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帝馬景濤的罪與罰,「暴力」無縫銜接6任女友

馬景濤

1996年,正值馬景濤當紅之際

這時弟弟馬景珊打來電話問他借錢,沒想到卻遭到馬景濤一頓「咆哮」

在電話中瘋狂向弟弟發泄后的馬景濤沒想到間接害了弟弟一生

而他也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悔恨一生……

馬景濤於1962年2月14日在台灣省台中市出生,在家中排行老二

這個特別的日子貌似註定了他這一生就是個情種

馬景濤的家境不錯

他的爺爺奶奶均是救死扶傷的醫生,老爸在退休之時已經升任台中市警察局局長

或許因為父親職業的關係,馬景濤一家頻繁搬家,而馬景濤也頻繁轉校。

如此頻繁的轉換居住地和學校,對馬景濤的生活與學習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很明顯的是他學習一直很差勁。

俗話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雖然馬景濤學習很不好,但他活潑好動,愛好廣泛,畫畫、打球、唱歌等只要不與學習有關的活動他樣樣精通

抱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想法

馬景濤的父母一柔一剛,卯足了勁把他從偏路上往回揪

父親實行的是懷柔戰術,經常將他帶到大學城旁邊遛一遛

滿懷慈愛的對馬景濤說:「希望日後能在這裡看到你學習的身影」……

而母親則實行的是強制戰術,日常對他咆哮成為馬景濤對母親最深刻的記憶

母親強制馬景濤學習

強制馬景濤放棄與學習無關的一切興趣

甚至馬景濤在高中時與同學組建的一個樂隊,也被母親強制解散……

母親的咆哮並沒有讓馬景濤學業好轉,反而對他日後的生活造成了一定影響

不論是交友還是演戲,他都不自覺的用「咆哮」來解決

而也許因為父母的教育方式不同,導致了日後馬景濤對父母有特別明顯的差異對待

在臨近高考之時,父母為了能夠讓馬景濤舒舒服服的學習生活,好按照他們的期望考上台灣大學,便把他寄養在了台北遠房親戚家

馬景濤在遠房親戚這裡過得確實比較舒服

不過,他並沒有時間精力去好好學習

因為此時他正被大他6天的小表姐辛曉琪迷得神魂顛倒

為了能夠追上小表姐,馬景濤可謂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每天沒到放學時間就偷跑出去接辛曉琪回家

早早起來送她去上學

即使在很多人在的場合下他也能旁若無人地強硬性牽辛曉琪的手……

在他心裡,辛曉琪儼然已經成為他的所屬物

但辛曉琪可對這個臭屁表弟沒有任何旖旎想法

即使馬景濤激動地發揮咆哮功能

問她為何不願意理自己,為什麼不願意跟自己走,辛曉琪也不為所動

知道馬景濤對辛曉琪的心思后,兩家大人還試圖撮合他們在一起

只不過辛曉琪本人極為反對,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馬景濤美好的初戀戛然而止

伴隨馬景濤初戀結束的還有他的學業

因為對美人的窮追猛打讓他過度荒廢學業,導致他在高考時光榮落榜……

馬景濤沒有考上大學讓他父母非常失望,但馬景濤本人卻毫無感覺

因為在此時他又有了一個新的夢想

成為一名演員,一名像劉德凱、林瑞陽那樣的演員

在夢想的驅動下,馬景濤如願考入台灣世新廣播電視科

在此處畢業后,他又遠赴英國戲劇學院進修了一年

回國后的他就開始服兵役

不過在服兵役之前,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到了一個長腿妹子,這個妹子就是馬世莉

初始兩人好得那叫一個蜜裡調油,撒了不少狗糧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暴露的缺點越來越多,他們的吵架次數也多了起來

