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高級珠寶後面那些千奇百怪的訂制豪客們

文:阿碗

我們都知道卡地亞的高珠是非常出名的,因為它本身就是以為皇室貴族定制珠寶起家的品牌。

 二十世紀期間,卡地亞獲得了大量委任狀,享有王室供應商的授權。卡地亞 2019 年 「 有界之外」的展覽匯聚了二十九頂精美絕倫的冠冕,代表著卡地亞冠冕不同時期的經典風格,其中尤為醒目的是英國和比利時的王室冠冕,包括伊麗莎白女王和剛剛生下第三胎的威爾士王妃。圖為故宮博物院供圖。

1852 年,創始人路易 · 弗朗索瓦 · 卡地亞就非常有遠見地將自己的店鋪搬到了奧爾良宮殿附近,時不時來閑逛的貴族們開始註意到這家珠寶店。

為這些名流豪客們提供最優質的選擇,根椐他們腦子裡千奇百怪的想法訂制他們想要的珠寶,就是卡地亞引以為豪的特殊定制業務,今天我們就來聊聊在漫長的歲月裡那些在卡地亞定制珠寶的神奇的客戶們……

卡地亞的大客戶書,以及設計草圖和石膏糢具。

卡地亞的第一位貴賓是拿破侖三世時期的烏韋克爾克伯爵夫人,定制的是一枚複古貝殼浮彫項鏈。

這位伯爵夫人也是有點來頭的,她的丈夫是拿破侖三世的禦前美術總監,皇室成員們對總監夫人頻頻佩戴的這條鏈子興趣極大。

1856 年,拿破侖一世的姪女瑪蒂爾德公主也開始委托卡地亞定制首飾。

在她的引薦下,拿破侖三世的妻子歐仁妮皇後在卡地亞定制了一組銀質茶具,卡地亞的名聲算是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徹底傳開了。

右畫中歐仁妮皇後佩戴著 La Peregrina 珍珠做的耳環。118 年後,La Peregrina 於 1972 年被卡地亞的設計師和伊麗莎白泰勒共同設計成為了珍珠吊墜,懸掛在令人驚嘆的卡地亞項鏈。(關於 La Peregrina 珍珠,可點擊這裡回顧)。

如果說,在創始的前期,定制的珠寶也都還是比較常規的類型,那麼隨著品牌的發展壯大,吸引來的刁鑽客戶也越來越多。

為了將自己的奇思妙想變為現實,卡地亞的設計師和珠寶工匠也必須變得無所不能起來。

並且卡地亞跟它的名人客戶們是相互成就的。

本來這些人也都是文學界藝術界的大牛、是上流社會圈層中極具影嚮力的存在。他們超前的審美,某種意義上也促使卡地亞不斷打開新珠寶風格的大門。

其中就不得不提到卡地亞的客戶中這五位風格永存的時代 icon ——
溫莎公爵夫人、美國女富豪芭芭拉 · 赫頓、法國名媛黛西 · 法勞斯、墨西哥最受歡迎的女演員瑪麗亞 · 菲利克

以及我國在民國時期第一外交家顧維鈞的夫人黃蕙蘭

溫莎公爵夫人的珠寶我們擁有一個完整的專題,這裡就先不贅述(點擊這裡可回顧),重點聊下另外四位。

黃蕙蘭

先從一個中國名字說起,黃蕙蘭。

在 1920 年代,這位女士的人生完全符合你對 ” 中國摩登女子 ” 的所有想象;

” 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孩子 “,用這句話來形容黃蕙蘭的身世,一點也沒有誇張。其父黃仲涵(右圖)繼承祖業經營糖業,並將其發揚光大,成為爪哇的華僑首富,有 ” 糖王 ” 之稱。父親對於黃蕙蘭也是十分寵愛,無論她做甚麼都是好的,無論她想要甚麼都可以得到,父親十分樂意將她帶在身邊,並且毫不吝嗇的在外人面前顯露他的鐘愛之情。

