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爺們的單槓江湖

北京大爺
摘要:在北京各大公園的健身區,大爺大媽們正意氣風發地展示著他們對運動的熱愛。倒掛金鐘、一字馬、托馬斯迴旋輪番上陣,關於他們的短視頻和表情包常常出現於網絡。2020年底,攝影師孫一冰關注到這一人群,他認為公共健身空間如同老人們的社交舞台,他們沉浸其中。
圖 | 孫一冰   文 | 高心碧     編輯 | 龔龍飛     極晝工作室

「存錢不如存肌肉」,這是北京天壇公園紅人「南城吳爺」的健身信條。

吳爺年近八十,蓄著白鬍子,戴著小圓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與他的招牌動作「抖腰功」反差甚大——手握單槓,兩腳騰空,以腰部為軸,前後左右快速擺動身體。「百站不如一走,百走不如一抖」,面對圍觀,他這樣闡述自己的運動之道。

受高齡限制,吳爺的動作難度在天壇公園算不上頂級。倒掛金鐘、一字馬、托馬斯迴旋在這裡輪番上演,瑜伽團體穿著紅白隊服疊起羅漢,造型匪夷所思。

紫竹院公園健身區

北京國際雕塑公園,雙人單槓

天壇公園,懸空疊羅漢

健身者塗抹防滑粉

「南城吳爺」展示自創的「抖腰功」

「槓上大爺」走紅網絡後,眾多媒體記者、攝影愛好者前來圍觀。2020年年底,攝影師孫一冰偶然間拍下了一位「健身阿姨」,綠色邊框墨鏡,玫粉色手套,黑色毛皮小帽,加上白皙的濃妝,給孫一冰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她看起來很健康、樂觀,也很時尚」,後來,他時常在拍攝對象身上看到這些共性。

打扮精緻的「健身阿姨」

蓮花池公園健身器械

練習倒掛的老年人

數月之內,孫一冰跑過12個北京公園,「蓮花池公園最多,國際雕塑公園最新」,他對北京公園健身設施的分布了如指掌。有部分公園出於安全顧慮拆除了單槓,但養成了鍛鍊習慣的老人總能找到合適的去處,目前,天壇公園仍是「高手」聚集地,甚至有老年團體前來巡迴表演。

天壇公園,團體瑜伽

雙人動作

一字馬與倒立

「硬核健身」行為自帶北京性格。在雕塑公園相識後,孫一冰與「劉哥」逐漸熟絡。六十多歲的劉哥在隊裡還算年輕,他有武術功底,愛張羅,有一股子北京人的爽朗。前些年,劉哥曾報名參加過一檔體育節目的俯臥撐項目,節目組把他誤分進了引體向上組,他沒有退賽,硬著頭皮練了半個月,與單槓結了緣。

蒲山公園,劉哥與隊友們練習倒立

健身器械被花式使用

與獵奇式的街頭攝影者不同,他對這群60至85歲老年人所呈現出的精神狀態饒有興趣,認為他們身上帶有「黃金年代」的烙印,過去走在潮頭的年輕人,在老去時將公園當做舞台,繼續展現自我。

展示肌肉的健身大爺

掛鐘計時

在一旁覓食的麻雀

手指操

公園內的鐵欄杆

張揚的審美觀念在這些公共空間裡大放異彩。墨鏡和絲巾是最為常見的,手套也容易出彩,大紅大綠、撞色搭配的服裝格外受歡迎,組成了老年人獨有的時尚。女性健身者妝容講究,粉底、口紅塗得厚重,像是來赴一場精心準備過的約會。男性則簡單許多,一身肌肉是最好的「裝扮」。

防滑手套

撞色訓練鞋

穿戴講究的健身者

與其說這些老人在健身,不如稱之為表演更貼切,但在這些炫技式的動作中,參與者的想像力仍令人驚歎,「重新定義了運動器械」。單槓、雙槓、瑜伽,他們自備輔助工具,從這些常規的運動中設計出新的動作。

例如在網絡上流傳的 「腳迴環」,用彈力帶將雙腳綁在單槓上,倒立翻轉。「自由天使」 是天壇健身團隊中最受關注的隊員之一,她是一名聾啞人,玩單槓兩年多,可以連續翻轉30分鐘,並自創加入了化蝶、舞龍等表演。拍攝這些動作時,孫一冰總是打開閃光燈,懸空的那一刻,奮力表演的老人就像體操明星。

「自由天使」表演腳迴環

藉助器械拉伸的老年人

腳迴環輔助綁帶

如今,這些新奇的動作他已見怪不怪。好奇心消解後,他越發感到他們比年輕人更大膽、散發著荷爾蒙氣息。公園更像是他們的社交平台,聊天與鍛鍊同等重要,大到美國選舉、世界經濟,小到柴米油鹽、兒女婚嫁。健身給了他們一個尋找認同和存在感的出口,表演結束,他們走出公園,又變回家庭裡的老人。

綢帶健身表演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