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的真人秀,每集都是猛料

億萬富翁真人秀

最近,中國疫情形勢又嚴峻了起來。

重壓之下,人人陷入焦慮。

企業主,個體戶,打工人……各行各業都有徘徊在失業邊緣的迷茫人士。

恰逢此時,大洋彼岸出了一部真人秀。

3個來自不同行業的人,在美國新冠疫情最嚴重的90天裡,居然把100元生生變成了100萬

看完它,說不定你會發現,自己離百萬富翁,也只差100元的距離——

《富豪穀底求翻身》第二季

Undercover Billionaire Season 2

《富豪穀底求翻身》系列真人秀,在3年前曾經出過一季。

豆瓣評分9.1,可以說是神仙綜藝了。

第一季的主人公,是個頂級富豪。

為了證明白手起家的神話仍然存在,他決心進行一項挑戰。

先空降到一個陌生城市。

隨身只有一個沒有聯繫人的行動電話,一輛破車,100美元。

接下來,他必須隱姓埋名,且不能動員之前的任何資源,在90天期限內,賺到100萬美元

第一季結尾,富豪最終創辦了一個價值75萬美元的啤酒燒烤公司。

雖然沒達到目標,但已經相當令人震撼了。

如今到了第二季,規則依然不變。

不同是,挑戰者們還面臨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新冠

疫情之下,實體店人流量大減,企業紛紛破產倒閉。

這可不是一個創業的好時機。

雖然如此,這季的挑戰者人數卻上漲到了3個

涵蓋了不同性別,不同族裔,不同形式的創業者。

總有一款,能滿足你的需要。

第一個出場的,是個房地產大亨

乍一看,這大叔頗有點 「低配版川建國」的意思。

首先,巨有錢。

靠房地產發家的他,名下擁有17家企業,20億美元房產

還有一架印著自己名字的私人大飛機。

其次,成功學大師。

在他眼裡,致富是一場游戲。

他不僅是贏家,還可以教會其他人如何贏。

出版過8本暢銷書,經常對著幾萬人次發表演講,推銷成功學之道。

不過,他也並非空談,一生坎坷,確實有料。

他10歲喪父,家裡五個孩子,全靠母親一人養活,生活極其艱難。

自己年輕時也不爭氣,墮落成了癮君子, 還曾經被毒販狠揍 。

二十幾歲時,他痛定思痛,花了2年時間戒了毒。

然後白手起家,創立了如今的商業帝國。

如此說來,這個挑戰似乎對他很容易。

但事實上,他卻是三個人中失敗次數最多,也是情緒最崩潰的一個。

第一周,大叔連最基本的生存問題都沒解決,全靠好心人施舍。

住,借用房車老板的樣車勉強過夜。

吃,全靠房車老板在隔壁餐廳提前打招呼。

賬先賒著,吃了再說。

打工?不可能, 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大叔致富經第一式:

「我從不玩錢滾錢,只玩人脈游戲

人脈會帶來合約,而合約會帶來收益」

大叔迅速從房車老板口中,探到了城裡大人物的資訊和聯繫方式。

立馬驅車前往,推銷自己。

然而此法並未成功, 所有人都拒絕了他。

過於自信的大叔大受挫折, 回到家掩面而泣,整個人沮喪到了極點。

短暫調整後,大叔決定再次一個個致電。

沒想到,一個叫小馬哥的大老板,給了他第二次見面的機會。

大叔立刻趕過去。

他早就想好了如何與小馬哥建立關系。

這就是大叔致富經第二式:

