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俗耽誤的國產恐怖片

畫皮

終於,微博熱搜說出了廠長的心聲——

中式恐怖才是yyds!!!

各位有沒有同感,就說有沒有吧。

正如網友們說的,中華文化上下五千年,能拿來當素材的元素實在太多太多。

好比民國、祠堂、詭異的戲曲、紅色、女人……這些詞放在一起,相信,誰都能腦補出一部鬼片

是的,中式恐怖是受文化底蘊影嚮存在的。

回望中國影史,我們其實並不缺優秀的恐怖電影

1966年,在香港上映的《畫皮》,被稱作是中國第一部恐怖電影。

由於年代久遠,關於它的傳聞很多。

像是由於畫面恐怖,在放映廳嚇死過人,後來被官方封禁,最後又經重新剪輯後,解禁。

那片子拍了甚麼呢?

就是所有國人耳熟能詳的故事。

書生王崇文經歷鄉試失敗,意志消沉的時候,家中院子裡突降一位相貌不凡的女子梅娘。

她自述是官家小姐,逃婚來到這裡。

梅娘的出現,疑點重重。

但王崇文一聽是位官小姐,而且又是位美人,便無暇深究她為甚麼出現,直直的陷入溫柔鄉。

他避開家人和僕人,關起門,和梅娘過起二人世界。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王崇文和梅娘喝小酒,彈小曲,詩情畫意,恩恩愛愛,好不快活。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梅娘的真面目逐漸顯露。

表面是人,內裡是鬼。

她挑唆王崇文毒殺原配。

挑唆不成,又用妖術把僕人弄到原配牀上,誣陷她對王崇文不忠。

梅姨搞得王崇文妻離子散,家庭破碎,到這時,她才現出真身。

能看出,受年代限制,本片的服化道很簡陋。

但,簡而不low,它非常貼合原著,並在能力範圍之內,最大烘托出陰森的氛圍。

從成片看,它達到了。

女鬼撕下「面具」的那一幕,成為了多少人的童年陰影。

除此之外,中國自古就有「最可怕的是人心」這種說法。

國產恐怖片是基於現實,難以逃脫的恐懼。

沖突來自於「犯規」,人有惻隱之心,有貪念,才會鬼迷心竅,做出傻事。

片中的王崇文就是如此。

他代表的是一類文人,用知識包裝自己,偽裝清高,實則向往功名利祿,流連美色。

看似始作俑者是梅娘,是她天降作怪;

實則是王崇文難抵誘惑,自作自受。

梅娘不過是一個檢驗人心的存在罷了。

這番剖析人心的方法,脫離故事和年代,適應於各個時期的社會。

這也是國產恐怖片不易過時的原因。

不信?

你可以翻看下歐美的血漿喪屍片,或者日本故作嚇人的恐怖經典,不難發現,部分片子當年看嚇人,現在看笑人。

只浮於表面,不走心,只能消遣一時。

可惜的是,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在經歷過林正英的僵屍時代、喜劇鬼片、猛鬼系列等等,國產恐怖片走進困局。

開始嚇人,中間笑人,最後感人。

電影總是以鬼片開始,以倫理片結束,觀眾沖著刺激而來,結果看了個寂寞。

到了2013年,《僵屍》上映,才久違的獲得空前好評。

該片由星二代麥浚龍指導。

主演有雙影後惠英紅、鮑起靜,也有過去僵屍片的黃金配角:錢小豪、鐘發,吳燿漢,樓南光等。

除了啓用老演員,整部影片都彌漫著懷舊的氣息。

從《僵屍先生》裡那首熟悉的背景樂《鬼新娘》,到鏡頭一閃而過的錢小豪和林正英、許冠英泛黃的合照。

壓抑、惆悵,貫穿全片。

故事中,錢小豪用的是本名,演的是自己。

過氣影星錢小豪,隨著僵屍片的沒落,演藝事業停擺,心灰意冷的他,提著行李住進一棟破敗的大樓。

他選擇在這裡終結生命。

正當他站上高臺,用繩子套住自己的脖子,一股詭異的氣流進入他的身體。

錢小豪命懸一線之際,退隱道士阿友飛出一把刀,割斷繩子,救下了他。

撿回一條命的錢小豪,在這樓裡重新開始生活,遇到形形色色,有故事的人。

身患白血病的小白。

他乖巧懂事,與瘋瘋癲癲的媽媽相依為命。

比如梅姨。

她的老伴失足從樓梯上滾下來,一命嗚呼,為了救老伴,她求助於邪門道士,試圖找回老伴的魂魄。

看過的都知道,雖名為「僵屍」,它卻沒有林正英的詼諧幽默,而是更為現代。

有日式恐怖的元素。

有B級cult片的血漿噴濺,簡單粗暴的虐殺。

當然,這些都掩蓋不掉中式恐怖的魅力。

片中,4個高大魁梧的招魂陰兵經過走廊的片段,被觀眾譽為最驚豔片段。

這種陰與陽的相遇,生與死的碰撞,與《新僵屍先生》裡的「喜喪相沖」如出一轍。

片中,蔗姑和念英被困在小樹林裡,遭到兩邊夾攻,一邊穿著孝服,抬著木棺,一邊紅色一片,抬著喜轎迎親。

在民間,紅白喜事相遇是大忌。

於是,蔗姑和念英中招了。

兩支隊伍相撞,她倆陷入這迷陣,一個被裝進棺材,一個被封印到轎子,合體被抬著走向河水中央。

一紅一白,氣氛詭異,搭配著瘮人的音效,簡直讓看得人渾身一哆嗦。

回到《僵屍》,相比視覺上的體驗,它最動人的地方還是「情」。

特別的是,本片不是簡單的懲惡揚善,而是展開觀察背後的人性。

故事發生的大樓,環形如獄,呈灰黑色,像是一棟監獄,困住了住在裡面的所有人。

錢小豪被回憶羈絆著,梅姨則把執念二字體現到極限。

她生性善良,常面帶慈祥的笑容。

原來的她總是會無酬勞幫鄰居們補衣服,有求必應。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當老伴去世,支柱崩塌,便變得癲狂。

她幻想通過「煉屍」留住老伴,為了不讓事情敗露,砸死了善良的保安大叔;

為了拿到童子血,親手把小白送入惡魔的口中。

她軟弱、膽小,怕自己依賴的人離開,骨子裡透著自私。

她可恨,可憐,更可悲。

披著恐怖片的外殼,實際在講人的悲歡離合。

有過不去的情感,有忘不掉的記憶,有放不下的執念。

可以說,以「情」動人,是國產恐怖片最獨特,也最珍貴的地方。

然而,原本以為《僵屍》會掀起中式恐怖又一波新潮,沒想到,卻是沒落收尾。

現在,粗制濫造的網大一籮筐,販賣低俗色情,掛著羊頭賣狗肉。

被觀眾罵慘了,甚至,觀眾已經罵累了。

但今天,廠長想替國產恐怖片說一句:它不該罵。

因為我們都知道,它就如「被嫌疑的松子的一生」。

不是它不想變好,而是它沒有機會……

來源:電影工廠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