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皇帝新裝」的故事怎麼越來越多?

假名媛

最近,羊刷到一條「假名媛」的新聞。

說是一個女生用精緻的妝容、假的名牌包包、18元的假鑽戒、兩條珍珠項鏈將自己包裝成「名媛」。

然後,靠著名媛形象,在機場貴賓室蹭吃蹭喝,五星級酒店健身中心白嫖洗浴,藝術拍賣會試戴千萬首飾…

而且,拍賣會的保安小哥錯把假名媛當真富婆,頻頻獻殷勤。

即便女生謊稱自己已婚,小哥仍不死心,再三請求添加微信,想要抱住富婆的大腿。

雖然「假名媛」新聞的真相是,這個女生做了一場關於「城市求生」的實驗,但卻不難發現:

現實中,「皇帝新裝」的故事越來越多。

羊開篇提到的女生只是做了一個「假名媛」的實驗。

但在美國真的有個女孩把「假名媛」做成了「真名媛」,還把整個「上流圈層」耍的團團轉,她就是安娜·索羅金。

安娜·索羅金出生在俄羅斯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卡車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

和很多人一樣,安娜按部就班地完成了小學、初中、高中。

高中畢業后,因為喜歡時尚的光鮮亮麗,安娜先後去到德國一家公關公司和巴黎知名時尚雜誌《Purple》實習。

在那裡,安娜見識到了「上流圈層」的奢靡生活。

就此,一顆虛榮的種子在她的心裡生根,並慢慢發芽。

羊不知道安娜是否讀過馬克·吐溫的小說《百萬英鎊》:

兜比臉還乾淨的亨利不花一分錢,就能吃最昂貴的食物,穿最奢華的衣服,住總統套房,要什麼有什麼。

而亨利的物質生活之所以能一路綠燈,是因為他手裡有一張百萬英鎊的大鈔,雖然無法兌現,但可以讓所有人相信他是富豪。

但安娜顯然明白,就算她不是名媛,只要世人覺得她是名媛,她就是名媛,並且能享受名媛的一切。

「如果用亮閃閃的東西、大量現金、奢華的生活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他們就幾乎無法看到其他任何東西。」

於是,她決定親手為自己締造了一個「虛妄世界」。

安娜·索羅金給自己打造了一個名媛身份:手握數億美元家產,德國石油大亨的千金安娜·德維爾。

為了讓人相信這一虛假身份,安娜絞盡腦汁對自己進行全方位包裝。

她先是給自己置辦了一身名媛行頭~

然後,在社交平台上,用自己與名人的合影營造出人脈很廣的錯覺,用各種藝術鑒賞展示不俗的品味,用各種度假照+不斷變化的坐標製造白富美週遊世界的印象…

總之,你能想到的名媛特徵,都能在她的社交平台上看到。

打著網路上虛假的形象,安娜頻頻出沒「上流圈層」雲集的地方,比如藝術展、五星級酒店,紐約曼哈頓的高級派對,並且在這些場合揮金如土。

霓虹閃爍,紙醉金迷之間,紐約的富人們相信了:安娜是德國石油大亨的女兒,名下擁有價值6000萬歐元的信託基金,只要她滿了26歲,就能自由支配這些錢。

為了結交安娜這個名媛,富豪們心甘情願為她的各種消費買單,也願意借錢給她。

畢竟他們相信:只要過了26歲,安娜就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巨額財產。

一個個富豪,就像是一張張信用卡,安娜用「假名媛」的身份預支著大筆的金錢,來滿足自己奢靡的生活。

奢靡的假象、人脈、金錢…循環往複,編織著安娜的虛假世界。

其實,不僅是安娜,互聯網世界,任何人都可以複製她的「成功」。

前段時間,HBO拍攝了一部名為《Fake Famous》(《虛名》)的紀錄片。

節目組海選出3個普通人:368線的小演員多米尼,普普通通的設計師克里斯,連經理都不是的房地產助理威利,想要把他們打造成「網紅」。

節目組是怎麼做的呢?

第一步就是給每個人進行形象定位,挑選成名賽道。

比如,長相出眾的多米妮可以做白富美博主,自帶嘻哈優勢的克里斯可以做潮流博主,房地產銷售出身的威利可以社會精英博主。

賽道挑選好了,接下來就是用網路來塑造自己的形象。

為了維持形象,節目組為他們拍攝了一系列符合人設的生活日常。

以多米尼舉例,她本人並非名媛,也沒有足夠的金錢支撐白富美的生活。

但不要緊,鏡頭呈現的總是它想讓你看到的一切。

你以為名媛坐頭等艙環遊世界?

實際上她只是和馬桶圈合了一張影。

你以為名媛喝著昂貴香檳享受美好陽光?

實際上她可能就在離你家不遠的泳池旁喝蘋果汁,並拍了張照片。

還有,你以為名媛擁有浪漫的愛情,在和王子度蜜月?

