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不同命,釋小龍與臭屁文長大后截然不同的人生,令人唏噓不已

釋小龍 臭屁文

1994年,一部《笑林小子Ⅱ之新烏龍院》橫空出世,讓當時年僅4歲的郝劭文和6歲的釋小龍,這兩個小男孩紅遍大江南北。

 

那個時候,兩個小男孩臉上的嬰兒肥還沒完全褪去,他們的表演詼諧又不失童趣,至今依然是80后的青春往事中最深刻的回憶。

 

1988年,釋小龍出生於鄭州一個叫做登封的城市,眾所周知,這裡是全國著名武術之鄉,釋小龍的父親對兒子期望值很高,因此才對他要求的特別嚴格。或許有人會疑惑,父親姓陳,兒子為何姓釋呢?其實,釋小龍2歲的時候就被父親送到少林寺,拜在釋永信門下做了一名俗家弟子,法號起名為釋小龍。

 

那個時候,年僅兩歲的孩子每天都要接受父親要求的嚴格訓練,每天經受的身心折磨讓他的母親看得糾心不已,正所謂,痛在兒身,疼在娘心,但是對於老公陳同山的嚴厲,母親也沒辦法勸服,只能暗自落淚。

梅花香自苦寒來,釋小龍從小就異於常人,不僅能吃苦,而且在武術方面擁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他的功夫也越練越好。

1992年,釋小龍4歲的時候,他被父親帶到了鄭州國家武術表演賽的會場。

 

當時年僅4歲的釋小龍剛剛上台,就亮出了一套另人耳目一新的少林功夫,不僅動作乾淨利落,而且頗有架勢,引得觀眾拍手叫好。

從此以後,釋小龍在當地的武術圈子裡成了一個小紅人,也漸漸地吸引了影視製作人的關注。

 

1993年,陳同山帶著釋小龍,跟隨嵩山少林佛學文化團到台灣地區訪問。

當時的釋小龍,他在武術圈子裡已經小有名氣了,當時台灣地區負責接待大陸使團的,還有長宏影業的導演,他就是朱延平,當時他邀請釋小龍參演他的新劇《旋風小子》的拍攝,就這樣,年僅4歲的釋小龍就這樣進了劇組,也是因為這部戲,他認識了從此以後,相伴數十年的好兄弟,郝劭文。

 

郝紹文出生於1990年的台灣,這一年,正是釋小龍拜師學藝的那一年。

當時的台灣,經濟發展與香港比較,還有有些差距的,為了讓兒女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很多家長都會選擇把兒女送到香港念書或者生活,郝邵文的父母也不例外。郝邵文在幼兒園的時候,他的父親從事工作與演藝有關,因此,郝劭文3歲的時候就接拍了一個果汁廣告,他外在形象憨態可掬,胖乎乎的很招人喜歡,於是,在他4歲那年,他的父親聽說導演朱延平正在為新電影尋找小演員,於是他靈機一動,就讓自己的孩子去試試鏡。

就這樣,4歲的郝邵文與6歲的釋小龍,這一對小活寶因戲結伴同行,走上了童星之路。

 

釋小龍的優勢是一身滴水不漏的拳腳功夫,他的動作戲是片中的亮點,不過他的戲份雖多,也沒少讓他承受吊威亞的罪,而逗趣耍寶的戲份則由郝劭文承擔,兩個人各具特色。

八九十年代,正是香港電影蓬勃發展的黃金時代。

那個時候,周星馳憑藉一部代表作《喜劇之王》,打響了自己無厘頭的招牌,王家衛憑藉《重慶森林》,讓觀眾們明白一件事,原來電影也可以玩抽像派藝術,那個時候,是群星爭輝閃耀的時代,也是競爭激烈的時代。

演員如果沒有過硬的演技,沒有辨識度極高的外表,編劇沒有精彩的劇本,導演沒有另人耳目一新的創作手段,想在這個圈子裡爭得一席之地,難如登天。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部《笑林小子Ⅱ之新烏龍院》席捲各大影院,兩個憨態可掬的小娃娃,吸引了兩岸三地觀眾的視線,他們火得一塌糊塗。

 

之後他們合作拍攝的《新烏龍院》在台灣上映時,更是創造了票房高達2個億的神話,一時之間,風頭無量。

從此以後,郝邵文和釋小龍接戲接到手軟,他們拍了一系列的童星電影。

隨著拍片量的增多,兩個孩子也漸漸地長大,雙方家長也開始了各自的打算。

釋小龍的父親很有經商頭腦,兒子拍片賺的錢,他都用來做了商業投資,然而不明真相的娛樂媒體,並不理解一個做父親的苦心,他們認為虎毒不食子,兒子在片場辛苦拍戲,爸爸在後台坐享其成,吸食兒子的血汗錢,但是事實真相併不如外界猜測的那樣。

