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潔這還不能火?

董潔

這部劇大概率不會火了。

播出至今,沒關註度,沒話題。

但真的得聊聊。

在影視劇普遍漂浮無根的大環境裡,還有這麼一部樸實真誠的劇存在。

它受了冷落,我們更該珍惜——

您好!母親大人

評分未出。 

但不少一星已經到場,都是因為一個——

” 不配。”

因為個人過往的緋聞,女主董潔被認為不配在劇中飾演一個母親。

Sir 懶得八卦。 

比起爭執的口水,不如聚焦於作品。

改編自不良生的散文《雲上:與母親的 99 件小事》,這在國產劇中少見。

反複的回切,或許有點零碎。

缺乏令人上頭的狗血,劇情顯得平淡。

這些都會造成一些觀看上的不友好,但《您好!母親大人》仍然展現出了相當罕見的品質——

追逐流量的國產劇,是否還能保留對生活起碼的尊重。

01

初看《您好!母親大人》是不太靠譜的。

飾演母親丁碧雲的董潔,80 年生,今年也不過 41 歲。

飾演兒子丁曉軍的尹昉,86 年生,今年 35 歲。

兩人之間,實際僅差 6 歲。

這能成? 

可很快,你就感受不到了違和。

看董潔的出場——

中年婦女常見的短卷發,深凹的法令紋,臉色蠟黃,面容憔悴,眼皮重得像是抬不起來。

敢老。 

但這是第一步,表演的細節更讓你接受——

這個角色真的老了。

母親丁碧雲到上海看病,檢查完,母親領著丁曉軍到南京路附近逛逛。

途中,丁曉軍遞給母親一瓶水。

董潔先是皺眉、喘了口氣,費勁地緩了一秒,再強打精神把水喝下。

遠遠看過去,這就是一個行動不便的老母親。 

《您好!母親大人》故事一共分為三條線索,跨越了 30 年。

第一條線索是現在。

丁曉軍步入職場後,與母親共同抗癌的相伴。

它代表了錯過的遺憾。

第二條線索是,學生時代。 

高中到大學。

從丁曉軍離開母親,再到他重新回到小城。

它代表了人總有一天,要獨自行走在世界裡的成長。

第三條線索是,童年。 

丁碧雲從結婚,到離婚,一個人吃盡生活酸楚,撫養孩子長大。

主打年代感的戲不少,大都在用年代符號和回憶殺,勾起觀眾的情懷。 

但是像《您好!母親大人》拍得這麼的,不多見。

文字可以寫得細。

但拍成影像,會不會讓觀眾失去耐心?

畢竟到處是爽劇,恨不得三分鐘一個反轉,動不動就 ” 四海八荒 “。

好在這部劇的導演抵擋住了外界的雜音,專註於還原原著的細節。

真實的力量,自然動人。

就拿賣豬肉這麼一件小事來說。

小嗎?

其實不小。

因為幾兩豬肉,可能是一天最大的開支,是思來想去為孩子的營養做的盤算。

撞見丈夫出軌後,丁碧雲一氣之下 ” 淨身出戶 “,一個人撫養曉軍。

買五花肉的時候,丁碧雲只買了半斤。

看見攤販一刀下去多了幾兩,著急地說著:

你少切點

就半斤啊

第二次,丁碧雲丟了工作。 

她更窮了。

這也反映在豬肉上——因為要的太少,被肉販呵斥:” 買這麼點肉都不夠壓秤的。”

沒辦法,只好再買些豬油回家。

豬油,用來拌飯。 

不至於一點葷腥都沒有。

豬肉呢? 

自然是都留給兒子。

自己夾起一旁的榨菜,吃了起來。

可吃到一半,丁碧雲的眼眶紅了。 

是因為日子苦?

不是。

她挖到了被曉軍藏在飯碗裡的一塊肉。

02 

《您好!母親大人》有點像《俗女養成記》。

一點一滴讓你回溯童年的記憶碎片。

過冬暖被窩用的熱水壺。 

家裡停電時,母親對著牆壁扮出的動物手影。 

但是 ” 俗女 ” 丁碧雲沒有得到太多愛的包圍。 

在那個年代,為了做自己,她選擇了一種苦澀得多的人生。

90 年代初,在女工之間傳唱的齊豫《敢愛》專輯裡的那首《橄欖樹》。

代表了那個時代,女性開始想要獨立闖蕩的精神特質。

丁碧雲的每一次人生轉折,都鐫刻著大時代的印記。 

比如好友的南下廣州,對應的是改革開放初期,人們紛紛南下創業的時代趨勢。

她自己則被買斷了工齡,下崗。

開羊毛衫店,重新做回個體戶。 

亦是那個時代工人下崗後,自主創業的謀生選擇。

時空之間的轉場設計,也看得出用心。 

比如這幕。

大學,丁曉軍半工半讀,去大排檔推銷啤酒。

下班了,就脫下工作服,拿出書包念書。

關上櫃門的瞬間,鏡頭一切,是工廠裡,正準備拿出工作服上班的丁碧雲。

還有這裡。 

上一個鏡頭,是丁碧雲參加同學會的場景。

下一個鏡頭,就轉換成丁曉軍大學的同鄉會。

這一時空的互文,是母子人生和性格的互相映照。 

Sir 想起來,高圓圓在早些年的採訪中,也這樣說起過自己的母親:

我本來以為我跟自己的母親是截然不同給的兩種人,但是最近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她!

