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拿8個影後,中國最牛女演員差點消失…

顏丙燕

她曾被人盛贊:如果中國女演員要推一個拿奧斯卡,我覺得是她。

結果,這個人寧願自己「糊」到地心,也不願被捧上神壇。

戲裡,她把自己「剖」得一幹二淨;戲外,她不接任何廣告、綜藝,致力於讓自己看起來更」透明」。

因為只有純粹地沒有底色,才能離角色最近,呈現的東西才越豐滿。

賭場裡,煙霧迷離,賭徒們圍聚在桌旁,盯緊桌上的撲克牌,生怕自己輸掉。

一個大姐端著一盆炒粉走了進來,穿著花背心,燙著誇張的頭髮,一臉煙燻妝,身上還有紋身,扮相十分彪悍。

她走到賭桌旁,一邊吃面一邊叫好,活脫就像個「二流子」一樣。

看到這個演員亮相時,彈幕裡炸開了鍋:「這是老段?」

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被抓進警察局,轉身就換上了一身警服,英姿颯爽,眼睛裡閃爍著正義之光,完全沒了混跡賭場時那股狡黠不羈的勁兒。

很多人說,感覺有TVB那味兒了。其實,這個劇情出自《對手》這部大火的懸疑劇,自從開播後,熱搜就上個不停。

原因無他 ,角色間的博弈驚心動魄,戲骨們的演技也是讓人驚嘆。

有人說,郭京飛的演技又進步了;

有人說,譚卓美就算了,演技還那麼好;

有人看到寧理在劇中又演壞人

於是調侃道:「李豐田,你變了」。

觀眾看到他們亮相時,仿佛看到熟人一樣親切,可看到段迎九時,覺得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她的名字。

彈幕裡有人喚醒了記憶,「這不是那個演《萬箭穿心》拿了影後的顏丙燕嘛。」

人們大驚:這居然是顏丙燕?怎麼變得這麼強壯了?

為了《對手》這部劇,一直健身的顏丙燕為了更好地塑造角色形象,硬是追加了三個月的高強度增肌訓練,還剪掉了自己留了多年的長發。

「我的皮膚和頭髮都是劇組的。」

在演戲上,顏丙燕非常較真,從影二十多年,她塑造的每個角色都深入人心,大大小小的獎也早就收入囊中。

可每次離「爆紅」最近的時候,她立馬就玩「查無此人」。

她說,我只想做好一個演員,並不想做明星。

為了做好演員,她給自己立下多個「戒律」,不接廣告綜藝,不跨戲,不接拍攝周期少於一個半月的電影,不參與非同期聲的影視劇拍攝……

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中,有人為爭番位不擇手段,也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言行合一,但顏丙燕是個例外。

對她而言,這一生的對手,其實一直都是自己。

顏丙燕出生在北京,祖籍山東曲阜,是孔子四大弟子之一顏回的後裔。

她沒有經過專業的表演訓練,第一次接觸演戲,完全是陰差陽錯。

1994年,她還是北京歌舞團的一名舞者,當時舞團去德國演出,顏丙燕沒去,一個電話找上門來,說想讓她試試戲,不用說詞,只要打就可以了。

那部戲叫《追捕野狼幫》,顏丙燕演的是一個特警隊長,因為是舞蹈演員,身體靈活度和柔軟度很好,所以演起打戲來身形非常利落。

拍完之後,顏丙燕對演戲也沒甚麼特殊感覺,只是覺得好玩。

拍完這部戲後,導演說她有天分,後來她有意無意也會接一些戲拍,但也只是把演戲當副業。

1998年,顏丙燕參演了電視劇《紅十字方隊》,奪得第16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女配角。

拿到獎的她並沒有很開心,反而覺得自己不配。

「我覺得我的努力,和這個獎不匹配,我付出的並沒有比別人多,我第一反應真的是很愧疚很抱歉。」

顏丙燕得到獎後,恰逢歌舞團換了領導班子準備改制,規定所有人員都要留在團裡演出,不能再出去拍戲。

面對兩難選擇,顏丙燕思考再三,決定離開歌舞團,做一名影視演員。

舞蹈演員的藝術壽命太過短暫,而影視,可以延長她的藝術壽命,且能讓它蓬勃生長。

離開歌舞團後,顏丙燕的前途看似一片光明,然而沒多久,她的媽媽病倒了,那年她25歲。

媽媽與病魔抗爭的8年間,她沒怎麼接過戲,即便接也只是客串一些小角色,「只有這樣,才能允許你一直花錢,否則的話錢從哪來?」

顏丙燕說,她要給家人一種自己「有工作,有錢賺」的感覺。實際上那幾年,媽媽看病的錢,都是她向朋友借來的。

其 實,顏丙燕和媽媽的關系並不是很親密,一 歲多時,她被放養在了山東,直到6歲要上學了才被媽媽接回北京。

回到家,爸爸媽媽經常吵架,對此顏丙燕有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叛逆期,特別想逃離這個家。

