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篇即高能!這片不止大尺度,看完細思極恐…

文淇
但有演技有作品的,那倆還是排不上號。

手握四部電影存貨、一舉猛攻電影屆的張子楓算一位。

2003 年出生的絕對小花文淇,近日也被爆出了學霸藝考成績單:

中央戲劇學院表演專業、導演專業,港澳台僑雙第一名。

這個在第 54 屆金馬獎上憑藉著電影《嘉年華》《血觀音》、一舉成為金馬歷史上最年輕的影後入選人的女孩,當時不過 14 歲。

天才跟年齡沒有關係,如今拿到雙第一的文淇,也不過才豆蔻 18。

提起文淇,人們想到的最多的,是她在台灣電影《血觀音》裡,那雙超乎了同齡女孩表現程度的成熟雙眼。

《血觀音》

《血觀音》是一部台灣女性題材的電影;

相較溫潤的《孤味》,它更像一記後味無窮的猛藥。

豆瓣評分 8.4,在這部電影裡,你能看到有關於一個女性家庭恐怖的一切。

電影的故事發生在舊台灣名門棠府,那裡住著三代女人。

祖母棠夫人(惠英紅飾)是家裡的掌權者,她如魚得水地遊走在政商關係之中,處心積慮地為自己牟利。

大姐棠寧(吳可熙飾)是家裡的大女兒;

作為母親的棋子,她每天用自己的皮囊為母親打通人脈關係。

小妹棠真(文淇飾)作為家裡的 ” 小妹 “,真實身分卻是被祖母向外隱瞞的棠寧的私生女。

棠真雖還在念書,卻被棠夫人當作 ” 棠寧二代 ” 培養;

鍛鍊她接待人物、端茶送水,年紀雖小,卻城府頗深。

《血觀音》中這三位女性的形象,用” 全員惡人 “來形容絕對不為過。

拿紅姐飾演的棠夫人來說,她是個掌權者,因此總是笑裡藏刀。

她懂得 ” 欲為人上先為人下 “,懂得如何用眼前的一切資源去爭奪利益,所以她無所不用其極的做著表面上的 ” 人下人 “。

給女兒棠寧送情趣內衣,表面上說是讓女兒找個好人家結婚,其實是想把她送給探長做暖床人,藉此讓她做的骯髒勾當可以被保密。

她將棠寧的女兒棠真過繼成自己的小女兒,歸根結底還是不想失去棠寧這顆 ” 棋子 “。

她知道自己已經老了,只有年輕的肉體才能夠為她換取更多人脈。

而面對尚幼的棠真,她選擇的方式,是一步一步循序漸進地對她進行洗腦。

” 當你面對恐怖的聲音,只有勇敢的面對,才能戰勝恐懼。”

