褲襠翻車是「藝術家們」今年的人生大坎嗎?

李云迪

今年,可謂是吃瓜內卷元年。

因為今年的瓜個個都是個頭大,水分少,吃著特別來勁。

一年下來,觀眾的閾值儼然被拔高到了泰山崩於眼前而面不改色,只想看看他炸沒炸號的地步。

所以,當到了需要交付雙十一定金,年關將近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不會再有甚麼事能讓經歷了大風大浪的心再起甚麼波瀾了。

但當#李雲迪嫖娼被拘#的熱搜以爆字登頂這個平常的周四晚上的時候,大部分人還是忍不住打出了一大串問號。

他這眉清目秀,看著就不直的,怎麼也急著替嫖娼分隊加分去了?

李雲迪,一個很早就出現在各位青春期英語課本中的男人。

那時候我們了解到,能讓我們倒背如流的不止隔壁班喜歡男生的生辰八字,還有那個端坐在英語書右上角小男孩的光輝史。

五歲學風琴,七歲學鋼琴,十一歲就開始拿獎,十八歲一賽成神。他的成長故事可以列入中國任何一部中小學生必讀名著經典,值得當例子寫進每一篇命題作文裡。

成名之後,當然是跑斷腿彈斷手的各地巡演,於是「天才神童」「肖邦再世」的名號越來越嚮,周傑倫想唱《夜曲》都得尋思一下用不用支付版權費。

李天才的路本來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但不甘心只當神仙的他卻 決定來這人世間晃一晃。

於是我們長大了,我們開始懂了。

在甚麼都要比個第一第二的互聯網打分時代,為李雲迪和郎朗究竟誰才是中國第一鋼琴家,兩方支持者吵的得不可開交。

雖然年紀、成名經歷大致差不多,但李雲迪還是憑借自己姣好的外貌在比賽中更勝一籌,並獲得了「鋼琴王子」的稱號。

而在這個看臉就能拉郎配的社會,帥就意味著除了肩負起普通的藝術科普任務外,還需要滿足粉絲對於藝術男神的情感幻想。

故事的開始總是這樣,在耽美文化盛行的2010年前後,他和他相遇了。

2012年春晚,王力宏和李雲迪合作了一首《龍的傳人》,你彈吉他我彈琴,紅紅火火似愛情。

然後,2013年的春晚,劉謙和李雲迪搭檔魔術《魔琴》的時候,一句「找力宏」,一個退半步的搖頭讓看客愈發信以為真。

然後就是被扒出兩人見了家長,一見面就沖過去相擁,情人節甜蜜互祝,在別人背後手牽手,甚至有李雲迪演奏王力宏的《落葉歸根》時天降玫瑰花瓣這種膩歪舉動。

一時間,兩人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與韓紅和管彤去國外領證了的故事齊齊並列迷惑中國LGBT故事榜首。時至今日,我們仍未知那些年奇怪的CP是否是真實的。

而在王力宏官宣自己女友是哥大研究所的李靚蕾後,李雲迪隔了20個小時也宣布自己有一位哥大金融數學專業畢業的女友田霏。

這下可好,本來的娛樂圈甜水文又平添一分BE美學的光環,本來真相是真,結果真相是假,看客一時間嗑得更上頭了。

那時的哥倫比亞大學可能比如今的伯克利音樂學院還承受了更多不可承受之重。

於是太多人懷疑王力宏裝直男形婚,孩子是代孕。所以王力宏成了不敢面對世俗選擇婚姻庇佑的渣男,而李雲迪是癡心追愛慘遭背叛的純情少年。

他跑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這件事鬧得王力宏不得不打官司以證性向,甚至公開表示了「我真的喜歡女生」。粉絲還發明了「王宇直」這個title來幫偶像證明一次做直男,終身也要做直男的決心。

故事到了這兒,本來可以按下一個暫停鍵。

但在今年六一,本來王力宏身穿的是白色外套,工作室卻p了一個巧合的李雲迪同款薄荷綠發了出去。一時間文藝複興,宏迪往事又開始被翻出來盤了又盤。

而現今的王力宏和李雲迪,一個胡子拉碴cos瘋狂原始人仿佛在宣告他「不幸」的婚姻和生活坎坷,一個吃素減肥上節目露面仿佛是在表達甚麼遺憾。

扣糖找糖的老玩家不玩椪糖,而是把舊糖新糖腦補糖都翻出來回味。不了解太多故事的路人也忍不住在八卦時間時又懷疑的問一句「他倆是不是真?」

但就當大家以為今年會是宏迪複婚元年時,沒想到小半年的預熱卻是BE的徹徹底底的喪鐘。

李雲迪總算是以一己之力,證明了八年前的這個澄清的真實性,以及CP粉的疼愛與時光終究是錯付了。

於是,2021年10月21日,北京,夜,天氣晴,在李雲迪和凡凡朝陽千裡共團圓之時,

王力宏也正在北京的另一處與郎朗合作共演。

這下CP不是CP,而是PC;pianist也不能心an,徹底變成了piaoist。

其實說到塌房子這事兒,還得看房屋構造。

如果本身粉的就是一個危房,大可隨時高唱一首《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塌或者不塌不過是時間問題。

比如爆出瑪麗蓮·曼森是一個性虐狂時,大家第一反應都是歐·亨利式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但如果本身粉的是一個高級精密建築的話,那在塌房時的震感將十分強烈。

沒有世俗欲望古風仙子霍尊,清高不染凡塵鋼琴王子李雲迪,這兩位的隕落徹底打碎了其粉絲,不對,應該是支持者不愛愛豆不落凡,只愛有才老藝術家單純的心。

怎麼能想到這種看似常年白衣飄飄,不染凡塵,吃齋念佛的當代藝術家們,居然也會有七情六欲,還需要通過不正當手段發洩?

你以為他一天24小時都在閉關修煉,可沒想到他居然騰出了幾分鐘去做大保健。你以為他是吃菜都得吃有機的,沒想到這麼清純也會爛褲襠。

但房不是一日塌的,一切狐貍尾巴其實早有跡可循。

比如丙丙最先開始在南韓的時候,還是穿著黑風衣的克裡斯馬,剛剛回國也是各種女人勿近,我會休克過敏的唐僧人設。

華晨宇剛出道時也是不敢和女生講話,看到楊幂穿短裙還得紅著臉提醒一句下次別這麼穿了的怕羞火星人的樣子。

所以從擔任評委工作的李雲迪為了參加曉明的世紀婚禮而請假時,

從他在街頭小便時,‍經常傳出和美女私會時,一切潰堤都只是時間問題了。

寫到這裡時,桃正在看《披哥》第五次公演。

劉濤正在採訪表演完《她來聽我的演唱會》的各位哥哥對於愛情的看法,本想聽聽李雲迪怎麼說,但卻發現他的片段早就已經被剪掉了。

節目剛出場時意氣風發唱著粵語歌,讓霍尊瑞思拜的雙手保險藝術家,終於也成為了讓芒果臺剪輯師加班加點的惡人。

也許十幾天後出來的李雲迪會發一封對不起愛自己的等等等人的道歉,但他對不起的何止是這些對他抱有期待的人。

更對不起的明明是曾經有過的洋溢的才華,和本來可以潛心鑽研成真正藝術家的心。

男人不自愛,就像爛葉菜

來源: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