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崩塌?拜托,她今年 9.3

俗女養成記2
兩個半月,Sir終於等來劇終。

像是和一個老家的朋友散了一場很久、很遠的步,到點,我們都要”回家”了。

這一路的兜兜轉轉……其實也挺好。

你看,Sir感性了。

上一次,是因為它開播。

這次,是給第二季的收官——

俗女養成記2

第一季9.2。 

第二季9.3。

一百句”好家在”(慶幸),沒爛尾。

評分上升。 

但第二季的非議反而比第一季更多了,最多的不滿指向了結局”爛尾”——

陳嘉玲,你怎麼能生孩子?!

究竟爛尾了沒? 

這就是今天Sir要說的。

01

陳嘉玲為甚麼生

要解釋爭議,就要先回到第一季。

一部女性治愈劇。

難得有這樣一部劇,聚焦大齡女性的焦慮與困境。

陳嘉玲,六個字形容她現在的人生狀態:高不成,低不就。

馬上40了。

感情上不鹹不淡,男朋友變舍友;

工作上半死不活,錢少事多老板龜毛,還沒啥晉升前途;

在臺北”北漂”,沒車沒房,身邊沒有家人親戚,這日子過下去不知道明天在哪裡。

在第一季的結尾。 

陳嘉玲回到了臺南老家,重新回到家庭的溫暖,與自我達成和解。

還用全部的積蓄買了一棟荒廢的大house,歲月靜好,舒適躺平。

婚姻的瑣屑,催生的壓力,一線大城市的內卷全都去無蹤,誰看了不說一句神清氣爽呢。

一時間。 

陳嘉玲成了不婚不育現代都市女性的典範——

瞧,不按世俗的標準生活,女人也可以過得很爽。

於是。

當第二季,陳嘉玲選擇生下小孩,不少人有種被背叛了的感覺。

比如有人說——

“陳嘉玲分手、辭職回到臺南,我以為我終於能在屏幕上看到不婚不育、追求自身事業,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的女主形象了。結果第二季希望落空了。”

還有人說—— 

“當初有多喜歡現在就有多惡心。”

這些聲音代表了一種看法,即對陳嘉玲恨鐵不成鋼—— 

你辜負了我們的期待。

甚至,你背叛了女性主義。

但,陳嘉玲真的立過”不生孩子”的人設嗎?

在Sir看來,認為陳嘉玲必須堅定不移不生孩子,恰恰是對她的誤解。

因為俗女的一大特徵是——

她不堅定。

不堅定的原因在於,她不確定自己要甚麼,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夠獲得。

所以我們從第一季起,看到的就是一個左右搖擺、患得患失的陳嘉玲。

看到前男友結婚,新娘比她年輕漂亮,也會嫉妒眼紅。

在婚禮上為了捧花大打出手——老娘也要嫁出去!

回家就跟男朋友求婚。 

她真的做好準備了嗎?不。

她心裡明白這段感情全靠慣性在撐,走進婚姻不過是自欺欺人,於是在男友向她求婚時,陳嘉玲提出了分手。

男朋友為結婚買了房子,她激動得狂吻、奔跑,雀躍不已。 

這是她在臺北向往已久的家。

但她最後又不願意讓這個家成為籠子,關住自己往後的人生。

陳嘉玲在公司被心動的高富帥客戶追求,險些吻到一起。 

懸崖勒馬後,她不知該怎麼面對男友,獨自在衞生間糾結。

思緒飄著飄著,一個暗爽突然浮上臉,又立馬被她一棍子打死——

還笑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你要結婚了

看到了沒。 

婚姻她想要,但愛情與激情她也想要。

房子她想要,但自由與夢想她也想要。

這樣想要那也想要。

你說她太貪心。

但我等俗人,不就是在欲望的走馬燈面前,東張西望,顧此失彼。

陳嘉玲便是這樣一個舉棋不定的人。

如果從一開始就想得透徹,打定主意,就是要單身一輩子。

那反而很多焦慮也就不存在了。

還記得第一季最後一集嗎,陳嘉玲決定離開老家,繼續回到臺北打拼。

她坐在面試官對面,突然,她明白了。

說著”對不起,我得要先走了,謝謝”。

在Sir看來這是一個典型的選擇困難癥患者。 

但她也並不糊塗。

只是需要到最後關頭,她才能聽清自己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所以千萬不要過早斷言陳嘉玲不會生孩子。

對於她做出的決定,Sir不會感到意外。

因為只有她,才最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

02

陳嘉玲為甚麼害怕生孩子

如果真想要找到陳嘉玲不該生孩子的”證據”,也不是沒有。

回到老家,面對安排,她沒好氣地說:

“我討厭小孩。”

第二季一開場,和已經成為前男友的江顯榮見面。 

對方非常有效率,此時已經結了婚生了女兒,他讓陳嘉玲幫忙照看一會。

可就在這幾分鐘裡,陳嘉玲如坐針氈,似乎手裡碰的不是嬰兒,而是一顆定時炸彈。

江顯榮隨口一勸,”你不趕快去生一個”。

陳嘉玲一秒拒絕,但她關心的是——

我人生的下半場才剛開始

立好的flag,最後還是打臉。 

陳嘉玲背叛了自己,毀了自己人生的下半場?

