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了!怎麼能有人把舞跳成這樣?

舞千年

🐑看最近上線的國風節目《舞千年》,第一次見有人這樣來編排舞蹈的。

歷史有名的曹氏兄弟在曹操面前拔劍起舞,明爭暗鬥。

還有下面俠客的囈語,有王家衛的風格了。

類似於《大明宮詞》里幽深飄逸的古典美感也有。

把舞蹈跳出大片的感覺還不夠,它還有更大的野心。

節目沒有Pk,沒有點評。

舞蹈不再是囿於舞台中央的小眾藝術,而是走進自然,和歷史銜接,以及承接愛恨情仇的容器。

說起來,今年國風很火,河南衛視的《唐宮夜宴》、《洛神賦》一次次刷爆熱搜,央視也做出了令人驚艷的中秋晚會。

敦煌壁畫、華夏瑰寶、小眾文化在華麗曼妙的舞姿下有了容身之處,再一次大放光彩。

老實說,剛看《舞千年》的時候🐑心中有個疑慮,害怕節目組複製成功模板,不再有新鮮血液流動。

但旁觀完這幾集,🐑確定它值得一個一鍵三連。

古風舞,節奏舒緩,情感克制,往往給人以高山流水的既視感。

它的美,需要靜下心來,一點點去體會。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耐心和時間去等待它發酵。

而《舞千年》絕妙之處在於,它願意多退一步,以故事做鋪墊,讓舞蹈變成有感而發的載體。

比如,你以為你在看舞蹈,其實看的是一個「情」字。

有江湖高手過招分別後獨自跋涉的孤獨和思念。

在江湖,有一個俠客是「天下第一」,數十年間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

他倦了,想要歸隱。

這時,有個蒙面女子前來和他比劍。

短兵相接之際,兩人招式並不凌厲,反而有些試探,以及惺惺相惜的意思。

打鬥的時候,男子失去了自己的劍,手裡的武器變成了女子的傘。

俠客和女子約定,十年後,前來取他的劍。

約定是假,其實男子只是想藉此歸隱罷了。

可那女子一個人獨自等待。

鏡頭一轉,男子手持紅傘開始獨舞。

在大雪中、雨水中跳著,紅與黑的強烈對比,宛如俠客的刀光劍影般的一生。

一曲舞畢,舞台外的俠客漸行漸遠,江湖二字早已被他拋在身後。

驚喜的是,另一曲名為《越女凌風》的舞蹈講的是那名女劍客的故事。

和俠客比完劍,她真的等了十年。

這十年間,她為了承諾耐心幫他養劍,當然,她也有她的困局,比如拒絕掉並不想要的婚約,甚至第一次拔劍大殺四方。

🐑覺得這兩首舞曲妙在,它拔高了愛的層次,在兩個不同的空間里,兩人宛若鏡像,雙生火焰,互為對照。

有人說,看這兩支舞蹈總想起王家衛的《東邪西毒》、《一代宗師》。

無論是克制的台詞,還是表現江湖柔情的形式,確實是一脈相通的。

這是《舞千年》呈現出來的「情」,沒有吻,甚至沒有台詞,用留白的手法給人更多的想象。

其次,是《舞千年》對古文化的拿捏到遊刃有餘的專業感。

第一章的《相和歌》,靈感來源於詩經,表達的是女子對心上人的思念之情。

深閨女子站在城牆之上,目光緊緊追隨著一位藍衫男子。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畫面一轉,宛如天女散花的出場方式,是獨屬於中國古風的浪漫想象。

🐑被那種曼妙和諧,卻又具有氣勢的氛圍美所震住。

感謝舞者們,呈現出了詩經中那種單純熱烈的情緒。

相和歌起源於漢代,在西晉之後相和歌差不多消失了,是北舞的孫穎教授,從1956年四川出土的記載漢代生活的畫像中復原而出的舞蹈。

舞者腳踏盤鼓(也喻義將日月星辰踩在腳下),翩翩起舞,這就是大漢氣象。

如果不說,誰會想到這是一檔舞蹈綜藝呢。

它的用心,它的目光似乎放得更遠,甚至敢伸手去觸碰一些之前疆界明顯的題材。

比如《趙氏孤兒》這支舞,這是一個很悲傷的歷史故事。

春秋時期,奸臣屠岸賈屠殺趙家滿門,門客程嬰為了救下趙家唯一血脈,無奈犧牲掉自己的親生骨肉。

嬰兒剛出生時,燈光朦朧,程嬰夫妻二人的舞蹈動作輕盈柔和。

親生骨肉被犧牲,程嬰在血水中僵直的動作,濃稠的血水宛如他在泣血,那種絕望快要溢出屏幕。

也有佛學+科幻的題材創新。

講的是末世的空氣污染,人民需要靠氧氣站生存,有個氧氣站壞了,科技人員需要負責維修。

而舞蹈演員們幻化成金剛力士跳起了舞蹈,這是敦煌美學里常見的男性形象,代表正義,大愛。

雖然相比真正科幻題材有點淺了,但能夠做出這種創新卻是難得的。

不僅是用舞蹈來表達大愛,它也沒放過任何細微之處的美感,拍攝構圖都沒有閑筆。

《點絳唇》,表達的是妻子等待離家未歸的丈夫的思念。

來源是蘇軾和妻子和好友秦觀等人的聚會上,秦觀寫下的《點絳唇》。

開篇還還原了北宋人人賞香的文化。

而在肢體語言和情緒表達上,這些舞者的表演可不輸演員。

聽到別的女子收到書信時的失落有。

構圖立馬跟上她的情緒,給了一個黯淡朦朧的全景。

全篇很多這種構圖,女子們被大大的窗戶、園林景觀框柱,表達了那種孤獨以及礙於禮教非常含蓄的思念。

為了凸顯女子在等待丈夫的時候期待雀躍的心思,布局極為簡單,只有一束暖光追著舞者的身影。

另一支舞《逍遙》,講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竹林七賢的故事。

色彩非常雅緻,綠色,白色,都是雅士的顏色,為了表達那個年代雅士們歸隱林間,只談夢想的純真。

給到的景也很空靈夢幻,沒有一處鏡頭是落地的,就是要那種「飄逸」的景才能加深竹林七子的純粹。

看《舞千年》的時候,🐑一直感嘆。

再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擁有這麼綿延豐富的歷史了。

比如朝代更迭對個人命運的覆滅,江湖廟遠,純粹追求的逍遙隱居夢想。

而歷史也可以被她們演繹到很小很浪漫,比如閨閣深思,以及王家衛般的囈語。

畢竟,這樣的濃度在以前,只有電影,電視劇等形式才能放得下。

但《舞千年》做到了。

🐑願意為這樣獨具匠心的節目投票。

因為他們值得!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