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縣城影後」張靜初的幻滅史

張靜初
01

1980年,顧長衞還在北影和陳凱歌、張藝謀學習怎麼拍電影,14歲的蔣雯麗正在苦練舞蹈和體操。

誰也不會想到,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日後會成為夫妻。

更沒人想到,他們將來會和一個叫張靜初的姑娘,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一年,張靜初在福建省三明市的一個縣城呱呱墜地。

不過,這時候她還叫張靜,距離她加上那個「初」字還有20來年的光陰。

張靜,人不如其名。

別的小女孩在父母跟前乖巧懂事,而她跟在哥哥身後做盡「壞事」,甚麼偷果子,扔石頭,都是家常便飯。

面對這樣頑劣不堪的女兒,張家父母總是說她一無是處。

無奈之下,他們把張靜送去學畫畫,將來考師範,當個老師也是不錯的出路。

但張靜滿腦子都想著去流浪,她常常和母親說,要學釘鞋、修拉鏈,這樣她就可以帶著小馬紮,每到一個城市就擺攤賺生活費。擺攤之餘,還能寫生畫畫。

這個夢想,張靜一輩子都不會實現。

1995年,張靜從福州師範藝術學校幼師美術班畢業。

不出意外的話,她將成為一名美術老師。

但15歲的張靜,萌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

在讀幼師的時候,她總是聽人說到北京的美術學院有多好。

於是,她心生一計,謊稱自己考上了電影學院的美術系。

父母高興壞了,塞給她一大筆學費和生活費。

張靜揣著這筆錢,滿懷欣喜地跑到北京。

這時候,她一心想考中央美院,來圓自己撒下的彌天大謊。

結果,現實很快給了她沉重一擊。

那一年,張靜輾轉了幾個培訓班,在高手如雲的北京,她突然意識到,以自己這水平,再努力個三五年都考不上。

就在她迷茫之際,上帝又悄悄給她指了一條明路。

02

1996年,張靜的朋友不經意的說了一句:「你去考北影吧,我表姐就在那的化妝班。」

這句話就像一束光,瞬間點亮了張靜的世界。

她馬不停蹄的去找教授補習功課,還跑去北影旁聽。

沒想到,命運又讓她拐了個彎。

第二年,張靜北影沒考上,倒是進了中央戲劇學院的導演系大專班。

自此,張靜的命運和導演再也分不開了。

彼時的張靜,芳齡17,如出水芙蓉般,讓班上的男同學蠢蠢欲動。

另一邊的蔣雯麗和顧長衞已經結婚4年,在欣欣向榮的影視劇行業中,蔣雯麗的事業蒸蒸日上,而顧長衞卻離導演夢很遠。

在苦悶之餘,他常常去中戲交流藝術。

好家夥,這麼一交流,就和張靜勾搭上了。

據說,那時候,只要顧長衞和蔣雯麗鬧矛盾,他就會找張靜排憂解悶。

面對這個比自己大23歲的男人,多情又多才,張靜的春心蕩漾。

誰也不會想到,這場糾葛竟然能持續十年之久。

1999年,張靜從中戲大專班畢業,但一畢業她就失業了。

沒有資源背景,想要當導演,簡直是天方夜譚。

張靜向來有自知之明,很快,她就決定要考研當老師。

於是,她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和新東方外語學校惡補英語,打算奮力一搏。

為了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她給自己的名字加上了那個「初」字。

到這裡,張靜初徹底告別了張靜的人生,命運之手悄悄將她推向了另一片繁華之地。

03

2000年,張靜初的英語學得越發流利,家人都在期待她考研成功的消息。

結果,張靜初轉了個方向盤,就進了《你的生命如此多情》的劇組,在尹力導演的旗下打醬油。

命運吊詭的是,女主角常遠演完這部劇後,轉型當導演,從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而在字幕上都沒有署名的張靜初,卻被一個又一個機會砸暈了頭。