她出生富裕,是印尼 ” 糖王 ” 爪哇華僑首富的女兒,3 歲那年父親就送了她一條 80 克拉的鑽石吊墜。在黃蕙蘭的自傳裡,她自述那顆鑽石跟她的拳頭一樣大,戴在脖子上總是把她的胸口砸得很痛 ……

這一位黃小姐的少女時代也是蠻 ” 野 ” 的,她在英國與母親和姐姐、姐夫同住,為了擺脫姐夫的管束,她自己買了輛戴姆勒,開始學車。

當時就算是歐洲婦女也是沒幾個會自己開車上路的,但她學會開車以後,就會獨自開 160 公裡去參加舞會。

 這是新婚當年,她與外交官丈夫顧維鈞一同參加白金漢宮的宮廷舞會的裝扮:身著 Worth 的禮服,一把羽扇,一條雪貂皮草披肩以及一頂光芒四射的鑽石頭冠。

從小錦衣玉食的她不怎麼在乎錢,也不願意配合流行。

1937 年,她只身從法國飛了 20 天才回到中國。

移居北京後,她發現當時上流社會的中國女子都愛穿考究的洋裝,她則偏愛精致刺繡的旗袍搭配翡翠。

Vogue 雜志曾評選她為 1920-1940 年代中國 ” 最佳著裝 ” 女性,旗袍配高珠一度成為黃蕙蘭的標志性穿搭特色。

蔣介石的夫人宋美齡對她的摩登時髦也羨慕不已,還偷偷參觀她的衣櫥,學習她的社交派頭。

2015 年意大利《VOGUE》以 “Once upon a time” 為題,將黃蕙蘭、宋美齡兩位傳奇女人再次搬上 ” 國際舞臺 “。

她在卡地亞定制的最傳奇的一件珠寶,是一枚翡翠青椒

據說是乾隆皇帝為撫慰香妃思鄉之情下旨彫刻。溥儀出宮時把這枚珍寶帶了出來的,出價一百萬元,委托京城的翡翠大王鐵寶亭轉賣,賣不出去的話就送回天津了。

鐵寶亭當時因為同行的惡意競爭經濟周轉不來,黃蕙蘭是鐵寶亭的老客戶,二話不說就幫翡翠大王擺平了這事兒,順便買下了這枚翡翠青椒。

而關於這枚青椒還有另一個傳奇故事,1931 年,黃蕙蘭在上海與猶太富商沙遜進行一場賭金一千萬美金的 ” 鬥石賭局 “。

兩人剛好都有出自清宮的翡翠珍品,後來是黃蕙蘭憑借這枚稀世珍寶贏下了這一千萬美金。怎麼說呢 …… 黃女士這一盤翡翠局不虧,還賺不少。

後來黃蕙蘭委托卡地亞將這枚翡翠青椒制作成吊墜,配上重達 25 克拉的鑽石墜扣。

卡地亞第三代掌門人路易 · 卡地亞直接稱之為無價之寶,連保險價格都沒法定,品鑒時還特意清了場,以免發生甚麼意外。

不過這一枚絕世翡翠,在黃蕙蘭去世之後就離奇消失了,如今只能從卡地亞的舊檔案和黃蕙蘭本人出版的書籍中找到痕跡。

芭芭拉 · 赫頓

而另一位同樣沉迷翡翠的 icon 則是與黃蕙蘭同時代的名媛芭芭拉 · 赫頓

曾經被譽為美國最富有的女性繼承人,名副其實集美貌與財富於一身的 ” 億萬寶貝 “。

赫頓七歲時就繼承了外祖母 2800 萬美元的信托基金,由銀行家的父親打理,在她 21 歲時,財產已經增加到 4200 萬美元。

她一生經歷了七次婚姻,丈夫大多數是貴族,三位是王子、一位伯爵、一位男爵、一位外交官,還有一個是好萊塢男星。

好萊塢明星加裡 · 格蘭特是赫頓的第三任丈夫,也是唯一沒有問她要贍養費的男人,媒體評論說加裡 · 格蘭特可是她碰到唯一不需要她的錢也不需要她名望的男人,兩人的婚姻持續了三年,這也是她人生中最幸福快樂的三年。

