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鬼,卻是今年最佳恐怖片

夜間小屋

人死的時候,到底會看到甚麼景象?

黑暗盡頭閃現出一片白光?

一個高到看不到頭的大門?

還是平生最快樂的片段合集?

貝絲曾經和老公歐文說,甚麼都看不到。

但歐文一直不相信。

於是,在某一天,歐文坐著自己買的小舟劃到了湖中心。

他們家就在湖邊,只有一個鄰居,是個獨居的老人。

湖四周都是樹,把這裡圍得與世隔絕。

歐文脫下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

他把衣服曡得整整齊齊放在一邊,還在上面放了一封信,給貝絲的。 

等貝絲拿到那封信時,信的一角是紅色,那是幹了的血跡。

信裡寫著:

你是對的,甚麼都沒有

在你身後,甚麼都沒有

你現在安全了

貝絲想破腦袋都想不出,為甚麼丈夫會自殺。 

他留下的信到底是甚麼意思。

難道就為了驗證貝絲說的,死後甚麼都看不到,就去死?

夜間小屋

The Night House

世界上會有這樣極端的人嗎? 

即使有,也不該是他丈夫。

貝絲看著以前的視頻,丈夫大多時間都在笑。

熒光映在她的臉上,顯得她的臉又幹又澀。

不知道看了多久,她睡著了。 

她習慣性地翻身,以往都可以看見丈夫熟睡的臉,如今只看見一個枕頭。

突然,” 砰 ” 一聲嚮,樓下有動靜。

貝絲趕緊抓起牀頭櫃的槍,走下樓。

借著昏暗的壁燈,她小心翼翼地查看,甚麼也沒發現。

正當她準備上樓時,轉頭——

玻璃上映出一個黑影。

貝絲心裡一驚,馬上醒了。 

是夢,是夢。

貝絲覺得應該離開家去工作,不然自己可能會瘋。

早上她準備開車回學校,看見湖邊的圍欄門被打開了。

她過去關好,卻看見木地板上有泥腳印。

順著腳印來到湖邊,那腳印好像是有人從湖底走上來一樣。 

她不禁想起昨晚的嚮聲和黑影。

突然一聲槍嚮,嘩啦啦驚起樹林一群飛鳥,貝絲也被嚇了一跳。

等她下午遇到鄰居問時,鄰居卻說甚麼都沒聽到。 

到底是槍聲驚起了鳥群,還是她看見鳥群腦補了槍聲?

晚上,貝絲翻出丈夫的舊物丟進一個大箱子,準備賣掉。

箱裡有一個筆記本。

她翻了翻,全是建房子的圖紙,但有些奇怪的標註:

迷惑圖案、欺騙、別聽、草地迷宮。

她也搞不懂這些是甚麼意思,收拾完就去睡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突然嚮起音樂聲,仿佛有人把收音機打開了。

貝絲正驚疑不定,行動電話收到一條資訊:

下來。

竟然是丈夫發來的!

惡作劇? 

她問對方是誰,那人只和她說別害怕。而此時,樓下的音樂聲也沒了。

咚,咚,咚——貝絲可以聽見自己的心在撞擊胸膛。

她打電話過去,通了。

電話接通的那一刻,貝絲的心都堵到了嗓子眼,話也說不出。

好一會兒,她才從牙齒縫裡擠出幾個字:

你……是誰?