這一年,她告別尹力,又一頭紮進《三少爺的劍》劇組,和霍思燕、俞飛鴻撞了個滿懷。

在古龍武俠小說盛行的年代,這部劇一上映就引發空前反嚮。

第二年,她又在《愛情寶典》和《風箏誤》連跑兩個龍套。

但有演技,沒人捧,想要出頭簡直比登天還難。

很快,上帝賜給她的禮物來了。

2003年,顧長衞終於丟下了攝影機,拿起了對講機,開始籌拍《孔雀》

顧長衞第一女主角人選是章子怡。

彼時的章子怡,繼《我的父親母親》《臥虎藏龍》之後,已經被推上演員神壇。

要是有她的加盟,電影就成功了一半。

奈何,章子怡已經簽約了侯詠的《茉莉花開》和張藝謀的《十面埋伏》,根本沒有檔期。

就在顧長衞焦慮之時,張靜初的臉再次映入他的眼簾。

有意思的是,顧長衞給張靜初貼上了「小章子怡」的標簽,為電影造勢。

在劇組,顧長衞和蔣雯麗探討如何引導演員,一邊和張靜初徹夜修改劇本。

那時候,蔣雯麗正在拍《中國式離婚》,看著陳道明和左小青打得火熱,她吃瓜吃得津津有味。

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也會落入同樣的瓜田裡。

當時,《孔雀》開拍沒多久,顧長衞和張靜初的緋聞就鬧得沸沸揚揚。

有人爆料,這兩人經常一起壓馬路,親密得如情侶一般。

蔣雯麗聽聞消息,再也坐不住了。很快,她就帶著孩子去劇組「探班」。

後來,這場風波隨著拍攝結束,最終消失在風中。

但這不是結束,更狗血的還在後面。

04

2005年,《孔雀》上映,好評如潮。

顧長衞捧回了柏林電影節大獎,張靜初更是拿下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女主角獎。

這一年,張靜初25歲,一炮而紅,頗有逼近章子怡之勢。

彼時的張靜初,對顧長衞感恩戴德,恨不得以身相許。

但電影片尾那行「謝謝雯麗」的字幕,格外刺眼。

張靜初明白,想要繼續上位,沒有靠山是不行的。

很快,另一個導演又進入了她的射程。

當時因《諾瑪的17歲》成名的章家瑞,找到張靜初出演電影《花腰新娘》

有意思的是,這部電影還沒拍完,章家瑞就和她簽下了《芳香之旅》和《紅河》兩部電影。

那部《芳香之旅》,更是章家瑞為張靜初量身定做的劇本,讓她一舉拿下開羅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

這時候的張靜初,和章家瑞的關系越發撲朔迷離。

就在他們想要更近一步時,顧長衞又殺了個回馬槍。

2007年,香港大導演爾冬升,相中了張靜初,便讓顧長衞為自己引薦。

在顧長衞的推波助瀾下,張靜初順利進入《門徒》劇組,和劉德華、吳彥祖、古天樂合作。

為了給顧長衞長臉,張靜初十分賣力。

她看完吸毒女阿芬的劇本,先是減肥十幾斤,讓自己看起來更「病態」。

但她遲遲找不到「吸毒」的感覺,還想要以身試毒,把爾冬升嚇得夠嗆。

更可怕的是,在拍阿芬死亡的那場戲,爾冬升抓了幾十只老鼠在張靜初身上。

那個畫面觸目驚心,劇組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都嚇得跑出了攝影棚,只有張靜初強撐到最後。

當時的爾冬升,看著入戲太深的張靜初,生怕她走不出來。

每次拍攝結束,都要給張靜初講笑話,讓她平複情緒。

最終,這部電影讓張靜初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爾冬升更是給予高度評價:「如果張曼玉和她對戲,也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

這時候的張靜初,一腳踢開了香港市場,距離影後巔峰,僅一步之遙。

但又一個瓜,狠狠地砸掉了她頭上的皇冠。

05

2008年,顧長衞開始籌拍《立春》,這是一部大女主片,自然肥水不流外人田,蔣雯麗成了女主角。

只可惜,這個角色又醜又胖。

為了貼近角色,蔣雯麗不僅增肥十幾公斤,還要裝扮成齙牙和麻子臉。

看著自己老婆如此犧牲,顧長衞非但沒有心疼,還把張靜初找來客串。

很快,在媒體的煽風點火下,蔣雯麗和張靜初爭當女主的消息在貼吧瘋傳。

魔幻的是,《立春》上映後,觀眾卻找不到張靜初的影子。

唯一留下的痕跡,是片尾那一行:特別演出:高衞紅-張靜初。

在電影的發布會上,記者追問蔣雯麗和顧長衞,為何刪掉張靜初的戲份。

話音剛落,只見蔣雯麗的臉上晴轉陰,接著把話題扔給了顧長衞。

結果,顧長衞支支吾吾了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看著這兩口子在臺上的尷尬場面,不禁令人想入非非。

