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CP糖,有嘴炮段子,《獵鷹與冬兵》又是漫威新一盤大棋

獵鷹與冬兵

        從情景喜劇到殘忍現實,作為後復聯時代的第一波輸出,至今豆瓣9.0分的《旺達幻視》仍然保持不錯的認可度。

  

  但這種糖裡玻璃渣的創作思路,多多少少還是刺痛了粉絲們滾燙的心。

  為了彌補這份意難平,漫威趁熱打鐵,送來全宇宙出名的「相聲CP」——《獵鷹與冬兵》,用最原味的超級英雄動作喜劇手法,鋪開了經典IP的新篇章。

  

  本文有劇透。

  1

  在超級英雄的世界,全宇宙最激進的環保主義者滅霸,曾用一個響指讓地球人口隨機減少一半。

  

  漫長的五年,有妻子失去丈夫,有父母失去孩子,絕望始終揮之不去。

  直到被困在量子領域的蟻人回到現實,復仇者們用史上最大集結與最殘忍的離別——失去鋼鐵俠、黑寡婦和幻視,拯救了那些曾經消失的人們。

  

  生死動盪不僅改變了許多普通人的生活,也因穿梭時間影響了超英們自己的選擇。

  完成使命的美國隊長選擇留在過去與女友一起生活,並在衰老後將盾牌交給了獵鷹山姆。

  

  然而,獵鷹並未覺得有能力接受這樣的「饋贈」。

  因為無論是復聯內部夥伴,還是所有因超級英雄而重生的普通人,大家都將美國隊長視作不可替代的精神領袖。

  盾牌後面的意義,並不是僅靠美隊給予的信任就能順利傳承。

  不過,初生牛犢不怕虎,在獵鷹將盾牌交給政府後不久,國防部便以「鼓舞人類」為口號向全世界介紹新美隊——約翰·沃克。

  

  儘管如同美隊一樣身材魁梧,但四處演講、參加活動的約翰·沃克,總給人一種不靠譜的感覺。

  與政府需要的政治工具一樣,他似乎也只把加入復聯作為自己的職業罷了,甚至還希望聯合其他超級英雄鞏固自己的職場地位。

  尤其他每每為抬高自己拉踩別人的操作,深深刺痛了美隊的兩位好友——獵鷹與冬兵。

  

  恰逢此時,一個叫做「碎旗者」的組織出現了。

  他們認為,儘管一半的生命幸運回歸,但現在的生活卻遠不如前五年舒適。

  組織目的就是撕碎所有國旗,通過注射超級血清的戰士們,建立一個沒有疆界的大同世界。

  

  出於復仇者的使命,原本與新美隊並不合拍的獵鷹和冬兵,還是暫且同意加入追查碎旗者的行動,彼此共享信息,以便早日恢復世界和平。

  

  然而,戰火侵蝕才剛開始,每個英雄都要面臨後爍滅時代的瘋狂考驗。

  2

  與同處後爍滅時代的《旺達幻視》一樣,《獵鷹與冬兵》也是一部關注超級英雄面對創傷的作品,但兩位主角卻展現出截然不同的狀態。

  在漫威宇宙中,獵鷹代表的是技術流,即如同鋼鐵俠一樣通過工具來懲奸除惡。

  但超級英雄並不賺錢,摘掉眼鏡和翅膀的他,只是普通的黑人男子山姆。

  尤其是在經歷爍滅突然回來後,生活的困境變得更加棘手。

  

  在山姆離開的五年裡,姐姐一直在賺錢養家,如今支撐不下去的她,準備賣掉父母留下的船。

  不同意這個決定的山姆,帶著姐姐一起來到銀行辦貸款。

  只可惜,就算銀行工作人員表現出見到大明星一樣的興奮,卻也無法為五年間沒有收入證明的山姆提供貸款。

  山姆不僅面臨如何融入生活的困境,甚至不知如何開啟一段有經濟支持的普通人生。

  與獵鷹瑣碎的焦頭爛額不一樣,冬兵的困惑更多來自內心。

  

  對冬兵而言,百年的經歷,最令他痛苦的一段,就是被九頭蛇控制時犯下的罪。

  即便這些罪惡已被政府赦免,但他從沒逃過自己內心的折磨,哪怕日行一善也不能防止魔鬼入夢。

  

  周轉於心理醫生與內心戰場的他,也確實需要一場戰鬥和一個隊友,才能拯救傷痕累累的自己。

  於是,獵鷹和冬兵走上聯合新美隊的道路。

  

  只不過,在與新美隊的表面情誼之外,二人也有自己的打算。

  為查清超級血清的來源,冬兵趕到德國用了些手段,讓出現在美國隊長系列的大反派澤莫男爵成功越獄。

  因為他手中掌握與能力掮客談判的籌碼,能迅速幫獵鷹和冬兵找到血清來源。

  

  於是,在澤莫男爵帶領下,三人來到變種人聚集地——馬德里坡港。

  然而,找到超級血清實驗室的眾人卻發現,製造新型超級血清的人,正是爍滅五年後被復聯帶回的科學家。

  

  不幸的是,隨各路賞金獵人到來,實驗室灰飛煙滅,血清的線索也就此切斷,獵鷹與冬兵不得不繼續深入調查,搞清碎旗者的藏匿地點與幕後操盤手的真實目的。

  

  這場後爍滅時代的戰役,不僅牽涉人類的安全生活,也用超級血清連綴起獵鷹、冬兵與美隊的過去,再度開啟電影宇宙復聯的新故事。

  3

  不同《旺達幻視》有意為之的設計感,《獵鷹與冬兵》明顯打的是直牌,時刻強調大開大合的格局。

  劇集一開始,獵鷹就在高空中翻轉騰挪,與LAF組織真槍實彈打了一架,每次爆炸都讓觀眾看見1.5億美元製作經費的燃燒。

  

  與此同時,《獵鷹與冬兵》還展現出非常強烈的代際傳承意味。

  一方面,在這條圍繞美隊展開的故事線上,漫畫中第一代黑人美隊以賽亞·布拉德利與第二任美隊約翰·沃克均有出現,而製作人也表示克里斯·埃文斯出演的美隊也將以特殊形式回歸。

  另一方面,以賽亞的孫子「愛國者」以利亞、二代獵鷹華金·托雷斯也已出現,預示著年輕代復仇者集結的腳步愈來愈近。

  

  此外,《獵鷹與冬兵》還保持著漫威作品一貫的動作喜劇和CP感。

  儘管粉圈有許多CP粉,但互相嫌棄的獵鷹和冬兵常一見面就互懟,始終是漫威宇宙的相聲擔當,劇集中也加入很多滾草地、四目凝視等「剪輯素材」,算是一種粉絲向的劇情營業。

  

  不過,在「以饗同好」的創作之外,《獵鷹與冬兵》確實出現了開篇節奏慢、借反派增加熱度等問題,因此並沒成為如同《旺達幻視》一般的9分劇集。

  但仰賴於強大的漫威宇宙,《獵鷹與冬兵》每個細節幾乎都能給粉絲帶來挖彩蛋的快樂,並試圖通過超級英雄回歸生活的視角,探討美國社會的階層問題、種族歧視與人性善惡等,始終都是完整復仇者聯盟主線不可或缺的重要拼圖。

  而獵鷹與冬兵的自我治癒也在提醒更多人:無論失而復得的人生多麼困苦,得到重新奮鬥的機會本身,就是最珍貴的財富。

来源: 巴塞电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