對方叫出了她的名字,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調。 

真是丈夫,歐文。

歐文說:

你可以看看窗外

貝絲走到窗外,外面就是湖,很黑。她看見一個糢糊的身影,好像沒穿衣服。

那人慢慢轉過頭。

隨著他轉頭的動作,貝絲感到四周的氧氣被快速抽離。

她想大叫,叫不出來。 

是歐文,死去的丈夫歐文。

她心髒驟停,瞬間清醒。

是夢,又是夢。

貝絲又被吵醒,樓下的收音機又嚮了起來,嘈雜煩躁的聲音。 

有人,一定有人在盯著自己。

她拿著手電筒出去查看。

一個女人慌慌張張地從她身旁跑過去,跨過圍欄,就往下跳。

突然,一個聲音在她耳邊呢喃:船。 

貝絲走到碼頭邊,看見丈夫的船。

那上面還有四濺的血跡,竟然還有曡得整整齊齊的衣服。

她想走,卻感覺有人在。 

手電照向湖的深處,都是黑的。

貝絲輕輕念出:如果你在,就讓我看到

下一刻,她的面前出現腳印。

血紅的腳印。

她感到臉被摸了一下,她騰空了,睡著了,被抱上了船。 

船向湖的深處劃去。

天上的月亮,也漸漸變成紅色。

船把貝絲帶到對岸,這裡也有一棟房子。 

和她的家一糢一樣。

透過窗戶,她看見了自己的丈夫歐文,還有不認識的女人。

歐文和那個女人調情,吵架。

她搬開房門旁邊的花盆,拿起鑰匙,開門—— 

甚麼都沒看見。

貝絲醒了。

是夢,又是夢。

但,貝絲真的是做夢嗎? 

她看見的到底是幻象,還是真的發生過這樣的事?

丈夫究竟為甚麼自殺?

這些迷題的答案,肉叔就不劇透了,大家去看電影吧

看完最後半個小時,保證你會覺得值得。

《夜間小屋》不是一般的驚悚片。

不像那些一驚一乍淨會玩 jump scare 的簡單恐怖片,在這部電影裡,導演最不在意的就是嚇觀眾一跳。

所以,人菜癮大的同學可以放心看。

那這部驚悚片的看點是甚麼?

以一部大衞 · 林奇的《消失的愛人》做個類比。

這部電影的別名,肉叔認為可以叫《自殺的丈夫》。

這是一個三層嵌套的故事。 

而越深入,它的內核越恐怖。

第一層講的是,現代人的情感疏離。

我們真的了解親密的愛人嗎?

如同《消失的愛人》一樣,妻子消失以後,丈夫才逐漸了解到妻子的 ” 真面目 “。

同樣,丈夫歐文自殺以後,貝絲逐漸發現他不是一個平常的丈夫。

懷疑來自一張照片。

她在丈夫的行動電話裡看見了一個女人的照片。

起初,她以為那是自己。 

直到她意識到,女人穿的衣服自己根本沒有。

拔出蘿卜帶出泥。

她從丈夫的行動電話、電腦裡找到了更多照片,不一樣的女人。

丈夫出軌了。 

即使是出軌,有必要自殺嗎?

況且,貝絲一點沒察覺到。

等她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也許她寧願丈夫只是出軌。

在 ” 夢 ” 裡,湖的對岸,有一間和自己家一糢一樣的房子。

貝絲去找。

確實有房子,是丈夫祕密建造的,但這間房很簡陋。

貝絲在裡面找到一個詭異的銅像。

那是個女人,雙手反縛,和腳綁在一起。

眼睛,胸口,頭,下陰都插著長槍。

歐文到底在做甚麼? 

貝絲會在這棟房裡找到更恐怖的東西。

那是長久以來折磨歐文的 ” 力量 “。

而這一切貝絲一點都不知道,歐文也從來沒和她說過。

即使是每晚都睡在一起的人,也未必互相了解。

這是現代人的情感疏離,心靈困境。

第二層故事。

這是一個十足的心理驚悚片。

它所有的恐懼都來源於人的內心。

《夜間小屋》是把一個瀕臨崩潰的人的精神狀態具象化。

電影用了 ” 表 ” 和 ” 裡 ” 的對稱方式,來展現現實和心理的對應。

首先,是房子。

房子是歐文的現實狀況和心理狀況的呈現。

貝絲和歐文住的房子,這是歐文的 ” 表 “。

這棟房子寬敞明亮,就像歐文平常的樣子,陽光開朗。

祕密房子是歐文的 ” 裡 “。

那棟房子簡陋,陰暗,就像廢墟。

而在底板下還藏著歐文不可告人的恐怖祕密。

一個細節:

在歐文的建築圖冊裡,關於房子的結構,有兩張圖。

互相對稱。

還有夢。 

夢是貝絲的 ” 表 ” 和 ” 裡 “。

電影前面的鋪墊用了三個夢境層層鋪墊,展現貝絲一點點崩潰的精神狀態。

這三個夢越來越恐怖,代表的是貝絲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

發現沒?

