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綺潘粵明重回鬼吹燈,《雲南蟲谷》太上頭

雲南蟲谷

最近,網劇《雲南蟲谷》正在熱播,劇集上線僅8小時就突破一億點擊量,足見觀眾對它的期待。

鬼吹燈》一直是懸疑盜墓作品中響噹噹的大IP,而作為該系列中的一本,《雲南蟲谷》的影視化自然很受原著迷和觀眾的期待。

特別是有了前兩部《怒晴湘西》和《龍嶺迷窟》的影視化成功範例,開播前大家對《雲南蟲谷》的期待值整個拉滿,開播8小時收穫這樣的成績也就不讓人意外啦!

01 打造中式驚悚,觀眾恐懼加倍。

總體而言,整部作品還是延續了此前一貫的刺激冒險風格。只不過,摸金校尉們不再盜墓,而是為治療身上的「鬼眼印記」,尋找藏在蟲谷中的雮塵珠。

要想找雮塵珠,就得先找到地處雲南的獻王墓。在《鬼吹燈》系列中,獻王墓是公認的最危險的墓葬。畢竟在上一部中,胡八一曾親口說去獻王墓只有死路一條。

原著中也曾提到,「若非天崩,殊難為外人所破」。大意是,除非天塌了,否則誰都別想找到獻王墓。

橫豎都是死路一條,為救自己的性命,一頓簡單的火鍋后鐵三角就此踏上了雲南之旅,決定一探這座傳說中的墓葬。

《雲南蟲谷》最優秀的地方在於,它沒有刻意效仿西式恐怖,而是選擇就地取材打造中式驚悚。

什麼是中式驚悚?就是完全選用本土民間的奇聞異事、八卦易經來講述整個故事。在這部劇中,故事的發展完全是圍繞著古滇國的「痋術」來講述。

為製備這種邪術,施術者通常要把「痋引」塞進活人口中,最後人被蟲子吸干,因快速失水成為干硬的人俑。不得不說,當扭動的肥大蛆蟲鑽進人體的時候,墨墨感受到了巨大的生理不適。

除此之外,藏在樹上的詭異血館、戴面具的乾屍、水裡數不盡的浮屍,都構成了特有的中式詭異。

02  情節曲折離奇,細節刻畫逼真。

劇情設置上,《雲南蟲谷》可謂是全程高能,看點滿滿。

一路上,鐵三角剛過關斬將闖過倒吊著的人俑群,成功逃離水彘蜂、食人魚的追捕,好不容易歇歇,又在廢棄的機艙中被雕鴞【diāo xiāo】 嚇了一波猛的。

說實話,看到機艙內飛行員的頭慢慢擺正的那一刻,墨墨真以為鬼神在廣電過審了。沒想到,到頭來原來是這麼個傢伙在裝神弄鬼。

負責任地講,配上詭異的音樂,驚悚氛圍拿捏得死死的。

作為《鬼吹燈》系列中猛獸異蟲最多的一部,《雲南蟲谷》是最驚險刺激的,但無疑也是拍攝難度最高的。

為了最大程度還原小說中的劇情,讓觀眾沉浸式觀影,不出現「文不符題」的錯誤,導演導演費振翔帶隊深入熱帶雨林實景拍攝。

所以,大家根本不用擔心在這部劇中看到尷尬的摳圖場景。跟著劇情代入,不僅能體會到主角驚險的歷程,還能一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除了真實取材,導演在搭景對細節的要求上,也是格外嚴厲。

劇中,雲南地區的苗疆特色被勾勒得淋漓盡致。劇組精心布置茅草屋和木質房屋來還原苗寨的古樸,整個村落的布景可以說是非常地道。劇中人物出場也大多操著一口雲南方言,女生的耳墜也是非常具有民族特色的銀飾。

為刻畫神秘氛圍,《雲南蟲谷》還大量運用了圖騰元素。在這部劇中,「牛」作為圖騰大量出現,被賦予了某種神秘的意義。

在少有人跡的密林中,村民在樹上掛滿了牛的頭骨,象徵著這塊地為不祥之地,也意味著這裡藏著傳說中先祖的寶藏。而象徵著最高掌權者的族長,頭上也佩戴著「牛骨」頭飾。

大片牛頭骨配上暗黑的畫面,簡直詭異又陰森。

當然,在特效這方面《雲南蟲谷》也毫不遜色,畫面精細逼真。

無論是水裡不計其數的食人魚、跳動的水彘蜂,還是血棺里伸出的觸手,任何一個特效都完整融入劇中,完全不會讓人齣戲。

03  劇情鬆弛有度,演員演技在線。

當然,如果只有讓人緊繃神經的刺激劇情,而沒有過渡和緩衝,那觀眾的觀看體驗可就大打折扣。

好在導演體會到了這一點,並把《雲南蟲谷》的節奏設置得鬆弛有度。

調節劇情最重要的人物就是笑點擔當王胖子(姜超 飾),此人幾乎以一己之力扛起了全劇的搞笑大旗。

每次出場都賤兮兮的,和人第一次見面就可以絮絮叨叨問東問西,被嫌棄還渾然不覺。

被奇怪的東西襲擊還老愛咋咋呼呼,等另外兩位急匆匆去尋時,發現他正悠閑地按摩享受,真是心寬體胖,也不怕這玩意兒有毒。

並且,他還老愛夾在胡八一( 潘粵明 飾)和shirley楊(張雨綺 飾)之間,當那顆最閃亮的的電燈泡。

綜上所述,我願稱之為史上最強「社交牛逼症」!

而飾演胡八一的潘粵明,雖被觀眾吐槽體態稍微豐滿了些,但也絲毫不耽誤他發揮演員本色。當他拿著羅盤講起星宿八卦時,毋庸置疑,他就是老胡本人,是團隊的主心骨。

至於張雨綺飾演的shirley楊,整個就是一文化人擔當,作為隊伍的參謀她幾乎什麼都懂點兒,在辨認植物、武器裝備這方面尤其在行。說實在的,張雨綺演這個角色不但絲毫不讓人齣戲,甚至還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04

《雲南蟲谷》只有短短16集,播出后也引來了一些質疑。其中,吐槽最多的是劇中添加了原著中沒有的人物——村民,很多書迷對此表示不理解。

其實,書迷也沒必要針對這點糾結,村民的設置在《雲南蟲谷》劇情走向上合情合理。

村民的存在就是為了製造矛盾和衝突,如果沒有這部分人阻攔鐵三角進蟲谷,那光看他們三個掘墓還有啥看頭?

總之,從劇本到演員陣容,再到實地取景、砸錢肝特效,《雲南蟲谷》真的做到了盡心儘力。

的確,對比同類型影視劇,《鬼吹燈》系列的影視化作品無論在口碑上,還是在影視化速度上都遠遠高於其他作品。無論是這次的《鬼吹燈之雲南蟲谷》,還是前兩部《鬼吹燈之怒晴湘西》和《鬼吹燈之龍嶺迷窟》,雖是網劇,卻都有口皆碑。

其實細究這幾部劇,我們會發現基本沒有什麼大咖流量,劇集本身卻都獲得不俗的評價,這必須得歸功於《鬼吹燈》團隊對作品的高質量要求和全身心投入。

至少,《鬼吹燈》系列數次影視化的成功,在同類型題材作品中打了個樣,也給行業的資本和導演們提了個醒。請多大的咖來演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演員能把角色演好,導演能把要求提高,對每個重要的環節精益求精,這樣,才能創造出真正高質量的作品。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