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詩曼逆風翻盤記

佘詩曼

一、

1979年,鄰居跟小小的佘詩曼說:「這麼漂亮,長大可以選港姐,她聽了不屑一顧,竟將別人邀請她拍廣告的名片,通通撕爛了丟垃圾桶裡。

那時她媽媽是香港電臺DJ,娛樂圈中像曾志偉、陳百祥等很多名人,都是好朋友。她爸做進出口生意,收入頗豐,每逢周末,都會帶全家看電影、出海游玩。

然而不久後,爸爸發生意外,一切天翻地覆。

佘詩曼那時才4歲,不懂甚麼是死亡。別人告訴她,你爸爸再也不會回來了,她還很高興,因為再也沒有人強迫她吃飯了。

直到看到媽媽在哭泣,她才意識到這是一件不該愉快的事,於是跟媽媽說:「你是不是怕一個人睡覺?由今天起,我陪你睡,你不用哭。」

這一陪,就陪到18歲,每晚入睡前她們都談心,母女親密得像一對閨蜜。

爸爸去世後很多年,媽媽一人工資有限,佘詩曼一家的生活,從天上掉到地下。

哥哥小小年紀,就去了意大利跟著舅舅謀生,她和弟弟,則跟著媽媽一起艱辛度日,每逢周末時,再也沒有多餘的錢去看電影,娛樂方式變成了逛免費公園。

到了1993年,18歲的佘詩曼離開媽媽,赴瑞士國際酒店管理大學讀書,一下飛機打電話,那頭說:「媽媽很想你」,佘詩曼再也忍不住,淚如雨下。

但佘詩曼適應能力很強,掛掉電話回到學校,很快就找到搭檔,打起了麻將。那時的歐洲,生活單調,沒有卡拉OK,沒有酒吧,風景又如畫,很適合談戀愛。

於是佘詩曼就在大學裡談了一個男朋友,不是歐洲人,而是一個有錢的臺灣公子,兩人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即使身在異國他鄉,都不忘一起鑽研中華瑰寶「唐詩」。

待到畢業時,佘詩曼跟著男友去臺灣男友家待了3個月,每天除了吃飯、睡覺、看電視,甚麼都不用幹。

如此幸福安穩,不用顛沛流離,但是佘詩曼很不習慣,她跟男友說:「我才22歲,我在幹甚麼?我念書是為了甚麼?」男友不理解,認為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價值觀的不同,很難調和,兩人發生爭執,最終還是沒有逃過勞燕分飛的命運。

分手之後,佘詩曼離開臺灣回香港,她原本以為,等待她的將是母親溫暖的懷抱,卻不料,迎接她的是又一場冰涼的告別。

二、

1997年,香港回歸,佘詩曼卻回不到媽媽的懷抱。因為媽媽再婚去了夏威夷,在電話裡跟她說,她不回來了。

那一刻,佘詩曼感覺自己像漂泊在茫茫大海裡的孤舟,兩頭都靠不到岸,她問媽媽:「你不回來我怎麼辦?」

媽媽沉默了片刻,說:「你已經長大了,你有你的生活,媽媽有媽媽的生活。」

這一句話,猛然點醒了茫然不知所措的佘詩曼。

剛巧那時「香港小姐」競選正在宣傳造勢,媽媽就提議女兒試試,就當是去一個大派對玩玩。佘詩曼此時早忘了4歲時的不屑一顧,她說也好,那就去玩玩吧。

22歲的佘詩曼,終於站上了「港姐」的競選舞臺。

因為撞臉劉嘉玲,佘詩曼一露面就被稱為「小劉嘉玲」,臺上的主持人曾志偉、陳百祥、鄭丹瑞都是佘詩曼媽媽的老友,都是看著她長大的叔叔阿姨。

但眾人為了避嫌,都沒有對外說這段關系,也沒偏袒她,最終,佘詩曼憑著自己的美貌和聰慧,一路過關斬將奪得季軍,並吸引到當時樂壇新貴雷頌德的目光。

雷頌德師承黃霑,這年才28歲,就替《梁祝》《青蛇》《白蛇傳說》等電影均做過配樂,風頭正勁的他上場為佘詩曼打Call,還現場為她寫歌一首,有歌詞曰:

「美亦是曼腰,Charmaine多嬌俏……」

「曼」當然指佘詩曼,至於「Charmaine」,更直接就是佘詩曼的英文名。雷頌德的開光加持,讓佘詩曼更加水漲船高。

因為這一年香港回歸,TVB特意以中國古代王朝「唐宋元明清」為主題展現「港姐」風採。

佘詩曼的古裝扮相溫婉可人,加上26歲的張智霖為她伴舞,金童玉女,珠聯璧合,十分出彩。同時,這也為兩人之後的緋聞埋下了伏筆。

此後,比賽形勢風雲詭譎,22歲的佘詩曼,惜敗23歲的冠軍翁嘉穗和20歲的亞軍李明慧,斬獲了1997年「港姐」季軍

按照常規,「港姐」簽約TVB後,力捧對象當然是冠軍。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卻無比狗血,轟動全港,佘詩曼因此受惠,美美地坐收了一把「漁翁之利」。