我有兩道法令紋,這本來是困擾我的地方,但我每次照鏡子看到它,我會心裡一暖,這讓我看起來很像媽媽,真好。

年輕時候,丁碧雲不顧母親勸阻,偷走家裡的戶口本和傅強登記結婚。

到了丁曉軍,他依然不肯聽丁碧雲的建議報考師範專業,而是選擇了自己理想的文學。

丁碧雲興奮地走出胡同口。

如同丁曉軍填報完志願後,一身輕松地走出教室。

最後,他們都相繼失敗。 

一個離了婚,一個成了三流作家,卻都不曾因為自己的決定後悔過。

他們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理想裡殘缺著。

又互相填補著對方的人生。

哪怕常常不理解,最終卻總會發現,每一寸性格裡都刻滿了她的影子。

03

丁碧雲,可能是上一代中國母親的縮影。

不管境遇多麼艱難,都咬牙忍耐,硬著頭皮死撐;

不管內心多麼艱苦,都不輕易在孩子面前流露脆弱。

房子剛租完,工作被辭退。

她低聲下氣,請求對方退一點錢給自己好過年。

聽聞丁碧雲有新歡,前夫來廠子裡鬧事。 

看著前夫被保安帶走,背後是一眾看熱鬧的工友,丁碧雲憋著勁讓眼淚噙在眼眶裡,不掉下來。

一個人帶著孩子的日子,丁碧雲幾乎做遍了所有的工作。 

縫紉師傅、小商店老板娘、流動早餐車攤主、服裝廠女工、外貿加工員 …… 甚麼掙錢多做甚麼。

有外快就接。

下班後,還兼職去剝小龍蝦,一斤掙一毛錢。

這是上一代女性的 ”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 

拼盡全力,只為孩子安好。

日子再窮,丁碧雲都不想丟掉做人的 ” 體面 “。

哪怕婚後丈夫不務正業,每天招呼一堆狐朋狗友喝酒打麻將,她都怨在心底,默默承擔家裡的開支,期盼哪天丈夫醒悟悔改。

然而,唯二的兩次 ” 不體面 “,都是因為兒子曉軍。

第一次,是離婚前。

晚上回家,丁碧雲聞到曉軍嘴裡的酒味,徹底惱怒。

她徑直走進門,掀了麻將桌,和傅強在過道上大打出手。 

再也不顧上旁人的議論,當著眾人咒罵傅強這些年的不負責任。

第二次,是離婚後。 

曉軍到了上小學的年紀,丁碧雲不願意讓曉軍回鄉下念書。

但城鎮戶口需要三千塊的落戶費,丁碧雲找遍了所有方法都湊不齊這錢,只好找多年不聯繫的前夫解決問題。

不料前夫不認賬,丁碧雲說甚麼也要把電視機抬走賣錢,讓孩子上學。

爭執中,被前夫扔到了大街上。

前夫一氣之下,把電視機摔出馬路。 

丁碧雲呢?

還是撿起來,一個人邊流淚邊抱著被摔碎的電視機回家。

這是丁碧雲在劇裡最接近 ” 潑婦 ” 的兩次。 

是甚麼讓這樣一個嬌小的女子,也有這樣的力量?

年輕時候,丁碧雲原本有機會重拾愛情。

和溫柔儒雅的日本經理梅眾一起遠赴日本,兩個人的日子至少不用像一個人這麼累。

但看到曉軍把自己的出生證明藏起來,她最終還是為了孩子,犧牲掉自己的幸福,拒絕了梅眾的愛。

丁碧雲從來不把兒子丁曉軍當拖累。 

可老了,生病了。

知道兒子為了陪自己抗癌辭掉工作,丁碧雲的第一句話卻是:

是媽媽拖累你了

有人說。 

丁碧雲這種女性形象已經過時了。

但是你無法否認,她們就是這樣活過了一個無從選擇的時代,那是屬於她們的強大與勇敢。

你遇上了另一個時代的主義與正確。

但這是你的運氣,而不是你用來俯視她們的資本。

丁碧雲打小功課就好,學習成績拔尖。

但恢複高考那年,父親病逝,家裡沒有多餘的錢,母親重男輕女,決定讓丁碧雲輟學,供小兒子讀書。

丁碧雲滿肚子委屈,但還是賣掉了書,輟學打工。

她的自我犧牲、囿於家庭,好像不符合今天被肯定的價值。 

但我們是否想過——

那被今天追捧著的潮流,可曾給過她機會嗎?

丁碧雲的母親說過,” 女人就是命苦,不是為男人活,就是為孩子活 “。

然而沒有說出來的是,她們何嘗不想為自己活。

不做誰的妻子,不做誰的母親。

只做自己或被疼愛的女孩,感受 ” 今夜的月色真美,風也溫柔 “。

編輯助理:罐頭蓋的日與夜

來源:毒舌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