很快,有人爆出,在拍《立春》之時,張靜初和顧長衞眉來眼去,蔣雯麗一怒之下就把張靜初趕出了劇組。

也是從這時候開始,坊間開始流傳「張靜初被內地導演太太團集體封殺」。

這個消息難辨真假,但在那以後,張靜初的事業的確從內地轉向香港。

2009年,張靜初拍了四部戲,全部和香港演員合作。

其中一部《紅河》,讓張靜初再次回到章家瑞的「懷抱」。

當時,她和張家輝有一場在山路上騎摩托車的戲,結果,摩托車一下子翻到了懸崖邊。

在監視器前的章家瑞嚇懵了:「完了完了,要是出甚麼事我可能養她一輩子了。」

這時候,張靜初和章家瑞的緋聞四起。

更有媒體拍到,兩人早已共築愛巢,常常深夜相會。

就在張靜初和章家瑞打得火熱時,另一邊的顧長衞出事了。

06

這一年,《南都周刊》盯上了顧長衞,發現他每天都要到位於郊區的工作室,常常一待就是一天。

很快,狗仔就嗅到了這其中的隱祕氣息。

那是一個尋常的夜晚,顧長衞和蔣雯麗,以及幾位好友相聚甚歡。

詭異的是,聚會結束後,蔣雯麗和顧長衞開著各自的車離開。

狗仔一路緊跟顧長衞,發現他的車一路開到了北京電影學院附近的小胡同裡。

接著,一位女士上了他的車,兩人很快就「聊」到了後座上。

這一「聊」,就「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就在記者開車逼近,想要拍下「不可描述」的畫面時,驚動了顧長衞和那名女士,顧長衞立刻飆車而去。

第二天,顧長衞這場「夜車門」事件,登上了媒體頭條。

人人都在猜測,那名女士到底是誰。

很快,張靜初的名字再次和顧長衞聯繫到一起。

不過,又有人爆料,那名女士是顧長衞新片的編劇。

這件事,到現在都還是未解之謎。

但這是張靜初和顧長衞最後一次緋聞了,而屬於張靜初的時代也快落幕了。

2010年,章家瑞的《謎城》女主角,從張靜初換成了霍思燕。

在輿論紛紛中,章家瑞直言:「我是個傳統的男人,想要有個能安心照顧家庭的老婆,但這個圈子的女演員很難做到這一點。」

在這之後,張靜初和章家瑞一刀兩斷,再無瓜葛。

很快,張靜初又和一名外國友人親密有加,有人爆料是法國的一位制片人。

但這則新聞,在擁擠的瓜田裡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這時候的張靜初,失去了顧長衞和章家瑞兩座靠山,資源迅速下跌。

在爛片裡打轉中,也不妨礙她繼續收割導演。

07

2013年,張靜初在《脫軌時代》劇組,和監制陸川撞了個滿懷。

在拍攝期間,張靜初和陸川在劇情的處理上,有諸多分歧。

張靜初遵循原著,但陸川偏暗黑系。

這兩個「三觀不合」的人,卻慢慢打開了對方的心門。

彼時的陸川,正和秦嵐談婚論嫁。他們早已見過家長,就差一張證了。

「張陸」的緋聞出來後,秦嵐第一時間給他們澄清,稱一切都是誤會。

當記者繼續追問陸川是否有解釋,秦嵐說:「沒有,我們在一起那麼多年不需要解釋。」

陸川和秦朗的感情看似堅如磐石,但這場風波過後,卻灰飛煙滅。

有意思的是,張靜初還是秦嵐介紹進劇組的。

後來,陸川和小12歲的新聞主播胡蝶走進了婚姻殿堂,秦嵐再沒遇到知心人,而張靜初的好運也到頭了。

這些年,張靜初演了不少戲,但一部比一部爛。

從《天機·富春山居圖》、《蜜月酒店殺人事件》到《全城戒備》、《快手槍手快槍手》,評分都在6分以下。

好不容易演一部科幻片《三體》,卻因為爛尾以及和游族影業的內部糾紛,不知何時才能上映。

如今,年過40的張靜初,在娛樂圈幾乎銷聲匿跡。

想當年,她的風頭直逼章子怡,成為圈內最有潛力的演員。

時過境遷,只剩下一聲唏噓。

從大山裡走出來的姑娘,想要向上爬,卻被誘惑迷離了雙眼,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正如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寫的那句:

「女人的不幸則在於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她不被要求奮發向上,只被鼓勵滑下去到達極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太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來源:我是愈姑娘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