三、

1997年的「港姐」選美,贊助商之一是七海化工。比賽期間,20歲的亞軍李明慧,被曝與年長自己23歲的七海化工老板鄔友正拍拖,甚至還傳出婚訊。

畢竟是年輕,李明慧自以為攀上高枝,為了「愛情」,不惜與TVB解約。正當大家都以為她真要嫁入豪門時,外界卻又傳出冠軍翁嘉穗與鄔友正拍拖的消息。

風雲驟起,一夜之間,「港姐冠亞軍爭奪豪門闊少」的新聞,攻占各大媒體頭條。

這一邊,李明慧在電視上哭訴翁嘉穗搶她男友!那一邊,翁嘉穗極力否認!另一邊,鄔友正也不承認與李明慧有婚約,還說與李明慧沒有共同語言,倒是翁小姐嘛,不排除與她發展關系的可能性……

最後,這段狗血劇,據說以鄔友正給了李明慧120萬港幣「分手費」而告終,鄔大少還反手把一幫「長舌之人」告上法庭,史稱「鄔公奇案」。

後來,翁嘉穗於兩年後如願嫁給了大她20歲的鄔友正,成為七海化工老板娘,專心相夫教子,李明慧則遠走加拿大改行做公關。當然,這是後話,按下不表。

且說當時吧,冠、亞軍爭風吃醋,TVB十分不滿,於是季軍佘詩曼「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白白撿漏,得以以C位出道。

1998年,TVB金牌監制李添勝開拍《雪山飛狐》,女主「苗若蘭」之位,自然落到了佘詩曼的頭上。

為了讓新人適應,公司還給佘詩曼一部時裝劇《生命有Take2》先熱身。

在一場「從地下挖丈夫」的戲中用力不當,佘詩曼十指流血,黃日華看到了,就走過去安慰她:「借肩膀給你依偎吧」,佘詩曼為此很感激,一直記了多年。

但她很快又遭遇了嚴重的「職場霸淩」。

四、

還是拍那部戲,原本定好當天9點到達拍攝場地,制作助理在8點15分打電話給她,要求她提早15分鐘來。

佘詩曼住的遠,沒趕上,從下了計程車起,那個制作助理就不停地用粗話罵她。連佘詩曼去換衣服時,那個助理仍然站在外面,不依不饒地破口大罵。

因為那天佘詩曼只有一句對白「謝謝,媽媽」,所以她沒有帶劇本。而制作助理看她沒帶劇本,又一邊罵她,一邊還把自己手上的劇本朝她丟過去!

佘詩曼想走,但又覺得不把戲拍好就一走了之,太不負責任。她也不敢哭,因為她知道自己一哭起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一直忍著。

直到下午以「港姐」身份出席了一個記者招待會,再返回去拍外景,直到戲份全部拍完,她上了計程車,在回家的路上,才毫無顧忌地哭起來……

後來有機會和高層一起吃飯,領導提起這件事,佘詩曼也沒多說,更沒說那個罵她的制作助理是誰。多年後那個制作助理升任導演,又主動邀請佘詩曼合作。

1999年3月,佘詩曼與古天樂、宣萱等主演的時裝劇《刑事偵緝檔案IV》播出,她飾演的女警「文婉蘭」圓潤飽滿,甜美可人,說話聲音又輕柔,人氣很高。

然而媒體並未對她嘴下留情,報紙上都寫她不懂演戲,說話像「雞仔聲」,細聲細氣,是「嗲精」。又因她腰細,戲稱她為「性感小腰精」

24歲的佘詩曼很傷心,她想:我本來就是參選港姐的,又不是科班出身,能演成這樣已經是盡了最大努力了,為甚麼還要這樣對我?難道我真不適合幹這行?

