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景甜能把張柏芝最愛的土俗熒光色穿得那麼純欲?

張柏芝

張柏芝可能是娛樂圈最愛熒光色的女星了。

無論熒光色是否流行,她都數十年如一日的搭上身。

雖然張柏芝顏夠靚,但這麼多熒光色疊上身也難免令觀眾招架不住。

不過神顏靚大姐張柏芝穿熒光色的確合適,夠白夠美——不需常規配色來襯托顏值,熱烈樂呵沒文化——多彩熱鬧熒光色。

熒光色並不是神顏才可以任性的奢侈配色,也並不總是如此熱烈浮躁。比如景甜穿的熒光綠毛衣,也可以很純欲。

同樣是著名白皮,景甜用毛絨材質和樸素剪裁駕馭住了熒光色,更偏黃綠的顏色也比熒光玫紅等更好駕馭,配上景甜的甜美與好身材,純欲感由此而來。

但是普通人如果喜歡熒光色,要如何駕馭呢?也許我們得先從了解熒光色開始。

 

熒光色的應用和與夜光色的區別

前兩年熒光色的回潮,讓曾經被打入時髦禁區的熒光色重新博得年輕女孩的喜愛。

而熒光色前兩年確實也是讓簡單街拍搭配獲得傳播熱度的小套路之一。

肯豆的好身材穿這種剪裁搭配簡單,但材質抓馬的小衣服,會讓造型瞬間有了亮點,上升一個檔次。

反光面料小裙子

南韓女孩們的熒光色使用套路我們更熟悉一些。淺嫩熒光色休閒裝,襯托女孩的好皮膚與青春活力。

熒光程度很淺

但是我們發現,熒光綠是熒光色中應用最多的。除了人眼對黃綠色最敏感這種硬件原因以外,常見熒光染料裡,綠色也是最常見,相對更好搭配的顏色。

熒光紅熒光橘氣質熱烈,現在我們多喜歡冷酷一些的色調

不僅是是時尚界喜愛熒光色,藝術家也會用熒光色創造不一樣的作品。比如金雨人的夜光畫作,在不同光線環境下呈現不同的畫面效果。

比如埃利亞松的綠色河流(Green River),他在世界各地河流裡倒入了無毒無害熒光顏料螢光素鈉,傳遞他的空間藝術。

在科學界,熒光色有更大用途,比如在基因工程中大有作為的綠色熒光蛋白 ( Green fluorescent protein,簡稱GFP ) ,可以給基因帶上熒光標記,幫助科學家們更好地追蹤基因。

因為發現和改造綠色熒光蛋白而獲得 2008 諾貝爾化學的錢永健

經常會和熒光色搞混的夜光色,也有自己獨特的時尚張力。和在暗處能折射更多光線的熒光色不同的是,夜光色指的是吸收了光線之後,在沒有光源的情況下也能自發光

Saint Laurent F/W 2019

熒光色與 Y2K 美學

千禧年間的 Dior 廣告

即將跨入新千年的中二人類,在對科技未來甜蜜暢想中,在經濟繁榮的支持下,誕生了許多前衛大膽的商業藝術作品。

由此誕生的Y2K 美學也融合了許多與科技感、未來感有關的元素,比如上期色彩美學我們聊的金屬色(想看點)。此外還有各色造型大膽的墨鏡,現在成了 vintage 界的寵兒。

數碼印花雖然粗糙,但當時的開朗的小女孩們並不在乎,因為當時數碼的是時髦的

化纖材質印上迷幻花紋,貼在身上,配上低腰牛仔褲,身邊似乎永遠有又熱又涼的風吹過。

皮草、金屬裝飾、低腰喇叭褲、腋下包、熒光色等元素配在一起,模特的姿勢大膽又迷幻。不在乎他們是否夠高級,Y2K 美學是數碼甜蜜夢境裡天真人類的一場狂歡。

如果現在有明星在熒光色背景板前以這樣浮誇的髮型樂呵樂呵地出現,很可能會被熱搜關心起精神狀態,但當年王菲的海飛絲廣告裡,這不僅合適,還有現代人羨慕的精神勁兒

Z 時代明星偶像,氣質總體是沮喪頹廢的。

即使復刻當年的造型,也沒有那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娜扎

以一己之力用極簡純白影響全球審美的蘋果,最近也復自己的古,推出了彩色 iMac,讓人想起當年的多彩果凍機。

從娜扎等娛樂圈大花們,到小紅書博主們,到蘋果公司,紛紛重拾起多彩的 Y2K 美學,也許除了時尚的常規輪轉、對全世界白色極簡的厭倦、還有對千禧年間人們曾經天真快樂精神面貌的憧憬吧。

如何駕馭熒光色

1. 光潔的皮膚

熒光色的本質是比其它顏色更有光彩。皮膚稍有瑕疵或暗沉都會被無情襯出。所以無論白皮黑皮都要光潔。不過皮膚暗淡也有別的穿法。

2. 降低飽和度

相較於超模肯豆任性的奪目熒光綠,

品牌 Kwaidan Editions 把熒光綠的飽和度降低,配合柔美的薄透材質,打造出了驚人的溫柔知性質感。

日常穿一件這樣的襯衫,配淺色西裝或白色棉質 T 恤 / 背心,無論男女都可以清涼時髦又溫柔。

3. 縮小面積

相比較全身熒光色的炸眼,小面積熒光色配大面積樸素面料更好駕馭,也更低調日常。喜歡熒光色的同學可以選擇熒光色鞋子、包、腰帶等配飾。

4. 離臉越遠越好

狀態一般的貝嫂,穿炸裂高飽和熒光色的方法是只用在高跟鞋上。把不適合自己的元素放在離臉越遠的位置越好駕馭,比如今天講的熒光色,比如容易低俗的大印花、蕾絲等等。

 

文章來源於新氧美學院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