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姿:佘詩曼,這次你沒有情敵了

佘詩曼

  2004年《金枝欲孽》播出,收視率很高,豆瓣評分達到了8.9。

  有人說:「對於千禧年後一路頹勢的TVB來說,《金枝欲孽》有著不可磨滅的光輝。」

  女主角黎姿佘詩曼大火,被視為TVB一姐候選人。記者問:「你們會不會拍前傳?」黎姿說:「我要演玉瑩的媽媽。」佘詩曼說:「那我演爾淳的媽媽。」

  2013年《金枝欲孽2》播出,只有6.1的評分,收視率也很慘澹。

  佘詩曼離開TVB,進軍內地。而黎姿因為家庭變故,退出娛樂圈。

  兩位女主角都沒有參演。

  1

「女鐵人」佘詩曼

  佘詩曼五歲那年父親因意外去世。佘詩曼半夜起來,聽到母親在床上哭,抱住母親,說:「媽媽,你是不是怕沒有人陪你睡啊?從今天開始,我陪你睡。」

  父親走後,家庭經濟拮据,不能出海旅行,母女兩人也很少去看電影。每回佘詩曼想看什麼新片,母親總說:「我們還是去逛公園吧。」

  長大後為了分擔家庭壓力,佘詩曼半工半讀到瑞士留學。那裡冬天比香港冷許多。第一個下雪天,她興奮地跑到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母親說:「這邊下雪了。」母親說:「哇,是初雪啊。」兩人沉默了一陣,母親突然說:「我很想你。」佘詩曼鼻子酸了,講完電話,默默走回宿舍。

  畢業後回到香港,佘詩曼得知母親準備再嫁,要搬去夏威夷。她問:「那我怎麼辦?」母親說:「你已經長大了,你有你的生活,媽媽也有媽媽的生活。」她想,母親已經背負「女兒」這個包袱很久了,應該讓她去追尋幸福。

  那會兒佘詩曼交往一個台灣男友,男友很有錢,跟佘詩曼說:「我照顧你,你不用工作。」交往三個月,她大多數時間在家吃飯,睡覺和看電視,車也不會開,外出很依賴男友。一天夜裡,她想了好久:「我才22歲,要這樣子過一生嗎?」第二天她跟男友說:「對不起,我們要分開。」

  離開了母親和男友,她想快點自立,參加了香港小姐的競選。

  那年是香港回歸年,TVB決定用六大朝代的主題展現港姐風采。佘詩曼要準備六支舞蹈,經常排練到半夜兩三點,第二天八九點又要出席記者招待會,她怕眼睛浮腫,不能展現最好的狀態,睡前不敢喝一口水。

  最後她得了季軍,冠軍是翁嘉穗,亞軍是李明慧。TVB重點扶持冠亞軍,佘詩曼被晾在一旁。

  那時有個富商和李明慧拍拖,送她定情鑽戒,又約翁嘉穗出來,兩人十指相扣。冠亞軍忙著爭奪男人,無心演戲,TVB才把資源轉移到佘詩曼身上。

  佘詩曼剛入行不懂演戲,聲音很輕,大家說她是「雞崽聲」,哭戲也演不出來。導演喊她去看回放,說:「你怎麼演得這麼差?」

  有一次拍戲,她遲到了一分鐘,副導演用粗話罵她,從下出租車那一刻,罵到她上服裝車,她換好了衣服還繼續罵。因為台詞不多,她早已背熟,所以沒帶劇本。副導演很生氣,一手把劇本扔過來,差點砸中她的頭。

  佘詩曼忍住眼淚,發誓要演好戲,得到別人的尊重。為了提升台詞功底,她每天早起讀報紙,聲音大到隔壁的鄰居都能聽到。又一遍遍回放經典影片,學習別人的神情、動作,對著鏡子訓練微表情。

