擠地鐵還因為不加班被辭退,她應該是娛樂圈裡最懂我們的人了吧

好久沒有看到這麼不落俗套且極度貼近現實的群像劇了。

《我在他鄉挺好的》,豆瓣給打出了8.3高分。

叔相信,每一個在異鄉打拚的人,應該都能在這部劇里看到自己的生活,能夠感同身受。

還沒看過的朋友們,只需看幾個片段就知道了。

在諾大的北京打拚,大多數人要匆忙地把自己塞進地鐵里,進行長達1h的腳不沾地通勤。

如果想要通勤時間少,住得便宜且方便一點,那就要選擇合租。

忍受室友垃圾亂扔發臭,偷用自己的洗髮水、不打招呼帶男朋友回家,男朋友不敲門就闖進廁所…然後室友還會強詞奪理說:

想要自己住還沒錢負擔高昂房租,只能選擇住得更偏,更遠,忍受更長時間的通勤。

理想情況是,在地鐵上看書,追劇,利用時間。

現實情況是,6:30起床還有可能會因為地鐵擠不上去而遲到。

這是一個無法打破的惡性循環。

「已經還不錯了」,很多「漂」著的人會這麼安慰自己。因為還有更多糟糕的情況沒被遇到。

比如,卷錢跑路的黑中介。

周雨彤飾演的喬夕辰,上班的時候被緊急叫回家裡,房東因為收不到房租上門趕人,可是她前不久已經把所有的積蓄都轉給了如今跑路的黑中介。

比如,職場上的冤枉和委屈。

小職員,會因為按時下班被辭退,賠償金也沒有。

女總監即將分娩,在被推上救護車的當下還在交代工作,可現實是,她前腳剛被推上救護車,公司後腳就招來了新總監。

這部劇里沒有什麼一線明星,沒有虛浮職場劇裏手拿咖啡杯腳踩高跟鞋分分鐘幾百萬的老油子。

周雨彤、任素汐、孫千、金靖這幾位演員,要麼只是別人口中的「小美女」有著或多或少的小缺點,諸如「男相」、「肉圓臉」;

