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女人」雪姨,和她被誤解的20年

雪姨

作者 :芝士鹹魚

也許你不熟悉演員王琳是誰,但對「雪姨」的表情包一定不陌生。

「傅文佩,你開門吶,別躲裡面不出聲!」

「有本事搶男人,怎麼沒本事開門?」

距離《情深深雨濛濛》開播已有20年,舊劇新看,滋味全然不同。何書桓搖身一變成渣男,如萍被指當代綠茶,依萍是深藏不露的rap高手。

反倒小時候恨得牙痒痒的雪姨,成了表情包必不可缺的一員大將。

時隔20年再看,雪姨沒有那麼壞,聰明明豔,敢愛敢恨。真實的王琳,人生也遠比電視劇精采。

關於雪姨如何成為不走尋常路的「初代惡女」,真實的王琳究竟什麼樣,今天我們就來梳理一下。被誤解20年的初代惡女

頂著最時髦的愛司頭,捲起一縷額前發,穿掐腰旗袍,雙手環臂,或斜眼一瞥,或蹙眉怒目,雪姨的刻薄勢利,被王琳演得淋漓盡致。

雪姨全名王雪琴,是陸司令的第九任姨太,一個典型的反派角色,在全劇的表現能用一句話總結:

社會我雪姨,人狠話還多。

雪姨:哼!

她對傅文佩、陸依萍母女造成了不可磨滅的精神打擊,兢兢業業地做依萍成長道路上一塊格外絆腳的絆腳石,還是知名民國平權鬥士。

依萍走投無路去陸家要錢那天,依萍哭得梨花帶雨,親爹陸振華沒說話,雪姨一口回絕。

「200塊?好大的口氣!你們就母女兩個人,我們還有一大家子要養呢。」

敲門名場面中,李副官喊傅文佩夫人,雪姨諷刺功夫見長:

「哼,其實你跟我差不多,都是三妻四妾中的那個「妾」字,我想你是讀過書的,應該知道什麼是妾吧。」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雪姨直眉瞪眼的刻薄勁兒深入人心。直到多年後,還有「面相大師」蹭熱點,撰文《雪姨同款刻薄臉怎麼改善》,配圖雪姨劇照。

至於給司令老公戴綠帽,私會情夫,產下私生子,在一個男人被允許有九個小老婆的時代,簡直天理不容。

縱使雪姨「惡貫滿盈」,但在本資深瓊學家眼裡,《情深深雨濛濛》播了20年,雪姨就被誤會了20年。

不同於依萍生母傅文佩出身書香世家,王雪琴是當時地位低賤的的戲班花旦,她沒有良好的出身,也沒讀過書,只能通過婚嫁為自己謀算。

好一個嬌俏美人兒

李副官代表司令下聘時,得知司令大她幾輪,當她爸爸都不止,養母猶豫,「我們雪琴怎麼能當第九個?」她小小年紀卻看得透徹:說不定還是我王雪琴的運氣呢。

「至於排到第九第十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前面八位夫人受寵的話,也不會輪到我這個唱戲的。既然輪到了我,恐怕前八位夫人也不過如此。」

嫁到陸家後,王雪琴和奉獻犧牲的傳統女性形象相差十萬八千里,成了刁鑽刻薄的雪姨。

雪姨一點也不善良,卻是位合格的母親,關鍵時刻也比誰都拎得清。她讓幾個孩子衣食無憂,對何書桓趨炎附勢,不過是心疼如萍。

同時,她勇於挑戰封建思想,多了與時代不符的反叛感。

雪姨做的一切,是為自己、為每個子女掙得她眼裡最好的出路。陸振華對她不上心,她出去私會,理由是「男人三妻四妾憑什麼要求女人三從四德?」

陸司令:啊啊啊啊啊啊啊

東窗事發後,雪姨被陸振華關了起來,她罵了整整一天,氣得陸振華直哆嗦:

「我不要貞節牌坊!」

「陸振華,你有那麼多小老婆,我憑什麼要為你守身如玉?」

背叛在哪個時代都不具備合理性,這些話在當時看來膽大包天,以現在的目光來看,真的錯了嗎?

退一步說,瓊瑤劇中的劇情,難以用20年後的價值觀評判,這部劇裡,其他角色的行為也很難經受時間的考驗。

陸振華娶了九任姨太,對依萍母女不管不顧;依萍母親傅文佩,是善良還是懦弱?爾豪與可雲偷嘗禁果卻不認帳;書桓表面深情實際自私花心;依萍的生活時時刻刻充滿戲劇化。

潑辣自私、吶喊、憤怒的雪姨,在《情深深雨濛濛》中,成了另一種「正常」。成也雪姨,敗也雪姨

雪姨在互聯網翻紅,扮演者王琳也毫無預兆地被裹挾進惡搞文化中。有些綜藝邀請她,卻堅持讓她在舞台上重演雪姨,她告訴《南方人物週刊》的記者:

「我都敲了二十多年門了,現在就指著敲門活著。」

以80、90、00為主力的衝浪網友心裡,雪姨罵人、容嬤嬤扎針,堪稱兩大童年陰影。

李明啟老師說過,演完《還珠格格》裡的容嬤嬤,她一度不敢逛街,因為見到她路邊小孩都躲得遠遠的。

比起懼怕容嬤嬤,人們對雪姨則是氣得牙痒痒,王琳走到路上,人們見到她,「這不是雪姨嘛。」

王琳和林心如的年齡僅僅相差6歲

演《情深深雨濛濛》時,王琳才30歲,擱現在約等於85花的年紀,去演成年孩子媽。劇中演她兒女的「爾豪」高鑫和「如萍」林心如只比她小6歲。

演完雪姨,王琳的確接到不少角色,無論是古裝劇還是時裝劇,都讓她演壞女人,區別只在有的角色壞在表面,有的角色蛇蠍心腸。

《上海往事》裡,王琳演張愛玲的「惡毒繼母」孫用蕃;《心術》裡,成了刻薄醫生顧小梅,全院接到的投訴她最多;《傾世皇妃》中,韓昭儀看似溫和,卻面甜心狠,城府深沉。

《情深深雨濛濛》後,王琳演了至少60部電視劇,6部電影,還參加了數不清的綜藝。但說起演員王琳,人們只能想到雪姨。

王琳不是沒有試過脫離雪姨的影子。一段時間裡,和王琳相關的多數專訪節目,標題都是「王琳:我不是壞女人」,「王琳:我不是雪姨」。

新版《流星花園》劇照

但她逐漸意識到這只是無用的抵抗,逐漸和現狀和解。又一次在舞台上演雪姨後,她發微博:20年了,一個角色能被觀眾記住20年,是演員的幸福。

《可凡傾聽》有一期,曹可凡請來王琳在上海逛馬路,多年老友聊著聊著,聊到她的演藝事業,王琳說,我一直是個被選擇的演員。

「我的演藝事業沒有青春期直接奔到中年……與其說我找到適合自己的角色,不如說是我被選擇到一個比較適合的角色。」

她以為自己被導演定位成「狠、有心計的女人」,演了更多戲,王琳發現,自己也把自己定位了,「有的時候沒有勇氣去嘗試善良的角色。」

接受了這一點,她更熟稔地把握好「壞女人」的度,44歲拍《男人裝》,穿輕薄浴袍坐在浴缸裡,大大方方地擺性感姿勢。

《怦然再心動》劇照

2016年,她參加《吐槽大會》,一開場,熟悉的「雪姨」回來了:

「聽說王自健出道前被富婆包養過,我覺得這是對富婆的一種羞辱。」

「很多人說周杰沒有朋友,無稽之談,我們在後台就聊了半個小時。畢竟,20年沒有講過一句話了。」

《吐槽大會》的稿子或許是編劇寫的,舞台上的表現力,眉眼間的刻薄、聰明、毒舌、有趣卻是她獨有的。被耽誤的文藝少女

事實上,成為「刻薄的雪姨」之前,少女王琳,是個文藝少女,會寫詩,講俄語,經歷兩段婚姻,留下一個孩子。

對王琳影響最大的兩個女人,姨婆和表演老師顧夢華都是典型的老一輩上海女人,衣著考究,姿態優雅。

王琳的父母很忙,她跟著姨婆長大,高二那年為了貼補家用,王琳開始跑龍套,也報過一個表演培訓班,師從顧夢華。

第一堂課,顧夢華問全班人,「你們中間誰想當演員,可以舉手嗎?」幾個舉手的同學中,王琳赫然在列,顧夢華很欣慰。

「如果你們真的想當演員,我會傾我知道的所有教你們。」

王琳還記得,小時候身邊人都說上海話,顧夢華卻是一口標準普通話,波浪捲髮,妝容精緻。有次她和顧夢華乘公交,她們正說著話,一個阿伯好奇地問她們的職業。

這時顧夢華回過頭,用非常得體和驕傲的語氣說:

「我們是演員。」

這一幕對王琳有很大影響,也讓她對演員這個職業生出敬重。

在所有學生中,顧夢華最看好王志文和王琳。她告訴自己的得意門生,「你們要成為演員,不要成為明星」。

權衡自己的經驗和老師們的建議後,王琳試著考上海戲劇學院,或許祖師爺賞飯,王琳在上戲的第一年拿到二等獎學金,第二年就獲得去莫斯科國立電影學院交流的機會。

老一輩人蘇聯留學夢尚存,可惜,王琳1990年去莫斯科,1991年蘇聯就解體了。

那是物資最缺乏的時候,她剛滿20歲,青澀懵懂,有天放學排隊領物資,左手提著牛奶,右手拿著蘋果。

莫斯科的冬天有多冷,去過的人都知道。王琳向前走,腳下踩著冰,雪花迎面而來,她一邊走,一邊在心裡告訴自己:

「OK,你長大了,你獨立了。」

在蘇聯時,她常常去看戲,蘇聯的表演方式和國內無法通用,王琳不停問自己,自己學到了什麼。直到有一天,她意識到,與其說學了什麼不如說悟到什麼,「演員的經歷越豐富,會像書一樣越來越厚。」

《可凡傾聽》裡,她用俄語念普希金的詩《致凱恩》,咬字精準,畫面靜謐美好。

1999年,王琳曾重返莫斯科,與往日好友在電影節重逢,在回來的飛機航班上寫日記:

1999年7月27日

明知已踏上歸途,思緒卻無法從短暫相遇中掙脫,我深信冥冥中似曾相識,是在夢中相見或是上世的延續。

如果這是上蒼的安排,請在我有生之年慢慢展現,讓我享受你賜予我的喜怒哀樂,讓它們隨著生命不斷湧現。

飛機載我遠離那方土地,我看見另一個我站在那裡,向我揮手告別,道別離道珍重,生命路漫長,何必為短暫的分離而憂傷……

讀完後,王琳放下日記,她很少再翻這些從前寫的東西,翻到後有些驚奇,又啞然失笑:我曾經是一個文藝少年。

「但是現在的生活,好像把我已經磨得完全沒有這種感覺……這是我以前年輕時候寫的,現在讓我寫,我寫不出來了。」一個女人的獨立歷程

經歷對一個人的影響是深遠的,尤其對於演員。

王琳23歲接到了自己的第一個角色——《情滿珠江》裡的張越美,這部劇獲得了1994年全國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

在那時,這樣的機會並不多,更多劇組像是草台班子,不太正規。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很難拍出好作品。

《情滿珠江》劇照

26歲,她決定和當時的男友結婚,定居香港, 過全職太太的生活。王琳最初的感覺也還不錯,沒事逛逛街。

香港街頭有演員拍戲,王琳常湊上去看,有時會被劇組轟走。時間長了,心裡難免不是滋味:

「我曾經也是站在聚光燈下的演員,不是圍觀的人。」

她意識到自己真的喜歡演戲,逐漸復出。也因回到內地拍戲,和丈夫聚少離多,第一段婚姻就這樣草草收場。

兒子王諾是第二段婚姻的結果,王琳沒有對外公布孩子的父親是誰,從各類訪談來看,這段婚姻讓她筋疲力盡,在片場一度暈倒。

兩段不太成功的婚姻,幾次不超過7個月的短暫戀愛,讓王琳對親密關係生出很深的警惕和不安。

前陣子,她參加戀愛真人秀《怦然再心動》,作為年齡最大的女嘉賓,初次約會她就充滿防備,對嘉賓劈頭蓋臉三連問:

「你為什麼要來?你知道我多大嗎?你了解我嗎?」

她強調,「如果你想要談戀愛的話,不要來找我」。

王琳渴望深刻的親密關係,在節目裡聊自己的婚姻觀,再婚只有死別沒有生離,同時非常忐忑,她對嘉賓方磊有好感,又糾結「我特別不理解,這麼一個設計師,他憑什麼不嫌棄我。」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中止約會。

這些猶豫、忐忑是真實的王琳,和印象裡的雪姨截然相反,她溫和求知,同樣擁有上海女性的精緻柔韌,把一切都安排妥貼的特質。

只可惜她還沒有等到那個能讓她釋放全部魅力的、更豐富立體的角色。她逐漸將目光從影視圈轉向綜藝真人秀,「我要再演也就演媽媽,演各種人的媽媽。錄綜藝我還能做回我自己。」

多數時間裡,王琳的精力會放在兒子王諾身上。王琳跟著姨婆長大, 7歲第一次見到父親,她不希望孩子重複自己的童年缺憾。

王諾出生前三年,她放下工作。復工後,無論多忙多累,每7到10天都會回來陪孩子幾天。

無形中,她意識到自己對孩子有些依賴,王諾遲早要出去上學,有自己的人生,那時,她又成了一個人,該如何生活。

在王琳年輕的時候,她常常想著,自己要演什麼樣的角色,過什麼樣的生活。到了51歲的時候,她的想法完全不同了。

作為一個熟齡演員,一個單身母親,王琳希望展示一種力量,讓更多人知道:努力是有成果的,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如何面對獨自一人的生活,還有那些生活中難免遇到的意外,是她的課題,也是每個人的課題,王琳還在摸索適合自己的路。

「這需要很堅強,需要很堅定。在沒有閉上眼之前,永遠不知道這個Ending怎麼寫。」

她是雪姨,也是王琳。

圖源來自《情深深雨濛濛》劇照及網絡。

參考資料:

1.新民週刊《王琳:我不是「雪姨」》

2.南方人物週刊《「雪姨」王琳:獨立是我的常態》

3.謝明宏《<情深深雨濛濛>近代史綱要》

4.《可凡傾聽》《非常靜距離》王琳視頻專訪。

來源:十點人物誌

 

💰 打賞

Translate »