再加上馬景濤那會兒正在服兵役,兩人聚少離多,這讓馬世莉很不爽

於是在一次吵架中馬景濤失控之下推她倒地后,馬世莉順勢提出分手

據說,當時馬世莉並沒有當面提出分手,而是在電話里說的

聽到馬世莉要分手后,馬景濤痛哭流涕

悲憤之下的他竟要不顧規章制度跑出去找馬世莉

結果非但沒能跑出去,反而差點成了逃兵,差點上了軍事法庭……

情況如此之嚴重,他的父親不得不出面擺平……

服兵役期間寂寞難耐,也許馬世莉那時在身心上均聊慰了馬景濤,讓他感覺十分難忘

所以多年後,馬景濤給大女兒取名叫馬世媛

起這麼個「別出心裁」的名字或許就是馬景濤為了紀念他與馬世莉的那段愛情吧

服完兵役后,叛逆的馬景濤又不顧家人勸阻,毅然決然去混跡娛樂圈。

在混跡過程中,他認識了不少演員和歌手

憑藉耐打的顏值和高超的撩妹技巧,他沒多久就把一個叫鄭吟秋的歌手搞定了

提起鄭吟秋很多人可能不太記得,但要說起她的歌我想很多人就會恍然大悟

《為什麼還不來》、《天涯我獨行》等專輯就是她發行的,在那個年代她也是非常火爆的

與馬景濤在一起后,鄭吟秋剛開始覺得他體貼溫柔,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交往對象

但交往一段時間后,她就覺得馬景濤有暴力傾向,喜歡「動手動腳」

特別是喝酒之後,這種情況就越發嚴重

身邊有這麼個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是個人都害怕,鄭吟秋也不例外

於是快刀斬亂麻,與馬景濤分手

正所謂情場失意,事業場得意,與鄭吟秋分手后,馬景濤的事業也有了一定的進展

1984年,22歲的馬景濤有幸與江東華、張詩涵、車軒等一起主演《冷血孤星劍》

「賽華佗」一角讓他演得非常出彩

不少業內人士注意到了這個新起之秀,對他頗有好感

於是,他開始被重視起來,戲約也多了起來

1989年,27歲的馬景濤被楊佩佩看中,出演她的劇《春去春又回》

這部劇讓馬景濤收穫頗大,獲得了台灣電視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1990年,對於馬景濤來說絕對是意義十分重大的一年

在這一年,他被瓊瑤阿姨賞識

與劉雪華、張佩華一起合作主演《雪珂》爆火,從此他成為瓊瑤御用男主角。

後來他又接連主演了《青青河邊草》以及「梅花三弄」系列,成為國民關注度非常高的小生之一。

風頭之盛,甚至不亞於他當初的偶像劉德凱、林瑞陽等人。

也是在這一年,馬景濤在去美國旅遊時結時了唐韻。

兩個異國他鄉的人相見恨晚,立馬乾差烈火地燃燒起來。

情到濃時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兩人甚至顧不上拍婚紗照、籌備婚禮、宴請好友

就那麼手牽著手進民政局領了兩個紅本本之後就成了。

婚後沒多久,唐韻就懷孕了

馬景濤因為忙於拍瓊瑤電視劇,所以顧不上陪她

就連唐韻生女兒馬世媛時,他也在劇組討論劇本,沒有回去陪她……

這種「喪偶式婚姻」讓唐韻很不舒服,她在忍了三年之後終於忍無可忍,給馬景濤打了個電話強烈要求離婚。

因為對唐韻深懷愧疚,所以馬景濤對妻子突然要離婚的行為也並未反對。

就這樣,兩個人牽著手進去辦理了離婚手續,又牽著手走了出來……

雖然馬景濤在離婚後就成了個「二手貨」,但他還是依舊很受歡迎。

在他離婚沒多久,號稱「蛇蠍美人」的田麗緩緩來到了他的身邊。

在聊慰他身心的同時又給他的女兒馬世媛當起了媽媽。

當時的田麗確實是把馬世媛當女兒看待的

不僅給小姑娘梳頭髮,買漂亮衣服,把小姑娘打扮得非常漂亮,還抽出時間來陪她玩耍……

這些均在馬景濤那裡得到了證實,他曾經公開表示「田麗是他最刻骨銘心最細心最溫柔的女人。」

他能說得出這話多半原因應該是田麗對他女兒照顧有加。

身心皆得到了撫慰、女兒也有人用心照顧,這讓沒有了後顧之憂的馬景濤有了充足的精力去演戲,不,去「咆哮」。

與他合作過的女演員如劉雪華、林心如、陳紅、陳德容等都表示馬景濤演戲真的很容易進入狀態

一進入狀態他就不管不顧,特別忘我,她們均被他誤傷過。

尤其是陳德容,與他合作最多,留下的心理陰影也最大

自從在一次拍戲中被他誤傷后,只要有情緒激烈的戲,她就躲得遠遠的,生怕再次被馬景濤誤傷。

有人說,馬景濤這是不是故意的呀?