1933 年,在 20 歲的芭芭 · 拉赫頓第一段婚姻時,父親送給她一整箱珠寶作為新婚禮物,其中就有一條晶瑩純粹的翡翠珠鏈。

Barbara Hutton 與第一任丈夫、喬治亞王子 Alexis Mdivani,1933 年攝於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這串珠鏈當年價值五萬美金,一直被 Mdivani 家族珍藏逾幾十年,直至 1988 年才首次現身拍賣場。當年此項鏈以 200 萬美元 ( 約 1,560 萬港元 ) 天價成交,轟動一時,成為全球最高拍賣成交價的翡翠首飾。六年後,此項鏈再次拍賣成交價飆升至 420 萬美元 ( 約 3,300 萬港元 ) 。2014 年由卡地亞拍回。

一共有 27 顆老坑翡翠,顆顆碩大,我們在卡地亞 ” 有界之外 ” 珠寶展上也有見過實物,美麗到令人屏住呼吸。

這條翡翠珠鏈跟黃蕙蘭的大多數翡翠來自同一個供應商,北京德源興珠寶鋪掌櫃鐵寶亭,珠鏈的原料取自兩塊品質絕佳的緬甸原石 ” 湖水藍 “。

原本芭芭拉的父親是委托卡地亞制作的鑽石搭扣,1934 年,在她本人的要求下,原來鑽石的搭扣改成了紅寶石、鑽石以及紅寶石穗絲組成的更加華麗且東方的款式,

如今我們看到的那一條項鏈,穗絲的部分已經遺失。

那個年代卡地亞不少珠寶款式,也借鑒了不少這種東方風情的紅綠色澤。

芭芭拉 · 赫頓的翡翠啓蒙老師也很有意思,是晚清宮廷裡的當過慈禧禦前宮女的裕德齡格格,也是在她的引薦下才幫赫頓避了不少翡翠坑。

擁有巨額財富,倒並沒有給芭芭拉 · 赫頓帶來終身幸福,不過起碼財富為她帶來了波瀾壯闊的人生,以及她最鐘情的珠寶。

不過促使她成為傳奇並為大家所銘記的,不僅是她對珠寶的摯愛之情,當然還有她獨到的品味。

 芭芭拉對卡地亞虎形珠寶傾愛有加,她所收藏的虎形胸針和耳墜採用了黃金和黑瑪瑙,並選用欖尖形祖母綠作為老虎的眼睛。當然,這也是藍小姐最想要擁有的一樣珠寶。

黛西 · 法勞斯

法國名媛黛西 · 法勞斯,則是芭芭拉 · 赫頓在社交場合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老相識。

這位女士同樣出身自巨富之家,被稱為 ” 那個時代優雅的淑女 “,名言之一是:” 討厭無趣。”

她是咆哮的二零年代最早一批穿上亮片西裝、將頭髮剪得短短的 Boyish 女孩之一;

在大家都拼命用帽飾在賽馬日爭奇鬥豔的時候,她就啥也不帶;

名媛姐妹的下午茶聚會,大家的花卉長裙能招蝴蝶,她偏偏穿了一身豹紋睡衣出現。

 圖源:shutterstock.com

在珠寶的選擇上,她也是標新立異的。

1951 年歐洲富翁唐 · 卡洛斯舉辦的 ” 世紀舞會 ” 上,黛西小姐是絕對的焦點。

她佩戴了一條卡地亞的水果錦囊項鏈,由紅寶石、藍寶石和祖母綠組成,項鏈中間的部分可以拆下來當胸針佩戴。

這條在 50 年代看來依舊很新穎的水果錦囊項鏈,是典型的印度風格。

其實早在 1936 年,她就委托卡地亞把自己的三件珠寶上的寶石拆下來,打造出一種神祕又充滿生命力的異域風格。

這條水果錦囊也是卡地亞最負盛名的珠寶作品之一。

水果錦囊的靈感來自於印度。當時卡地亞創始人的孫子 Jacques Cartier(雅克 · 卡地亞)從當地的宗教人物和傳統圖騰上獲得無限靈感,學習了當地的寶石切割彫刻技術,還把當地的珍稀寶石和古董珠寶帶回倫敦進行了一番研究。

