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後美女把水墨紋身上,竇靖童為她打call,媒體點贊:中國風,太高級了!

水墨紋身
在你印象裡,文身是什麼樣子,

左青龍,右白虎?

不不不,

那樣的 文身已經屬於過去。

現在的 文身,

不講究大花臂的「霸氣 」,

也不講究小豬佩奇身上紋

掌聲送給社會人的反差萌,

而講究一種淡淡的詩意。

比如,

「寒花有意催垂淚,

喜鵲無端屢下階。」

「春色滿園關不住,

一枝穠豔露凝香。」

「孤雲將野鶴,豈向人間住。」

「千里江山圖畫中,

嶠南浙右豈殊風。

煙浮嵐彩重重碧,

日染波光灑灑紅。」

以上的 文身,

看上去是不是很像一首詩,

又像是一幅畫,

感覺充滿了詩意,

令人沉思和遐想。

這些 文身,

全都是北京 文身師陳潔的作品,

她從傳統的水墨畫和詩歌中吸取靈感,

形成了獨特的水墨 文身。

皮膚在她手下,

不像是皮膚,

反倒像是宣紙。

隨手一滴墨,

渲染出層巒疊嶂的遠山,

朦朧的霧氣籠罩周圍,

倒是讓人腦海里瞬間浮現一句:

「遠山青如黛, 濃霧渺似雲。」

看下面這一幅,

這不就是陶淵明筆下的

「少無適俗韻,

性本愛丘山」的圖景嗎?

隱居在山林之中,

每天採菊東籬下的生活,

想想都很巴適。

再看這個,

兩隻猴子在樹下嬉鬧,

真的是有一種,

「山禽毛如白練帶,

棲我庭前栗樹枝」的意境。

古人的一種庭前雅趣,

頓時就具象了起來。

不過,

詩意只是水墨 文身的一種解讀,

除了詩意,

還有四季花開的絢爛。

這是海棠,

春天裡的海棠花,

嬌豔動人,

花姿瀟灑,花開似錦,

是謂「國豔」。

「海棠亭午沾疏雨。

便一餉、胭脂盡吐。

老去惜花心,相對花無語。」

這是蘭花,

蘭花清香宜人,

優雅超脫,不媚世俗,

有一種傲立的姿態。

「夏淺春深蕙作花,

一莖幾蕊亂橫斜。」

這是山茶花,

在寒冷的冬季,

只有山茶依然熱情似火,

似乎永不畏懼寒冬。

「樹頭萬朵齊吞火,

殘雪燒紅半個天。」

這是玉蘭花,

天氣乍暖還寒的時候,

玉蘭就會紛紛盛放於枝頭,

姿態猶如,美人在憑欄遠眺,

頗有一種清冷高貴的感覺。

「淨若清荷塵不染,

色如白雲美若仙。

微風輕拂香四溢,

亭亭玉立倚欄杆」

當然還有最美的新疆棉花,

雖然不作為觀賞花,

但姿態也足夠美麗,

彷佛是一朵地上的雲朵,

也像是泥土中盛開的白色蓮花。

「五月棉花秀,八月棉花干;

