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黑幫大哥和小嬌妻的故事捲土重來了?

大哥大嫂再一次合作了~

彭冠英、蔡文靜公布兩個人二度合作的劇照了,羊磕的CP這麼快就二度合作了,真讓人雞凍。

這一對在《陽光之下》里反寵甜的劇情給人別樣的糖分,彭冠英這個最後為愛赴死的黑幫大哥,讓人覺得又酥又欲。

而且劇中有很多場景都是又血腥又燃,還是有點兒讓人爽感上頭,很有又美又暴力內味兒。但是這種禁錮的愛讓人窒息,並且是違法的,大家看看就行了。

說起暴力美學,大家應該都知道這不是一個新詞,但實際上它在國內和國際上都沒有一個共識性的標準,絕大多數能找到的定義都是模糊不清的。

顧名思義就是暴力中產生的美學,廣義上來講它是一個泛審美的概念,並非嚴格的美學概念。在各個時代都有與之相關的作品,主要通過繪畫、電影、雕塑等等藝術形式來表現。

從心理學來講,暴力是被法律和道德所禁止的,但越被壓抑的東西,對人越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所以暴力美學從產生,就削弱了道德和價值判斷的,本質是不想把暴力風格化、正義化。

人們既害怕死亡、又渴望知道接近死亡的感覺。

而書畫、電影等創作則會表現各種死亡場景和方式的未知,人們通過這樣的作品釋放死亡焦慮,用有美感的形式表達暴力產生的矛盾美學。

暴力之所以在文藝作品中能被接受,是在經過形式化改造后,攻擊性變得存在感弱;

另一方面是直觀展現暴力過程給人的感官刺激過於強烈,「爽感」強。

書畫靜態的暴力美學

在人性角度來說,攻擊是人的本能反應,暴力美學的藝術展現是人類對自身力量攻擊本能的詮釋。

從羅馬的斗獸場、到西班牙鬥牛,從畫作、雕塑到競技場,無論靜態還是動態,這種暴力的美感都有很多的展示方式。

縱觀東西方的美術史,有很多以暴力因素為主題的創作,把血腥和暴力凝結在表現美麗的畫卷上。

在靜態的繪畫上,這種暴力的美感既表達了對死亡的恐懼,又能讓人感受到一種蓬勃的力量。

並且這種作品往往通過極富美感的線條,刻意塑造出來的唯美意境,讓畫面符合邏輯審美的標準。

在西方繪畫史上,就有很多以暴力為主題的關於聖經、神話的作品。比如希臘神話中講述人性釋放、弒父娶母的俄狄浦斯,自戳雙目的故事。

畫家們喜歡用血腥的故事來表現自己的離經叛道,又用精美的構圖、動態優美的線條和飽滿的色彩,來呈現暴力畫面的美感。

農神克洛諾斯為宙斯之父,他擔心自己的子女將來會搶奪他的地位,就把自己的孩子撕裂吃下。

作者:左魯本斯 右戈雅

通過血腥怪誕的方式既表達內心的慾望,又追求形式上的美感,而這樣同一題材不同的創作也是中世紀藝術家們比較喜愛的。

《聖經》里記載,亞述人攻打伯賽利亞城,城中有一個年輕美貌的寡婦,她通過色誘主帥荷羅孚尼,在他醉酒之後砍下頭顱示眾,保護了家鄉的平安。

這個故事一直被當做正面典故被讚頌,也在整個中世紀流傳著不同版本的藝術創作,這一幅是達芬奇師兄波提切利繪於1470年的版本;

菲德·加里奇亞版,手提荷羅孚尼頭;

卡拉瓦喬繪於1599年的版本。

義大利女畫家阿特米希婭,繪於1621年的版本;

每一幅畫都可以看到,兩個女子費儘力氣割下荷羅孚尼的頭顱、或是面不改色的拎著頭顱,這為畫面帶來了力量感,更添一絲暴力和暗黑。

用血腥的表現形式來發泄自己對死亡的焦慮,並賦予畫面完整又不猙獰的美感。

魯本斯的《劫奪留西帕斯的女兒》中,一對雙胞胎兄弟在暴力搶奪一對雙胞胎姑娘,畫面最左邊還有個小愛神,殘忍又唯美…

而且越是統治階級越愛玩這種暴力的梗~

德拉克羅瓦《沙爾丹那帕勒之死》中,阿爾及利亞第一王朝最後一個皇帝在將覆滅時,派人把後宮眾佳麗、戰馬奴僕都殺了陪葬…..