首先。

你要搞明白的是,陳嘉玲為甚麼說自己不想生孩子。

她在害怕甚麼?

簡單說,是她還生不起小孩。

全部的積蓄都用在買房上了,現在老家的事業剛起步,手頭沒多少錢。

蔡永森當學校棒球教練,一個月薪水三萬臺幣(人民幣約7000),兩個人根本還沒到要孩子的生活水平。

這是淺層原因。 

那麼往深了說,她害怕的是甚麼?

她害怕墮入平庸。

陳嘉玲是個有”小目標”的人,這是她和家人,和身邊的環境關系難以松弛的一重原因。

雖然回到臺南老家,但她卻不甘心放下臺北的”架子”。

好比碰到小學同學許建佑這一幕。

陳嘉玲其實早已忘記他是誰,卻忍不住本能地裝糢作樣了起來。

直到許建佑故意拆穿,提起上次揮手不認識的事。 

陳嘉玲才被一秒打回原形,尷尬地承認,”對啦,我真的忘了”。

這個40歲的陳嘉玲,其實和小時候沒多大差別。 

愛幻想,永遠在憧憬著生活的理想型。

小時候叔叔回家,提到寵物美容院的生意。

陳嘉玲二話不說,拿出”小豬”,揚言要投資叔叔的寵物美容院。

長大了對生活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龜毛。 

中島廚房、玻璃屋、衣帽間……現代的風格,與保守的臺南鄉下格格不入。

老爸老媽請先生給她新家看風水。 

趕走趕走。

多土啊,一點不fashion。

買個白色沙發,老媽幫她換成深色耐髒款,實用。 

退貨退貨。

多土啊,一點不fashion。

看到了沒,陳嘉玲有自己的生活標準和原則。 

不願妥協,也不容幹涉。

可你又忘了嗎,陳嘉玲畢竟是俗女啊——

我等俗人,哪有那麼大本事,輕輕松松夠得著理想。

你看看陳嘉玲吧。

裝修一個理想小家,狀況不斷,三五天就出意外進醫院,醫生都以為她被家暴了。

看多了偶像劇,認為愛情就應該充滿粉紅泡泡,親嘴要帥,要浪漫。 

腦子:我會了。

鼻子:哎呦喂。

第二回,再親。 

鼻子是沒碰到,但是噗……陳嘉玲放了個屁。

當場大崩潰:

“為甚麼我的人生要那麼寫實!”

人生的底色,哪來這麼多的夢幻和理想,多的是不尷不尬,一地雞毛。 

你以為這些橋段只是搞笑?

何嘗又不是代表著陳嘉玲的生活狀態:所謂俗女,大概是心向著美好彼岸,又不得不在世俗裡泥菩薩過河。

正因為對現有的生活力有不逮,才不禁擔憂未來——

我連自己都還沒照顧好,能照顧好我的小孩嗎?

我現在都活得這麼慌亂,有了小孩後情況不是雪上加霜嗎?

再加上黑眼圈、盜汗、骨質疏松、性欲下降……一堆”中老年”癥狀商量好了一般攜手前來,殺她個措手不及。

所以,過去陳嘉玲嘴上說不想生小孩,是問題的表象。 

真正的問題在於——

你對人生夠有底氣嗎?

03

《俗女2》值得9分+嗎?

“爛尾”的《俗女2》,還是有9.3。

為甚麼?

在Sir看來,拋開生不生孩子這種網路必吵題,《俗女2》的品質和關懷從一而終。

豆瓣有這樣一條評論:

這劇太神奇了,明明處於不同的文化環境,卻能看到成長過程的相似性,並且對當下的焦慮和困境產生共鳴。@一口大井子

如果說,陳嘉玲的性格魅力是”俗”。 

那麼,《俗女2》的魅力就是”人生的未知性”。

好比這一幕。

洪育萱掀起裙擺,想借由家暴的事,逃過罰單。

你以為,這裡會有甚麼類似人生導航的出路探索。

結果,交警只是一把抱住她,眼眶含淚,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

甚麼話都沒說,卻比說一百句金句更加回味悠長。 

就拿內地這幾年的生活劇集來說。

女主角要麼如《誰說我結不了婚》的田蕾意氣風發,然後通過高薪的工作、名牌的穿搭、一句句標榜價值的格言,告訴觀眾她活得很瀟灑。

要麼就是《我在他鄉挺好的》的胡晶晶。 

沒顏,沒錢,沒事業。

在衰到底的一天,她接到一個電話,她手臂忽然卸力,想擦擦衣服上的污漬,行動電話卻掉下天橋。

索性……一躍而下,結束生命。

她死於”成年人崩潰的一瞬間”。

這些故事,在Sir看來都沒有問題。 

但拍多了,就容易陷入一種誤區:熱衷於下定義,給答案。

成功就是人上人,光鮮亮麗。

平凡一點、社畜一點,就是被踩到底,就是失敗落魄。

以致於最終的效果,刺激和話題,蓋過了人生更內在的回味。

如同這些年的社會語境,大多徘徊在兩個極端:

一邊是極致的成功學,蘇芒的”內卷本質即欲望與惰性的差距”。

一邊是過於簡單和廉價的雞湯,告訴你如何如何,就消除一切焦慮。

《俗女2》呢?