花開天下暖,花落天下寒。」

倘若說陳潔的黑白 文身像是水墨畫,

那麼,彩色的文身就像是工筆畫了。

但無論彩色還是黑白,

皆是靈動飄逸、落筆無痕,

絲毫沒有 文身痕跡,

讓人不由地猜測,

陳潔是專業繪畫出身,

所以才有這強大的美術功底。

但事實完全相反,

在2005年前,

她還是一名售樓處的售樓員。

做 文身師完全是一個意外。

在當售樓員的時候,

她需要每天去接送,

在798工廠工作的父親,

有一天在接送途中,

看到了一家風格非常獨特的 文身店,

鬼使神差般地走了進去,

和 文身店的老闆成了朋友。

當時她對人生正迷茫,

不想繼續當售樓員,

又不知道自己能幹什麼,

正糾結的時候,

老闆 冷炎明突然對陳潔說,

要不,你來做 文身吧。

陳潔答應了,

但隨後又發現,

文身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容易。

為了打好基礎,

她還去專業美術培訓機構學習。

還經常熬夜練習,

不做到最好絕不睡覺,

哪怕通宵也要堅持。

之後陳潔更是將所有的時間,

都投入在 文身上,

一晃三年,

陳潔終於摸到了門道,

還開了自己的 文身店。

很快,她發現,

中國 文身師所用的風格全都是

圖騰風格,

日式傳統,歐美寫實,

oldschool,

newschool等等外國的傳統風格,

中國 文身,

並沒有屬於自己的風格。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

難道就不能開創,

屬於自己的 文身風格嗎?」

這時候,

她看到家裡掛了,

一幅水墨風的富貴牡丹圖,

瞬間就受到啟發,

再加上自己本身愛好書法,

做水墨風格 文身的念頭在心中浮起。

「咱們中國的畫多美啊,

齊白石、張大千、黃永玉,

還有兩宋時期的畫家們,

為什麼不做這個呢?」

說干就干,

她為此還專門研究了

許多中國歷代書畫大師的作品,

從中找到了很多適合表現的中國元素,

比如蓮、金魚、

燕子、梅蘭竹菊等等。

嘗試給客人刺這些國風的小圖案,

沒想到第一次紋,

就受到了很多人的歡迎。

後來她就添加了一些,

自己喜歡的水墨水彩的元素進去,

並將中國書法筆鋒與筆觸的力道,

變化運用到傳統圖案中,

使之具有一種優雅的美學基調。

並盡力讓圖案呈現出一種意境美,

不孤立存在於皮膚之上,

而是和人體相融合,

形成一種意味悠長的美。

如同潑墨山水畫。

文身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有一種優雅、迷人、

自信甚至誘惑的感覺,

又富有靈魂,

說不清道不明,

但目光就是移不開,

牢牢黏在這美麗的 文身上邊。

很快,

因為風格獨特,她聲名鵲起,

開始在業內走紅。

不僅預約的人爆滿,

甚至收穫了明星和媒體的關注,

比如楊乃文和竇靖童。

還在 文身的時候收穫了愛情,

男友曾是她的顧客,

兩人一見鍾情。

後來,她的 文身還傳到了國外,

原本 文身是國外的藝術,

但現在,

外國人都喜歡打飛機到中國來 文身,

在陳潔的 文身店裡,

沉浸在東方之美中。

來店裡 文身的顧客,

什麼性別,身分的人都有,

紋的圖案也各不相同。

其中最多的是成年女性,

她們願意讓陳潔 文身,

是因為她能感同身受。

「會有準媽媽會來紋一些圖案,

來紀念自己與新生命合二為一的日子,

我覺得很感動,

能從中體會到女性的力量與偉大的母愛。」

男性很多紋幾何圖案或者寵物。

尤其是單身青年,

會來紋自己的愛貓,

彷佛紋在了身上,

一人一貓就可以心意相通了一樣,

人對於貓的這麼一份感情,

也會讓陳潔感動。

但最常見的是去除胎記,

有些女孩覺得胎記影響身體的外觀,

就會找到陳潔,

用優雅鮮豔的花朵遮住胎記,

能讓這些女孩對自己的身體更加自信。

關於 文身,

陳潔沒有太大的野心。

「希望我的 文身,

能成為一種標誌吧。

一眼看過去,

除了知道那是 文身以外

還能知道——

這是那個陳潔紋的

那我覺得就差不多成功了」

文身,對陳潔來說,

不僅僅是熱愛,

更是一種夢想。

如同她之前講述的,

一個關於《燕尾蝶》的故事,

一個 文身師給少女畫了個 文身,

然後告訴她說:

「這個毛毛蟲是你,

等你長大了,

就可以破繭成蝶了。」

後來,女孩在成長路上經歷了,

一夜暴富、成為歌星、

被追殺、逃亡等種種艱難後,

終於由脆弱走向堅毅,

由少女變成女人,

而她身上的那隻毛毛蟲,

也變成了蝴蝶。

少女的經歷就像陳潔一樣,

從最初迷茫的售樓部小妹,

到現在堅定的中國風 文身師,

她找到了不是 文身,而是夢想。

「夢想本身就是一枚 文身,

哪怕沒有紋在你的身上,

你也早已將它刺進了你的心裡。」

對於 文身,

陳潔同樣有自己的原則,

不接受18歲以下 文身者。

因為 文身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不適用於所有人。

只有足夠有生活閱歷的人才知道,

文身不是用來耍酷的,

而是一種理想的生活符號。

不過,因為刻板印象,

社會上對 文身的偏見還是很多,

但陳潔卻認為,

有偏見也不是什麼壞事,

只能說明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相對傳統圖案,

水墨 文身讓人們的接受度高了很多,

陳潔相信,

如果有實力把 文身做成藝術,

社會的偏見自然就會減少。

「中國風的 文身已經受到了很多認可,

我現在最大的願望,

就是把中國水墨 文身推廣開來,

讓更多選擇 文身的人,

可以選擇中國文化為題材,

來一場皮膚上的藝術傳承。」

在很多年裡,

人們都認為,

西方 文身才是正統的 文身,

很少有人相信,

中國人也能做好 文身。

哪怕是中國人,

也對此普遍不自信,

如同張維為教授,

曾在《這就是中國》中說:

「中國人,你要自信!」

現在看來,

即便是 文身領域也是如此。

不過,很多人會選擇外國風格,

其實只是因為沒有領略過,

中國風 文身的美麗,

一旦領略,就會被征服。

正如陳潔所說,「 文身是一種選擇, 中國風是一種信仰。」

水墨 文身之美,雖不奪目,

但點畫之間,水墨共舞,

風韻獨特,回味悠長,

其中的意境,

恐怕只有中國人才懂。

不可否認,

美學總是隨著時代更迭,

但當繁華落盡,

最美還是中國風。

圖片來源:

微博@newtattoo陳潔CEO

及陳潔老師本人提供,

感謝陳潔接受採訪,

經本人授權發布。

把一件事做到極致,

把一輩子獻給手藝,

這是我所理解的匠人匠心。

來源:匠心之城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