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發現,操控人心的最佳手段是操控審美?

煤油燈下

謹記:請學會遠離一切會影響自我審美的情感操控。

01

你有被情感操控嗎?

情感操控」,經翻譯后是煤氣燈效應/煤氣燈操縱法

這個概念由紐約大學應用心理學博士羅賓·斯特恩提出,概括起來指一種心理操控手段:加害者對受害者施加情感虐待和操控,讓受害者逐漸喪失自尊,產生自我懷疑,無法逃脫。

它之所以被命名為「煤氣燈」,其實是來源於喬治·庫克執導的一部《煤氣燈下》。

查爾斯·博耶和英格麗·褒曼

電影中男主角對女主角實施情緒操控同樣是為了錢。

男主角安東為了得到寶拉繼承的大筆財產,逐漸用偽裝和心理戰術逼瘋寶拉,讓寶拉極度依賴自己,同時讓他人也相信寶拉精神出現了問題。

查爾斯·博耶和英格麗·褒曼在裡面的表演相當精彩。

一個是表面文質彬彬,內里壓抑黑暗的鋼琴師,一個是柔弱被誆騙入陷阱的美麗少女,我們能一步步見到女主角失去自我,失去任何獨立判斷的能力。

男主角是如何操控寶拉的呢?

先是塑造一個極其完美的形象:高大,體貼,熱烈,像是命定的情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一個小tips:懂得沒有「完美」,也是培養正確審美的必修課)

他瞄準了缺愛的寶拉,展開猛烈攻勢,寶拉很快就愛上了他。

等到在一起之後,他便開始封鎖寶拉周遭的一切消息

他斷絕了寶拉和外界的往來,告訴寶拉對她好的只有自己,外面的世界很危險,同時又暗示他人,寶拉有精神疾病。

讓他人產生這種認知的同時,他也要讓寶拉自己也產生「我有病」 的認知。

於是他細心叮囑寶拉講胸針放進包中,強調「你要收好,別總丟三落四的」,然後又偷偷拿出胸針,等到外出歸來時則看著她茫然無措的樣子說「你看,你還是弄丟了。」

當寶拉表示質疑,認為自己並沒有弄丟胸針后,他則再次藉此強化寶拉對自己的懷疑:

「你看,你連我把胸針放進去了都記不住了。」

我認為這段和「你要如何在精神病院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一樣恐怖。

打壓,製造錯誤,接著他再去塑造「你這樣,只有我能愛你」的形象,深情脈脈地說「沒關係,你只是累了而已」…

不僅僅是胸針,男主角不斷地重複著上述動作:將煤氣燈調到忽明忽暗,然後告訴寶拉:「一切正常,這是你產生的幻覺」;

跟寶拉說她會夢遊;不斷強化寶拉的精神疾病,告訴她她一定遺傳媽媽的精神病…

然後再做出「沒關係,我不嫌棄你」的樣子。(忽然發現《賣拐》也是這個道理,把好人忽悠瘸了)

如此反覆之後,他還需要最後一擊,利用眾人的評判來強化「她已瘋」的事實。

男主角在公眾場合向寶拉索要自己不存在的懷錶,寶拉終於忍受不住崩潰大哭,至此,所有人都相信了寶拉已瘋,一個成功的操縱達成。

02

被操控后

我們失去了自我審美

為什麼我說「避免被情感操控」是一個我們需要萬分重視的事?

因為煤氣燈效應不只會出現在兩性關係里,在生活中也很常見,比如朋友、家人、工作上級…

它會慢慢蠶食我們的自信,我們對自我的認知,甚至審美都成為他人的附屬,變成連精神都得不到自由的被控制者。

審美,不僅僅局限於外表美,對自我的判斷也是美的範疇。

自我審美包括:對自己的正確認知、主動塑造並追逐自己外貌風格的可能和由自己控制的行動力。

被操控后的人幾乎會喪失一切主動性的自我審美。

要麼,會因為操控者不斷地否定、打壓,而完全失去自信和對自我能力的判斷,認為自己只有「他」可以依附,認為自己很差勁。

要麼,被操控者會被操控者安排進他需要的角色里,不自覺地往「他喜歡」的方向發展,失去了自己本來的樣子和去選擇美的能力。

生活中這樣的潛在審美控制也比比皆是。

比如:「我更喜歡長頭髮,穿裙子的你」,於是有太多女孩為了他人開始改變著裝、外貌打扮時的取向,這是被操縱,也是審美喪失的前兆。

還有一種可能,被操縱者是帶著拯救的心態去靠近一個人,並因此為其放棄了自己的更多可能性,放棄了自我審美

事實證明,當遇到試圖操縱我們的「危險分子」,我們能做的有且只有遠離,一段健康的關係中,不需要誰去拯救誰。

03

躲避操縱:

用正確的審美審視自己

有一個現象是:煤氣燈效應中的操縱者多屬於自戀型人格,而在兩性關係中,自戀型人格又多出在男性身上,自戀型人格最喜歡瞄準的獵物特徵反而更容易出現在女性身上。

為什麼?

因為自戀型人格的顯著特徵是:缺乏同理心,忽略他人的觀點,只為自己發聲,與之特徵相反的人明顯更容易被操控。

而女性先天比男性更容易共情,有同理心,有自我反思的能力。

社會給女性在外貌、家庭上賦予的道德枷鎖,會讓女性先天容易進入反思情緒里,給了自戀型人格更好的操縱空間。

所以,學會如何躲避操縱,如何堅守自我審美應當是一節必修課。

1.學會抗拒被挑剔。

我們要學會敏銳地察覺一切會「讓我不適」的關係,並且拒絕、遠離,永遠不為了任何人降低自己的底線。

尤其是外貌、個人能力,價值觀,要知道,開始一段關係只是給自己的生活添些滋味。

我們要培養並堅信自己的審美,比如讓「我」覺得美的著裝,讓「我」足夠喜歡的樣貌,並且不被評價所左右。

為何在社會上,女性群體一定要展露出毫無所求的奉獻狀態才是「好女孩」?這是否也是一種操縱。

到了今天,終於有人開始站出來,反抗這種定義和挑剔,這應當是一個「躲避操縱」的很好開始。

2.避免以崇拜、或拯救視角進入任何關係

我記得之前看過盧靖姍的一個採訪,她說她的爸爸在娶她媽媽之前問了自己三個問題:

其中有一個問題是:沒有她,我能不能活?

盧靖姍的爸爸說,如果這個答案是不能活的話,那說明你對這個人的愛不是愛,而是一個依靠,你只是需要這個人去填補空缺。

而當這個空缺產生,自我就會丟失,操縱也會開始。

我們不必掏出任何精力去填補他人的空缺,而這份精力反而是該用在你對自己審美、學問、見識的提升上。

更愛自己一點,才是讓一切變好的核心。

親子關係同理

3.與外界建立聯繫

《煤氣燈下》最後的結局是,寶拉家中的一切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和寶拉一同站在煤氣燈下,並且告訴寶拉「我也看到了煤氣燈忽明忽暗,你沒有病」,幾近瘋狂的寶拉終於從操控中醒來。

外界,是脫離控制的最好途徑。

如果你還未進入一段親密關係,那麼請繼續拓展你的社交圈,並且永遠不會不因為誰就放棄了自己的社交。

如果你已經陷入煤氣燈效應,那麼就請有意識地遠離封閉的關係,從更多維度聽到對自己的判斷。

遠離操控、擁有自我審美,我們理應足夠自由、不受控制地去擁有主宰自己人生的權利。

至少,應該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