  之後她接了很多戲,戲份重時24小時連軸轉。她說:「我有時候覺得很麻木,好像靈魂飛出來,輕飄飄的。」

  2003年拍攝《帝女花》,她凌晨兩點多回到家,想倒杯水喝,誰知滑腳跌倒,下巴正好撞到玻璃茶几,磕開一道很長的口子,流血不止。醫生說嘴內部的蛛網膜破了,建議休息一個月,才能保證術後不留傷疤。

  < 《帝女花》 >

  佘詩曼放棄休息,通過化妝掩蓋傷口,不耽誤劇組的拍攝進度。戲演完時,她得到了「女鐵人」的稱號。而那道傷疤,一直留到現在。

  第二年,她憑藉這部戲入圍了TVB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競爭「我最喜愛女主角」獎。結果是張可頤憑藉穿越劇《九五至尊》呂四娘的角色勝出,接受採訪時她說:「希望佘詩曼下半年努力一點。」

  那時佘詩曼的男友是陳浩民,陳浩民經常到內地、台灣拍戲,一年裡只有一個月在香港,佘詩曼演戲也很忙,兩人聚得少,感情逐漸淡了。

  為了穩定關係,陳浩民好幾次向佘詩曼求婚,都遭到了拒絕。她說:「結婚我覺得很誇張,我的年紀應該在事業上再衝刺一下。」

  2

「大家姐」黎姿

  和佘詩曼相比,黎姿的家庭更顯赫。

  她出生於電影世家,爺爺是「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黎民偉與妻子嚴珊珊生下一兒一女,與二房林楚楚生下六個兒子,四個女兒。

  祖輩過世後子女爭奪家產,黎姿的父親是二房之子,又患腦膜炎,聽力只有二三成,視力也很差,早早被踢出家族,在健身會打雜。

  黎姿跟隨父母,從何文田2000多尺的豪宅搬到東頭徒置區的屋邨,一家4口擠到不到20平米的小房子裡,幾十戶人共用一個衛生間。

  父親收入少,主要母親做貨車司機維持生計。大人不在家,周圍的小混混經常欺負黎姿和她弟弟。父親知道黎姿不敢去公廁,在廚房邊搭了一個衛生間,一家人每天吃飯都能聞到廁所的味道。

  為了幫父母減少負擔,黎姿以童工身分演出舞台劇。一次黎姿到健身會看父親,被剛巧來健身的許冠傑發掘,介紹她到新藝城試鏡群眾演員。

  她一邊上學一邊拍戲,把作業帶到片場,趴在馬桶蓋上寫,有時太累了便靠著垃圾桶睡著。

  十四歲時,黎姿出演了《開心鬼放暑假》,被新藝城主席黃百鳴注意到。電影拍完後,黃百鳴提出簽約。黎姿同意了,她心想:「家裡收入少,責任落在了我身上,我不能繼續念書,但我想弟弟能念下去。」

  < 左:黎姿 >

  兩年後,她跟漫畫出版集團的創辦人黃玉郎交往。黃玉郎比她大21歲。他用黎姿的名字命名漫畫女主角,還為她在尖沙咀香格里拉酒店舉行了奢華生日派對。

  黎姿說:「好像正在淋雨時很凍,忽然有人拿張棉被捂住你,好暖和。」

  後來黃玉郎與前妻複合,跟黎姿分手。黎姿一度要自殺,想到家人,她才抑制了這個念頭。

  為了賺更多錢,供弟弟念國外的醫科大學,黎姿接了很多戲。有時在片場過夜,把兩塊窄窄的木板拼起來鋪在角落,頭套也顧不上摘,倒頭就睡。有時太累了,從馬背上摔下來,也不喊疼,堅持繼續拍。

  那時她拍了很多爛片,媒體說:「黎姿把自己爺爺奶奶的臉都丟光了。」父親看到新聞,覺得很難受,黎姿安慰他不要在意。

  後來她接戲很謹慎。TVB讓她演風塵女,她不願意,前輩罵她:「不如送對翅膀給你,一輩子做天使好不好?」王家衛找她演《阿飛正傳》,她一聽要剃光頭,也拒接了。

  1996年,她扮演了《古惑仔》中黑幫大佬陳浩南的戀人「小結巴」,演技得到認可。她走到銅鑼灣,很多古惑仔會像電影裡那樣管她叫「阿嫂」。張柏芝說:「全香港只有黎姿比我美。」