「找到他的需求,然後無償幫他做事」

大叔主動為小馬哥的牀墊公司舉辦促銷活動,當日銷售額就破萬。

他立馬被小馬哥聘請為營銷顧問,還開了1萬美金的預支薪水。

最重要的人脈已經建立,接下來就是大展宏圖的時候了。

誰知,節目因為新冠疫情,必須停拍數日。

好不容易等到回歸,大叔又連遭打擊。

小馬哥已經僱了專業的營銷團隊,不再需要他。

而他自己也突然感染了新冠,只能在租的房子裡居家隔離。

但隔離期間,大叔也沒閑著,他為小馬哥想出了3個創業計劃。

小馬哥最終只同意了其中一個,開營銷公司。

大叔決定自己拉人投資搞房地產,兩線並行。

日子眼看一天天過去。

距離節目結束還有30天,房地產投資沒拉到,營銷公司也一個客戶都沒有。

大叔再次喪到了極點,哭唧唧地對節目組人員說,想要退出節目。

好在,此時出現了轉機。

小馬哥為他介紹了一個當地銀行,對方剛好需要營銷服務。

於是,第一個大單到手。

同時,一處市中心地標建築進入了他們的視野。

大叔勸小馬哥一定買下它,房地產和公司辦公室一箭雙彫,全部搞定。

90天很快將結束,通篇看下來:

錢,小馬哥付的。

客戶,小馬哥靠熟人關系拉的。

營銷公司,小馬哥原有的團隊在執行,甚至也是小馬哥在管理。

大叔像個嘴炮大師,似乎全程白嫖。

但仔細一看,也不全是。

大叔在創業中的最大價值,其實是發現合夥人+構建商業糢式

即建立人脈,發現營銷市場空白,加碼房地產。

最後的公司估值中,很大一部分價值來自那個巨大的辦公樓。

其實小馬哥一開始對此很質疑,一個初創公司為甚麼需要幾千平米的大樓。

但大叔讓他明白了翻新地產再出租帶來的巨大價值,還教會了他如何進行賣方融資。

只是,大叔引以為豪的「成功學大師」身份,反而成了他屢屢受挫的桎梏。

誇誇其談的進取心,放在一個寂寂無名的小鎮人上,看起來像個騙子。

畢竟打再多的雞血,最終還是需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來支撐,才能發揮最大價值。

再來看第二個挑戰者,白姐

白姐主要從事建造業,30多歲就成了億萬富翁。

在建造業這個以男人為主的行業裡混多了,白姐渾身上下也透著韌勁。

與大叔一開始的白吃白喝不同,白姐在第一天就找了一個便宜的旅舍下榻。

髒兮兮的盥洗盆,吵鬧的流浪漢,還有不時飄來的大麻味,讓她每晚都輾轉反側。

但為了生計,她決定以工抵債,通過幫旅舍清潔打掃,換取房費。

倒垃圾,沖牆面,清理廚房裡自疫情來就沒動過的食材。

刺鼻的腐爛氣味差點讓她吐出來,但她擼起袖子咔咔就幹,毫無怨言。

關於創業,她決心繼續從事自己的老本行建造業。

即尋找鎮上合適的商業建築,翻新整修,提高租金,提升價值。

然而,她在鎮裡連續逛了幾天也沒收獲。

最後,她將目光放在了自己住的便宜旅舍上。

絕佳的地理位置,历史悠久的建築及品牌,一切都昭示著巨大的潛力。

經店主介紹,旅舍一樓原來做的是堂食餐飲,但疫情之後,生意一落千丈。

白姐在考察了當地農業資源後,說服店主將旅舍改造,變成精品住宿+生鮮蔬果+熟食+外帶咖啡的複合糢式。

既可減少了人員聚集,又能有多重收入來源分攤風險。

然而接下來的改建計劃,簡直就是一部建造人的心酸血淚史, 幾乎每集都能看到白姐暴走的鏡頭。

今天下水道堵了,陳年糞水在餐廳裡咕咕上冒。

明天工人不省心,一個小失誤導致6000美元的食材全部報廢。

暴脾氣的白姐,直接劈頭蓋臉大罵,屢次和下屬、包工頭髮生沖突。

但關鍵時刻她也拎得清。

下屬罵完了,該安撫安撫,畢竟不能讓大家撂挑子。

自己哭完了,該開會開會,抓緊解決問題比甚麼都重要。

同時,白姐也向觀眾呈現了一部經典的領導力教科書

建築改造工程時間緊,任務重,且需要眾多人力。

白姐在短短時間內就聚集起了一支雜牌軍。

成員分別來自:原店長,租客,以及她剛認識的美甲師。

這些人大部分沒接受過甚麼教育,但白姐卻非常善於發現他們的優劣處,並加以引導。

租客中有個廚師,曾經坐過幾年牢。

盡管食物烹飪的很好,但經常一頭紮進自己的活裡,不會分工合作。

白姐沒有帶著有色眼光去看待他,反而委任他為總廚師長。

並且教導他,如何對自己的團隊負起責任。

而當初有進取心的店長,幹起建造業的活來卻十分拉胯。

要麼死等一個供應商,不懂隨機應變,導致工期延誤。

要麼沒量好尺寸,買回來的設備,連旅舍大門都進不去。

白姐氣急敗壞,差點沒罵他「傻X」。

但並沒將他排除出團隊,而是根據他的專長,迅速調整了工作範圍。

第90天到來,新旅舍匆忙開張,試營業第一天就人氣爆棚。

而所有人也早就將白姐認定為自己的領導者。

雖然這上司脾氣不太好,但大家知道,跟著她準能成事,也準能學到東西。

第三個挑戰者,黑姐

黑姐同樣也是苦出身,在單親家庭長大。

18歲懷孕以後,帶著孩子上學,打零工,人生一片迷茫。

但如今的她,是一家音樂集團的共同創始人和CEO。

黑姐的90天創業历程,與前兩人的雞飛狗跳不同。

全程穩紮穩打,十分順利。

這種順利,一方面源於她對創業賽道的選擇

黑姐年輕時營銷崗出身,且十分關註健康飲食。

在她發現本地低價健康食品的市場空白後,自然萌生了創立養生果汁品牌的想法。

緊接著,從街頭調查,樣品制作,到消費者反饋,她全都有條不紊地進行。

至於尋找投資,也幾乎沒有遇到甚麼大波折。

畢竟她自己就是風投,在這方面經驗豐厚。

順利的另一方面原因,來自她一路上驚人的好人緣

偶爾遇到好心人幫忙不奇怪,但次次都如此,絕對不是幸運。

首先,黑姐非常善於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少數族裔+有信仰人士。

她特地選擇了對非裔友好的社區進行創業,並第一時間聯繫了當地教會尋求幫助。

另外,她在推廣自己創業項目的同時,非常強調對當地社區的貢獻

這讓許多當地人都十分有好感,甚至將自己的車子半價出租給她用。

最重要的,是她獨特的人格魅力

一次試賣會前,水果供應商大意送錯了貨。

黑姐在接到電話時,盡管十分沮喪沒有責怪,也沒大發雷霆。

結果供應商當晚自掏腰包,很快彌補了過失。

另外,第一次面見風投機構時,對方開出了非常不合理的價碼。

她婉拒之後,仍然保持了風度。

在她通過一系列努力,證明了品牌價值後,風投機構決定再次與她合作。

且這一次給出的價碼,非常豐厚。

穩定的情緒,脆弱感與親和力並存的氣質,成了她與身邊人建立良好合作的重要砝碼。

項目有了眾人的助力,自然蒸蒸日上。

節目最後,三家公司的估值一一揭曉:全都超過100萬美元。

其中大叔的公司估值更是高達500多萬美元。

當然,三人能在短時間內拉到如此多的投資額,與節目攝影機的存在密不可分。

畢竟,一個空口套白狼的騙子,不可能找人拍下行騙過程。

除此之外,節目規則的弊端,在第二季中也越發顯露。

節目追求的是短期內的企業高估值。

這很容易讓創業者們忽略了企業後續的發展, 以及像本地人一樣,為社區經濟提供真正幫助。

秀,畢竟是秀。

但我們依然可以在這場秀中,窺見一些創業者的真實樣貌,並且從中學習他們的思維糢式和處事方法。

例如,疫情之下,過往的經營糢式不再有效,必須隨機應變。

例如,人脈不論在何時都極為重要。

而最重要的一點莫過於,永不放棄。

因為即使再成功的創業者,也有崩潰、迷茫、犯錯誤的時候。

只要抓住任何一個眼前的小機會不放過,後面可能就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所以,不論疫情之下的處境再怎麼糟糕,也不必喪失信心。

我們依然可以從小事做起,帶著熱情去拼、去努力。

說不定,轉機就在不遠處。

來源:獨立魚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