但她觀眾緣卻很好,事業運也好,戲約一直湧過來,每天回家就是洗澡、卸妝、睡覺,兩個小時後又起來上班,讓她根本沒有時間思考要不要放棄演戲。

在《雪山飛狐》和《刑事偵緝檔案IV》中,佘詩曼和陳錦鴻都是「戲中情侶」,久而久之,彼此混熟了,大她8歲的陳錦鴻就很關照她

陳錦鴻把自己的經驗所學,都教給佘詩曼,還教她讀報紙練聲。佘詩曼就每天在家讀報紙半小時,改自己的「雞仔聲」。她還對著鏡子練哭,要求自己1分鐘內必須哭出來。

都說機會垂青有準備的人,就在佘詩曼如此努力的時候,好運轟然降臨了。

五、

2000年,25歲的佘詩曼攜手29歲的老相識張智霖,主演電視劇《十月初五的月光》,一時間,緋聞甚囂塵上。

這一來,惹怒了張智霖正牌女友袁詠儀,她立馬坐不住,還跑到現場監督……

該劇播出後大火,重新整理香港電視收視紀錄,佘詩曼亦人氣大漲。

在那年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上,兩人還喜提年度「我最喜愛的拍檔」,領獎臺上,有說有笑,於是被媒體又炒了一輪CP。

2001年,佘詩曼再演金庸劇《倚天屠龍記》,在劇中,要和黎姿爭奪自己打小就認識的吳啓華叔叔演的「張無忌」。

佘詩曼很忐忑,怕演「趙敏」,因為那就要吻吳啓華。幸好最後,吳啓華建議高層讓黎姿演趙敏,佘詩曼演周芷若,這才避免了一場尷尬。

因為在《倚天屠龍記》中的良好表現,佘詩曼片約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拼。

2002年初,由於拍戲過於辛苦,佘詩曼暴瘦9斤,略帶嬰兒肥的臉蛋逐漸消失,從形象上來說,也進入了轉型期。

趕拍《帝女花》期間,佘詩曼由於過度疲勞暈倒,下巴受傷,為不影嚮拍攝進度,帶傷上陣,留下了一道疤痕,之後都要靠化妝來掩飾那道疤痕。

到了2003年,佘詩曼又接棒陳妙瑛,搭檔歐陽震華出演《洗冤錄2》。

幾乎是一部劇傳一出緋聞的佘詩曼,唯獨沒有和歐陽震華傳緋聞,兩人還成了好哥們。歐陽震華看她很辛苦,還說你不敢遲到,那我遲到一會,讓你多睡兩小時。

這一年的佘詩曼,工作異常繁重,要拍的電視劇排得滿滿當當:《洗冤錄2》《帝女花》《江南京華夢》《西關大少》《花樣中年》《帶我飛帶我走》……

在拍《江南京華夢》和《帶我走帶我飛》時,28歲的佘詩曼和34歲的陳浩民再度重逢,攪起一場虐戀。

六、

此前,兩人在外面拍電影時相識,陳浩民比佘詩曼大6歲,英俊瀟灑,又是老司機,談吐幽默,很會討女孩子歡心,於是很快撩得佘詩曼春心亂動。

兩人開始拍拖,忙裡偷閑,將詠鵝和俄羅斯方塊都玩得行雲流水,爐火純青。

後來,兩人工作都很繁忙,陳浩民經常要離開香港去外面拍劇。

佘詩曼當時一直在香港,綽號「高產女王」,一年拍120集,休息時間都像是偷來的,最忙時連續五天四夜沒有睡覺,人都麻木了,好像靈魂都飛出來一樣。

都在事業上升期,誰也不願意犧牲自己的事業,聚少離多之下,最終,這段戀情不了了之。

2003年末,TVB一次官方「民調」中,原來的「四大花旦」變為「六大花旦」,佘詩曼、張可頤和宣萱、蔡少芬、郭可盈、陳慧珊並稱為「六大花旦」。

第二年,佘詩曼和黎姿、張可頤、鄧萃雯一起主演《金枝欲孽》,該劇大火,直接開創了「宮鬥劇」的風潮,後來流瀲紫就是受其啓發,寫出了《甄嬛傳》。

不過,因為佘詩曼在《金枝欲孽》中飾演的「爾淳」太過心狠手辣,以至於她正在談的一個月餅廣告的客戶,嫌她角色「太毒」,當時就終止了合作。

鑒於這個原因,後來於正的《延禧攻略》因為「嫻妃」找上佘詩曼的時候,她一度很猶豫要不要接這個黑化的角色。

到了2006年,在娛樂圈耕耘已有13年的佘詩曼,終於憑借《鳳凰四重奏》拿到「視後」大獎,並成為首位在TVB臺慶頒獎禮中獲得「雙料視後」的女藝人,穩坐「TVB一姐」寶座。

