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的第一次給了婁燁,禁片中的殘酷愛情

周迅
蘇州河

導演 : 婁燁

編劇 : 婁燁

主演 : 周迅 / 賈宏聲 / 華仲凱 / 姚安濂 / 耐安

近日,有一條關於電影的消息讓我很是興奮。

5 月 14 日,婁燁導演的作品《蘇州河》將發行藍光碟,可惜,只在台灣發售。

想來也是,當年正是這部《蘇州河》讓婁燁成為了” 禁片之王 “。

那是在 1998 年,作為婁燁的第三部作品,《蘇州河》拍攝的時候,同樣遇到了資金不足的窘境。無奈之下,婁燁只能把現有素材勉強剪輯完成,做成短片,拿到了鹿特丹電影節上映。

結果獲得了第 29 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金虎獎和第 15 屆巴黎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並且入圍了美國時代週刊評選的年度十佳電影。

但是由於該片沒有通過國內審核就參加了外國影展,所以無緣在中國內陸上映。僅在 2000 年的時候,在香港上映過。此後,婁燁被處罰兩年內禁拍電影。

婁燁

哦,還有一點不能忽視,這是周迅第一次拿到影後桂冠的作品。彼時,她還不是 ” 周公子 “,但不管是純情天真的 ” 牡丹 ” 亦或是妖豔性感的 ” 美美 “,周迅都演繹得靈動、自然;美得令人心悸、讓人窒息。那一刻我終於明白,” 銀幕精靈 “的由來。

時光荏苒,轉眼二十餘年,物是人為。周迅已是周公子,甚至在《第十一回》中演起了媽媽,演技早已老辣,當年靈動的雙眸裡添了幾分歲月的韻味;

影片男主賈宏聲十年前墜樓身亡,年僅 43 歲,令人扼腕;

賈宏聲

似乎只有婁燁仍是婁燁,他的電影依舊在送審與被禁的路上兜兜轉轉。《頤和園》《春風沉醉的夜晚》《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浮城謎事》要麼被禁,要麼修修改改多次提交審核,終面目全非。前段時間傳出定檔的《蘭心大劇院》最後也不了了之。這二十年裡,婁燁的作品大多命運多舛。

《蘭心大劇院》劇照

回首望去,《蘇州河》宛如潘多拉的魔匣,開啟了婁燁充滿具爭議的電影人生。

喜歡他的人把他視為第六代中始終堅持自我不肯妥協的電影教父,秉承著 ” 電影是生活的漸近線 ” 的信條,在粗劣的生活本色裡尋找自己的光影浪漫;

不喜歡他的觀眾則迷失在他搖晃的鏡頭和喃喃自語的剪輯中。

官方態度近年來也曖昧不清。記得前些年和一廣電系統的朋友聊起婁燁時,他點上煙,緩緩地說句,” 要不我們聊點別的 “。這份不可說更增添了婁燁的神祕感。

即便如此,二十年過去了,再看《蘇州河》,中國大陸電影所拍的愛情片中,很難找到出乎其右者……

”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會像馬達那樣找我嗎?”

故事從一句提問開始,提問者叫美美,在 ” 世紀開心夜總會 ” 做美人魚表演,被提問者是一名攝影師,也是故事的敘述者。他們是戀人,整部電影都是以攝像師的視角在講述,不過……他卻從沒漏過臉。(可能漏過,但是我不願相信那是他。)

