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名媛還不是罵人的詞

名媛

不知道最近有沒有跟氧叔一起追《雙鏡》的小夥伴。

講真,這部雙女主民國懸疑劇,雖有瑕疵,但也算難得讓人心甘情願磕上頭的。

兩位名不見經傳的女演員,一個98年,一個97年。

顏值在貴圈只能說是平均臉,卻偏偏在劇中各自美麗,獨具韻味。

這種化平淡尋常為美好耐看的魔力,正是民國時期獨特的能力。

今天就來聊聊民國時期美學,與其孕育的耐人尋味的風情美人。

民國美學

民國時代始於1912年—終於1949年。

在天朝歷史中,這是一段璀璨又短暫的絢麗時光。

大清的滅亡以及民主共和國的建立,讓民國時期的人們,尤其是女性,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對自由生活與獨立人格的追求與嚮往。

彼時西方先進的思想文化被她們暴風吸入,女性們勇敢的打開了新的大門。當時,清麗傲氣的學生臉、上流名媛臉、戰地麗人臉,同時並存,各有千秋。

尤其是世家貴女們,從外在到內在,都在引領新時代該有的潮流與風貌。

被譽為「舊上海的十大美女之首」的蔣梅英,就是出身良好又博學多才的大家閨秀。

她是所有老上海們觸不可及的夢,是家喻戶曉的「美麗牌」香煙殼子上的那個美人。

▲ 蔣梅英(1913—1983)

此時的名媛,本身就像是一個稀有而珍貴的符號,珠光寶氣是她們的代名詞。

名媛不等同於交際花,也不一定完全等同於富家女。舊時名媛專門指那些出身名門、有才有貌的大家閨秀。

▲ 何超瓊這種級別的才是真名媛

老上海曾有一個詞語叫「名件」,專門為形容這類象牙塔尖上的女人。

單單一個「名門閨秀」仍不足表示她們的紆貴,她們是淑女中的淑女,頂尖中的頂尖。

稱為「名件」,是絕對講究階級、講究出身的存在,但「件」這一字,多少帶著點戲謔觀賞的意思,不如「媛」來的更溫婉典雅。

出生於1915年的民國名媛嚴仁美,背景及其顯赫,她本人也有「上海灘第一美女」美譽。

嚴仁美這張臉,不能說多麼驚艷多麼極致,但絕對可以說非常的均衡標誌。

從骨相輪廓到五官細節都端方典雅,怎麼拍都不會垮,怎麼拍也都像她。放到現在,就是絕對的上鏡臉。

民國時期的頂級名媛團,正是由這些世家貴女們組成的閨蜜親友團。

彼時「名媛」「閨蜜」這樣的詞還沒有反諷意味,這群家世、眼界、能力、容貌都無可挑剔的女性們聚集在一起,她們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民國美學生動璀璨的那一部分。

民國美學最核心的靈魂,是作為國粹和女性國服的旗袍。

旗袍完美的詮釋了民國美學中風姿綽約的柔媚動人。

▲ 閨蜜親友團:右一嚴仁美,左三趙一荻

而民國女性的美感,也不局限於柔美。致力於打破兩性偏見與壁壘的女性們,同樣要擁有男性的果敢敢當。

從服裝穿搭上就能看出,內里是一件制服裝(One-Piece Dress)的旗袍,充分展示女性特質與美感。外搭則通過墊肩西裝外套表達幹練挺拔的力量美。

▲ 左三嚴仁美

從這些名媛代表開始,女性逐漸脫離依附於男性的寄生關係,綻放光芒開始甚至比男性獲得更加光彩。

民國美學,馥郁與浪漫

民國時期,同樣是女性意識與女性自信高度發展的時期。

人們會看到每位女性的臉上都洋溢著篤定自信的笑容。沒人會在意合照中自己是不是角度最精確的、肩膀是不是最直的、頭是不是最小的。

▲ 名媛校友團:c位嚴仁美

這種關注點放在民國女性身上,格局太小。

我們能看到,不論長相是什麼風格,她們每個人的肢體語言與面部神情中都透出一種舒適鬆弛的感覺。

某種層面上來講,這也是貴氣來源。而真正有底氣的貴氣,從不需時刻緊繃。

▲ 阮玲玉

旗袍作為民國女性的戰袍,讓女性魅力發揮到極致。同樣,這種風姿綽約的美感,也是讓人們對旗袍持續著魔的原因。

可以說,世界上很難再有這樣一件衣服,讓東方女性的典雅、端莊、風情,發揮的如此徹底又如此含蓄。

▲張曼玉版本阮玲玉

除了旗袍,民國美學的另一大靈魂,就是帶有卷度的盤發。

不論是歐式宮廷捲髮,還是鬟燕尾式髮式,又或者是手推波浪紋髮式,都是最終呈現成短捲髮即視感的嬌美髮式。

包括盤點港風美人總不帶她,可實際上人美成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利智,也是用一頭復古民國感短捲髮平衡利落與嫵媚。

