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電中戲正在批量生產Angelababy

北電中戲

大家好,我是人狠話又多的張三,一個因為只說實話,經常收律師信的編輯。

繼穿搭女明星之後,娛樂圈又一個新工種引起了我的注意——

科班流量

說起來,這倆新崗位還有相似之處。

穿搭女性又純又欲、又甜又辣,科班流量又是科班出身又是流量王者。

把反轉和碰撞感直接拉滿。

也把娛樂圈捧人的下限再一次往地坑裡錘了一大段。

有一句夸人會演戲的耳熟場面話,我一直很費解——

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演技一直在線。

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科班很厲害的捧場氣息。

時常令人懷疑表面上是在誇非科班演員,實際上是在暗戳戳抬高科班演員的地位。

原來娛樂圈的硬通貨除了含金量高的獎項和拿得出手的代表作,還得加上「正經三大影視院校出身」這一項。

要我說,科班濾鏡碎得還不夠徹底嗎?

唐嫣頂著「中戲之恥」的名號持續批發俗套演技,這麼多年了也沒有靠真本事撕掉標籤。

北電那一籮筐的演技困難戶就更多了,永遠在努力,永遠沒實力。

2021年了,還拿科班出來說事,果真是沒有可吹的了。

小心這個標籤哪天就風頭一轉,變成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新嘲點。

畢竟,只要沾上流量,不可控就是幾乎唯一的可能性。

周也,眼看著要成為新一代科班女流量了。

北電20屆畢業生,隔三差五來個熱搜的新晉流量小花。

先是靠著《少年的你》里的校霸女二狠狠刷了波熱度,打出了「拒絕傻白甜」的95新生代旗號。

今年年初又作為《山河令》的「女主角」備受憐愛,打造了女演員通過耽改劇吸粉的榜樣級案例。

這中間還穿插著大小姐氣質、高級臉的全網聯動式營銷。

不懂就問,這就是「北電最美考生」的排面嗎?

業務能力到底有沒有不知道,反正是已經吹上實力派小花的定位了。

但是看看周也的新劇,「演技掛」這仨字就算是昧著良心收了錢也誇不出口。

高開低走可能都是褒義,斷崖式口碑下跌才比較中肯。

五官亂飛派後繼有人了,把毀容式演技發揚光大。

一副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把難過演成了失智。

明明是一個嚴肅的畫面,卻處處是可雲附身既視感。

用瞪圓的眼睛和咧開的嘴表達情緒,生怕搭不上「炸裂式演技」這趟便車。

想走流量路線就光明正大地走就是了。

偏偏還要拿演技做文章,立顏值演技雙在線的95top人設。

看起來是想好好在演員事業上發力,但全網覆蓋式的營銷又能一秒打消我剛剛好轉的印象。

很多人對科班演員還是留有一絲期待,到頭來發現這學上得一無是處。

北電四年,確認已經拿到了畢業證,就這?

其實往上看看周也的師姐們,就能發現科班從來都不能跟演技划等號。

每次看到XXX演技如何的問題,我都感到無從下口。

先看有沒有,再說怎麼樣。

你不能評價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前藝人鄭爽的台詞功底已經差勁到不能用一般的語言形容了。

她念詞燙嘴,觀眾也跟著上火。

不看字幕堪比同聲傳譯受刑現場。

表情管理和情緒推進也沒一樣上得了檯面,不把觀眾尬得摳腳已經是萬幸。

這樣的「北電校花」,流量池裡滾一圈,成了個「笑話」。

娜扎也算得上是擠眉弄眼派系繞不過去的一員猛將。

演技拉胯已經是燙知識了,不是特別讓人齣戲的場景都懶得嘲。

每個毛孔都在用力,想把角色的焦急展示出來的想法呼之欲出。

但是到最後只有觀眾看得著急。

「北電最美素顏考生」的通稿還歷歷在目,十年過去,還在延續這套老傳統。

除了美和八卦傳聞,什麼都沒留下。

還有另一位「北電校花」吳謹言。

在於正劇里還能靠著人設加持,不至於太露餡。

去別的劇里走一遭,各種演技上的缺陷都暴露出來了。

一些有美女包袱的女明星不敢做大表情,吳謹言正好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無時無刻不在用離奇的面部狀態演戲。