  黎姿沒有很高興,反而在心裡想:「我演這部戲會不會帶壞小孩子?」

  < 《古惑仔》 >

  3

金枝欲孽

  黎姿和佘詩曼第一次合作,是2001年版《倚天屠龍記》。

  趙敏的角色待定為黎姿或佘詩曼。佘詩曼很焦慮,扮演張無忌的吳啟華和她母親是朋友。她平時管吳啟華叫叔,如果扮演趙敏,戲裡要和吳啟華接吻,她怕尷尬。

  黎姿自薦演趙敏,佘詩曼出演周芷若,她鬆了口氣。沒想到黎姿演得很成功,男裝扮相英氣,女裝扮相動人,觀眾說「黎姿之後再無趙敏」。

  < 《倚天屠龍記》 >

  2004年她們再次合作,在《金枝欲孽》中又演「情敵」。

  導演要求演員有演出經驗,還要具備人生體驗。參考每個演員的過往經歷,他認為身世曲折的黎姿適合扮演玉瑩,出道多年、穩紮穩打的佘詩曼適合扮演爾淳。她們都喜歡林保怡扮演的太醫孫白楊。那之前林保怡已經演過《鑑證實錄》和《妙手仁心》,人氣非常高。

  演員進劇組之初被約法三章:不准問劇情、不准問角色、不准問結局。編劇只給了前20集的故事大綱,邊寫邊拍,演員前一天才能拿到後一天的劇本。裡面很多古文台詞,很難背。

  演員難以消化劇本,不好進入角色。黎姿一開始不喜歡這個角色,覺得玉瑩「總是大吵大鬧,蠢得像豬」。佘詩曼覺得爾淳很難把握,太多內心戲,必須憋著演,情緒無法外放。

  外部條件也很艱苦。冬天拍夏天的戲,她們在身上貼十多個暖寶寶。說話不應該冒熱氣,她們便在開拍前含一口冰水,講對白前吞下去。等說話又冒起熱氣,她們便再停機喝冰水。

  < 《金枝欲孽》 >

  TVB最初打算力捧扮演安茜的張可頤,她曾經拿過視後,是TVB台柱子之一。

  但在拍攝期間,她生了一場重病,越來越瘦,戲份被刪減了許多。黎姿、佘詩曼戲份變多了。

  佘詩曼演得逼真,一個廣告商原打算找她拍月餅廣告,看到她害黎姿的一場戲,嚇得撤掉合作。佘詩曼說:「演壞人的後果原來是這樣。」

   <《金枝欲孽》>

  那年TVB大項目很多,台慶劇是《楚漢驕雄》、《爭分奪秒》和《天涯俠醫》。

  《金枝欲孽》不受重視,沒有一個廣告商願意冠名贊助。但播出後大受歡迎,拿了年度收視亞軍。湖南衛視買了版權,第一集的收視率便超過了《大長今》的開播熱度,觀眾說:「它是TVB最不可錯過的神劇!」

  4

對手

  十一月份開萬千星輝頒獎禮,七月份明報週刊打電話給佘詩曼。

  記者問:「你覺得誰會勝出?你有多少把握?」她想以平常心看待這件事,身邊人卻不停追問她,讓她變得緊張。

  有人拍到佘詩曼和TVB高層吃飯,說她想走後門,佘詩曼不承認,媒體又追著黎姿問。黎姿說:「我回去也請老闆吃飯好了。「

  那年頒獎禮改了規則,先頒給沒有懸念的視帝林保怡,將視後獎項壓軸。

  頒獎結果出來前,主持人讓候選人玩心跳測試,五位入選者她倆心跳最快,黎姿96次,佘詩曼97次。

  最後,TVB把獎頒給了演技突破更大的黎姿。有人問佘詩曼:「和同期花旦競爭有沒有壓力?」

  佘詩曼說:「同一年去競爭同一個獎,那當然會有。就算我說沒有,報紙也會說有。她好我也替她開心,我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她。

