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言承旭:林志玲,對不起

言承旭,林志玲

言承旭44歲了,身上的脆弱感還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講起話來有顫音,深邃的眼窩下藏著憂鬱,眉頭緊鎖,周身隨時縈繞著一層無處遁形的易碎因子。

他一直害怕讓外界看見自己不完美的一面,這也是他這些年銷聲匿跡的緣由。

入行23年,言承旭似乎一點都沒變,他人已到中年,卻還在擰巴於自身的「不完美」,不知是自卑還是自戀。

他年過不惑,看起來仿佛還是當年演偶像劇的道明寺,只不過現實生活中,言承旭拿到的人生劇本,與角色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言承旭整個少年時期,都是灰色的,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他性格的極度自卑與敏感。

他心裡有很多愛,卻不知如何開口,甚至無法對母親說一聲我愛你。

他無法克服骨子裡的自卑,這種膽怯的性格讓他成為了愛情中的逃兵,也是後來與林志玲分分合合多次、最終還是失去的緣由。

言承旭,是時候擦幹眼淚與道明寺告別了。

回到二十年前,一部叫做《流星花園》的臺灣偶像劇,捧紅了四位年輕人,言承旭、周渝民、吳建豪、朱孝天,還有飾演女主角杉菜的大S。

回想起租碟看劇的古早歲月,男孩們思考著是當剛愎自用的道明寺還是氣質憂鬱的花澤類,女孩們幻想著成為被F4圍繞的杉菜。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劇照

言承旭飾演的道明寺是典型富裕的少爺,愛憎分明,霸道且占有欲極強,成為一代人心中的青春偶像,他站到了人生的高光時刻。

這年,他24歲。

那時,言承旭不會預料到,自己的後半生始終無法與《流星花園》告別。

兜兜轉轉,他依然易碎著,擰巴著,沉默著。

過去20年,言承旭與道明寺周旋著,從未成為老練的獵手,最後成為獵物。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道明寺(言承旭 飾)劇照

《流星花園》二十年之後,自帶時代濾鏡的中年男人言承旭走上「披荊斬棘的哥哥」的舞臺。

他是第一位出場的哥哥,也是很多人人生中第一個男主角,很多人對他說:「我是看著你的戲長大的。」

這是此時此刻,言承旭的意義。

「溫柔的星空,應該讓你感動

我在你身後,為你布置一片天空」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面龐,一開口就夢回二十年前的《流星花園》。

坐在後臺的尹正紅了眼眶,努力忍住淚水,他看著站在眼前的言承旭內心萬分激動:「我在他面前就像個瘋子一樣,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言行。」

尹正看著言承旭唱《流星雨》,哽咽落淚

那天,很多人都哭了,人們想起那個走遠的偶像時代。

44歲的言承旭那張臉沒被歲月留下多少痕跡,內心仿佛也同樣被禁錮在道明寺的軀殼之中。

大S發語音為昔日好友助陣,滿懷感慨地說道明寺,我是你的杉菜,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主角,杉菜永遠都在。

最後有句話很有深意:「他是高深莫測的死小孩,動不動就鬧別扭。」

談到自己如今的改變,言承旭說:「讓大家去看到,言承旭就是這麼傻,就是不會跳舞。也看到,過去道明寺帶給我的東西,現在讓我蛻變成道明寺2.0版。」

在節目中,他身上有種莫名的易碎感,總是獨自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裡,需要其他人將他拽出來與大家產生聯結。

不善言辭的言承旭被扔到人群中,是為難了他也為難了別人。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在很努力地撕掉自己身上的標簽,在第二期節目上,他說:

「不要再對我說好聽的話,以前的言承旭很害怕失敗,很謹慎,一直在自己的舒適區,這是一次自己認識自己很好的過程……」

言承旭直言參加《披荊斬棘的哥哥》就是想要突破自己,想要贏,哪怕輸了,也是光榮的。

我們相信,這是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言承旭一直害怕讓他人看見自己不完美的一面,這也是他這些年銷聲匿跡的緣由。