神態不夠,五官來湊。

吹鬍子瞪眼簡直就是專門用來和她的表現配對的。

三天兩頭被這些科班生的演技震驚到,上趕著給吃瓜群眾送搞笑素材。

「三大殿堂」的含金量不斷下降,鍍金層早就遮掩不住本來面貌了。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這句話都快不成立了。

有些人,連入門級的業務能力都不具備。

唯一能證實的所具備的從業水平,錄取條件上寫的很清楚。

聽力正常、無肢體畸形、女生女生一米六以上男生一米七以上……

可能這就是全部的門檻了。

科班流量們頂起了當今娛樂圈的半壁江山。

準確點說,是娛樂圈熱聞的半壁江山。

演技時常離家出走,甚至一去不返,又或許從來未進過一家門。

但是尬或不尬的營銷點,找家門一找一個準。

看看他們演過的戲,最佩服的就是在校的老師。

怎麼能頂住五味雜陳的心情,接受自己的課堂上呈現出這樣的作品。

不過轉念一想,他們上過的課說不定一雙手一雙腳都數的過來。

也算是造福老師了。

科班流量,典型的過河拆橋。

吃著科班的飯,演起戲來就「忘恩負義」。

唯獨把「流量」這個標籤演繹得深入人心。

科班作定語,修飾流量。

前者為後者服務。意為,以科班人設為己任的流量明星。

前人打江山,後人坐吃山空。

現在的小生小花吃著科班的紅利,說句是在前輩們栽好的樹下乘涼也不過分。

以前科班出來的演員,還是多多少少有保障的。

中戲96級,直到現在還時不時被拿出來誇。

章子怡、劉燁、袁泉、秦昊、秦海璐……

哪一個人單拎出來,都有能抗住審視的角色演繹。

就算大家對演技的理解有不同取向,也能有來有回,值得一番爭論。

二十多年前,這群人還處於好不容易考上大學、接連遭受打擊的混沌階段。

形而上學,不行退學,用在表演專業十分貼切。

畢竟演戲這種東西,的確很玄乎,不是想抓就能撈到手。

章子怡和劉燁的難兄難妹組合,在大一學年舉步維艱。

他倆的所有彙報作業,沒有一個是合格的。

章子怡學表演學得精神緊張,恨不得退圈逃避。

夢裡在編排第二天的劇本,站到台上就開始瑟瑟發抖。

劉燁也深陷學業焦慮,想著用各種奇葩招數解壓。

大半夜跑去什剎海,站在雪地里哇哇哭。

秦海璐、胡靜的日子過得也不舒坦。

被作業折磨得天空都失去了顏色。

而被老師和同學蓋戳認定好學生的袁泉,懷疑自己也有半年之久。

再看看如今自帶氣場、獨有味道的成熟大女人,不知道當年的歷練化成了幾分功底。

我拚命在腦海里搜索90后演員們在學業上經歷的挫折。

還真沒有任何一個人傳出來害怕作業壓力巨大。

吳磊和宋祖兒在活動現場交流寫論文難題,可不屬於這一範圍。

充其量也就是對學生分內事的常規吐槽。

左思右想,沒有挫折,倒是有波折。

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關曉彤的留級謠言和劉昊然的延畢風波了。

鹿晗粉絲換頭像內涵關曉彤

他倆被卷進來,是因為外出拍戲上課請假、學分來源不明,這才看起來不是那麼順風順水。

面臨的那些爭議,不說完全客觀公正,也是對學生身份和畢業資格的合理質疑。

部分粉絲倒是心疼得不得了。

擺出一副「我家哥哥姐姐到底得罪了誰」的架勢,渾然不覺這其中有什麼問題。

要是梅婷跟他們一個時代,肯定不用做出退學的無奈之舉了。

說不定還會因為校內校外兩開花,榮稱「中戲之光」。

但那時候,影帝影后們每天還在為作業發愁,覺得自己前景渺茫。

