或許可以辯證地來看:

《家有兒女》《武林外傳》《我愛我家》裡的生活,對於我們來說,追趕空間廣闊,大有可為啊。

這麼安慰自己其實也不錯。

來源:知乎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