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解密張國榮死因,張國榮人生最後半小時,經紀人說出實情

張國榮

愚人節到了,這個本該是輕鬆幽默的西方節日,卻也因為種種原因而成為了許多粉絲都不願面對的一天。#張國榮去世18周年#

2003年4月1日,當香港巨星張國榮在東方文華酒店24樓縱身一躍后,這一天註定成為全世界所有榮迷難忘的日子,迄今,張國榮也已經離開我們整整18年了。 

18年,看似很長,但對於榮迷來說,卻彷彿彈指一揮間,每年的今天,我們都在思念著哥哥,也不知在天上的哥哥,又是否能看見呢?

“不如,我們由頭來過”——張國榮《春光乍泄》

所有人都知道,張國榮生前飽受「生理性抑鬱症」的困擾,但張國榮人生最後半小時里究竟發生了什麼,誰也無法給出準確答案,而這也是大眾一直苦苦追求的真相。

而若是想要深究這個真相,就不免提到另一個人,她就是張國榮生前的經紀人——陳淑芬。

陳淑芬是香港娛樂圈幾十年沉浮變幻的見證人,作為知名經紀人,她曾做過張國榮,張學友,梅艷芳,還有沈殿霞, 張智霖,陳松伶,周華健,羅文,利智,草蜢,黃敏豪的經紀人。

陳淑芬的名氣有目共睹,能力有口皆碑,因此,在香港娛樂圈裡,她的地位極高,圈內人一般都會稱呼她為「陳太」。 

而陳淑芬之所以有這樣的地位,皆是她與張國榮之間的互相成就。

1982年,張國榮跟隨恩師黎小田轉投了剛成立不久的華星唱片,他也在這裡,認識了陳淑芬。

彼時,張國榮尚未大紅,但陳淑芬卻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張國榮,在這樣的基礎上,「一見如故」的兩人在工作上自然也無比合拍,1983年,陳淑芬為張國榮量身定製了第一張專輯《風繼續吹》,順利將其捧紅。 

1984年,陳淑芬為張國榮製作了同名專輯《Leslie》,其中,她多次往返日本才順利取得的《Monica》版權,也讓張國榮獲得第七屆十大中文金曲以及第二屆十大勁歌金曲殊榮的同時,奠定了張國榮在香港歌壇巨星的地位。

張國榮在走紅后,曾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下表示自己的成功離不開經紀人陳淑芬的幫助,因此,當1986年陳淑芬另起爐灶的時候,恰好約滿的張國榮沒有任何遲疑,便跟隨其加盟了新藝寶唱片公司。 

毫無疑問,張國榮與陳淑芬之間,既是同事又是知己,她懂張國榮,張國榮也信任她,就這樣,在自由度更高的新藝寶唱片公司期間,張國榮又陸續推出了《Summer Romance’87》、《側面》、《兜風心情》、《Salute》、《Final Encounter》等多張熱銷唱片及單曲。

此外,張國榮不僅憑此在歌壇開啟了與譚詠麟之間的「譚張爭霸」時代,包括在演藝圈,陳淑芬之後也力推張國榮先後出演了《英雄本色》、《倩女幽魂》、《胭脂扣》、《阿飛正傳》等經典電影,促使張國榮真正意義上全面邁入了頂級巨星的行列。 

這時候的張國榮,幾乎是風頭無兩,但人終究是會累的,1995年,當張國榮重新在歌壇復出開始,他的工作量一度激增。

一邊是各種電影通告,一邊又要籌備巡迴演唱會,恰恰張國榮又是一個極其追求完美的人,他寧願自己硬扛也不想讓粉絲失望,在這些壓力的基礎上,沒過幾年,張國榮的嗓音明顯開始出現變化。

加上張國榮因胃病影響開始出現胃酸倒流的現象,這也間接導致了他抑鬱症的出現,最後,也是因為生理性抑鬱症所影響,想不開的張國榮遺憾選擇提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張國榮的逝世,除了歌迷和親人之外,最難過的當屬陳淑芬,當時,兩人曾約好一起喝咖啡,但張國榮在墜樓之前卻給陳淑芬撥通了最後一個電話說:「淑芬,你來接下我」。

就這樣,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陳淑芬立即脫下衣服遮住了張國榮的面容,並憑藉一己之力阻擋了全香港媒體和路人的鏡頭,因為她明白,張國榮給她致電,就是想讓她為自己留下最後一點顏面,一生扮靚的張國榮,即使離開這個世界,也要繼續美麗。

可即使再理解又能怎麼樣?當懵懂的冷靜過後,陳淑芬心中剩下的也滿是悲愴,當天夜晚,回到家的陳淑芬幾乎眼淚流盡,她無法接受,更不敢面對。 

在張國榮逝世后,北京衛視曾多次起專題嘗試解密張國榮死因,這其中,就有陳淑芬在當年的回應。

很顯然,陳淑芬的說法跟外界早已得知的內容是符合的,張國榮的確死於抑鬱症。

但問題在於,張國榮尋死的當天,究竟經歷了什麼?他為何突然想不開呢?

這一點,陳淑芬也曾在2019年東南衛視的《魯豫有約》中再次提到了張國榮,她也直言,當時雖然知道張國榮得了這個病,但自己也不了解,加上在操辦梅艷芳、張學友的演唱會,才忽略了張國榮,導致出現這個結局。 

其次,陳淑芬也透露,當年曾有朋友建議張國榮與成都散心,但因為天氣的緣故,陳淑芬約好與他遲一些時候再去,在出事之後,張國榮的姐姐也打電話給陳淑芬,表示張國榮不是說好過兩天要跟你去成都嗎?怎麼會這樣(自殺)呢? 

陳淑芬也說,自己也沒想到,張國榮居然這麼急著想要急著離開香港,在陳淑芬看來,張國榮似乎已經把自殺當成了離開香港的另一個方法。 

而另外一邊,結合2011年室內設計師莫華炳在採訪時回憶,兩人曾在當天約了午餐,當時,張國榮手不停的顫抖,情緒一直不好。

張國榮還主動詢問莫華炳如果病得很厲害,無藥可救會怎麼解決,之後,張國榮更是自問自答,表示最好的辦法就是「跳樓」。 

以上,完全可以得出結論,在張國榮生前最後的半小時時間裡,他一直深受病痛的折磨,身體開始出現明顯的不適,加上又一心想要遠離香港,最終,張國榮才走了偏路,用這個讓人遺憾的方式,來達到自己離開的目的。

張國榮逝世之後,陳淑芬也一度感到內疚自責,她也認為,自己是間接促使張國榮自殺的原因之一,在這之後,陳淑芬決定轉任製作,2010年張學友的合約期滿,陳淑芬不再續約,張學友也成了她帶的最後一個藝人。 

其實我們也明白,陳淑芬的內疚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難以走出抑鬱症困擾的張國榮,即使就算當年與陳淑芬到了成都,也影響不了結局,最多,也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

但我們亦同樣理解陳淑芬的內疚,張國榮是那麼完美的一個人,任誰在他身邊都會被深深影響,任誰經歷了陳淑芬的人生,都不可能安心放下張國榮的離世。

陳淑芬在當年採訪的最後,也被魯豫問到,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最希望回到哪一天?

對此,陳淑芬沒有任何遲疑地回答稱:「我肯定想回到2003年4月1號」。

或許,這就是陳淑芬一直渴望,但又苦於無法實現的願望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