聽起來,這是一句老輩對晚輩的諄諄教導。

其實卻是在教棠真作惡,讓她拔掉好友林翩翩的氧氣管。

惠英紅在《血觀音》中的演技堪比教科書級別。

她以一種完全柔和的方式,呈現出了一個女人身上最狠毒、凌厲的一面。

如果說紅姐在這部電影裡飆戲的方式是 ” 收著演 “,那麼棠寧的扮演者吳可熙,則是完全的 ” 外放式演技 “。

《血觀音》中大量的裸露鏡頭、血腥鏡頭和人物精神失常的鏡頭,全都由她一人承包。

棠寧在整部電影裡是唯一掙破畸形的親情和利用的人。

雖然在整部電影裡她都呈現一個 ” 欲女 ” 的形象,但實際上棠寧是整個棠府中最純真、也是悲劇色彩最濃的人。

她內心深處,其實是極渴望愛的。

哪怕母親對她只是用完即棄,哪怕棠真只是麻木的接受她的好意,她也願意一次又一次為這個所謂的 ” 家 “,無私地奉獻自己。

她渴望母親的愛,因此一次又一次對母親妥協,接受她對自己的利用,只為了被母親摟緊懷裡時那一分鐘不知真假的憐愛。

她渴望女兒的愛,因此小孩子一樣央求棠真陪自己去買顏料,每年都在棠真的生日,為她畫一本只能永遠埋藏在抽屜深處的畫集。

她也是渴望這個家的愛的,所以她終日把自己鎖在悶熱的花房,用顏料描著畫布上代表棠家三個女人的畫像。

哪怕畫裡的人眼神都空洞可怖,棠寧卻還是讓她們密不可分。

棠寧是整個棠府最值得被拯救的人,但她最後的結局卻是被自己的親生女兒出賣,被自己的母親燒死在逃走的船上。

她代表了 ” 愛 “,更渴求 ” 愛 “,但一個家庭扭曲的親情,賜予她的,竟是 ” 永遠無愛的未來 “。

最後壓軸介紹的妹妹棠真,是整部《血觀音》裡的 ” 惡人之最 “。

娃娃頭,純真的笑容,永遠一派天真的禮貌神情。

棠真在血觀音裡的角色外貌,跟《殺死比爾》裡大姐頭的美少女手下 go go 有異曲同工之妙。

都萌,都狠,都善於殺人,不過棠真比 go go 要惡毒太多,完全是扮豬吃老虎式的進攻。

文淇在血觀音裡對於棠真這個角色的詮釋,完美地呈現了一個內斂式狠毒女孩的全部。

為了自己的愛情,她面對著自己的好友、也是情敵林翩翩,選擇將她的氧氣管拔掉,顫抖著殺掉她。

為了自己的安全感,她選擇將母親棠寧送上那艘永遠無法靠岸的船,目睹她在自己面前化作火焰。

扭曲的家庭給了她骯髒的視野,她的內心才如此渴望真正的情感。

她不像母親棠寧那樣把一切都撕開來,而是選擇採用一種 ” 暗爽 ” 的方式,探索她最不擅長的感情領域。

面對著好朋友林翩翩和馬夫 Marco 的愛情,她的內心是羨慕的,是嫉妒的,甚至是想要維護的。

她以為,在這個大人們都在為了錢權奔波的世界裡,只有在馬棚裡說著胡話、暢想著未來的林翩翩和 Marco,才是世界上最純淨的人。

所以在林翩翩一家遭受滅門的時候,Marco 被追殺,棠真選擇將他藏起來。

按理來說,根據棠夫人多年來對她的薰陶,無用之人是不該留的。

棠真這次對 Marco 的藏匿,是她為數不多彌留的人性上的天真。

然而面對著畸形的親情和利慾糾葛的世界,棠真的天真很快破滅了。

她在追逐 Marco 離開的那輛火車上,被 Marco 強暴了。

對方無比殘忍地告訴她:

他跟林翩翩,不過是老爺家的有錢小姐對他的一次侵占,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什麼狗屁愛情。

隨著肉體上的被強暴,棠真精神上最後一塊處子之地,也被毫不留情地撕碎了。

面對 Marco 揭露給她的世界的真相後,她心如死灰地跳下火車,永遠摔斷了一條腿。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棠真可憐,但她做的事情又惡毒得不像孩童所為。

但你要是說她罪不可赦,她又從未接觸過任何一段真摯的情感,根本不知道如何 ” 從善 “。

她只能像一顆青澀時期就已經腐爛的蘋果,任由人生就此潰敗。

最後的最後,失去了一條腿的棠真,成長為了另外一個棠夫人。

她邁著青花瓷製作的義肢,冷靜地走向祖母的病房,對醫生厲聲叮囑著:” 救救她,不要讓她死。”

老態龍鐘的祖母躺在床上,蒼老的眼睛裡是求死的痛苦。

可棠真卻握住她的手,輕聲祝她 ” 長命百歲 “。

好像在說:你給了我人生,我愛你,不要死。

又好像在說:你毀了我的人生,我恨你,不要死。

文淇的眼睛是凌厲的貓眼,在關於 ” 棠真 ” 這個角色的情感傳達上,她絲毫沒輸電影裡另外兩位殿堂級的演員。

人們看多了卡哇伊好嫁風,看多了鹿小葵,看多了元氣滿滿的穿越都市女。

文淇的到來,如同一個從天而降的獨特禮物。

可矜貴又可純情,貓眼的故事感,讓她隨便一個眼神都自帶電影濾鏡。

《血觀音》裡,文淇在森林裡那段濕漉漉的獨舞,讓她 ” 一戰成名 “。

一系列反差,讓年輕的文淇成為了最迷人的複雜混合體,也讓人心服口服:

《血觀音》裡這個萬人恨又萬人愛的暗黑蘿莉,除了她,還有誰能夠勝任?

生活中的文淇,不多言不多語,社交平台上也是完全普通文藝女孩的口吻。

她喜歡黑白濾鏡,喜歡小動物,喜歡生活中一系列小而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細節。

她說自己 ” 並不是一個好看的女孩 “,卻每一次都能用那張 ” 並不好看 ” 的臉,挑起一整部戲的大梁。

文淇的內斂和羞澀,讓她成為了一塊不被娛樂圈快節奏信息化侵蝕的璞玉。

她慢而穩地前進著,乾淨地學習著,不動聲色地前進著。

圈內合作過的同行,也對她讚賞有加。

在錯綜複雜的娛樂圈裡,文淇那双幹淨坦然的雙眼,讓人莫名覺得心安,而又充滿了慰籍的勇氣。

盼望她能夠繼續這樣 ” 平凡 ” 地閃亮著,飛翔著,在這個冗長浮躁的圈子裡,繼續盪著自由的鞦韆。

等待精靈文淇用她的眼睛,為我們講更多的電影故事。

來源:K社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