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圈太子爺,不賣腐反而火了?

陳凱歌陳飛宇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網上不斷湧現出各類 「文學流派 」和 「x 學」 研習小組。

三天一個新流派,五天一個新世代。

比如看似低調實則炫燿的 「 凡爾賽文學」,進階 2.0 的 「privilege 文學」。

深諳網路爽文套路的 「 丫頭文學」、「 霸總文學」。

百依百順的 「 卑微文學」,表達心情的 「emo 文學」、瓊瑤式宣洩情緒的 「 發瘋文學」。 

以及自帶嘲諷 buff,好像說了,又甚麼好像甚麼都沒說的「 廢話文學」

縱觀 「xx 文學」 的發展史,雖然它們算不上甚麼正兒八經的文學形式。但那些無處安放的情感,被制作成了抽象化的段子,表達了人們最簡單粗暴的情緒。 

在萬物皆可 yyds 後,5G 人又迎來了新的網路文字:

「 阿瑟文學」

其中的 「 阿瑟 」 不是別人,而是京圈太子爺,陳凱歌的兒子,陳飛宇。 

英文名:Arthur。

註意:「thur」 的讀音一定要輕

參考譯制片的配音老師

由陳凱歌導演,陳飛宇主演,陳紅情客串。 

由於過於 drama,被網友調侃是 「半殖民半封建家庭」,各種 「 阿瑟文學」 破土而出。 

cp 粉們也不甘示弱,開始腦補起阿瑟帶羅雲熙回家吃飯的場景。

最後不忘發出靈魂拷問: 

別急,讓我們一起走進 「 阿瑟文學」。 

刷遍全網的阿瑟文學

到底是甚麼?

「 阿瑟文學」 到底是甚麼?

用 emoji 解釋就是:

這個梗其實是出自一檔古早真人秀《熟悉的味道》,節目的初衷是讓明星通過親手做一道食物來傳遞情感,共同回味曾經的歲月。 

請的明星有國民大腕,有鮮肉愛豆,還有來自各行各業的翹楚。

別的嘉賓都是認認真真追憶。

比如岳雲鵬,由於父親在他國外演出的時候去世了,至今岳雲鵬還留有遺憾,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當岳雲鵬看到母親和其它幾個姐姐親手蒸的饅頭,直接就哭了。

然而等到陳凱歌一家登場時,這畫風就不對了。

兩人見面沒多久,字幕就細心的打上:最好的時光是,你在笑她在鬧。

而陳凱歌為了給陳紅驚喜,一個電話就把還在美國讀書的陳飛宇 call 了回來。 

果不其然,陳紅看到自己的好大兒驚訝得合不攏嘴。

你以為這是合家歡的戲碼? 

Nonono,陳導的戲自然陳導說了算。

隨後陳凱歌在老宅裡親手給陳紅做了頓飯,還準備了一段書信告白,各種成語,詩句信口拈來。

而陳紅也很懂氣氛,眼裡閃著淚花。 

就這樣,經過陳導一番努力,硬生生把親情戲變成八點檔言情劇

兒子也叫回來了,告白也告了兩遍,總算把話題落在餐桌上。畢竟人節目組還在呢,不能打人家的臉啊。 

於是乎,兩人就著餐桌美食侃侃而談,從 「 肉沫 」 聊到 「 爆米花 」 進行文人騷客式的對答

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一個人不配擁有姓名,我們的主角陳飛宇則是一直默默守在門口等待父皇母後的傳喚。 

直到動餐環節,陳凱歌突然 cue 了一直作為背景板的陳飛宇。 

就這樣說出了那句經典魔性十足的:阿瑟,請坐。

梗來的之突然,連後期字幕組也驚了,偷偷把阿瑟換成了飛宇,深藏功與名。

聽到父親的傳喚,陳飛宇這才走到母親身邊。 

最讓蟬主驚訝的是,環顧四周,畫面中都並沒有出現第三把椅子

陳紅一邊招呼自己的好大兒 「 快點,媽媽喂你 」,一邊舉起筷子遞到阿瑟嘴邊。而我們的主角阿瑟仿佛習以為常,半蹲著吃下這頓飯的第一口。

陳導見狀也遞上自己的筷子,讓阿瑟用筷子自己夾著吃一口,不住的贊美 「 對,太好了 」。 

阿瑟聽到立馬禮貌的鞠了一躬,乖巧的說到 「 不錯 」。 

聽到兒子的回答,陳導露出滿意的表情,開始發表餐後感。 

從托爾斯泰聊到了溫哥華,最後決定把主題升華。

而我們的太子爺,「 阿瑟文學」 頭號男主。 

全程只能在單膝跪著依偎在母親身邊吃飯,時不時要點頭微笑給出恰到好處的回應。

一頓飯的時間,又是詩歌朗誦,又是各種夫妻恩愛,母慈父嚴子孝的片段,中間還穿插著英文串燒。 

他們沉浸其中,網友卻被瘋狂洗腦。

認為他們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舉動,甚至連吃哪一塊肉都是精心設計過的,從頭到尾如同演話劇一般。