借演戲向他看不順眼的演員發起攻擊,如果是這樣想的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因為這位馬大哥是個狠人,他狠起來連自己都不放過

在演戲情緒激烈之時,對自己那也是毫不手軟,逮著什麼就往自個兒身上招呼……

於是,為了避免馬景濤傷到別人,也傷到自己

劇組人員都會在戲開拍前儘可能地將傷人的道具都搬走。

1994年,對於馬景濤來說喜傷參半。

在這年,他與已經獲得金像獎影后的葉童合作《倚天屠龍記》

劇播出后,意料之中的大火,馬景濤的事業也再次登上了一個高峰

就連一向不支持他演戲的父親也成了他的粉絲。

然而在馬景濤高興之時,父親就因病撒手人寰

留給他的除了部分家產外還有有關他所有參演影片的錄像帶……

父親的去世讓馬景濤悲痛不已

他悔恨於自己多年來的不懂事,也感動於父親對他深深的愛

就在他沉浸於喪父之痛無法自拔時,殊不知有一場巨大的災難正向他走來。

1996年,馬景濤的經紀人葛世豪將他告上了法庭

當紅明星被自家經紀人給告了,這在當時引起了極大轟動。

對於葛世豪為何狀告自己,馬景濤在許多年以後給了答案

他說那時與經紀人的合約快到期了,自己不想再繼續續約

葛世豪勸說不成就把自己告上了法庭,想用輿論逼他繼續續約。

而且在自己被告不久馬景濤就發現葛世豪還背著自己幹了其他齷齪的事

不僅將自己幾百萬的片酬私自扣下,而且還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給他接了不少片約

前面也說到,馬景濤可是個狠起來連自己都打的狠角色。怎麼能受得了這個窩囊氣

於是,不顧多人的勸解,他反過來把葛世豪給告了。

但馬景濤沒想到這次踢到了鐵板

當時馬景濤雖然紅遍兩岸三地,勢頭一時無兩,但畢竟只是個演員,哪比得過葛世豪這種在娛樂圈浸淫了許久、樹大根深的老人。

沒多久他就遭到了強有力的報復,昔日愛人田麗突然反水上節目控訴他不僅有暴力傾向,而且有很重的疑心病。

就連當初對他多有提拔的楊佩佩等人也紛紛支援葛世豪,宣布不再與馬景濤合作……

正在馬景濤萬分苦惱之際,弟弟馬景珊這時突然打來電話要跟他借錢。

原來他與合伙人一起做生意,結果被合伙人騙錢,導致身無分文

這時他想到了當演員的哥哥馬景濤,遂打來電話向他借錢。

馬景濤這時也是自身難保,哪管得了他,於是在電話里把弟弟數落了一頓后就把電話掛掉。

掛斷電話的他沒想到為了弟弟會一時糊塗綁架了那個合伙人勒索賠償金,最終落得鋃鐺入獄的下場。

對於弟弟的這件事,馬景濤悔恨不已,他認為是自己害了弟弟

於是不顧自己當時的處境,把弟弟的兩個兒子接到自己身邊照顧,待他們如親子。

此時馬景濤正是人人喊打之際,在台灣發展不下去的他只能輾轉去別處發展。

第一站是香港,在這裡他暫時忘卻了悲傷的一切,與一個女人展開了一場曠世之戀

女人名叫於莉,是馬景濤在亞視拍《新包青天》時相識的,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們的戀情。