  戲裡玉瑩爭奪寵愛,不是為了自己風光,而是為了娘親在家族中不被欺壓。

  戲外黎姿拿著獎盃,說:「我辛苦了18年,終於有點成果,沒丟我爺爺我媽媽的臉,可以為我的家族揚眉吐氣!」

  拿獎後,有媒體說黎姿和TVB「拿約換獎」。黎姿否認,媒體報道更多了,很多觀眾不信她。弟弟看到黎姿哭,安慰她說:「你別幹了,換我來養你。」

  那時黎姿的弟弟在銅鑼灣開了一家皮膚科診所,買了一輛寶馬給她,還給她開了一張銀行卡。黎姿不捨得花裡面的錢,只是夸弟弟很厲害。

  《金枝欲孽》之後,導演又召集原班人馬拍《火舞黃沙》。

  黎姿嘗試新的風格,她說:「很多對話,我可以表現得很凶,因為這是一個比較強的角色。但那樣演,就會像《金枝欲孽》,我要把整個眼神都抑鬱下去,用內心的力量去說話。」

  相比黎姿,佘詩曼在這部戲裡更拼。腳下的黃沙很鬆,容易踩空,很多危險鏡頭她都不用替身。

  在一個鏡頭中,她摔了一跤,磕掉了兩顆牙齒。她趴在地面,伸出手,想讓導演給自己遞東西。導演以為是衛生紙,佘詩曼搖搖頭,嘟囔幾句,導演才知道她要的是鏡子,確認自己沒有毀容。

  < 《火舞黃沙》 >

  同年,佘詩曼還演了另一部劇《鳳凰四重奏》。佘詩曼一人分飾四角,同時拿到「最佳女主角獎」和「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