 

長大之後的釋小龍,他遠赴美國求學,在歐美開放式的人文環境影響下,才逐漸擺脫了內心的糾結與不安,回國之後,他對人對事也看開了很多,而且也跟父親握手言和。

郝劭文長大之後,並沒有在影視圈謀求發展,他回到了台灣,繼續專心學業,很少再接新戲。

郝紹文拍戲賺的錢雖然很多,但是郝家父母並沒有理財意識,而且也沒有釋小龍爸爸那樣好的商業眼光,他們投資的生意也是屢遭失敗,平時花錢還大手大腳,日常開銷也很大,直到郝邵文準備高考的時候,郝媽媽不僅敗光了家產,而且還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甚至有段時間患上了憂鬱症。

 

在那之後,郝紹文只能靠四處打工賺學費,不過好在功夫不負苦心人,他終於考入台灣著名的高等學府——淡江大學。

不過郝邵文入學后的第二年,郝邵文的父親出了車禍。

為了撐起家業,郝劭文只能繼續之前半工半讀的生活,由於經常頻繁外出打工,一向成績優秀的他,學習成績也一路下滑,當淡江學校發給他勒令退學的通知書時,郝邵文最終打消了繼續讀大學的念頭,他決定再次返回香港尋找發展機會。

回到香港之後,在影視圈昔日好友的幫助下,他陸陸續續接到了一些角色,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生》中,也曾經與陳妍希一起合作過,但是都是一些小角色,片酬並不多,但總比在餐廳打工好多了。

 

郝邵文曾經在《美人心》中,扮演夫差一角。看到郝邵文面目猙獰的笑容時,很多觀眾不禁感嘆,這還是當年那個郝邵文嗎?然而郝邵文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他不想觀眾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小光頭,胖呼呼的那個童年時代。

世事無常,很多經歷改變了一個人,改變不了不服輸的雄心壯志。

釋小龍回國之後,跟超女出道的何潔談了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愛,後來在拍攝《葉問2》的時候,因為他在劇中的形象有點顯胖,影片上映后,甚至引來網友的調侃,有人在微博上嘲笑他,是不是在美國吃了太多黃油?身材也變成了油膩大叔的模樣,還有人給他扣上了「十大長殘童星之首」的帽子。

 

面對這些冷嘲熱諷,釋小龍他開始努力減肥,終於把丟失的顏值又重新找了回來。

2016年,釋小龍重新給自己定位,仍然以武打片為發展方向,由他主演的《武動乾坤》上映之後,陳同山給他打電話,並且稱讚他:「兒子,你演的很好。」

 

釋小龍後來回憶,從那一刻起,我們父子之間多年的隔閡也煙消雲散了。

當年陳同山對釋小龍的苛刻是眾所周知的,娛記自然也很好奇,「聽說你小時候因為刻苦練功,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你心裡就沒有埋怨過父母嗎?」

釋小龍很坦然,說道,「那個時候,確實比同齡人要承受很多,但現在回看,其實也都彌補回來了。」

確實如此,父親陳同山名下有十多項生意,都是當年用兒子的血汗錢進行的投資,如今的釋小龍,出入全是名車,小日子過得也很是滋潤,其實為人父母者,除瞭望子成龍之外,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衣食無憂呢?

 

若是當年郝紹文的父母投資成功,想必今時今日的郝紹文,又怎麼會丟了學業,在影視圈裡跑龍套呢?

如今的郝紹文和釋小龍,他們也經常見面,兩個人雖然各自有了不同的發展軌跡,然而童年那一份濃濃的兄弟情誼仍然記憶猶新。

 

童星出道,雖然風光無限,但並不能保證一生衣食無憂,一紅到底,父母如果不能幫子女把好關,那麼,他們也許要走很多的彎路。生活中的那些風風雨雨,事業上的那些高低起伏,人生旅程遇到的人和事,都是成長路上必然經歷的考驗,能夠扛得住的,撐得下來的,才是英雄好漢。

巴爾扎克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人生是各種不同的變故,循環不已的歡樂和痛苦組成的。

釋小龍與郝紹文,他們經歷了不同的人生風雨,依然在各自的跑道上奮力前行著,支撐著他們努力拚搏的除了夢想,還有在他們背後,默默支持他們的家人與朋友,那些真心喜歡他們的影迷,希望風雨過後,迎接強者歸來的不僅有彩虹,還有發自真心的祝福,希望每一個認真工作,努力生活的人都能得償所願,越來越好!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