看似接近逃離”北上廣”,回老家躺平,但本質的不同處就在於:它重在故事,而非輸出答案。

就拿陳嘉玲新建的”鬼屋”舉例。

這棟房子,是陳嘉玲努力在平凡的臺南鄉下,搭建出不平凡的”臺北夢”。

《俗女2》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成功帶來的焦慮。(各種意義上的成功:高薪工作、有車有房、婚姻美滿、年輕漂亮……)

但它並沒有給你灌迷魂湯,一面倒地鼓吹平凡。

平凡的人生就一切順遂?

接納平凡就這麼簡單?

如果是,哪那麼多人何必背井離鄉,上下求索?

就舉一個例子。

陳嘉玲的爸爸陳晉文。

一個傻傻的,愛搞笑的,暖心的老爸。

第一季。

叔叔回家借錢還債時,對阿公說:

我今天回來跟你說

我在大樓當警衞

幫人家顧倉庫

你會看得起我嗎

我又不是陳晉文

原來從小阿公就更其中自己的小兒子,因為他更聰明,覺得他應該是做大事的人,而大兒子陳晉文資質平平,留在身邊繼承中藥鋪,給自己養老送終就夠了。 

而窗外聽到這對話的陳晉文,表情複雜。

但你以為,爸爸一輩子就是這麼老老實實,沒有出息的人嗎? 

學生時期,他原本有機會和初戀情人一起出國跳舞、彈吉他。

但他沒有膽量,他選擇了父親從小給他鋪好的一條路,就是繼承家裡的中藥行。

之後,和絕大多數普通人那樣,早早結婚成家。 

陳晉文的家庭生活理應是圓滿的。

但仍逃不過,中年疲憊無助,懷念青春自由,生活不由自主的”脫軌”。

你以為你已經習慣平凡。

但總有些不甘,深植在心中隱祕的角落。

媽媽吳秀琴自己呢? 

有這麼一幕:

吳秀琴和老公吵架,住進了陳嘉玲的家。

一大早,就是一陣無聊的”慌亂”。

-不然我去洗衣服好了

-衣服已經洗了

-你把拖把放在哪裡,我來拖一下地好了

-拖過了

-拖過了?廁所!昨天那個刷子放在哪

-我處理過了

確認沒有一樣家事需要幫忙後。 

吳秀琴愣住了一秒鐘。

像是機器突然斷了電,然後陷入了尷尬窘迫的迷茫裡。

第一季的時候,阿嬤曾經跟陳嘉玲說,自己很羨慕陳嘉玲的生活。 

她”離開”李月英,做了六十年的陳李月英,雖然幸福,但做得很累了。

第二季,借著朋友去大陸省親。 

她好似老年版”逃離北上廣”,搭著公車到朋友家一個人居住,炒著自己喜歡的”幹版”番茄炒蛋。

沒有家庭的吵鬧,靜靜地享受片刻的愜意。

一陣無所事事後,吳秀琴也嘗試著走出屋子。 

她驚喜地敲打著玻璃窗,告訴女兒今天天空好藍,快出來看。

但陳嘉玲卻一臉不解,”天空一直都是藍的”。

天空當然一直都是藍的。 

只是每天忙碌於家庭生活的吳秀琴,哪裡有似陳嘉玲的浪漫,停下腳步抬頭欣賞。

就像《千與千尋》,平凡的代價——

就是墜入瑣碎,忘記浪漫,忘記姓名。

臺北的生活,很理想。

但是要犧牲自我,取悅婆婆,穿著一堆不適合自己的得體的名牌服裝。

臺南的生活,很自我。 

但是要犧牲理想,開始考慮結婚、生育。

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家,也會被現實輕易打碎。

生活的體面與不體面,在《俗女2》裡糢糊了界限。 

到哪都可能體面。

到哪也都可能不體面。

這是《俗女2》有別於第一季,朝向現實的逆行。

但不變的是,雞飛狗跳後熟悉的款款深情——

小時候,她保護你;長大後,你有了臂膀,可供她依靠。

名字忘了怎麼寫,沒關系。 

可以重新開始,一筆一劃學回來。

我們每個人,終究不過是普通人而已。 

這,就是《俗女2》的溫情—— 

不管有沒有活成自己或者別人期待的樣子,你依舊可以被別人深愛著,或者學會自己愛自己。

人生,不會永遠都是理想化的糢樣。

我們的生活,也不會全程平坦。

每一個決定,後續必然有喜有憂,但不選擇,就永遠沒辦法進行下一步。

哪怕終其一生,走入了最平凡的選項。

踩在最”俗”的一片土壤,我們也有抬頭做自己的權利。

來源:毒舌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