實際上她只是孤獨地躺在嬰兒澡盆里,來了一張大頭照。

通過一個又一個精心設計的鏡頭,多米尼的形象就建立起來了。

之後的故事你們也能猜到,多米尼從368線的小演員變成了網路紅人…

另外兩個素人也是如此,只不過粉絲沒有多米尼多而已。

網路紅人可以虛構,網紅餐廳、時尚大牌也可以。

自由撰稿人Oobah拍攝了一場真人秀,概括來說就是:

他把一家假餐廳送上了貓途鷹點評(全球最大的餐廳點評網站)的第一名。

又在大街上隨便挑了個山寨品牌,把它打造成街頭潮牌。

先來說下假網紅餐廳的故事。

真實的餐廳是:倫敦郊區的棚戶屋,想要到達這裡需要穿過一個滿是垃圾的小巷,周邊環境可以用髒亂差形容。

小巷盡頭的虛假餐廳。

而餐廳裡面本尊,除了烤箱和微波爐,沒有其他任何廚具。

那麼Oobah是怎樣把它做成網紅餐廳呢?

他先是在網上為餐廳建立了一個網站,為了避免人們找到這家餐廳,Oobah將地址定位到自己住的街道,並標明餐廳「只接受預定」。

在這之後,他就開始在貓途鷹網上雇傭水軍刷好評。

評論里充滿了溢於言表的讚美和精美的圖片。

只不過,讚美是假的,精美的圖片也是假的。

比如,一道健康的雞蛋+雞胸肉,其實就是煎雞蛋+Oobah的腳後跟+濾鏡精修。

通過幾個月的刷好評,Oobah的餐廳從倫敦18149名排到了121名,91名,最終上升到了第1名.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打電話預定,但都被Oobah以客滿為由拒絕。

於是網站上又開始出現類似餐廳火爆,預定不到的信息。

越是稀缺,網友就越是簇擁,此時Oobah辦了一個免費請20名粉絲來餐廳吃飯的活動。

結果,前來吃飯的粉絲對餐廳讚不絕口,並表示以後還想來。

但實際上這些食物不過是從超市裡買來的素食,Oobah做的只是把它們放在微波爐加熱了一下。

山寨品牌的故事則更是離奇。

Oobah在地攤兒上看到一個名為喬治·帕瓦尼的牛仔牌子。

他帶著這個牌子的衣服混進巴黎時裝周,不斷結識時裝周的模特,時尚博主。

成功混入時尚圈層之後,他又靠著一張嘴說服模特們試穿喬治·帕瓦尼的短褲,並po到社交媒體上,其實就類似於明星帶貨的套路。

最終,短短几天,地攤牛仔褲就變成了火遍巴黎時尚圈的潮牌。

其實,羊寫這些並非僅僅和大家分享假名媛、假網紅荒的荒誕故事。

而是覺得這些假名媛、假網紅的謊言並非那麼難以戳破。

比如安娜,2016年她想要創辦一個藝術會所,需要申請2200萬的美元貸款。

因為沒有相關的憑證,謊言不攻而破,她也因為謊言遭受牢獄之災。

再比如Oobah的假網紅餐廳,前來吃飯的客人真心覺得環境、菜品堪稱倫敦第一嗎?

他們心裡未必沒有懷疑,只不過餐廳在網上的名聲讓他們懷疑自己的懷疑或許不對。

畢竟餐廳的好評那麼多,「大家」都覺得好。

如果這些故事離我們太遠,那麼拉回到我們身邊的經歷。

在網上,我們經常看到很多博主,永遠有拆不完的快遞,穿不完的新衣,用不完的昂貴護膚品,收不完的禮物,不會老的容貌,吃不胖的身材…

與他們而言,完美和成功都那麼唾手可得,財富自由、各種人生自由硬要黏在他們身上。

可現實中的人們呢?「網紅拼單」等新聞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

虛實之間的落差,是一種不公平卻又控制不住的比較。

這種建立在虛無之上的比較,會讓我們的認知越來越失衡,從而催生出焦慮與不安。

所以,羊和大家分享這些故事的目的是:

不要被虛假的美好和成功所欺騙,也不要因為主流的喜好而質疑自己的心內。

畢竟,「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宇宙,人在各自的宇宙里活著,我們或許並無法體會他人的宇宙」

現實中,多關心下自己內心的聲音,去探究我們心中的疑惑,你會發現自己的認知會不斷擴張,也會逐漸找到自己的「宇宙」。

最後,羊把最近偶然看到的一段話送給大家:

作用權力和財富的人,未必是最幸福的。

如果沒有搞明白「對我而言什麼是幸福」和「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就開始加速奔跑,在長時間的奔波之後,內心只會積積累下來越來越多的壓力,感到不滿和不幸福。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宇宙。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