但荷爾蒙來了擋也擋不住,兩人不顧世俗的眼光走到了一起,但沒人祝福的戀情註定走不長遠。

兩人的戀情還沒兩年就因為聚少離多、女方事業比男方事業好等問題結束了。

據說,為了挽回於莉,馬景濤還深夜買醉,給她打電話哭求她回來

但佳人依舊沒有回頭,眼見佳人漸行漸遠,馬景濤竟一度產生輕生念頭……

1998年,馬景濤來到新加坡發展,與郭妃麗等人一起拍了《東遊記》,火了一小把。

也是在這一年,他與葛世豪的官司終於結束

雖然他勝訴了,但因為葛世豪當時已消失不見,所以一切都是一場空。

在與葛世豪的博弈中馬景濤看似贏了,但輸得徹徹底底

不僅錢沒了,名氣沒了,就連弟弟也進去了

2001年,此時39歲的馬景濤已經來到了他的第三站——內地。

在這裡他又快速展開了一段戀情,對象是李婷宜……的妹妹李婷芷。

他們是在馬景濤與李婷宜合作拍《新蜀山戰紀》時相識的

當時李婷芷來探班姐姐,恰巧碰到了馬景濤,於是兩人就一見鍾情了。

2002年,在馬景濤的悉心栽培下,他的侄子成功考入大學哲學系

很巧的是,在監獄里勞改的馬景珊也考上了這所大學哲學系

父子倆名次相差不大,有望成為同班同學

但因為馬景珊是特殊情況,所以不能跟兒子一起上大學。

不得不說,這位馬景珊同志也是個妙人,在監獄里毫不「安分」

不僅依靠自學成功考上大學

而且在2011年,居然神奇的出書了

《傾聽聲音的顏色》、《三個永遠》都是他的作品

他用實際行動真正闡述了什麼叫生命不息,學習不止……

2005年,馬景濤又做了一件大事

他與女友李婷芷一同去參加朋友聚會時喝得酩酊大醉

沒有喝酒的李婷芷開車帶他回家,沒想到卻被警察堵在了路上,要求測試李婷芷的酒精度。

沒醉酒的馬景濤咆哮起來很嚇人,醉酒的馬景濤咆哮起來更嚇人

他認為警察這樣做極其不尊重自己的女友

於是衝冠一怒為紅顏,給了警察一拳

結果被逮捕,最後還以妨礙公務罪被起訴,罰款幾十萬台幣……

成了他進入娛樂圈以來最大的醜聞

然而,儘管馬景濤為了李婷芷衝冠一怒為紅顏,形象受損

但兩人依舊在一年後分手,這次馬景濤沒有痛哭流涕,因為他很快又遇到了一個紅顏知己。

這樣說來,馬景濤真的是很厲害了

漂亮女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前仆後繼

這無縫銜接的能力,也只有情場浪子王志文與女神收割機李亞鵬能與之媲美了。

馬景濤新的紅顏知己叫吳佳妮

兩人是在合作《封神榜》時認識的,劇中吳佳妮是范冰冰的好姐妹琵琶精。

作為商紂王的馬景濤沒能與扮演禍國殃民的蘇妲己范冰冰擦出火花,倒與小他21歲的吳佳妮激情高漲,沒多久就造出了小人……

對於女兒與馬景濤的戀情,吳佳妮的父母是極為不看好的

因為他們覺得馬景濤情史豐富,年齡又大,實在算不得一個好人選

但無奈女兒肚子里已經揣了娃,只能放任他們而去。

2007年2月14日,這一天,是情人節,同樣也是馬景濤的生日

在這樣一個浪漫而又有重大意義的一天兩人領了結婚證

不久吳佳妮就生下了雙胞胎兒子:馬世天和馬世心。

對於馬景濤,吳佳妮對他是相當滿意的

無論是在社交平台還是參加節目,她都會很驕傲地誇馬景濤對自己有多好。

就在馬景濤與小嬌妻恩恩愛愛時,他的母親又給他捅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簍子。

2010年,馬景濤的母親不知做了什麼,欠下了朋友1600萬台幣,並且拒不還款

無奈之下,朋友將她告上了法庭

法庭辦事效率很高,沒幾天結果就出來了,馬景濤母親敗訴。

敗訴后的馬母玩起了失蹤,拒不露面

於是受害者與法庭只能找到馬景濤

聽聞母親無緣無故欠下了這麼一筆巨款,馬景濤很生氣

狠心說出了決絕的話:「冤有頭債有主,有事通過法律解決,不要想從我身上訛詐任何好處」。

雖然對給自己找事的母親充滿了怨懟,但馬景濤終究還是忍不住徹底不管母親,只能氣呼呼地幫她善後……

父親的去世讓馬景濤悲痛不已,弟弟搶劫入獄、母親欠債不還都讓作為演員的馬景濤十分難堪,同時也成為了他最大的痛處。

2015年,馬景濤被傳出家暴妻子離婚傳聞

護夫的吳佳妮甩出了家庭合影,才將這一傳聞壓下去了。

不料到了2017年,馬景濤自曝與妻子已經離婚

離婚理由很馬景濤,他要和出獄的弟弟一起創業,共同創造美好未來。

然而從馬景濤現身鄉村賣力演出的情形來看,兄弟倆創業之路並不是很順利……

縱觀馬景濤這一生,對他愛不起來也恨不起來。

作為一個男人,他不懂得如何愛每一個與他交往過的女人,對她們的愛只建立在自己的理解上

用「暴力(即咆哮)」的方式對待她們,讓她們對他又愛又恨

而他也在每一個女友離開后都痛心不已,這是他的可恨之處,也是他的可憐之處。

作為一個兒子,一個哥哥,母親、弟弟在給他惹事生非的時候他雖然滿心怨懟,但依舊為他們善後,

對於親人他可以說得上是問心無愧,這是他的可敬之處。

對於可恨可憐可敬的馬景濤,在此只能祝願他往後餘生安好!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