侵入骨髓的 「 阿瑟文學」

一邊是家教森嚴,一邊又是花裡胡哨的英文名,這一出又土又洋,拿腔拿調的操作,乍一看好笑又魔性。

但發生在陳凱歌身上,蟬主也就不奇怪了。

在接受採訪時,時刻叮囑對方 「 我是一有文化的人 」。

在選 2008 年奧運會開幕式導演的時候,張藝謀、李安、陳凱歌帶著方案去了。別的都給了初始方案,只有陳凱歌當場吟詩一首。 

結果陳凱歌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張藝謀成了最大贏家。

平時和陳紅也是以 「 歌 」、「 紅 」 互稱。 

就算朋友在身邊,也旁若無人: 

「 紅,你看這個好看嗎 」

「 紅,我覺得你穿這個特別好 」

「 紅,你看那個好看嗎 」

看到陳紅,不管上一秒說得有多起勁,下一秒立刻發揮男德操守,起身拿東西。 

這哪是 「 阿瑟文學」 的導演,這分明就是熱戀中的小男孩啊。

吐槽的人多,唯獨陳凱歌的前妻洪晃就從風花雪月中看到了本質: 

有人說最懂陳凱歌的永遠都是洪晃,但長期在陳凱歌 「 阿瑟文學」 的燻陶下,陳紅的畫風也逐漸統一,甚至是樂在其中。 

朋友去家裡做客,只給陳凱歌倒了一杯茶,不給客人倒,連招呼也不打。

在陳紅的小作文裡,陳飛宇更是 「 世界上最天真的人 」。 

路人看到自己兒子 「 一個眼神就心碎了 」,感嘆 「 上帝怎麼能給這麼好一個禮物。」

而陳飛宇更是不負眾望,打小就抓到其中的精髓。 

在小學時就能寫出 「心情很 relax,神情很 enjoy」 的感想。

這些足以讓路人尷尬到摳出環球影城的 「 阿瑟文學」,在他們看來,早已侵入骨髓,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如果非要說演,蟬主更相信他們會演一輩子。

「 阿瑟文學」 的核心,還是拼爹

很多人不明白的是,為甚麼幾年前拍的古早綜藝,在被冠上 「 阿瑟文學」 後突然就爆火了?

要知道,四年前的豆瓣小作文是這樣子的:

「 怎麼有人活得那麼浪漫」

「 這屬於來自北方不矯情的浪漫」

「 自然涓細的真情流露 」


如今—— 

這四年,輿論風向的轉變,跟陳凱歌一家的風評分不開。 

縱觀這些年,陳飛宇一直在紅的邊緣反複橫跳。熱搜上了一大堆,一個比一個怪,但就是沒有紅。

本想靠著備 S 級大制作的耽改劇《皓衣行》翻身,結果 「 耽改之風 」 大手一揮,劇能不能播都是個問題。 

眼看著耽改的日歷撕不動,如今太子又開始撕起言情的日歷來。

以至於 「 阿瑟文學」 的出圈,被不少人懷疑是不是刻意而為之的營銷: 

「 資源咖也開始營銷喜劇人設了?」

要知道,別的小演員還在十八線掙紮,陳飛宇早已搭上陳凱歌的快車出現在娛樂圈的 C 位。 

剛出道站在了青春電影的風口,先是就和歐陽娜娜搭戲《祕果》,隨後又出演了電影版《最好的我們》男主餘淮。在獻禮片《我和我的祖國》中出演《白晝流星》單元,盡管票房斬獲 30 億,但卻錯失口碑。

雖然陳飛宇的演技一直被人吐槽,但依舊靠著父母的名氣和人脈資源不斷,耽改言情主旋律要啥有啥。

如今那個蹲在飯桌前吃飯的亞瑟,也不知不覺成了 「 我是你爸 」的京圈狂少。

屬實哄堂大孝了

再看看陳凱歌。 

之前拍《無極》《妖貓傳》《道士下山》,罵歸罵,但總有人替他解釋。比如他有自己的審美了,他被資本裹挾了,他在探索人性的道路上失敗了。

誰也沒想到,因為上了一檔綜藝引起眾怒。在《演員請就位》拍攝《寶貝兒》的短片,被人吐槽美化代孕

如今,一邊是娛樂圈無孔不入的營銷和資本強捧,一邊是網友對娛樂圈日薪 208 萬的不滿。 

對於這些失真的 「xx 文學」,我們看個熱鬧就好。因為明星們可以在現實和生活反複橫挑,而拼盡全力去生活才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唯一底色

至於陳凱歌?

在影視圈摸爬滾打了大半輩子,最終活成了 「 阿瑟文學」 的範本。

如果非要說差點甚麼,就是離 「 阿瑟文學」 大滿貫中間差一個陳飛宇了

來源 蟬創意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