  她拿到TVB歷史上第一個雙料視後,在頒獎禮上說:「感謝TVB!從前大家說我雞崽聲,不會演戲,今天拿到這個獎我很開心!」

  5

TVB最後一個當家花旦

  2008年,《金枝欲孽》的導演找黎姿演《珠光寶氣》。

  那是TVB史上耗資最大的電視劇,成本一億多港元。劇中二妹的角色,是導演為黎姿量身打造的。

  但拍戲期間,黎姿弟弟出了車禍。上半身被拋出車外,頭顱部分撞扁,一隻眼睛重創,陷入昏迷。

  黎姿嚮導演請了幾次假,去醫院看弟弟,給他講故事,放他喜歡的音樂。

  再後來,黎姿提出辭演。導演讓她堅持下來,配合她的時間,修改了劇本,刪減黎姿的戲份。

  三個月後,弟弟甦醒過來,但是半身不遂。別人勸黎姿把弟弟的公司關了,她不同意:「我不能讓兩件不幸的事情同時發生在我弟弟身上。」

  宣傳《珠光寶氣》時,黎姿說:「這是我職業生涯最後一部戲。我很明確接下來的路怎麼走,我會慢慢放下做演員的名利心。」

  < 《珠光寶氣》 >

  退出影視圈後,黎姿接管了弟弟的公司。她不懂醫學知識,也不懂做生意,連公司有幾個辦公室都不清楚。

  為了把公司經營下去,她報讀了管理課程,學做財務報表,經常研究文件到半夜。

  她想有一天弟弟康復了,要把公司交還給他。除了經營公司,她還要支付高額醫藥費,因為弟弟出事時沒繫安全帶,無法申請保險理賠。

  有人問黎姿後不後悔轉行,她說:「對我來說,弟弟和爸爸媽媽的微笑,比什麼光環都重要。」

  不久後黎姿公布婚訊,對象是富商馬廷強。弟弟車禍後,馬廷強用五千萬成立基金,專門供黎姿弟弟治療與生活所需。

  < 黎姿和馬廷強 >

  黎姿退圈後,佘詩曼仍在拍戲。

  最拼的時候一年演100多集劇,包括《法證先鋒》、《宮心計》和《天與地》等熱劇。有人說她是TVB最後一個當家花旦。

  與TVB約滿後,佘詩曼沒有續約,而是簽約了TVB與內地公司合作的TVBC。她說:「TVB的對手差不多都拍過了,已經沒有火花,我想出去看一下這個世界有多大。」

  佘詩曼很努力學普通話,還是不標準。為了不耽誤拍戲進度,她把國語翻譯成等數字的粵語,方便後期配音。又在每次講完粵語對白後,再說一遍國語對白,讓對手能接得上話。

  佘詩曼在內地拍戲很吃力,而黎姿已經把公司經營到掛牌上市。她說:「我終於完成了弟弟的夢。」

  < 左二:黎姿弟弟 >

  2018年於正開拍《延禧攻略》,找佘詩曼演反派嫻妃。片酬不高,戲份不多,佘詩曼還是接了戲。

  她把嫻妃演得很出彩。以前演《金枝欲孽》,因為角色太壞被撤掉廣告,如今再演壞人,網友誇她:「有一種演技,叫黑化不用煙燻妝。」她說:「時代真的變了。」

  記者採訪《延禧攻略》劇組,問:」如果真生活在宮中,你覺得自己能活多久?「吳謹言說:「活不下去。」秦嵐說:「半集就死了。」佘詩曼說:「我應該可以活到最後。」

  北上的TVB演員很多,佘詩曼成了最紅的一個。

  有人問她:「你覺得自己幸運嗎?」她說:「我是個幸運的人,但用幸運這兩個字來解釋一切,抹煞了我的拚命。我沒有放棄任何一次機會。」

  < 《延禧攻略》 >

  同年,佘詩曼重遊了《金枝欲孽》拍攝地故宮。

  她想起劇中的台詞:「不愛宮牆柳,只被前緣誤,花開花落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佘詩曼事業成功,但一直沒有結婚,她有時會羨慕黎姿那樣的生活:「如果我沒有做演員,也許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媽,或許會追求小時候的夢想,做個幼稚園校長,體會那種一進校門,很多很多小孩子湧上來的幸福感。」

  回憶起年輕時沒有拍王家衛的電影,黎姿說:」我那時候太年輕,沒有注意到王家衛的能力。不過其實也是對自己沒信心,我不知道剃了光頭怎麼演。有段時間我後悔,他要是再找我,降薪我也要演,不要片酬都要接。」

  2020年,佘詩曼新劇《燕雲台》熱播。黎姿在網上發出《燕雲台》劇照和《金枝欲孽》劇照。

  她喊話佘詩曼:「這次你沒有情敵了。」

  6

尾聲

  《金枝欲孽》被視為宫鬥劇鼻祖。

  TVB後來拍了《皆大歡喜》,演了一段戲中戲《金枝欲孽》之《恨鎖淳瑩》致敬經典。

  內地宫鬥劇《宮》、《美人心計》和《步步驚心》都沒能超越《金枝欲孽》。

  《甄嬛傳》口碑最好,原著作者說:」我是受《金枝欲孽》的影響,才有靈感創作《甄嬛傳》。」

  回頭看2004年,《金枝欲孽》播出大結局那天。

  TVB在大商場裡擺了38桌宴席,安排市民和演員一起看劇,見證歷史性的收視高峰。

  播劇過程中,記者把鏡頭對準現場演員,黎姿和佘詩曼掉下眼淚。

  過了許多年,有人問佘詩曼:「你演過最過癮的角色是什麼?」

  佘詩曼想了想,說:「《金枝欲孽》的爾淳吧。那是我第一次演一個比較壞的女生,演得好過癮,我特別開心。」

來源: 走走道就瘋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