可媽媽生病被送到手術室時,顏丙燕才發現,自己其實很害怕失去她,於是決定:要好好照顧母親,外地的戲一概不接,盡量不演重要角色,只客串。

直至2005年,她的媽媽去世。

1米64的顏丙燕,那段時間暴瘦到80斤,整個人看上去像個骷髏架子,頭髮都白了。

剛好,《愛情的牙齒》這部戲找上門來,公司和經紀人便介紹她去演,想讓她走出這種狀況。

可顏丙燕那時並不想拍戲,連門都不願出。公司和經紀人軟磨硬泡,才讓顏丙燕見了導演,聊了很久,她還是拒絕工作。

導演說,沒關系,你就把這個劇本拿回去看看,當小說看。顏丙燕回到家翻看後,一口答應接下了這部戲,因為劇本裡的故事讓她大受感動。

但因為缺乏經驗,技術上出現瑕疵,拍到三分之一時,導演莊宇新需要重拍。

因為當時是膠片電影,如果不能用就相當於白砸錢。

為了這部戲,莊宇新把房子和車全壓給銀行貸款了,顏丙燕向來心疼年輕導演,說道:「導演,片酬我不要了,我說心裡話,對你們是心存感 激的,這個電影把我從人生最低穀裡拉出來了。」

《愛情的牙齒》上映後,她一舉拿下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

所謂失去女演員的黃金時期,在顏丙燕這兒並沒有這個概念,只要演技常青,無論何時歸來都是巔峰。

對於演戲,顏丙燕一直都很「矯情」,讓很 多導演都對她又愛又恨。

和她合作超過20年的導演陳燕民,就見識到了她拍戲時的「倔」。

2013年,他們合作拍攝一部電視劇,為了讓顏丙燕接受男女主角間的情感邏輯,導演花了一個多月才說服她。

「除非你把我聊明白了,你現場你要是聊不明白我,你是誰都不行。這是創作,這不是說誰大誰小。誰該聽誰的事,這是作品最大啊,作品是第一位的。」

或許是因為對作品有著崇高的尊敬,她演的每個角色,都能給人帶來強烈的震撼。

2012年,《萬箭穿心》上映,劇中這個普通的武漢女人李寶莉,讓顏丙燕演得入木三分。

受邀參加金雞電影首映禮的倪萍,都忍不住當眾誇她:「你比我們這一代都棒,是中國最好的女演員,沒有之一。」

憑借這部電影,顏丙燕拿下了8個影後,即便如此,對這部電影,她還是心存遺憾。

原本,這部戲是打算用普通話來演,臨開機前一天,她和導演討論「馬學武,你別掉隊啊」這句臺詞該怎麼說。

原版小說中的所有臺詞都是武漢話,顏丙燕覺得用普通話講這句詞很奇怪,商量了很久,導演說,要不這句用武漢話說吧。

顏丙燕覺得這樣很出戲,畢竟全篇普通話,冷不丁來句武漢話,就覺得很奇怪,她便決定全部都用武漢話。

開機當天晚上,她就找來一個人教自己武漢話,雖然外地人聽不出來,可顏丙燕卻悔死了:「以後再拍這種方言的戲,一定要提前做準備。」

而這部戲的片酬,顏丙燕卻是讓導演隨便給,只要是自己喜歡的角色,哪怕是零片酬她也無所謂。

對錢極其敷衍的顏丙燕,對演戲卻特別較真。只要是對戲不好的事情,她一律不做。

從影超過二十五年,顏丙燕至今只跨過一次戲。

2003年,電視劇《穿越激情》拍了一個星期後,因女主有突發事件,劇組緊急請求顏丙燕去救火。

那時,顏丙燕在拍電視劇《穀穗黃了》,她在苦情和跋扈兩個角色間來回跨戲,對方覺得她演得很好,可顏丙燕崩潰了。

「中間肯定落下甚麼了,肯定有甚麼沒做好,有甚麼沒做到……」顏丙燕把這次跨戲經歷稱為「圓滿的、粉碎性的失敗」。

雖然成了人人稱羨的「8料影後」,顏丙燕的作品數量卻少的可憐。

像《延禧攻略》《如懿傳》這種大火的清宮劇也上門找過她,但因為不是同期聲,通通都被顏丙燕拒絕了。

或許這種「矯情」並不是一件壞事,雖然「糊」,可她演的每個角色,在觀眾心裡成了獨一無二的存在。

「演員是個騙不了人的工作,你心裡的花開了,觀眾才能聞到香味。」

很多人對顏丙燕的「矯情」很不理解,經紀人和粉絲都希望她能對自己放開一點,對世界妥協一點,誰能和錢過不去。

顏丙燕卻認為這種妥協是一種墮落。

「人的身體是很聰明的,它會順著最簡單、最容易、最輕松的方式滑下去,所以你必須得克制,只有你自己能克制,只有你自己能夠知道怎麼去制止你這種墮落的方式。」

如今她剛好50歲,笑起來皺紋特別明顯,至今還沒有一段婚姻,顏丙燕對此很坦然,說起自己往日的感情也並不忌諱。

她也談過很多戀愛,從十六七歲就開始早戀。

有個前男友和她分手時,甚至咬牙切齒說:「顏丙燕,我說你嫁不出去,我告訴你,就你這性格,你要一男的幹嘛?你不改的話,你嫁不出去,咱倆好了這幾年,我就覺得我沒用。」

顏丙燕聽進心裡,卻從沒改過自己的性格。

一個人不拍戲的日子,也能自己玩得很充實。

她喜歡傳統藝術,學古琴,唱大鼓,唱京劇,有次在一個節目裡,她唱了一段京韻大鼓,郭德綱驚呼:「太專業了,現在很少能找到這種唱腔了。」

迷上玩桌球時,穿高跟鞋能打十幾個小時,拿過俱樂部舉辦的比賽的冠軍,孫紅雷作為她的球友,對她很是贊賞:「這樣的一個女人,就是一個珍寶啊。」

為了戲,她把自己當作一生的對手,克服了無數欲望,改掉了很多缺點,我想,在戰勝自己這條路上,她應該早就贏了。

作者:鯨辰,本文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