入行23年,言承旭似乎一點都沒變,他人已到中年,卻還在擰巴於自身的「不完美」,不知是自卑還是自戀。

44歲是一個尷尬的年紀,但是如果回溯他的成長經历,旁觀者便會從言承旭的童年過往中知曉一二。

看起來貴氣的他,實則是個出身貧寒的臺灣窮小子,原名廖洋震。家境極度貧困,為了省錢,小時候他就算生病了也不會去醫院,都是父親自學給他打針。

童年時期的言承旭

也因此有了後來那次著名的採訪片段,當記者問其關於醫院的童年陰影時,言承旭支支吾吾:「小時候家裡窮,生病了從不去醫院。」

12歲那年,父親因病去世,讓這個拮據的家庭雪上加霜。言承旭與母親、姐姐相依為命,全家的生活重擔落在了母親一人身上,媽媽靠給人做衣服、縫縫補補維持基本的生計。

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言承旭小學五年級就外出打工,也與姐姐做一些手工活貼補家用。

讀中學後,他開始做酒保、搬運工,白天在桃園上學,晚上擠公車去臺北上班,路上來回需要四個小時,下班已是淩晨,只有三四個小時可以睡覺。

當身邊的同學在搞聯歡派對時,言承旭卻游走於社會底層,受欺負是家常便飯,仿佛是卒子過河,回頭已隔滄海。

讀中學時的言承旭

「不斷地念書,不斷地工作,工作占據了我大量時間。」多年後,他回憶起往事。

小時候,言承旭最喜歡生病的日子,因為他渴望被人關心的感覺,「我珍惜發高燒的機會,就躺在牀上,你會知道有人是關愛你的,真的真的」。

言承旭整個少年時期,都是灰色的,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他性格的極度自卑與敏感。

他心裡有很多愛,卻不知如何開口,甚至無法對母親說一聲我愛你。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言承旭便是如此。

讀高中時,因為交不起學費他被迫退學,那時的他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樣了,碌碌無為。

命不由人,在他打工時,由於外形突出,言承旭被發掘成為一名糢特,也因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從小到大,他就覺得幸運這個詞與自己無關,其實不然。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劇照

「怎麼我會變成偶像,好奇怪。」

2001年,一部臺灣偶像劇《流星花園》紅遍大江南北,陪伴了一代人的青春,以平均收視6.99重新整理當地電視劇收視紀錄,這個紀錄保持了5年。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劇照由左到右:道明寺(言承旭 飾)花澤類(周渝民 飾)杉菜(徐熙媛 飾)美作玲(吳建豪 飾)西門總二郎(朱孝天 飾)

這部劇堪稱經典,讓名不見經傳的言承旭、周渝民、徐熙媛等人成為偶像劇黃金時代的人氣明星。

後來偶像劇市場的許多作品幾乎都脫胎於《流星花園》,堪稱是鼻祖般的存在。

「我這個天下第一的道明寺,竟然會喜歡你這種平凡的女子。」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

言承旭飾演的道明寺,是個高冷的紈絝子弟,留著鳳梨頭,身穿緊身背心露出肌肉,備受少女喜愛,在F4中無疑是最搶眼的存在。

他紅得一塌糊塗,站到了頂峰位置。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F4片段

那句「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成為很多年輕群體中的口頭禪,男孩們紛紛留起了道明寺的鳳梨頭。

當年四個人去拍雜志封面,拍完後,雜志封面變成了言承旭個人的封面。

「我最紅,所以就要不停被罵,在那個當下我一點都不覺得這句話是成立的。」

因為道明寺這個角色,他一夜之間成為頂流,不是表演科班出身的言承旭,出道即成名。

作為演員,她無疑是幸運的。

只是面對著突如其來的名氣,言承旭覺得自己不配,成名後的那年,接受採訪時,他不停地講述媽媽因為省錢做過的傻事,讓自己氣急敗壞。

此時此刻,他忘記了自己是受千萬人追捧的亞洲巨星,反複對自己的童年過往喋喋不休,言承旭不在意自己的光芒消逝,彼時的他是桃園鄉下的孩子廖洋震。

在節目上,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脆弱,哭到講不出話,最後剩下大段的沉默。

言承旭講起年少經历,淚流不止

「其實不是謙虛,我只是覺得自己真的少很多東西。」

面對這罕見的幸運,言承旭是不自信的,也選擇緊緊抓住,《流星花園》之後,他不斷提升演技,拍《白色巨塔》時,他早已是知名藝人,然而表現出的還是對表演提升的渴望。

只可惜出道即巔峰,成也道明寺,敗也道明寺。

2001年電視劇《流星花園》道明寺(言承旭 飾)