美美口中的馬達,是附近送貨的 ” 瘋子 “,或許是在別人眼中看來他確實瘋了。

幾年前,馬達退學後,在蘇州河邊上遊蕩,結交了幾個莫名奇妙的朋友。某一天,一個朋友偷來了一輛哈雷摩托。馬達試駕後就愛上了,他買下了那輛摩托,成為了城市裡的送貨人。

由於馬達守口如瓶,從不過問送什麼,生意日漸紅火。之後他認識了蕭紅和老 B。他們經常給馬達介紹生意,這一次,讓馬達去送一個女孩——牡丹。

一身學生打扮、雙馬尾、雙肩包、古靈精怪,這是馬達見到牡丹後的第一印象。

牡丹的父親靠走私進口酒(野牛伏特加)發了財,此後一直沉迷酒色中。每次把女人帶回家,他都讓馬達送牡丹去姑姑家,方便自己雲雨。

一來二去,馬達和牡丹熟絡起來。在牡丹生日那天,馬達帶她喝了酒,送她了一個美人魚的娃娃。牡丹愛不釋手,如馬達所說” 從沒見過一個女孩子這麼開心 “。

在牡丹的要求下,馬達帶她回了家,兩人抱在了一起,這份熟絡逐漸發展成愛情。

一切發展得太快,讓馬達始料未及。原本蕭紅、老 B 和馬達的計劃是綁架牡丹,敲詐他老爸的錢。

這突如其來的愛情讓馬達茫然失措,他想退出,卻被老 B 威脅,只能按計劃行事。

綁架牡丹的十幾個小時裡,他們就這樣對視著。如剛剛入愛情的戀人,又如剛剛分手的情侶,但是他們是綁匪和人質。

交易完成,老 B 為了獨吞錢在擁抱中捅死了蕭紅。

送牡丹出來的時候,她問:” 你們要了多少錢?” 他答:” 四十五萬 “。

” 我就值四十五萬?我真便宜!” 牡丹歇斯底里地狂吼,她推開了馬達,也推開了他們定情的摩托車一路狂奔,馬達在後面窮追不捨。

來到蘇州河的一座橋上,牡丹翻過圍欄站在了橋邊。她笑了,說” 我會變成一條美人魚回來找你的 “。然後縱身跳進了河裡。

馬達也跳了進去,只是再沒能找到牡丹。

幾年後,馬達刑滿釋放,他又來到了蘇州河邊,尋找牡丹的下落。他又成為了城市裡的送貨人,他聽說蕭紅死了,後來知道老 B 也死了,他連報仇都不能。

故事本該到這戛然而止,直到他走進了 ” 世紀開心夜總會 ” 見到了美美。

美美做人魚表演,她和牡丹長得一模一楊。牡丹說過,她會變成一條人魚回來找自己。馬達以為找到了牡丹,美美卻覺得他是騷擾自己的醉酒客,潑了他一身酒。

馬達每天都來找她,和她聊著自己和牡丹的故事。一遍又一遍,所有細節。

一天,馬達又說起牡丹腿上的牡丹花紋身,美美撩開了自己的裙子。在左腿上,赫然出現了一朵牡丹。

這?是馬達一直在尋找的牡丹嗎??馬達再也控制不住情感,兩人一番雲雨後,美美又問起” 我是你要找的牡丹嗎 “馬達沒有回答……

其實,這是美美貼在腿上的貼紙,她或許愛上了馬達,或許只是想圓馬達一個夢,又或許她只是一晌貪歡。

故事仍沒結束,但是我寧願它就在這結束……

攝影師被搶了女友,聯繫夜總會的老闆打了馬達一頓。馬達沒有怪罪,反而找到攝影師,說要把美美還給他,自己則繼續尋找牡丹。

再後來,馬達走了,他給攝影師寄來了一瓶野牛伏特加和一封信。

原來,在城市的邊緣,馬達和牡丹相遇了,他們喝起了父親曾經走私的伏特加,望著外灘的夕陽。牡丹說,” 送我回家吧 “。

再之後,攝影師被警察叫走,指認現場。什麼現場?事故現場。

在蘇州河邊,大雨裡,一輛哈雷摩托出了事故,死者一男一女,男人口袋裡留著攝影師的聯繫方式。他們因喝了太多伏特加,雨天路滑雙雙殞命。

美美也目睹了現場,她悲傷至極,曾以為馬達說的一切只是為了追求她而編的故事,沒想到都是真的。

當兩人相遇時,卻魂歸黃泉。

美美問起”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會像馬達那樣找我嗎 “,攝影師說” 會 “。

再後來,美美也走了,攝影師沒有去找她。他拿著那瓶馬達送他的伏特加,獨自乘船,搖曳在蘇州河上……

來源:電影頭條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