而這一年臺慶,在《金枝欲孽》中大翻身的鄧萃雯,則帶著獲TVB全年最高收視的電視作品《女人唔易做》,意外輸給了佘詩曼,兩人的明爭暗鬥自此開啓。

2008年,33歲的佘詩曼和39歲的鄭嘉穎在合作《法證先鋒》時,被傳朝夕相處,戲假情真,祕密擦出愛火。

七、

2009年TVB臺慶,佘詩曼成為史上第一位連續8年蟬聯「十大電視藝人」的女藝人,創了新紀錄。同時,鄧萃雯的《巾幗梟雄》對壘佘詩曼的《宮心計》。

記者要求鄧萃雯評價競爭對手,她一點不客氣地說:「對手何其多,你當毛毛(毛舜雲)死了嗎,她才是我心中的好演員。」言外之意,完全沒把佘詩曼放在眼裡。

到了2010年,佘詩曼主演的再次成為香港年度收視冠軍的《公主嫁到》,又撞上了鄧萃雯的《巾幗梟雄2》。

聽說佘詩曼9月份就和高層共進晚餐,鄧萃雯立馬刻薄嘲諷說:「這麼早就跟高層吃飯,是要吃到年尾麼!」

但無論鄧萃雯如何出言不遜,無論媒體如何煽風點火,每次佘詩曼都用四兩撥千斤的態度,讓一心想搞個「大新聞」的記者乘興而來、失望而去。

2011年,在TVB效力14年後,佘詩曼與TVB轉簽頭部約(相當於非獨家約),轉攻內地市場。

由於和胡軍、馬浚偉合作《建元風雲》的緣故,她缺席了《金枝欲孽2》。可惜《建元風雲》反嚮平平,而她另一部內地苦情劇《嫁入豪門》,也毫無水花。

此時的內地娛樂圈早已風生水起,「四旦雙冰」牢牢占據一線地位,港星對於內地娛樂圈來說,早已不是甚麼香餑餑。

即使美貌風光如蔡少芬,在《甄嬛傳》裡,也只能飾演年老色衰的皇後(詳見萬小刀公眾號往期精選:《「最慘港姐」逆風改命記》)。

所以剛進內地那幾年,對於佘詩曼來說,幾乎有種從頭開始的感覺。

最終,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性感小腰精」,憑著敬業,肯拼,高情商,加上一些運氣加持,逆風翻盤,又在2014年憑借與林峰、苗僑偉合作的警匪劇《使徒行者》,再次拿到「雙料視後」。

然而,盡管佘詩曼以情商高著稱於娛樂圈,事業順風順水如「大女主」,但在感情上,她卻玩得不是那麼高超。

八、

和鄭嘉穎分手後,兩人一直被媒體傳複合,直到2015年,60後的鄭嘉穎戀上了小他22歲的90後富家女陳凱琳,還有好事記者跑去問佘詩曼的看法。

後來,鄭嘉穎與陳凱琳修成正果,並接連生下兩個兒子。張智霖與袁詠儀也是幸福的三口之家。陳浩民最過分,和蔣麗莎結婚後,一口氣生了4個……

眼見著傳過緋聞的男友們,都一個個結婚生子,佘詩曼卻依然孤身一人,連媒體都著急了,各種場合變著花樣催婚,佘詩曼總是笑眯眯回應:「下星期再告訴你。」

又堵住別人的嘴,又沒得罪人。

「肥姐」沈殿霞還健在的時候,曾在節目裡問過佘詩曼一個尷尬的問題:「人家給你綽號叫嗲精,你是不是真的覺得嗲就通行無阻了呢?」

那時佘詩曼還很年輕,在事業上還未有建樹,否認起來並不顯得有底氣。

哥們歐陽震華在另一個節目替她解釋,說她很有男孩子氣,為人非常爽快。

合作數次的馬浚偉,則說佘詩曼這個人,從來沒有脾氣,不管拍到幾點,很累了,或者對手重拍,她都從來不發脾氣。

很多人的看法放在一起,或許才是一個更立體、完整的人物形象。

遙想14年前,佘詩曼接受陳志雲的採訪,陳志雲問她:「你心中有沒有一個數額,賺到這個數目就會很有安全感?」她回答說:「5000萬。」

而如今,經過20多年的辛苦打拼,佘詩曼一面演戲,一面投資,身價早已倍增,成為名副其實的「億萬富婆」

她的財富跟當初的理想相比,早已翻倍,但卻依然辛勤工作,並不看重片酬。

只是46歲的她,輕解羅裳,獨上蘭舟,午夜夢回之時,終究還是身邊少一人。

吹過大風大雨,看慣愛恨癡纏,昔日的「性感小腰精」,早已是「港圈老戲骨」,時過境遷,回憶往事時,不知她會不會想起「哥哥」張國榮那首經典: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縱然記憶抹不去,愛與恨都還在心裡,真的要斷了過去,讓明天好好繼續……」

本文作者:萬小刀,首發萬小刀公眾號,寫明星、寫八卦,有憑有據;形象正、影子斜,皆由自取,歡迎關註萬小刀。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