要麼一直就不符合世俗對「美女」的定義。

可這次,她們一起打出了漂亮的一仗。

相信嗎?無論戲里戲外,她們都會比公認的大美女們,能傳達給我們更多的東西。

叔看到,她們正清晰地向我們描繪出女孩們前半生中對美的認知三階段,以及成長的三階段。

變美三段論

1.啟蒙的第一階段:停止隨波逐流

聊劇,不是叔的專長,但今天之所以我會單拎出這部劇來說,是因為劇中出現了這麼一段故事。

孫千飾演的許言這個角色的設定是個剛畢業沒多久的小姑娘,正處於為了追求美敢豁出一切,但心智還不夠成熟穩定的「變美啟蒙」第一階段。

她買漂亮衣服,會認真打扮自己,也會相信同事的保養駐顏理論。

第一階段里,我們並不了解自己的美,也並不知道如何變美,所以會且只會依賴於外界。

這種依賴,小到相信同事口中的一句「臉有點圓」。

大到聽到一些變美大忽悠的錯誤言論之後心動。

甚至於喜歡的人的一句無心的評價都能撼動她們的自信心。

在變美第一階段里,沒有分辨能力的女孩們,通常會在外界的影響下產生錯誤的自我認知,切實產生「改頭換面」的念頭,為了滿足他人對自己的定義而隨波逐流。

劇中的孫千,在這第一階段里算是個幸運兒。

她短暫的迷失,也在上手術台的前一刻懸崖勒馬,讓她能順利的進階到第二個階段。

但現實是,依舊有很多人還被困在第一個階段里,進行著原地踏步的死循環。

2.進化的第二階段:讓風格>硬體

周雨彤和金靖在戲里戲外的表現,展現出了變美第二階段,風格>硬體。

度過第一個階段的自我懷疑后,進入第二個階段的人可以接受自我外貌的優缺點,停止懷疑,同時也在尋求美商的蛻變,尋找讓自己魅力最大化的解法。

用周雨彤舉例,叔發現,這劇雖然不夠「出圈」,但看過的每一個人都會去搜索周雨彤同款,非一線女星周雨彤本身也是XX書里的明星穿搭時尚風向標。

周雨彤在出道之初,被人說過原生硬體有男相的問題。

因為臉部骨量重,五官量感大且是略帶鷹勾的長鼻型,所以留長發或執意走溫婉少女風都極為不討巧。

男相特徵,大概是很多女孩在變美第一階段上執著地想要遮掩的問題。

但進化到第二階段后的她,知道用合適的風格主宰硬體,利用自己支撐度高的骨相,走皮相緊實的拽姐路線,把男相轉化為了英氣。

這點她在劇中體現的也很明顯:英氣和溫柔並存,完全能契合住角色堅韌頑強的性格,同時風格明顯,丟在人群中足夠醒目,能快速獲得第一眼的魅力和好感度。

美的二階段強於第一階段的本質是,從掩蓋缺點變成了利用缺點,從審視自己變為了認可自己,然後去創造屬於自己的閃光點。

3.變美第三階段:從追逐美變成挑戰美

實話講,這部劇里的幾個女演員里,最讓叔驚喜的是任素汐。

說她完全代表變美的第三階段也許太過片面,但她體現出的態度也許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發。

劇中,她飾演的南嘉和她一樣,沒那麼漂亮,連親媽都數落她「磕磣」。

36歲,別人稱呼她時會加上個「總」,存款500w,這樣的她卻也會被放在婚戀市場上當作物品一樣挑挑摘摘。

相親的男人自己沒有工作,沒有本事,唯一有的是啤酒肚,但卻敢瘋狂地對她進行攻擊、否定,這放在處於第一個階段的人的身上,極具傷害力。

可正處於第三階段的她,有支撐自己的底氣和頭腦,有自己的明確目標,無懼於評判和傷害,她有反抗和挑戰的意志,也有抄起瓶子掄向對她指手畫腳的相親對象的能力。

她已經足夠成熟,懂得最適合自己的是什麼,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能定義自己,包括自己的美。

當度過為了變美而汲汲營營的階段,能力優勢+強大的自我支撐能力,為處於第三階段的人帶來皮囊以外的無限魅力。

成長三段論

叔漸漸發現,我們的成長三階段,似乎與美的三階段相輔相成。

與變美三段論相對應的,成長的三階段分別是「依附——懷疑——權利」。

依附,依附的是別人的愛,依附的是物質傍身帶來的底氣和自信。

劇中,孫千飾演的許言為代表的成長過程第一段,會通過讓男友給自己買兩萬的奢侈品包來證明他更愛自己。

在發現是假包的時候,對背後的愛也產生質疑。

她在乎別人有的自己也要有,在乎別人怎麼說自己,比起自我驗證成功,她更需要率先獲得他人的任何和肯定。

但逐漸地她卻發現,自己背真包,別人也會認為是假的。依附物品和他人,並不能帶給自己帶來價值。

她曾錯誤地認為,拚命裝點能帶給自己底氣和尊重,能讓自己融進那個看包看臉的圈子。

她就在這樣的依附——摔倒風的過程中成長。

第二階段,懷疑,懷疑的是自己堅持下去的決心和能力,懷疑的是還能不能在螺旋式的前進中爬起。

周雨彤飾演的喬夕辰,嘗試著倚靠自己。

沒背景,沒關係,她卻能在公司里做到業績top,同一個產品方案,別人投機取巧搞抄襲玩不起沒有實力(不是)她就去線下一家一家做調研,一周平均每天只睡4h。

她一抽屜的葯,一宿宿的焦慮失眠。

可生活不是偶像劇,雖然盡了自己的一切可能去變好,也可能會在考核當天掉鏈子。

屬於她的成長,是在這個時候擦掉眼淚再次爬起,是從懷疑到相信。

第三階段的權利,不僅僅是獲得權利,而是擁有支配自己人生的權利。

它就像變美三段論里的最後一段一樣,是自己來定義自己,而不是讓任何人定義自己。

任素汐飾演的南嘉,能把自己完全掌控。在經歷了依附、懷疑之後,她說,真不能指望別人,因為感同身受這種東西,在這世上根本就不能存在。

她堅信,人要公平,你如何去評判別人,也請這樣評判自己。這句話無論放在外貌還是放在生活中,都同樣適用。

美和成長是雙線并行的,但請謹記:

無論美和人生,都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定義自己,只有自己才能給予自己安全感。

在追逐美和成長的道路上,願我們都能成為那個最後一個向生活低頭的人。

 

来源: 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