瑪麗亞 · 菲利克斯

不過我覺得卡地亞的 icon 裡,最磨人的應該還是瑪麗亞 · 菲利克斯。

這位墨西哥美人一直都以張揚性感的不羈風格著名,她尤其熱愛把自己家鄉的風格融合進高級定制裡。

最愛各種裝飾頭巾的草帽、印花的圍巾、飄逸的大裙擺和白色的露肩長裙,同時格外喜歡在手臂或者手腕位置曡戴一大串珠寶。

可能也因為墨西哥盛產爬行動物,菲利克斯最鐘情的珠寶就是各種蛇、鱷魚之類。

她那一條著名的卡地亞鱷魚項鏈的定制過程也是曲折又有點好笑。

有天菲利克斯帶了一條寵物小鱷魚到訪卡地亞,委托定制一條同款的寶石項鏈。沒想到的是,制作過程中小鱷魚營養吸收效率太高,是越長越大,越長越猛。

卡地亞工作室裡的設計師和工匠們只得一邊擔驚受怕一邊加快手速,才有了這一條合起來能當項鏈,單獨能當胸針的鱷魚珠寶。

左邊這一條綠色的是 1060 顆祖母綠鑲嵌而成,眼睛的部分是兩顆凸圓形的紅寶石;右邊這條是 1023 顆明亮切割黃鑽,眼睛部分是祖母綠。

大概也是因為像菲利克斯這樣擁有各種奇思妙想的客戶太多,卡地亞不得不變成無所不能的卡地亞。

在卡地亞的歷史祕密檔案裡還有幾個敬業又好笑的小故事。

曾經有位運動員的未婚妻想要送給未來丈夫一件鉑金和鑽石做的啞鈴。沒錯,一個珠寶啞鈴。

並且這位女士並不想要它僅僅成為一個供起來的收藏品,而是希望它能替代運動員原來那件,也就是,它真的能用!

為了確保這枚新啞鈴完全符合正確的形狀和重量,卡地亞的設計人員只能祕密暗訪運動員的教練,說實話,我們也不敢問,不知道一個鉑金啞鈴用起來是啥感覺。

還有一位想要跟自己傾慕的女歌星表白的男生,希望給女歌星一個驚喜,委托卡地亞為她打造一只在夜間穿戴的腳趾環

這個驚喜和祕密自然是不能暴露的,但你給人做這麼私密尺寸的東西,總得親手量一量才行吧。

於是卡地亞暗訪到了女歌星的足療師,以獲取她的腳趾尺寸,我猜要是這女歌星沒有固定足療師,卡地亞的工作人員是不是得現學足療技術 ……

有一位心懷理想的制景人員,在卡地亞訂購了 780 顆均等重 1 克拉的鑽石,想要把天花板裝點成一片星空,不意外的,他也如願以償了。

還有一個更變態的要求,是希望卡地亞派遣一隊工匠小組前往烏蘭巴托為他定制一枚訂婚戒指

他想要這枚戒指吸收天地之精華,必須在日出和日落間,限時完成 …..

我覺得最經典的還是這個故事,有一位祖母希望給她的 24 個孫子各定制一枚特殊的珠寶腕表,並且要用 24 這個數字來代替表盤上的數字 12。

嗯 … 首先得感慨一下這家人真是人丁興旺,其次是,這難道是一道算數題??

盤點完這些卡地亞客戶們的趣事,不難發現,珠寶真的是一門造夢行業。

美好的祈願能夠通過珠寶實現奇怪的願望,只要有工匠一雙巧手,還有無所不能的特工精神,好像也不是不能實現的。

那麼就祝大家都能有錢還有夢去實現吧!

來源 藍小姐和黃小姐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