夢裡,歐文的比重越來越多。

代表的是,貝絲越來越接近歐文的祕密。

同時,這祕密也擊潰了貝絲的心理防線。

最後,貝絲和所謂的 ” 歐文 ” 坐在船上,她已經了解了歐文的全部祕密。

而現實中,她拿著歐文自殺的槍,正準備殺死自己。

 

第三層故事,關於 ” 不可知 “。

這就要說到歐文留給貝絲的信。

死後會看到甚麼?

甚麼都沒有(nothing)。

這還是貝絲告訴歐文的。

貝絲曾經遭遇過車禍,使得她心髒停止跳動了 4 分鐘。

在那四分鐘裡,貝絲甚麼都看不到。

也就是 “nothing”。

這件事她只和歐文說了,歐文的信反證了她說的是對的。 

但,這不奇怪嗎?

如果一個人死了,那他還怎麼寫信?

貝絲苦苦探尋歐文自殺的原因,未嘗不是因為這封信。

她需要歐文給個說法。

於是,歐文出現了。

導演用了非常高明的手法讓 ” 歐文 ” 顯現——

不讓他出現。

通過女主一段無實物表演,來展現 ” 靈魂 ” 或者 ” 鬼神 ” 的在場。

貝絲看不見歐文,但她摸得到;而歐文也在撫摸她。

鏡頭給到貝絲手臂皮膚的特寫,有輕微的按壓痕跡,那是有 ” 人 ” 在撫摸貝絲。

正當貝絲沉浸在 ” 人鬼情未了 ” 的愛欲裡時。 

那個東西說:

我不是歐文

氣氛登時緊張起來,貝絲瞬間清醒,她想走出衞生間,門猛地自動關上。

洗漱臺上的鏡子出現了一個女人。

她和貝絲一樣驚慌失措,歐文慢慢走向她……

幻想還是真相?

電影最後特別精彩,在 ” 現實世界 ” 和 ” 鏡子世界 ” 不斷轉換,卻又互相對應。 

而讓貝絲看到這一切的東西——也正是促使歐文自殺的東西——終於露面了。

它自我陳述,從貝絲幾年前感受到死後時,它就一直跟著她。

也正是它不斷在歐文面前低語,歐文才自殺。

現在,它又纏著貝絲。 

它代表的是貝絲死時感受到的—— nothing。

也就是 ” 無 “。

甚麼意思呢?

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死神。

也可以說它是尋死的潛意識。

還可以說它是某種 ” 不可知 “。

但我覺得它就是 ” 無 “。

虛無。

是現代人虛無的精神狀態,如幽靈一般如影隨形,永不消逝。

它隨時出現,又突然消失。 

當你沒有目標時,當你意志消沉時,當你感覺到人生無意義時。

它出現了。

《夜間小屋》不是那種用駭人的鬼怪來嚇人的恐怖片。

它是用恐怖片的形式,來展現現代人的精神狀態。

瀕臨崩潰的人,他們隨時會被拖進陰暗的詭異世界。

所以,他們有時神神叨叨,行為怪異,讓人害怕。 

不是他們想,而是迫不得已。

他們比任何人都害怕。

同樣的,如果一個人的精神世界甚麼都沒有。

只是一片虛無。

他的世界也會變成藏著 ” 鬼 ” 的夜間小屋。

隨時準備把人拖進地獄。

來源:肉叔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