之後,言承旭拿到的大多數角色都帶有道明寺的影子。這件事,他自己當然清楚,那是擺脫不掉的「偶像」「高冷」「帥氣」標簽。

有些關,只能自己過,這一關卡,言承旭邁得艱難。

「言承旭,求求你轉型吧,別演偶像劇了。」

後來,現實很殘酷。

言承旭繼續演著偶像劇,角色幾乎是清一色的完美高大男主,劇情老套,表演方式固化,對於人物情緒的多層次展現流於表面,令人失望。

2008年電視劇《籃球火》

東方翔(言承旭 飾)劇照

失望的次數多了,他被外界評價為「徒有其表」。

在去年的偶像劇《我好喜歡你》裡,他搭檔比自己小20歲的沈月,上演了一段橋段俗爛的愛情故事。

2020年電視劇《我好喜歡你》

陸星成(言承旭 飾)與童小悠(沈月 飾)劇照

男主必須是臭臉的霸道總裁,女主必須是出身平凡的傻白甜,發展趨勢永遠離不開從冤家到莫名其妙的戀人。

甚至,言承旭在劇中直接講出十九年前道明寺的那句臺詞「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

2020年電視劇《我好喜歡你》劇照

這樣的回憶殺在爛劇面前無用,情懷總有被消費完的那天,人終究會被遺忘。

之後的言承旭令人唏噓,大多數時候只有在提到一個女孩的名字時,才會引起短暫的熱潮。

言承旭的生命中,有一個女孩曾在他的心中占據了很長時間,她是林志玲。

言承旭說兩人相識於微時。

那是千禧年之前,兩人在做糢特時相識相愛的,彼時的言承旭還不是道明寺,林志玲也還不是臺灣第一美女。

林志玲與言承旭

他們感受著不被打擾的簡單愛情,那段日子美好而短暫,直到2001年《流星花園》的播出,作為男主角的言承旭一時間,紅到發紫。

戀情是當紅偶像的殺手鐧,為了不影嚮言承旭的演藝事業,兩人將戀愛轉移到地下,對這份感情避而不談。

一夜爆紅的言承旭,被束縛在偶像的身份中,再也無法像之前那樣放手去愛。

2004年,林志玲像往常一樣,顧盼生姿地拍了一條廣告,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之後的她因為那張泳衣照知名度迅速曝光。

就這樣,她與地下男友言承旭一樣,義無反顧地被卷入娛樂圈的洪流之中。

一年後,林志玲的行動電話拿去維修,相冊中與言承旭的親密合照被曝光,兩人的戀情在毫無準備的境況下,被迫公之於眾。

兩人滿足了大家對金童玉女的想象,一位是長相帥氣高大的偶像劇男主角,一位是身材好氣質佳的美人兒,言承旭與林志玲的結合被外界認為是彼此最終的歸宿。

同年,林志玲在拍攝廣告時墜馬受了重傷,導致心髒以下7根肋骨骨折。

林志玲墜馬受傷

醫院門口全是媒體記者,他們在等待緋聞男友言承旭的到來。

當時,言承旭正在國外拍戲,聽聞後的他不管身邊人的勸阻,決定「自投羅網」,先坐飛機到國內後坐船,輾轉多種交通工具,只為看望自己的心上人。

他風塵僕僕在槍林彈雨下推開了門,哽咽著想說很多安慰的話,最後因不會表達變成了責怪:「你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

言承旭到達醫院的背影

言承旭連對不起都說得支離破碎,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眼前這個受傷的女孩,他連怎麼抱她是最好的姿勢,都弄不明白。

他後來深情地回首過這段經历:

「當王子知道公主生病的時候,王子正在打仗。王子說,他不管了,他要放下那場戰爭,他要逃亡,他要去看他的公主。可是他的戰友跟他說,現在外邊所有人都在看你,看你的動靜。王子還是逃了出去,穿過重重阻攔和崗哨,終於到了公主的地方。終於跪下來大哭,女孩也哭了,因為她從來不知道,為甚麼兩人相愛的人,在受苦的時候想要接近,會那麼疼。」

這次翻山越嶺看望,沒能讓兩人的感情升溫,反而直接走向結束。

言承旭情感非常細膩,卻不知該如何表達,活成了一只刺蝟,自我包裹,害怕受到一絲絲傷害。

他的糾結,就在道明寺的背面。

言承旭與林志玲

那些年,林志玲與言承旭分分合合多次,每次當言承旭被外界問及與女朋友的感情問題,他幾乎都以沉默面對,或者直接失蹤。

林志玲心寒不已,索性公開宣布「現在沒有戀情」,回應的次數多了,從失望變成絕望,兩人糾纏了17年的地下戀情無疾而終,成為很多人心中的意難平。

一個妥協周全,一個敏感沉悶。

他們終究是不合適的,只會給彼此帶來傷害。

言承旭幾乎沒有在公開場合,給予林志玲身份的認可,直到分手後,他在節目上表示是自己不夠好,沒有能力給人家安全感,「我的本性裡面其實真的很孩子氣,對方真的太完美了,自己會自卑」。

2008年,在日本的演唱會現場,言承旭深情地說:「我很愛一個人,就像愛從未消失過,很想見一個人,但對方已離去,無法相見。」

言承旭毋庸置疑是深愛林志玲的,但是他無法克服骨子裡的自卑,膽怯的性格讓他成為了愛情中的逃兵。

言承旭與林志玲

如果不是這種溫吞,遲遲邁不出半步的懦弱,林志玲也不會兜兜轉轉那麼多年,從青蔥年華到中年歲月,最後決絕離開。

她也許真的是累了,想要被人愛。

兩年後,林志玲做客快樂大本營,節目播放了言承旭當年寫的「王子與公主」故事,林志玲感動到熱淚盈眶,只是一切都結束了。

當何炅問:「會覺得好遺憾嗎?」

林志玲回答:「會。」

言承旭與林志玲的愛情,後來增添了許多普通男男女女情感的投射。

旁觀者是如此期待他們可以複合,努力找尋兩人愛過的證據。

現實中的愛情從來都是千瘡百孔,愛而不得,王子與公主沒能給公眾一個圓滿的童話結局,言承旭與林志玲的偶像劇結束了。

言承旭與林志玲

2019年6月6日,林志玲宣布與日本藝人AKIRA結婚。

言承旭隔空送去祝福,他至今仍是孑然一身,也許還是沒有遇到那個內心強大的女孩。

過往的故事,就留在風中被吹散,不必多言。

2013年,言承旭、吳建豪、朱孝天和周渝民時隔多年後,再次聚到一起出現在某衞視的春晚舞臺,合唱《流星雨》和《第一時間》。

那次重聚,大概是F4最早的一批粉絲最後的狂歡,現場氣氛熱情,觀眾們的尖叫聲與掌聲此起彼伏,言承旭在眾人面前哭了。

眼淚中有往事的辛酸,也有無處可逃的心事。

言承旭很喜歡小孩,他家中的牆上與皮夾裡,都會貼上小孩的畫報,「他們的眼神,是世界上最純淨的東西,他們不會騙人」。

小孩畫報是他內心的真實映射,也是這個天真成年人對抗世界的盔甲。

他已經44歲了,看起來仿佛還是當年演偶像劇的道明寺,只不過現實生活中,言承旭拿到的人生劇本,與角色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他講起話來有顫音,深邃的眼窩下藏著憂鬱,眉頭緊鎖,周身隨時縈繞著一層無法落地的脆弱因子。

言承旭無處遁形的脆弱,是時代的眼淚,也是他對自身的桎梏。

只不過這滴淚,早已吹幹,他還在回憶。

也許不是人們忘不掉道明寺,而是言承旭自己遲遲不想放下。

人啊,總要學著長大。不管是言承旭,還是正在閱讀本文的你、我,都要學著長大。

畢竟,我們都已付出了愛的代價。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