哪怕當今內娛,甜度高的小花們想要增添成熟嫵媚的韻致,民國風始終都是首選。

找對路子的毛曉彤,就美的越來越有味道。

時代背景設定在民國時期的《雙鏡》,服化道就在儘力營造那種馥郁奢華與浪漫。

與場景氛圍匹配的角色造型,都是在營造同樣紙醉金迷、質感厚重的美學。

比如出身良好的貴婦人許幼怡,她的美中時刻散發著珠光寶氣的味道。

又或者是偽裝成照相館館主的女殺手嚴微,她孤獨冷漠氣質中帶有堅毅英氣的中性感,看似簡單的穿搭髮型細細品來也十分有質感。

這就是民國美學的厚重,即便簡約也從不簡單。讓人眼花繚亂的富貴質感美是它讓人上頭的底層邏輯。

畢竟,誰不愛這種璀璨人生呢?

▲ 彼時名流聚會:右二嚴仁美

從場景布置來看,《雙鏡》的用心也是它首戰告捷的關鍵。

耐人尋味的魅力

耐人尋味臉的特質,就是面相中有衝突對立的部分,然而不論是用風格還是角色,把這種衝突化為特質,往往會獲得比驚艷更長久的魅力。

此時,民國美學的復古絢爛,會讓本身就耐看的臉,更顯矜貴。

▲ 張曼玉與角色永遠是互相成就

這次《雙鏡》的雙女主,兩人都是第二眼美人,同樣也是很有代表性的東方面孔。

▲ 凸嘴的美感

闊面孫伊涵:濃眉大眼深眼窩,短中庭短寬鼻,鼻頭上揚,配短人中厚唇。

整張臉的指向非常幼態,又因相對寡薄的皮相+凌厲清晰的骨相而顯得異常堅韌。

所以她也可以冷艷,又或者是充滿文藝氣息的女殺手。

窄面張楠:上挑眉+下垂眼配置,長中庭長直鼻,配短人中翹唇。

雖然是97年小花,可面相十分成熟嬌俏。

刻意化短粗眉+清淡妝容會顯得清純。

到底還是民國美人標配的風情細眉更添韻致。這種風格下的動態十分靈動,完全沒有那種假名媛的工業糖精感。

看過上面的她,很難想象張楠的現代裝照片會顯得如此網紅臉。

可以說《雙鏡》的雙女主人設就是為這兩張臉量身打造的。

兩人互為硃砂痣白月光,分別讓對方的美貌風情加倍,這也是這部劇非常吸引人的地方。

不論角色設定本身是否有百合cp的傾向,女孩幫助女孩的情感本就很美好。

能體諒對方的不易,憐惜對方,這種共情已經足夠珍貴。

《雙鏡》中張楠x孫伊涵這一對兒,不禁讓氧叔想起《小姐》中金敏喜x金泰梨這一對兒。

同樣是窄面與闊面的碰撞,同樣是耐人尋味美的交融,同樣有復古華麗服化道的加持,讓每一幀畫面,哪怕簡單,也暗藏魅力。

認真回憶,會發現民國美學讓每一寸光影都更有質感,也讓每一位民國風美人都更具韻味。

就像盤著歐式宮廷捲髮的年輕雪姨。

又或者是《胭脂扣》中飾演名妓,依舊把旗袍穿的得體優雅的梅艷芳。

包括憑藉一對細眉飛升,坐上當今內娛仕女畫般國風美人頭把交椅的景甜。

她們的美,每一分每一寸都離不開民國時期孕育的大氣典雅、雍容華貴。

民國時期的女性美學,真正訴說著:「溫柔且有力量。」

回歸當下,內娛驚艷臉逐漸稀缺,普通美又泛濫。加之當下雷厲風行的整頓,正是蟄伏已久實力派創造新時代的好時機。

把握好民國美學的核心,往往也就掌握了貴圈平均臉逆風翻篇的密碼。

也是時候,讓流於表面的浮華給更有價值的魅力讓步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