而現在,王俊凱畢業大戲舞台上幾秒鐘的原聲台詞也能被變著花樣誇上天。

路人想評價一句「太僵硬了」也要加上「個人覺得」「不喜勿噴」這樣的前後綴,求生欲滿滿。

是粉絲濾鏡在作怪,還是對演員的要求降低了。

真不知道是該說一句以前的明星太不自信了,還是現在的人太自信了。

短短二十年,學風校風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嚴進嚴出一路向著寬進寬出狂奔,完全沒有要減速暫停的跡象。

不可能單純是影視專業的教育出了問題。

背後支配這套邏輯的,是社會觀念的變化。

一切向生意看齊,流量就是話語權,就是解釋一切的萬金油。

三大院校出來的學生被批整體素質下滑,有賴於娛樂行業的高曝光性。

其他行業的隱秘變動甚至說腐朽,只是得益於低出圈率,沒有被大加討論罷了。

從上世紀末到如今,娛樂行業的流水線造星模式日益成熟。

選秀一茬接一茬,薅禿了秀粉的錢包,買單的卻仍大有人在。

大小公司早早物色人選,上到初入校園的新生,下到養成系小學生,統統打包裝進發財的潘多拉魔盒。

偶像工業早就見怪不怪,讓人們先習慣於這種行業規律,再臣服於這套體系。

黑紅也是紅,有人這樣成功過,就有無數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搞些幺蛾子出場。

一部耽改劇捧紅了兩位男主,馬上就有耽改101盯緊這流量密碼。

劇圈遇冷經費收縮,一堆人就從劇組跑去真人秀秀場扎堆。

人群的流動方向永遠是聞著名利味兒去。

金錢和聲名來得如此輕鬆,誰還會想著慢工出細活?

賺快錢成了可以接受的事情,坐冷板凳倒是顯得不識時務。

靠著營銷和資本投喂火起來,收割粉絲,獲得更多的資源和曝光。

以比上一次循環更火的狀態開啟下一輪的斂財、吸粉。

大家漸漸默認了資本的權力和能力,不願與之爭辯,甚至將一切合理化、常態化。

這套流程其實用在其他領域也同樣適用。

只不過兜售的商品不同,娛樂圈賣的是明星形象和商業價值、其他行業賣的可能是實體產品。

消費者付出的,除了有形的錢,還有不能忽略的注意力和喜愛度。

雪球越滾越大,管它沾上了什麼地面碎屑和垃圾,能膨脹起來就行。

為了加速和省勁,往山下推總比上山划算。

演員們包括科班演員,跟雪球一樣被推著下坡。

勢能那麼大,根本來不及把雪堆得實一點、找條幹凈的雪路。

看起來勢頭良好一直在往前跑,但方向是俯衝。

最後一頭扎進了坑底,周圍都是高地出路都看不見。

但那時候推手已經離場,被蜜罐子泡脹的流量明星也很難有能力自救。

短期利益到手之後,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

所有的光景都集中在數據飛天內里空蕩的幾年間。

眾所周知,科班也有鄙視鏈

而還在場上角逐的這些人,仍舊想用「科班」鍍層金。

給自己乏善可陳的業務能力增加點底氣。

要是科班真這麼百試百靈的話,辣眼睛名場面能消失少說一半。

把劉天池請到自己身邊一對一教學都沒什麼起色,在電影學院象徵性上幾節課就演技飛升了?

如果非要拿「科班」出來說事,最好也是自己給「科班」長臉。

而不是讓科班擋住對自己工作能力的質疑。

今天的明星們以科班為榮。

希望明天的科班能擺脫以他們為恥的噩夢。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