1868年墨西哥皇帝馬克西米利安的槍決;

還有看一眼就會被石化的蛇女美杜莎,畫作中用誇張的表情、暗綠色背景和鮮血痕迹來表現她暴戾的一面,也是很有代表性的。

而且不光西方的神學創作中有這種暴力元素。

在日本的浮世繪中,也有用這種極端的暴戾又有美感的畫面,來表現這種充滿暴力的美感,比如江戶時期歌川豐國的淺倉當吾幽靈三聯繪 。

還有浮世繪中極具極端代表性的無慘繪,《新英明二十八眾句》描繪了歌舞伎故事中二十八樁恐怖的罪行,堪稱日本最早的獵奇向繪畫作品。

新舊二十八眾句成為現在日本粉紅電影,和眾多獵奇漫畫家的重要靈感來源

這種表現痛苦的繪畫同時也折射了現實中的生存殘酷,在中國,傳統的禽斗也是一種競技場上的暴力美學~

但更多的暴力美是有關死亡的畫作,佛教中關於十八層地獄的藝術表達,體現出中國古代對死亡的畏懼和想象。

暴力美學從另一個角度也是來美化死亡焦慮這件事。

運營不同的創作形式,通過多種表現方式來轉嫁這種死亡焦慮,也告訴人們最終還是要面對、接受死亡這件事情。

電影動態的暴力美學

「暴力美學」這個概念起源於美國的槍戰、動作片,並將死亡的形式美感放大的電影,這一類電影往往以大規模血腥殺戮畫面為主,而忽視其中的社會、道德效應。

在上個世紀80年代,吳宇森「英雄系列」電影,對於暴力風格化審美進行了深入的探索,奠定了這種新形式的里程碑。

並不是有血腥、屠殺、爆炸等大型暴戾場面,就會被打上暴力美學的標籤,暴力美學≠暴力。

可能當年的古惑仔,就是對暴力美學的過度解讀,所以被封禁。(小聲BB)

暴力美學主要是在觀感上,使暴力呈現出唯美的畫面,甚至用幻想的鏡頭來表現人性暴力面或者暴力行為。

最通俗的說法就是,將暴力的動作場面藝術化、美觀化,觀眾往往驚嘆於藝術化的表現形式,卻會削弱對內容的不舒適感。

從形式感來說,吳宇森擅長運用大量白色背景來映襯紅色的鮮血,像白色的牆、衣櫃、桌子等等,目的就是鮮血流的顯得更加醒目。

從精神層次上,他升華了男人之間的狹義情義,並通過暴力的形式展示於人,而這種美化過的形式更容易被人接受。

羊私以為,吳宇森成就了周潤發,周潤發成就了香港的暴力美學電影,換個人都不一定能達到這種經典的效果。

而昆汀的《殺死比爾》,則糅合了中國武術、美國西部片、日本劍道、日本動畫片等多種暴力元素,暴力場面極具觀賞性,各種誇張的噴血鏡頭也讓觀眾大呼過癮。

血腥、暴力的場面,激烈的打鬥動作,則給人帶來的「爽感」更強。

這種爽感在於明知道現實中不會出現,但影片中又乾脆利落。

尤其劇中的女性角色展示出的下手狠辣,上一秒還在笑著跟你說話,下一秒就手起刀落把人砍掉了頭,更是讓人直呼痛快。

近些年,這種暴力美學電影逐漸出現回落西方的趨勢,在經典的基礎上,也湧現出更多展示形式。

比如在光影上,《小丑》用強烈對比的慘痛視角,呼號著現代人從現實的道德束縛中解放出來,重新審視自己的靈與肉。

在動作上,俄羅斯影片《為何不去死》雜糅了昆汀、蓋里奇等各種怪咖的敘事風格,在視聽、節奏、調度和一些正反打鏡頭都給人很強的「爽感」。

同時在表現形式上也是花樣百出,以前普通的爆炸讓人恐懼,而煙花爆炸卻讓人覺得美。

《王牌特工·特工學院》中,導演用煙花秀這種唯美的畫面去表現腦漿橫飛的極致暴力。

「煙花爆頭」伴隨著交響樂的BGM,把殘酷的場面演繹成一場華麗的煙火表演。

在一些小細節上也進行了創新,比如傘和提箱改裝成了槍,讓人覺得新奇又可愛。

愈加豐富的表現形式,讓這種美感既露骨、又神秘,也越來越多的通過女性視角來展示暴力美,而非這種硬場面都是男性主場。

暴力之所以能跟美產生聯繫,一方面是追求唯美的藝術呈現,另一方面也是用暴力展示一些隱秘的人性。

關於電影中的「暴力美學」其實也有一定爭議。

藝術創作者想要通過唯美/爽感的畫面來掩飾暴力的本質,而社會道德捍衛者則覺得這種對社會道德教化會起到負面影響,唯恐引導一些心智不健全的人以為暴力行為也是正確的呈現,進行效仿。

所以,怎麼在藝術和現實中尋找到創作的平衡,我們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