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少人在酒店房間的咖啡機裡撒尿?

酒店 咖啡機
很多人知道要警惕酒店房間裡的電水壺,卻在咖啡機面前卸下防備。

Reddit討論版一封熱帖「你在酒店房間做過甚麼在家永遠不會做的事情?」 中,不少網友自曝在酒店房間的咖啡壺裡撒尿。

圖片

圖片

圖片

評論區發言的踴躍程度,讓我差點吐出昨晚喝的咖啡。

這群赤佬把尿在酒店咖啡機當作入住慣例,還研究出一套幹濕分離的指導方針,活像酒店沒給他們配備馬桶。

圖片

圖片

圖片

中檔酒店也會有低俗顧客,會員身份並不能確保你房間的咖啡機清白。

來自俄亥俄州的貓途鷹用戶@不平靜 入住漢普頓套房酒店時,打算晚飯後煮一杯咖啡,掀開蓋子往咖啡機裡灌滿水,才發現裡面有鱗片狀的黃色沉澱物,同時散發一股強烈的尿味。

他把涉事咖啡機帶到前臺說明情況,酒店人員道歉並給他一個新的咖啡機,但他已經失去使用信心。

酒店總經理Marissa P.回覆,已經跟團隊分享過該差評,得出結論它只是孤例。

圖片

圖片

圖片

早有專家警告,別用酒店房間內的咖啡機。

但他們通常從微觀層面說明它是個髒東西,而不是直白說有人對酒店咖啡機施農家肥。

2015年,瓦倫西亞大學研究人員通過使用一年的九種Nespresso速溶咖啡機採樣,發現每個咖啡機能鑒定出35-67種菌株。

數量級別從中等到高度豐富,而且跟尿路感染和肺炎有關。

圖片

順帶一提,大堂的咖啡機也不會更幹淨,因為咖啡機把手是最早被污染的物品。

圖片

那些對賓館電水壺做過的髒事,他們在咖啡機上實現經典複刻,甚至彎道超車。

「當我在蓋洛德·歐普蘭度假邨擔任服務生時,我不得不在 2 個不同場合更換咖啡機。因為一些瘋球手沖咖啡機,在加水區留下人類精華。」暱稱為@藍蘋果233的網友回覆。

圖片

圖片

蓋洛德·歐普蘭酒店咖啡機內的霉菌

得益於各路渠道殘留的營養元素,用酒店咖啡機開出一套微生態系統並不罕見。

等它呈現在你眼前,可能已經苟活幾周乃至數月。

要碰上這種運氣,缺德的前房客和失職的酒店方缺一不可。

《睡眠判斷》網站調查顯示,16%的旅客在酒店房間發現過他人尿液,至少在視覺層面短兵相接。

如果細分到咖啡機內部,概率只會更低,但是你根本不敢賭。

在酒店咖啡機裡尿尿基本沒有甚麼逼不得已的原因,只是單純地沒素質,仿佛大腦停滯在弗洛伊德性心理發展的肛門期。

圖片

圖片

圖片

漢普頓前家政人員透露另一層內情,咖啡機在保潔清單上並不重要,藏污納垢也就成為必然。

維持酒店人性化管理的不是人性,而是KPI,對他人的寬容往往只能換來耳光,還叫嚷著這是他應得的。

在借好幾萬出去反而被債務人找上門要賬後,我才想通這一殘酷現實。

圖片

這個咖啡機是給那些不知道怎麼煮一杯咖啡、情願來一杯棕色熱尿的人準備的

酒店保潔員通常需要在15分鐘內打掃完一個房間,包括更換毛巾、牀單、免費物品,用吸塵器、拖把做基礎清潔,找到失蹤的遙控器,還得把移動的牀鋪歸位。

時間緊,任務重,幾乎沒時間去摳咖啡機的內部細節。

於是越來越多的明白人決定採用一刀切的方式,壓根不碰酒店咖啡機,以至於這種清潔策略更有把握蒙混過關,進一步形成惡性閉環。

圖片

經常出差的商業精英,將攜帶自用的小咖啡機作為成熟標志,以此逃離上任房客撒野標記領地的動物行徑。

圖片

圖片

然而,購買咖啡機專人專用也不是萬全之策,還可能讓你成為活靶子。

放在辦公室的咖啡機並不會比酒店的更安全,後者總是無差別襲擊,前者喜歡玩精準投放。

 

弗吉尼亞州污水處理廠員工詹姆斯·巴特勒承認,出於私人恩怨,他在同事邁克爾·烏茨的咖啡機中加入自產廢水。

強烈的氨臭味沒有躲過烏茨的鼻子,咖啡機裡無中生有的液體也讓他起警惕心。

巴特勒最終被判處一年監禁,停職11個月,並賠償5001美元。

圖片

詹姆斯·巴特勒

更令人沮喪的事實是,你不需要得罪人就能收獲一臺滿腹髒水的咖啡機。

無論地點是在酒店房間還是辦公室,施害者也不限於青春躁動的高中生,或看似穩重的飛行員。

至少有兩名教師喝過加料咖啡

俄亥俄州阿克倫市區前郵政工人托馬斯·沙欣將尿液倒進咖啡機,為此面臨污染食品的輕罪指控,服刑六個月,並賠償同事1200美元。

托馬斯說,他沒有針對誰,僅僅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沮喪。

好在我就沒用過咖啡機,離安全又近了一步。

圖片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